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叶眉就慢慢的端起了茶水,一点点的呡着,季子强也在一阵的疑惑之后,感受到了叶眉的凝重,她们谁都不说话,就这样相互面对,默默无语,慢慢的,他们的想法和思路也逐渐融合在了一起,这一点都不奇怪,季子强早在很多年前,就学会了叶眉的思考问题的方式,而叶眉也习惯了季子强的思维走向。

    他们就想到了同一个问题,是不是接受省委王书记投来的这个橄榄枝。

    这个问题其实对季子强是影响不太重要的,因为他现在毕竟还是地位低下,但对叶眉就非同小可了,她的决定肯定会让北江市整个权利出现倾斜,因为她是省常委,她具有绝对的重量。

    季子强现在也不敢多说话,他静静的看着叶眉,不管叶眉提出什么样的决定,季子强都不会责怪她的,自己的事情不能让别人来承担如此沉重的压力,这事情对叶眉来说,已经成为了一场巨大的赌博,最后的代价就是叶眉和自己未来几十年的政治生命。

    包间外面的风在轻轻的吹打着窗棂,叶眉和季子强捧着浓浓的热茶,安静的坐着,后来叶眉应该是感到了压抑和窒息,她站了起来,走到了窗前,一下就打开了窗户,带着寒意的冷风呼的一声灌进了包间,让本来暖意扬扬的房间空气骤降。

    季子强不由的打了一个寒颤。

    叶眉就那样站在窗前,季子强看不到叶眉脸上的表情,但他从早就熟悉的叶眉身上,感受到了一种巨大的凝重,寒冷,显然,叶眉要做出重大的决策。

    时间慢慢的流失,包间已经和外面一样的寒冷了,叶眉缓缓的关上了窗户,转过了身来,坐在了季子强的对面,轻声的说:“行吧,会上我先提出来。”

    季子强就没有在说了什么了,他看着叶眉,眼中多了无限的感激,自己和叶眉的命运就在这一天,又将紧紧的连在一起了。

    叶眉也看着季子强,看到了他眼中的朦胧,她抬起了手,慢慢的伸过来,隔着茶几就摸在了季子强的头上,说:“傻瓜,这有什么好激动的,倒像是我给你了什么恩惠一样,其实啊,子强,我是被你的良心,公心打动了,唉,你啊你,不管做什么事情,怎么一点都不为自己想想。”

    季子强没有动,任凭叶眉在自己头上,肩上的撫摸,说:“正因为很多人为自己想的太多了,所以我要改变一下,这算不算是特立独行?”

    叶眉收回了放在季子强肩头的手,说:“是啊,但我们以后的路还不知道会怎么样,我们只求多做点工作吧。”

    季子强点点头,他也是一样的体会到了这点。

    第二天一早,季子强就返回新屏市,一路无话,赶到新屏市的时候刚好是中午上班的时候,季子强就直接到了办公室里,秘书小赵把最近一两天的工作给季子强做了一个总结汇报,季子强的运气不错,这两天里并没有发生什么太大的事情。

    稍微的休息了一会,季子强便开始忙了,大事没有,但小事还是有一些的,他恶补了一个下午,把堆积了两天的零零碎碎的事情都做了一个了断。

    这样等他忙完,就到了快下班的时间了。

    毫无例外的,在这个时候,季子强总会收到一些邀请他出席晚宴的电话,季子强一一的推掉,使用的借口也是五花八门的,什么身体不舒服啊,晚上要开会啊,总之他需要针对不同的人,快速的编造出不同的谎言来,还好,这个动作季子强早就熟练了,所以编起来并不吃力。

    不过就在他想要早点回家的时候,却接到了冀良青的电话:“子强啊,到我这来坐坐吧?”

    “奥,冀书记你好啊,有事?”季子强招呼了一句。

    “也不算什么事情吧,一起坐坐,聊一聊。”

    季子强必须答应,因为这不是别人,是新屏市的一哥,他的召唤没有谁敢于拒绝,季子强也不例外。

    季子强过去之后,冀良青也并没有什么重要的工作要他汇报,两人就坐了一会,闲扯着,季子强心中暗自奇怪,他不知道冀良青今天找他来的目的是什么,但他无法询问,只能继续聊着。

    过了一会,冀良青看看手表,说:“呵呵,不知不觉已经下班了,这样吧,我们一起坐坐。”

    季子强不知道应该客气的推辞,还是高兴的接受,他只好说:“这怎么好意思啊,那我来安排一下,很少有机会请书记一起吃饭。”

    冀良青摇着手说:“今天不用你请,魏秘书已经安排好了。”

    季子强笑着点头,表现的很高兴的样子,不过心中暗自猜摸,看样子这是冀良青早就准备好的事情了,不过会不会还是和上次那个老板一起吃饭呢?

    冀良青没有让季子强的疑惑继续下去,主动说:“今天就我们两人吃饭,所以你也不要有什么顾虑,酒不让你多喝,主要是聊聊天。”

    冀良青说完就站了起来,带着季子强下楼,在办公楼下面,冀良青的小车已经准备好了,秘书小魏帮冀良青打开了车门,冀良青坐了进去,对季子强说:“进来啊,你不会是准备要走路去吧?”

