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他百思不得其解,莫非自己对江可蕊今后提升的承诺依然对季子强具有一定的影响吗?他还是想要帮自己一把?但这种最为美好的希望,庄峰是怎么也不敢相信的。

    所以在季子强给他汇报完这个筹备计划之后,庄峰就试探着说:“子强啊,不管你对我有什么样的误会,我过去的承诺依然有效。”

    季子强也笑笑说:“我给你的承诺也没有变化。”

    “奥,真的吗?你还能帮我?”

    “为什么不可以呢,帮谁都是一帮吧?你说是吗?”季子强反问了一句。

    庄峰真的有点难以置信了,他呆呆的看着季子强,直到他离开了自己的办公室,他还是有点不敢相信,但形势却让他不得不相信啊,如果季子强真的不想帮自己,他至少会在招标人员的安排上做出一定的调整,即使自己会据理力争,但他还是有很大的回旋空间,但他怎么就这样安排呢?

    这个问题一直缠绕了庄峰好几天的时间,他想不通,想不明白。

    季子强自然是不会让他来想清楚的,他依然在有条不紊的处理着所有手上的工作,这这个期间,不管是庄峰,还是冀良青,都对季子强给予了最大限度的忍让和迁就,只要是季子强提出的问题,他们都会很好的听取和接受,因为他们知道,很快的,季子强就会给他们带来巨大的利益。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就在所有人的翘首期盼的时候,从省里突然传来了最近的消息,这个消息一下就让包括冀良青在内的很多人傻眼了,就在昨天,省委常委会在专题研究新屏市高速路问题的时候,省委書記王封蕴却否定了过去的那个方案,他指出了现阶段北江省财政状况的具体情况,认为以现有资金启动新屏市的高速路很不合适,并且会给新屏市带来巨大的资金压力,这样的压力可能会导致新屏市在5年中都难以恢复元气。

    而最先对这个方案表示异议的叶眉却提出了另一个新的观点,她希望可以通过招商,垫支,让有实力的公司来买断新屏市高速路一定年限的使用和收费权,自筹资金,建造这条高速路,这不仅可以缓解北江市的财政压力,更能让新屏市轻装上阵,不背包袱,不欠外债。

    这个提议无疑是正确的,不要说王书记,就连省长李云中都表示了接受,作为一个掌控着偌大一个北江省全盘实际工作的省长,他对钱更是看的很紧,不管谁想要多用一分钱,他都会异常关注的,何况这还是上十亿的资金啊。

    在并没有太大的阻力的情况下,王书记最终也就拍板定调,新屏市的高速路项目就以这种方式来执行。

    当然了,小小的阻力还是有的,会上季副书记倒是表示了一点不同的意见,说这样的话,新屏市只怕一时难以尽快的启动项目了,还说担心没有多少公司有一次投入十多个亿的实力。

    王书记就在会上笑着对季副书记说:“老季啊,这个问题我们省里就只能做出指导性的意见,至于后面新屏市怎么招商,能不能招到,我们还可以拭目以待的,我想什么方法都还是试一试比较好。”

    季副书记就没有在提出什么不同意见了,因为眼前的局面已经很清楚了,以王书记,李云中省长为首的两位主官都认同了这样的方式,而且这个方案是叶眉提出来了,自己过于抵制,会让别人看笑话了。

    但不得不说,季副书记的心里还是很有点不舒服的,这是基于两个原因,第一,叶眉的反对过于突兀,连自己都没有得到沟通,这很不应该。

    第二,自己本来是受托于冀良青的请求,希望可以让省里多给一点资金的,现在倒好,不仅没有争取到多余的资金,连本来应该有的资金现在都泡汤了,想一想很是不爽啊。

    而不管是庄峰,还是冀良青,现在比起季副书记来更是不爽,当季子强气急败坏的冲进冀良青的办公室的时候,冀良青正在很恼火的揉着自己的太阳穴。

    季子强急冲冲的一屁股就坐在了冀良青的对面,说:“书记,你快给省里好好汇报一下我们的情况吧,这一分钱不给,怎么修得了一条高速路,就是巧妇也难为无米之炊啊。”

    冀良青无精打采的看了季子强一眼,心里甚凉甚凉的,就在前些天,自己还为这个项目绞尽脑汁,使出手段的运作,看看前途一片光明的,但怎么转眼之间就坍塌下来了,而且还是王书记亲自否定的,这谁能说得动他,谁又敢去没事找事的惹他。

    冀良青很无奈的摇着头说:“晚了,晚了,现在已经无法改变这个现实了。”

