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又说:“也没有提拔升官的好处。(品@书¥网)!”

    这一次,王稼祥回答不上来了,眼定定地看着他,跟着你季子强为什么尝不到掉进屎坑里的甜头,又没有政治上的进步,还苦苦地跟着你没日没夜地忙什么?如果,季子强面前站着的是其他领导,季子强这样问,他们一定会说,我不在乎这些,一定会说跟着你能干事,能体现自己的价值就够了,然而,王稼祥却不一样。

    他说:“怎么会这样呢?怎么会这样呢?难道,你就是想要我跟你干事?难道我没有能力?难道我干得你不满意?”

    季子强拍拍王稼祥的肩膀,说:“问题不在你那,问题在我这,这种掉进屎坑里的甜头,我不要,也不想你要。政治上的进步,能不能提拔你,却不是我能说了算的。”

    王稼祥也笑笑说:“那是不是以后你当大官了,有大权了就能提我。”

    季子强哈哈哈的大笑说:“那也不一定,反正现在我是没有权利。”

    王稼祥点点头,说:“我理解。”

    季子强再拍拍他的肩说:“不谈这些事了。不谈这些郁闷的事了,我们至少有好一段日子是风风光光的。我们就要风光风光,就要让那些人众星捧月地围着我们,我憋屈了这么久,憋屈得心口都痛了,你去找一个请示拨款单位,我们下去走走,弄点吃的喝的。”

    这天,王稼祥他们还真的找了一个单位做东请吃晚饭,不仅吃饭喝酒,还唱卡啦ok,不仅请他们两个,还把整个高速路筹备小组的人都请了。“

    满汉全席上齐了,五光十色,琳琅满目,确有帝王御宴的气势,季子强也是借花献佛的端起酒杯说:“早就想请大家吃饭喝酒热闹一下,主要是化不起那钱,掏自己的钱化不起那钱。现在有人做东,就借花敬佛了。”

    市长敬酒,大家是都要喝掉的。

    这请客的镇长和王稼祥是官场上的老朋友了,相互拍打着对方的肩膀,亲热地聊起最近市里发生的新闻事件,季子强过去听说这位镇长的酒量很大,是全市赫赫有名的“上八仙”之一,而且“酒文化”渊博,劝酒行令一套一套的,但只闻其声,未见其人,这回,在酒桌之上果然领略到了这位“上八仙”的风采。

    酒还没喝,这个镇长已是红光满面,加之有高速路筹备组的一个女同志坐在身边陪酒,他更是兴奋异常,无论从语言、酒风,还是举杯的潇洒动作上,都能够看得出是我党一位“酒精”考验的领导干部。

    作为东道主,不要看他官很小,但酒权在握,开局就提议为圆满完成项目的前期准备工作,先敬各位领导三杯,名曰:三生万物。

    接着,和桌上的每一个人单喝了一杯,名曰:一心一意;随后,又开始和王主任个别交流。

    王稼祥喝酒也是豪爽,三杯、六杯、九杯……你来我往,煞是神勇,真是棋逢对手、酒逢知己,把季子强他们都看傻了。

    在镇长花样百出的煽情下,桌上的人多数被他给灌多了,桌面秩序有点乱套,不知不觉之中,季子强也已半斤下肚,虽然有些头晕脑胀,但不上脸,不走板,不多话,神态自若,越喝越深沉。

    这镇长确是海量,在酒桌上单打了一圈之后,又盯上了身边的那个女同志,非要和人家连喝三杯,这同志不会喝酒,再三推辞,镇长借着酒劲,一再坚持。

    “三杯太多,就喝一杯吧。”王稼祥给女同志解围道。

    实在推辞不过,女同志只好勉强喝了一杯。

    镇长眼睛瞟着女同志,又讲了个“一个女处长,两个处座”的黄段子,把满桌子的人笑得前仰后合,段子原话十分精彩,季子强喝的有点多了,没记住。记得大意是:省政府领导到基层调研,轻车简从,只带了省政府机要局的一位副局长和省政府办公厅的一位女处长。、

    传真电报发到市政府,要求做好接待工作。

    接到传真电报后,市政府接待办主任不敢怠慢,立即拿着传真向常务副市长汇报。

    副市长放下电话,接过传真电报正要批示,忽然发现人数不对。

    就问接待办主任:“来市里的人员核对过了吗?”

