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酒不是最好的酒,但这无关紧要,季子强不是一个很挑剔的人,而方菲刚上桌子就说自己最近感冒,不能喝酒,不怕她再会说,乡上的领导们施展开哀求,威逼,利诱和坚韧,最后她门前的杯中还是给到满了酒。

    大家本来也饿了一会,上来也无需过于客气,一时间觥筹交错,杯盘狼藉,笑语不断,张茂军在整个酒宴上是活跃的,他超越了两个县长,完全主导了宴会的流程,用软磨硬泡,用倚老卖老,用发动群众等等方式,不断的给季子强和方菲添酒,两个县长不要说应付这么多人,就对付一个张茂军都很是吃力。

    张茂军本人也是喝的不少,现在他还是抓住酒瓶不放,一个个的给在座的各位倒酒,在他添到女副乡长林逸的门前时,林乡长就想推脱不喝,她说:“张书记,我们是自己人就不要到了吧,你给两个县长多到几杯,把我就饶了。”

    张茂军怪眼一翻说:“就因为是自己人,我才要照顾,喝,林乡长你不喝我是不会答应的。”

    林逸恨恨的端起了酒杯说:“当书记的人,就知道欺压我们手下。”

    张茂军就哈哈的笑笑说:“这就是我们的组织原则啊,乡长在书记的下面,书记就是要使劲的压乡长。”

    这话一说,酒桌上人都不说了,憋了几秒钟,才一起哄然大笑起来。

    林逸是满脸通红,这种玩笑在下面他们也是经常在开,但今天有两个县长在,她就有点受不了,但张茂军是自己的领导,她也不好发气。

    方菲就有点听不下去了,她对张茂军说:“张书记,不过你可是忘了一个问题。”

    “哦,我忘什么了。”张茂军就转过头看着方菲问道。

    方菲淡淡的说:“这个问题就是,乡上的书记都是乡长升生的,所以你更应该尊重乡长。”

    张茂军还在反应,其他人都是指着他哈哈哈大笑起来,连林逸也喜笑颜开的说:“唉,儿大不由娘啊。”

    张茂军这才知道方菲让他吃了个闷亏,不过这人脸是很厚的,一点都不在乎,依然嘻嘻哈哈的和大家闹腾着。

    方菲见他如此脸大皮厚,也是无奈的摇摇头,低头看看腕上的手表,季子强和她坐的很近,就问:“方县长下午还有事情忙啊。”

    方菲转头看了一眼季子强,说:“都快4点了,晚上我在县上还有个应酬的。”

    季子强嗯了一声,就对大家说:“各位,今天我和方县长很感谢大家的招待,酒喝到现在也够了,下午方县长还有事情,我们就此结束。”

    张茂军还想在劝,但季子强脸色平平的对他摇了一下手,张茂军知道县长的心意已决,也就不敢在做勉强了。

    季子强虽然来洋河只有不到一年的时间,但他外柔内刚中透出的强硬和刚毅,也是很多基层干部,包括张茂军不敢轻视的

    一堆人先把方菲送上了小车,季子强毫无芥蒂的对方菲说:“路上慢点,时间还来得及。”

    方菲也只能点点头,客气的说:“谢谢季县长,我知道。”

    季子强没有急于离开,他在吃饭的时候又想到了几个问题,就返回乡政府会议室,继续聊了一会,这才离开高坝乡。

    而方菲在返回县城的几个小时路途中,一直都默不作声,似睡非睡的靠在靠垫上,对于季子强今天的行为,方菲是无法解释和理解的,她不相信季子强可以不计前嫌,依然如故的对待自己,但季子强的表情和行为又确实没有一点伪装出来的样子。

    这更让方菲感到后悔和惧怕,如果季子强是装出来的,那这个人的深沉心机和阴险恶毒就不是常人可以比拟,和这样的人为敌,后果是恐怖的。

    相反,如果今天季子强对自己的态度不是伪装,是一种心胸开阔和大气使然,那也说明了季子强的目标恢宏,眼光深远,体现了季子强驾驭繁杂纷酝世界的能力,深谋远虑的战略胸怀,这样的人同样是危险的,因为作为他的敌人,最终都将被其消灭。