    季子强就把手里的高速路资料往冀良青的办公桌上一扔,说:“那这个事情我就没办法做了,还请组织上在认真的考虑一下,换一个有能力的人来办这件事情吧,没钱杀了我也没用。”

    冀良青摇下头说:“你净说气话,现在怎么换,你自己说说,新屏市谁最合适,还不是你啊,所以你也不要撂挑子。”

    “但现在我实在不知道有没有办法来完成这个事情了,那就只好这样吧,我们慢慢拖着,等我们自己的钱筹够了在说吧。”季子强一脸委屈的嘟囔着。

    冀良青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说:“这开玩笑的,凭我们新屏市什么时候能凑的够这笔钱啊,在说了,我们这样消极怠工的样子,会让省里领导生气的,连李省长和王书记都亲自批示的项目,怎么拖?”

    季子强就一脸茫然的问:“那书记你说现在怎么办?还有你那个朋友的事情怎么办?”

    冀良青脸色黯然的说:“还能怎么办,按省里的决议尽快找到合适的公司,把高速路包出去,至于说我那个朋友吗,我给他做作工作吧,以他的实力,根本是拿不下这个项目了。”

    说到这里,冀良青真的有点心情沉重了。

    季子强说:“唉,那我就放出话去,看有没有人来应征,不过这事情只能试一试,我也没有太大的把握。”

    “尽人事,听天命吧。”冀良青挥挥手,把季子强打发走了。

    庄峰比起冀良青来,更是伤神,在他把这个消息告诉了梁老板之后,两人是一下都沉默了,这个项目现在变得如此的遥远,如此的巨大了,以梁老板的实力,根本就不可能组织如此庞大的一个资金数额,十多个亿啊,就算自己有点关系,但想要筹够这个钱,也是比登天还难,更何况这样的投资一般至少10年以上才能回本。

    他想一想都感到恐怖,只好说:“庄市长,我是做不成这个项目了,唉,大半年的心血啊,就这样付之东流。”

    庄峰也是有伤感,有心疼,他账上还有300万元梁老板的定金呢,这玩意现在恐怕就不好吞下来,因为数字确实不小,所以他在痛心之余说:“这样吧梁老板,你上次打来的那笔活动费用我到没有动太多,你知道,我为你运作这个项目也是要上下打点的,还剩了250万元,你给我帐号,我给你汇过去。”

    这梁老板一听,心中是叫苦不断,这老小子怎么就吞了自己50万元啊,他还打点?他打点个屁啊,那几个手下都是他的人,就算吃吃饭,喝喝酒,也花不了太多,何况这他都是可以报销的。

    但他也无法和庄峰讨价还价的,因为做生意就必须看的长远一点,看的透彻一点,这次自己算是栽了,但实话实说嘛,也怨不得人家庄峰,他也是尽力了,投资总是有风险的,这个关系还不能就断了,说不定以后还会有其他机会,只要他庄峰在这个位置上,自己总是能有时间把这笔钱加倍的赚回来的。

    想到这里,这个梁老板也就点头说:“那行吧,只能先这样了,等下次有了机会,我们在好好的合作一次。”

    庄峰连连的点头,他心里是很清楚的,这个梁老板在新屏市这次少说丢掉了上百万,就不说他天天请客,住店,就他零零碎碎的给小芬和自己买得礼品,加下来也不是个小数字了,自己在拿下他50万,也算赚了一头。

    两人又是长吁短叹的感慨一番,这梁老板铩羽而归。

    当然了,这其中还有一个极为重要的人是季子强绝对不能忽略的,这个人就是二公子,季子强从冀良青那面回来还没有坐多久,二公子就急急忙忙的赶了过来,他的心情并不是太好,看着季子强说:“事情怎么会弄成这样啊。”

    季子强也是很遗憾的说:“谁知道呢,李省长还亲自在上面做了批示,这一下就让我们现在的工作很被动了,早知道啊,就该和你一起先去李省长那里汇报一下。”

    二公子气恼的说:“找他屁用,他就是死古板,什么人情事故都不讲,就这消息我还是听苏历羽他老爹给我说的。”

    “对啊,为什么苏副省长不在会上帮着说说?”季子强很奇怪的问。

    “我也这样问他了,他说当时的那个形势,王书记和我老爹都同意了,他也不敢扭着来啊,他必须支持我老爹的工作是不是?”

    “这到也是啊,来来,先坐下,我们谈谈后面的事情。”季子强就请二公子坐在了沙发上,他也不叫秘书过来,自己亲自给二公子泡上了一杯茶水,客客气气的递给了二公子,自己也在对面做了下来。

    二公子叹口气,放下了水杯说:“现在还有什么好谈的,事情已经是这样了,你还能有什么好主意?”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