    季子强笑笑,就低头钻进了冀良青的小车中,而在这个时候,远处也准备下班的尉迟副书记就停住了脚步,他静静的看着冀良青的小车离开之后,才走出了大楼,他在想,这个时候季子强和冀良青一去出去,不用说,一定是吃饭了,所以尉迟副书记不能上前招呼他们,免得让季子强为难。

    季子强和冀良青都坐在后排,今天冀良青的谈锋甚劲,一路上不停的说着话,季子强在旁边反倒是有点吱吱唔唔的有点跟不上冀良青不断转换的话题了。

    一会他们就到了王朝大酒店的一个包厢里,等这里酒菜上齐,一切安排妥当之后,魏秘书就客气的离开了包间,这里就只有季子强和冀良青两人了。

    冀良青先端起了酒杯,也不和季子强碰,只是摇摇的示意一下,就一口喝掉了酒,看着季子强也喝干,说:“快到春节了,大家都工作忙啊,子强,你对开年之后新屏市的工作有什么设想和建议啊。”

    季子强虽然与冀良青谈得随便,但到了关键时候却是不敢随便的,官就是官,即使这官可能是你最好的朋友,但你还是要搞清楚他是不是真要你提建议,如果,弄不清这点,以为人家真要你提建议,于是头脑发热,口惹悬河,大谈特谈,你就是谈得再好,再到位,他也会不高兴,更加不会采纳你的建议。

    相反地,他还会认为你小看了他,把他当傻瓜了,在他面前显示你比他更聪明。真要这样,你的好日子就到头了!

    季子强“嘿嘿”地笑,说:“我能有什么建议,最近天天忙高速路,忙的头都晕了,能有什么建议?就算有,那也是低水平的,说出来让你笑话的。”

    冀良青说:“没关系,你说。你跟我还那么多客气。”

    季子强很认真的摇头说:“真没有。”

    他的确没想到什么建议,因为这根本就不在季子强的设想之内,季子强一直估算着冀良青可能会问道高速路招标的事情,而且了,就算自己有什么建议,今晚也不会说,要过了几天才能说,过了几天说出来,他那建议就是在领导的提示下进行思考的,在领导的引导下想出来的。

    冀良青说:“我有一个很不成熟的想法,你给参考一下。”

    季子强笑着说:“这那是那呀!这不是把天地倒过来了,你要我干什么?尽管吩咐,有你给我撑着,我什么事都敢干。”

    冀良青哈哈一笑,说:“我是跟你说实话,开春之后我有个想法,这个想法现在还不成熟,但我今天忍不住想要告诉你啊。”

    季子强奥了一声,停顿一下说:“冀书记一定已经是深思熟虑的,我听凭你的吩咐。”

    冀良青却没有马上说出来,反而是很犹豫起来。

    季子强就默不作声的帮他倒上了酒,也不敢催促冀良青说,就静静的等着。

    冀良青像是做出了很重大的决定一样,对季子强说:“你对庄峰这个人的看法应该是和我一样吧?”

    季子强有点疑惑,说:“书记指的是?”

    “他的为人,他的人品,他的性格啊,我想就算你并不想说什么,但你心里的想法应该是很明显的,对不对?”

    季子强依然摸不准冀良青的想法,也只能点点头,权作是一种回答。

    冀良青就说:“前天啊,尉迟副书记倒是提出了一些自己的想法,我现在也很矛盾啊,今天就是特意的找你来商量一下。”

    季子强有点茫然的点点头,说:“尉迟书记是什么想法?”

    冀良青像是下定了决心一样的说:“他想在开春拿掉庄峰头上那个代字。”

    “代字?”季子强嘴里念念有词的重复了一句,一下子,季子强突然的明白了过来,心就砰砰的跳动起来,后背的汗水也是一起涌了出来。

    严格意义上来说,季子强和庄峰现在都不是正式的市长和副市长,他们的称呼前面本来是应该有个“代”字的,但人们已经习惯于对他们直接的称呼了,因为很少很少有哪一位代字头的领导最后在两会中落选,这在全国不是没有,但很少。

    而尉迟副书记的想法,无疑就是一个让季子强心惊胆战的事情了,他不知道尉迟副书记怎么会有这样的一个大胆,疯狂的构想,这事情会有巨大的风险,完全是一种玩火的表现。

    季子强一下就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他慌乱的抓起了酒杯,一口喝掉了杯中的酒。

    冀良青却呵呵呵的笑着,很有趣的看着季子强,说:“不要光喝闷酒啊,我说过的,今天不让你多喝。”

    季子强点着头,随便的夹起了几口菜,胡乱的嚼着。

    冀良青等季子强吃了几口之后,又哈哈的大笑几声说:“算了,先不提这个事情了,反正还早的很,不过真要是成了也好,你也可以进步一下,成为副书记了,呵呵呵,来来来,吃菜吧。”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