    “核对过了,一共四人,领导三人,加上一名司机。”接待办主任回答。

    “不对吧,刚才机要局长说是一个局座,两个处座,不会错的,你再核实一下。”副市长疑惑地看着接待办主任说道。

    接待办主任云里雾里,明明核实过了,没有错误呀。还是再核实一遍,以免出现漏洞。于是,让秘书科长和省政府办公厅确认。

    一会儿,秘书科长来报告说,传真电报是正确的,没有错误。

    接待办主任晕了,不敢去向副市长求证,只好亲自问省政府办公厅一处的处长。这位处长听了先是一怔,接着哈哈大笑说:“对,对,是一个处长,两个处座,因为那个女处长是个老處女,没结婚,还是處女座嘛!哈哈……”段子讲完,全桌人哄堂大笑,弄得那女同志满脸通红,因为确实她还没有结婚呢。

    后来大家就乘着酒兴,就喊要唱卡,就喊叫要小妹,季子强倒是吓了一跳,他不是没找过小妹,在政府部门干,干到科长主任的有那个没唱过卡?没要过小妹陪唱卡的?但是,那都是小范围的,几个人偷偷摸的。尽管唱卡要小妹也不定做那种事。

    然而,像这种大场面,十几二十人的大场面,似乎还没人敢这么大胆。那路秘书长摇晃着脑袋说:“唱卡有什么?叫小妹有什么?喝酒跳舞有什么?今天大家放开一点。”

    做东的主人忙附和,说:“对,对,路秘书长就是思想解放,我们要思想解放一点。”

    刘副市长也说:“这不算思想解放,其实大家早解放了,只是都藏着掖着,今天就来一次真正的思想解放,不藏着掖着。”

    其实,吃了饭,吃了酒,许多人都在想还会不会有下一个节目,还会不会叫小妹唱歌跳舞,喝破玩色盅。心里嘀咕着,又说不出口,现在有人把他们心里话都说出来了,气氛立时活跃起来。

    有人说:“换一个房间,这房间太小了。”

    有人说:“这酒店有个小厅,可以坐五六十人。”

    季子强现在也不好扫大家的兴趣了,只能“哈哈”大笑,说:“你们这帮家伙,一个个都是行家。”

    有人就说:“季市长,以后要多点组织这样的活动!”

    有人就说:“季市长,我们成天闷在办公室里,你要经常带我们出来施放施放!”

    季子强说:“可以,可以,只要有机会,一定多组织这样的活动。不过,你们别给我玩出火,玩出火,我一样不放过你们!”

    这个晚上,季子强差点被那些人灌醉,他们还是一个个敬他,说还没见过这么关心他们的领导。

    季子强说:“你们怎么打起内战了?要敬酒应该敬东家,是他出钱我请客。”

    做东的那个镇长忙说:“钱也是你季市长给的,大家敬的没错”。

    这个晚上,季子强想自己再不能像以前那样了,再不能太多考虑了,再不能让自己心里苦了。季子强想,别人怎么看我就怎么看我,我何必要去在乎呢?我不得志的时候,我心里的苦谁管?我得志的时候,哪里没有人嫉妒我?以前,我不是也曾很努力地不想要人家误会吗?不想让人家嫉妒吗?但是,我做到了吗?我还不是一样让人嫉妒,还不是一样吃了那么多苦?

    这边正玩得热闹,小妹也都是热腾腾的刚上来,季子强的手机却响了,看了一眼显示屏,竟是柯瑶诗的电话。

    季子强感到有些意外,自己只从上次那酒后和柯瑶诗发生了关系之后,一直都没敢在和她联系,因为季子强的心里总有一种很惭愧的感觉,觉得自己有点无耻,有点趁人之危,自己就帮过了人家一个小忙,最后怎么就发生了那种事情呢?

    但电话还是要接的,柯瑶诗在电话里说,她心里很沉闷,在酒店里,问季子强有没时间?能不能来一下?

    季子强一下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回答,他想推说已经晚了,自己离那酒店也远。

    但是,季子强觉得自己还是应该去一下,至少自己应该对她做一次郑重其事的道歉,季子强就答应了,说自己过去。

    他站起来,向大家告辞,季子强说:“大家玩开心点,我现在有点紧要的事情要办”,有人要送他,他说:“不用了,他打的回去。”

    柯瑶诗在那酒店二楼的咖啡厅等他,那是一家位于城区边郊的酒店,很僻静,那酒店的咖啡厅里几乎就没客人,季子强一进来,就看见柯瑶诗了,柯瑶诗依然美丽,依然风韵,依然那样的迷人,柯瑶诗问:“有没有影响到你了?”

    季子强摇摇头,笑了笑,问:“没有,我本来和同事们在喝酒的,没有正事。”

    “奥,这样啊,那就好,不耽误你就好。”柯瑶诗有一种见了面,不知该说什么的感觉,似乎两人在突然之间已显得陌生了,找不到交谈的话题了。

    隔了好一会,季子强才问:“最近都还好吧?公司运作怎么样?”

    柯瑶诗笑了笑,说:“还行吧,谢谢你上次帮我。”

    季子强低下头说:“不用客气,应该是我给你道歉,那天我喝的多了一点,实在对不起,希望你可以原谅我?”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