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沉思了一下说:“其实我到感觉事情还没有那么让人绝望。 ”

    二公子翻了一下眼皮:“嗯,什么意思,季市长你说清楚一点。”

    “我是说啊,这事情并不算太坏的,你想下,10多个亿对别人可能是天文数字,但对你二公子应该也不算绝无可能办到的事情吧?”

    二公子一下就呼的站了起来,说:“你不会想要让我拿出10多个亿来给你修路吧?”

    季子强点上一支香烟,抽了一口说:“坐下,坐下,这难道就不可以吗,你听我说,你一年到头到处乱跑,去做生意,累不累啊,这高速路项目只要你自己做下来,至少一二十年你不用东奔西跑的,何况高速路的项目,每年反馈的利润也不小,你在想想。”

    二公子缓了一口气,坐了下来说:“我知道这利润不小,每年一般也能回收百分之20的投资,除去还行息,自己还能挣百分之十,问题是这长线投资我不习惯啊。”

    季子强不以为然的说:“这有什么不习惯的,难道天天收钱你不会?”

    二公子摇着头,说:“这10多个亿也不是个小数字,我哪能一下就筹够?”

    季子强说:“你傻啊,谁让你一次凑够的,这一条路要修上两年吧?资金也是慢慢的到位,所以并不是太难的事情,省里的几家银行你都熟悉,应该问题不大。”

    二公子还是难以接受,毕竟他从来都没有过这个心理上的准备。

    季子强刚要继续说话,秘书就走了进来说:“季市长,来了一家老总,说想和你谈谈高速路承包的事情。”

    季子强就对小赵说:“让他先等等吧?我们谈完了在见他。”

    秘书一点头,悄无声息的离开了办公室。

    季子强就站了起来,对二公子说:“你可以再想想吧,反正我感觉还是能做的,你只要衡量一下省城银行能不能打通,其他应该都不是问题了,你要不做,我也不能勉强你,但你不要说我没给你兑现承诺啊,这事情走到这一步,什么情况你也明白。”

    二公子确实有点犹豫不决,这个问题过于重大,他是需要一点时间来消化的。

    等把二公子送出了办公室,那早就等在外面的一个大老板就走了过来,季子强把他让进了房间,两人这一下又谈了个把小时。

    整个一天的时间里,季子强也陆陆续续的接待了好几家老板,这些老板都是实力强悍的公司,所以对新屏市高速路自筹资金这一块也都显得信心满满的,这多少让季子强心里宽慰了不少,看来事情还是很有成功的机率。

    连续下来的几天里,季子强一直为这是忙活着,对于招标准备工作中一些需要变动的条件和要求,也在这个时候同步在进行,很多招标文件都只好废掉了,季子强有点可惜,这些文件可是前些天自己督促着筹备小组认认真真的完成的,为这写文件的出炉,大家没少加班,虽然当时自己就知道会是这样的一个结局,但还是那样逼着他们写,想想现在挺内疚的。

    对季子强来说,许许多多工作在实施过程中都各有各的不同,形式和方法,解决的问题等等,然而,启动的模式却是一样的,制定工作方案,草拟分工细则,然后,召开动员大会,布置任务,指示各有关部门单位严格按照规定要求,认真贯彻落实,于是,这项工作便如火如荼地全面铺开。

    季子强虽是筹备小组组长,但做为一个常务副市长,要管得事很多,要忙的工作一天恨不得掰成两天用,这样就只能把高速路很多细节上的事情交给下面的人来做了,季子强干事的风格是抓重点,不必亲力亲为的事绝不亲力亲为。

    下面有的是人,要发挥下面人的积极性,让他们把大部分工作都干了,自己只过问一下,只抓重点,否则,他就是有三头六臂也忙不过来。事事都亲力亲为的人经常就会被一些细技末节缠身,就跳不出来,就不能站在全局的高度看问题,思考问题。这种人,别说办不成大事,就是连最基本的领导素质也不具备!按现在的形势,比起新屏市自己来修高速路,已经是省了很多麻烦了,但有的事情还是不能省的,比如下一步的坼迁吧,上面是有红头文件要求过,政府不能干预拆迁等事。

    但实际的工作中,政府不可能不帮忙,不管将来是谁来修这个高速路,政府都要帮着协调,监督,一旦最后拆迁户闹起了事情,最后还是政府的麻烦,何况所有下面的乡长,镇长,村长们,没有政府的协调,他们能好好的配合你施工队才是个怪事。

    新屏市的大型筹资活动也宣告结束了,有些能退的钱也陆陆续续的给人家退了回去,但有的就没有办法退,比如对车辆的罚款,现在虽然风头过了,该换的牌子也都恢复成了过去的模样,但不可能还把过去的罚款退给他们吧,想的美?

