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而这个李老板,也是多年作惯了生意的老商人了,他深刻的明白,并不是说自己出钱就能十拿九稳的得到这个项目,事情不会这样简单的,至少还有另外三家在和自己竞争,而且这样的竞争也是可怕的,每一个人的每一次让步和降低自己的条件,都会让最后中标者付出巨大的利润作为代价,你想下,谈的好,可以收费20年,谈的不好,也许最后收费15年,这五年的差异,其中就可能是上十亿的收入差别了。(品#书¥网)!

    而怎么才能中标而且得到一个较好的收益,那就必须和新屏市相关的主管们有一个良好的合作,季子强已经是可能性不大了,李老板不是傻子,他的阅历让他一眼就能看出一个人埋藏在心里的想法。

    但刘副市长和路秘书长就完全不一样了,他们在冠冕堂皇的话中总是会留下一点点的缝隙,他们在斩钉截铁的语言中,也总会给出一点点的希望,于是李老板就明白了,自己可以从这个地方趟开一条小路。

    李老板含着笑就给刘副市长递来了一支香烟,说:“刘市长啊,这个项目我已经跟了很久,但现在感到情况很复杂,所以我内心很坎坷的,不知道能不能中标,还请刘市长你多多支持。”

    刘副市长很有风度的用手拢了一下整齐,光亮的头发,说:“李老板,我能理解你此刻的心情,对我们这样的政府部门来说,我们要的就是质量和安全,要的就是品质和保证,只要你做到了这几点,我相信,事情会顺利的。”

    李老板微微一笑,这刘副市长说的都是屁话,没有一点的养分,完全就是打的官腔,。不过这样最好,要是不打官腔的领导,那更不好对付,就像季子强一样,每一句话都要落到实处,让你无法回避,无法迂回。

    李老板说:“这几点就请刘市长放宽心,我做生意这么多年了,从来没有出过问题,上上下下也都很满意。”

    他在暗示着自己的可靠,也暗示着自己的灵活。

    刘副市长当然能听得懂了,他就微微的笑了一下,说:“这个项目啊,作为我们新屏市最大的一个项目,上上下下也都很关注,季市长那是不用说了,他最谨慎,也最负责,但我和路秘书长,还有庄市长更是一点不敢马虎,所以我们三人也很重视。”

    刘副市长就报出了自己的实力,让这个李老板明白,在自己的身后还有庄峰,还有路秘书长在,凭借如此强大的阵容,还有什么做不到呢?

    对这一点,其实不用刘副市长来提醒的,作为一个想要拿下大项目的公司,他对这个项目的主管早就做了认真的了解和分析,他知道刘副市长和庄峰,和路秘书长的关系,在他的想象中,凭借这三人的能量,完全是可以忽视掉季子强的的权利的,虽然他是主管,但权利的范畴会有很多不同的解释。

    所以这个李老板就笑了笑,说:“当然,很多事情我是明白的,今天我来找刘市长,当然也是表达了我对刘市长的极大尊重,要是刘市长能够给我一个机会的话,晚上我们好好的坐坐,一起详细的谈谈。”

    刘副市长几乎马上就能够答应他的这个提议,因为这也是他心里想的,有的事情就刚好叫着一拍即合,他们也是如此,但精明和老道的刘副市长就算心里极想,也不会马上答应,这就是矜持,也是必须做到的样子,他摇着头说:“恐怕抽不出时间啊,你也知道,最近我们很忙,特别是庄市长,工作繁重啊,以后吧,等你中标了,我们一起来好好的庆贺一下。”

    李老板心中骂了一句,妈的,你就装吧,脸上却很讨好的连连点头说:“领导们确实辛苦,不过就算在辛苦,还是请给我一个机会吧,生意做不做倒没什么紧要的,但我很想交你们这样的朋友。”

    说着话,这个李老板就从放在身边的包里拿出了一条香烟来,郑重其事的放在了茶几上,说:“这是一点小意思,还请刘市长收下。”

    刘副市长眼前一黑,靠,这算什么啊,一个十几亿项目的老板,给自己带来一条几百元钱的香烟,就这样打发自己啊,我看过去的判断真的有点问题了,算了,算了,这生意做成也没什么意思。

    刘副市长就横下了心,准备换人了,既然换人,那就更要表现的大义凛然一点,他一把抓住了香烟,就想还回去,不过这个时候,他就看到了李老板脸上挂起的一丝笑容了。

    而同时,刘副市长感觉自己手中的那条香烟纹丝不动的焊在了茶几上,他几乎是单手没有办法提起来,他一下就愣住了,知道了里面装的是什么了,

    不错,这里面不是香烟,也不是百元的老头票,这里面肯定是黄货,但他已经抓住了香烟,所以在稍微的一个愣怔后,他就哈哈的笑着说:“这烟我倒是很少抽,不过现在还是先来抽我的吧。”

