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的话带着极强的暗示性,让冀良青的眉头就是一皱,他看了季子强一眼,心想在这个地方怎么可以谈正事呢?但转而一想,倒也无妨,这里的王老爷子是个不问世事的人,而王稼祥也不是多嘴多舌之徒,自己到很想听听季子强有什么好的建议。

    他就松开了眉头,说:“子强你是什么想法啊,莫非你的处境已经到了很紧张的局面了吗?”

    季子强就裂开大嘴说了起来:“不是我到了很紧张的局面,而是新屏市所有人都应该紧张,现在的市政府,几乎成了庄峰的后花园了,那些副市长们,还有助理,秘书长们,都是以庄峰的马前是首,你说我这工作怎么开展。”

    这倒是真的,冀良青也一直对这个事情是有点担忧的,现在的市政府,比起全市长在的时候,更难控制了,虽然还没有到油泼不进,针扎不透的地步,但显然的,指挥起来很是费力,长此以往的发展下去,有一天自己恐怕真的就对政府无法管辖了。

    但现在的形势又让自己对很多事情也无可奈何,庄峰在中层还是很有一点势力的,特别是他手下那几员悍将,像刘副市长,路秘书长等人,在很多时候都是阳奉阴违的对待自己。

    冀良青叹口气,看着王老爷子给他倒上了茶水,对季子强说:“我理解你的心情,你在政府确实很辛苦,很有压力。”

    王老爷子就笑着说:“那你这当书记的就应该帮这季市长排除一点压力啊,不知道老朽这样说对不对。”

    冀良青笑笑,说:“我也想啊,不过有的事情太过复杂,现在说真的,市委并没有往些年那样大的权利了,有时候一个县长,县委书记,我们要动一动都要大费周折的。”

    季子强却结了一句:“不过我倒是听说了一个消息。”说了半句,季子强就闭嘴了。

    冀良青很好奇的看看季子强,说:“什么消息啊?你到说啊,哼哼唧唧的。”

    季子强就鼓起了勇气说:“据说啊,省里有人对路秘书长有点意见的,好像准备让他到省党校做副校长。”

    冀良青有点难以置信的说:“这很八卦的消息吧?我都没听说。”

    季子强也点头说:“确实可能是八挂的消息,不过我当时听了还是满高兴的,要是他一走,不仅可以平衡一下政府这面的关系,说不上还能给稼祥创造一个机会,稼祥在正处位置上也待了好几年了,论说也该动动。”

    这季子强很突兀的提起了王稼祥,房子里所有的人都一下紧张起来了,王老爷子说是自己对王稼祥骂骂咧咧的,但哪有老子不希望儿子当大官的,这老头的凡尘之心自然也没有完全的泯灭,就一下看着冀良青不说话了。

    王稼祥也是神情紧张的看着冀良青,这对他来说就是一次难得的机会啊,多少人一生一世最后就死在了正处的级别上,上一步那就是海阔天空,他眼神里也就包含了太多的期待和渴望。

    冀良青也沉默了,他像是感觉到自己今天掉进了季子强给他设置的一个圈套里,季子强在这个地方,这个时候说出路秘书长的事情,在说起王稼祥的提升,看似两者毫无相连,实际上肯定不会的,这季子强是什么样的人,他才不会乱放炮的。

    既然他不是一个胡言乱语的人,那么是不是真的有人想动路秘书长呢?要是真有此事,未尝不是一件好事,砍掉了庄峰的一条右臂,就等于拔掉了老虎的一枚利齿,就算这是一个季子强的圈套,但对自己一点坏处都没有,自己何乐而不为呢?

    何况这和涉及到王老爷子的宝贝儿子王稼祥,要是自己再次提升了他,他应该是会对自己感恩戴德,关键这样确实可以平衡新屏市政府的势力。

    冀良青在脑海中就盘算起来了,他下意思的端起了一杯茶水,慢慢的喝着,而其他几个人都在眼巴巴的看着他,他似乎恍然醒悟过来,看着季子强说:“呵呵呵,你季子强啊,怎么能把小道消息当真呢,要明白,动一个像路秘书长这样的人,不是谁说说就成了,当个玩笑听听就罢了。”

    季子强没有退缩,说:“当然了,我也这样想的,除非省委那个书记有了这样的想法,我们也就是开开玩笑,茶余饭后的聊聊而已。”