    你开的起车,你就要交得起罚款,这几百元的小事情,就算为社会主义大家庭做贡献了。

    所以市财政就给高速路的筹备组划分了一小块蛋糕,因为不管怎么说,这次的集资,罚款是以高速路为契机的,不给划分一点过来,也说不过去。

    办公室的王稼祥就笑季子强,说:“季市长,你是丫鬟抱了个金盒子,钱很多,不是你的啊。”

    季子强说:“当然不是我的,不过第一次在新屏市手里掌握这么多的钱,也是应该得瑟一下,是不是?”

    王稼祥呵呵的大笑,说:“虽然那钱不是你的,你一分钱不能花,但是,没有你的审核批准,那钱就拨不下去,所以,这钱在另一个意义中来说,也等于是你的一样,如果,你是公正的,钱都批到需要的地方,花在正经地方。如果,你不公正,把钱批下去了,再伸手向人家要好处,也是可以的”。

    季子强也调侃的说:“我可是从来没这么爽过,稼祥,你说说,我这钱应该怎么批。”

    王稼祥笑着说:“有三种批法。一种是刚才说的公公正正,实事求是,该怎么批就怎么批。这是好官儿,一种是有默契的批,不管你怎么用那钱,只要对我有好处,我就批。还有一种是介于两者之间,既实事求是,也有某种默契。对一部分人实事求是,对别一部分人又有某种默契,只让一部分人说你公正,另一部分当然什么也不说。”

    季子强说:“看来,前面两种都不行,太绝对了。第三种我是不是可以考虑考虑。”

    王稼祥笑呵呵说:“感觉你是心动了。”

    季子强说:“这种好事,没人不心动。”

    王稼祥说:“问题是,心动未必去做。”

    季子强问:“你希望我做吗?”

    王稼祥笑了,说:“你这么问我,说明你不会做,你要做,就偷偷摸了,不会告诉我了。”

    这会儿,季子强倒感觉到王稼祥确实很真,也很理解自己,他感觉王稼祥与很多其他的干部的区别就在于他更敢说话,有什么说什么,没有太多的唯唯喏喏,人是不一样的,出身不一样,所受的教育不一样,办事的风格也就不一样。

    实际上季子强对资金和费用的审核批拨款的原则很明确,不厚此薄彼,于是,对每一个单位涉及到高速路的拨款请示,他都做深入的调查了解,他要说服人家,为什么要批那么少,不按请示的数额批?他得拿出让人信服的东西,不要让人家误会了,觉得你季子强说三道四是鸡蛋里找骨头,暗示人家其他工作没做到家。还是有人想钻空子,想把一些高速路前期筹备的费用弄得多一点,争取批拨多一点,就有人来喊穷,说自己单位是外强中干,表面好看,肚子里什么货水也没有,反正这钱放在哪,给谁都是给,多给谁少给谁也没定死,就看你下面怎么运作了。

    有的区上和镇上,来找季子强说,为了下一步高速路的顺利搬迁,他们要分组加班,到下面摸底,这车费,油费,加班费,伙食费什么什么的。

    好多人也来找王稼祥,想通过王稼祥打探季子强的态度,这季子强真的就刀枪不入?吃饭行不行?喝酒行不行?泡桑拿送小妹行不行?

    王稼祥就对他们说:“他只收一样东西,好茶不拒,不过,这阵送茶的太多,他不要了。其他的,貌似都不喜欢。”

    王稼祥是这一次才让季子强调整进高速路的筹备招标组来的,他需要一个像王稼祥这样敢说话的人在筹备组来为自己代言,有一天,季子强就问王稼祥:“你跟着我,有没感觉很委屈?”

    王稼祥愣了一下,马上就明白他问的是什么了,说:“有时候,也会有这种感觉,其实,每一个人在这种时候都会有这种感觉。特别是像我这样的人,一有机会浮头,就总想得到一种补偿,总想变本加厉的得到更多好处。你不也一样吗?”

    季子强“哈哈”大笑,说:“我们乡下有一句土话,小狗掉进屎坑里。”

    王稼祥又愣了一下。

    季子强笑得眼泪都出来了,说:“拼命地吃呀!而且,现在我们像是两只饿坏了的狗!”

    王稼祥也笑了起来。

    最后,季子强很严肃了,对王稼祥说:“你跟了我,要有思想准备,你会一点好处也没有,我不会给你掉进屎坑里的好处。。”

    王稼祥说:“我不要这个好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