    说着他移开了手,拿起了茶几上的那包中华,给李老板也发了一根。

    李老板忙站起来,给刘副市长点上烟,自己也点上说:“这烟就是个小意思,只要刘市长你抽的惯,下次给你整一箱来,够你抽很久。”

    刘副市长不能不笑了:“奥,李老板真是个爽快人啊,好吧,我这人啊,其实也就喜欢交朋友的,这样吧,你先回去,一会我和庄市长商议一下,争取晚上大家一起坐坐。”

    李老板低头哈腰的说:“嗯,嗯,好好,那我就先回去准备一下,晚上一定要隆重一点。”

    “哈哈哈,那行吧,那行吧,李老板太客气了。”

    两人就都站了起来,刘副市长一直把李老板送到了办公室外面的过道,才收住了脚。

    晚上下班之后,庄峰和刘副市长,还有路秘书长一起,就到了那个李老板安排的一个隐秘的活动地点,到了指定地点,吃饭,喝酒那是必不可少的,在席间,这李老板不愧为就在江湖行走的老手,没用多长时间,就和庄峰等人混成了一片,大家放开了约束,彼此的称兄道弟。

    这期间自然是少不得要谈到高速路项目了,庄峰在酒足饭饱之余,就给这李老板拍了胸膛,说只要有自己和刘副市长等人在,这项目就绝对跑不掉。

    李老板心中也是暗暗的大喜,以为庄峰就是那心直口快之人,他是不了解庄峰的,庄峰现在也是有自己的想法,这个项目现在已经走成了这个局面,自己不管怎么样都要赌上这一把了,冲击成功,那就算运气不错,收获自然的大大的,冲击失败,也只怪自己命薄,所以现在把宝也就压在了李老板的头上。

    吃完了饭,李老板心中高兴,就要安排活动,庄峰知道李老板所谓娱乐的内容,现在组织虽然说不很管自己干部的私生活,但是中国的事情,总是出头的椽子先烂,一不留神,让谁抓了把柄,做这种事情,那该多不好,在官场混那么长时间了,这点敏锐感没有还行?

    庄峰很谨慎的就叫司机和秘书把车开回,自己几人就度步进了旁边一家叫做“温柔梦乡”的歌舞厅。

    歌舞厅四周荡漾着浓密的曖昧气色,是男人们都热爱的那种味道,庄峰振奋了精神,在门口站了一会,四下里象个老到的侦察员那样搜寻起来,发现这里面没有自己认识的人,这才施施然的穿过大厅,到了包间。

    庄峰就和李老板一起又聊起了工程的事情,刘副市长和路秘书长两人各自在包间忙活起来,不一会,庄峰就见昏暗的包间里头,刘副市长果然搂着两个小妹正左右逢源地摸这个,啃啃那个,一副不亦乐乎的样子。

    虽然说是同道中人,但此刻庄峰置身斯情斯景,却也有些忍俊不禁,哑然无言,便笑着咒骂起自己的老朋友:亏你还是党的领导干部,副市长呢!看这骚兴,到哪里都离不开女人,满口污言秽语,完全就是色郎模样,说是诲淫诲盗的江湖流氓还差不多。

    不过,庄峰也没有再多奚落什么,他知道,如今的领导干部,有了权有了势,欺负女人,满足要求的机会和能力是如此便捷和容易,普天下官员都是这种一旦占了权得了道,就如铺天盖地浑同一色的乌鸦一般,又有谁不是这样的呢?

    自己不也是这样的么?可不是五十步笑百步么,于是在庄峰的心头冒起“一沟之貉”那句话,就不再沿着刚才思路,便顺着走过去坐到刘副市长一旁。

    刘副市长见了庄峰,呵呵一笑,让他坐了下来。

    一边笑着,一边松开了旁边的妹子,又以老朋友的口吻笑着说:“怎么,市长不活动一下筋骨”?

    庄峰本来是想谈点工程上的事情,见刘副市长又如此这般戏谑,于是也就没有任何好脸,啐他道:“你一天啊,现在都什么时候了,该好好想想这个事情了。”

    刘副市长连忙端正了态度,说:“怎么了,不就是开个玩笑嘛,这事情市长你就尽管的放心好了,有我和老路在,季子强翻不上天”。

    庄峰叹口气,想说季子强并不是一个很好对付的人,但看看今天这个样子,知道自己说了也是白说,就推开自己旁边一个抹着很浓脂粉的小妹过来给刘副市长,嘻嘻笑说:“我和李老板还要谈点事情,没时间招呼她,刚好,你来满足她一下吧”。

    刘副市长虽然说也是吃惯见惯了的人,但是如此场合,自己大小也是一个副市长,威风八面呢,当此众目睽睽之下,虽说也是下身渴望得厉害,却又怎么搞得下来,心下就有些忐忑,怎么着,领导的形象,到了暗地里可以,如果到了这般大庭广众,又怎么能够露出本来面目?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