    自己以后怎么跟季子强相处呢

    这个问题方菲已经想了好多天了,而此刻,她终于下定了决心,离开洋河县,离开季子强,再也不要让他看到自己,这或者是自己最明智的选择。

    当季子强回到县城的时候,已经是七点多了,他今天在高坝乡吃饭吃的晚,回来一点都不饿,就想好好的休息一下,颠簸了几个小时,有点疲倦了。

    季子强在办公室里休息了一会,就来了一个电话,这个电话他一下子就让他来了精神。

    这是华悦莲来的电话,她的声音很甜很美:“领导,今天忙什么”

    季子强抑制住欢愉,实话实说:“我刚从乡下回来,你不忙啊。”

    “我有什么好忙的,每天上班,下班,吃饭,睡觉,嘻嘻嘻,这就是老百姓的好处。”华悦莲在那面欢快的说。

    季子强更让华悦莲的这份欢乐感染了,就说:“幸福啊,什么时候我也可以过这样的生活那该多好。”

    “假话吧,领导,这样的单调和平凡的生活你能过的惯。”华悦莲带点调侃的语气说。

    季子强想想也是,自己真的是很难再回到那种枯燥,乏味的生活中去。他说:“也许你说的对,有时候想象未必是真实的需要。”

    华悦莲放低了声音,很轻柔的说:“你喜欢跳舞吗”

    季子强马上就理解了华悦莲的话意,知道这是一种很委婉的相邀,他稍微了想了下说:“我跳的少,要是踩你脚了,你不要后悔。”

    这也是一种接受邀请的表达。

    在电话的那头,华悦莲就有了幸福的感觉,季子强的话显而易见的已经是答应了自己的邀请,她马上就想到了季子强渊博的学识、飞扬的文采、出众的仪容,她温柔起来说:“那我等你。”

    他们两人约好了地点。

    季子强就快速的进卫生间冲洗收拾了一下,刮了刮本来一早都刮过的胡子,换上得体的衣服,准备赴约了。

    这时候,他就想到了一早司机小王带给他的那件衬衣,打开柜子,他带上了这礼品,准备给华悦莲一个小小的惊喜。

    他们在一个大群舞厅的门口见面了,华悦莲今天穿着一件略嫌简单的素白色的长衣,上面有丝线在衣料上绣出了奇巧遒劲的枝干,让华悦莲显出了身段窈窕,还给人一种清雅不失华贵的感觉,她的身上也散发出一股迷人的香味,额前薄而长的刘海整齐严谨,更衬出皮肤白皙细腻,妩媚迷人的丹凤眼在眼波流转之间光华显尽,整张脸显得特别漂亮

    当季子强把这件衬衣送到了华悦莲面前的时候,华悦莲的惊喜就掩饰不住了,她绝没有想到季子强会送她礼物,她带点羞涩的问:“领导,怎么想到给我买东西了。”

    季子强也有点难为情的用手佛了下头发说:“其实,这个,呵呵,这是我参加一个典礼,人家送我的。”

    华悦莲就有点失望,可是又一想,别人为什么送他女式的,一定是他自己选的,这说明他还是想着自己,于是,这女孩又开始高兴起来,她亲昵的拉住季子强的手,走了进去。

    舞厅光线暗淡,也没有乐队,几个有点夸张的音响在轰鸣着,人也不是很多,舞池中有几对男女在跳着探戈,季子强他们找了一个相对偏僻点的角落坐下。

    在下一曲音乐响起来的时候,他们一起走进了舞池,华悦莲热情万分,默契十足的与季子强迈着优雅的步子,季子强也从容而舞,形舒意广。

    华悦莲的心遨游在无垠的太空,自由地远思长想,她的动作,像是俯身,又像是仰望;像是来、又像是往,像是飞翔,又像步行,像是辣立,又像斜倾,她的长衣从风飘舞,是那样的雍容不迫,飘逸美丽。

    季子强低垂着眼脸,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修长而优美的手指若即若离的轻揽住华悦莲的细腰,感受那女性给自己带来的触动,他的脸上形成了诱惑的弧度,人随音而动,偶尔直面华悦莲,让华悦莲呼吸一紧,好一张翩若惊鸿的脸只是那双眼中忽闪而逝的某中东西,让人抓不住,却想窥视,不知不觉间人已经被吸引,与音与人,一同沉醉。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