    冀良青怎么能听不懂季子强的话呢?他肯定是听的懂了,季子强正在对他暗示可以通过季副书记来对路秘书长采取行动,但现在摆在冀良青面前的还有一个问题,要是季子强的消息是假的,自己冒然的给季副书记提起这个问题,有点太唐突了,除非确有其他什么人对路秘书长动手了,自己就有借口对季副书记谈谈此事,让他帮着顺水推舟。

    可是现在冀良青没有办法来鉴别季子强消息的准确程度,所以他就意味深长的说:“子强,稼祥啊,那就让我们拭目以待吧,要是这个消息是真实可信的,也许情况就不一样了。”

    季子强也就看了一眼王稼祥,两人会心的一笑,知道这个事情还是大有可为的。

    大家就心知肚明的撂过这个话题,开始东拉西扯,风花雪月的聊起了别的事情,什么国际金融体系啊,中国经济软实力啊,股市为什么回到了十年前啊,房价怎么就下不来啊,等等吧,直到天色很晚的时候,冀良青也没叫自己的司机来接,坐上了王稼祥的车,三个人一起返回了市里。

    时间也一天天的过去了,在最近的好几天里,季子强一直都刻意的在回避着庄峰,每天季子强早早的到办公室,不等上班,就带着小赵到下面去了,当然了,接近春节了,事情也确实很多,最多的自然就是会议,没完没了的会议,今天这个单位的表彰大会,明天这个部门的总结大会,后天还有新春茶花会,汇报会等等,反正就是到处的跑。

    下面县上季子强也每天都去,所有的地方都有季子强分管的工业和城建部门,季子强走到那里,那里都是热情的款待,几次当庄峰给季子强打电话说想要一起谈谈的时候,季子强都在外面,庄峰也不好表现的太过迫切了,好像自己吃了人家老板们的回扣一样,所以都是问问工作,绝口不提李老板做高速路的事情。

    倒是王稼祥最近有点坐立不安了,似乎整个新屏市和政府里面并没有什么变化,一切和往日一样的平静,但王稼祥的心却再也无法平静下来,就象一石激起千层浪,莫名的期盼,让他兴奋不已,也令他惶恐不安。

    一天,两天……年底春节将近,却丝毫没有传来路秘书长的任何的消息,开始的几天,王稼祥还故作深沉,从不主动地打听省里的干部动态,随着时间一天一天的流逝,渐渐地他有些沉不住气了。

    “怎么样季市长,有好消息吗?”王稼祥找到了季子强,患得患失的问。

    “怎么了,你坐不住了吧,你说说你,多么洒脱的一个人,现在怎么就变得神经兮兮了。”

    王稼祥也唉声叹气的说:“市长啊,你说的倒是轻巧,我过去没希望吧,心里也是一点不急的,现在你说看到希望了,我哪能继续的淡定啊,我们这方法该不会有问题吧?”

    季子强嘿嘿一笑,很不确定的说:“那就不知道了,这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有时候啊,还要讲个运气和机遇的。”

    这话说的王稼祥更是冷汗直冒,就像身在曹营心在汉的徐庶,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心里已经长了草,坐卧不宁,寝食不安。

    他就每天在没人的时候,自我安慰自己:“好事自会多磨,要不露声色,象从前一样认真地工作,不能稍有破绽,否则,坏了大事,追悔莫及。”他强迫自己镇定下来,耐心等待省里的消息。一周过去了,他开始因为失望而心平如镜;10天过去了,他心已凉了半截。

    其实在王稼祥度日如年,焦急的期待中,季子强的时间开始按天计算了。

    就在几天前的一个下午,冬日的阳光照在挂满霜花的窗户上,融化的冰水如泪水般流下,冲毁了曾经美丽的窗花,温沌的残阳渐渐透进他的办公室,让人昏昏欲睡,迷迷糊糊间,刺耳的电话铃声骤然响起,吓了季子强一跳,一看来电显示,是二公子的电话。

    天,季子强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儿,他其实也在一直等着二公子的消息,对这步棋他早就焦急的想看到结果了,假如这次成功,不管对季子强现在,还是以后的工作都大有好处的,他必须让庄峰在新屏市的势力受到打击,这才能让自己在新屏市站的更稳,通过这次高速路的事情,季子强就深刻的感受到了手里无人的窘迫,就算自己身为常务市长,那有如何呢?就算自己是高速路筹备小组的组长,那又怎么样呢?还不是受制于刘副市长和路秘书长的掣肘。

    所以打击和分化庄峰的实力,将是自己以后的一个长久策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