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在挂断了叶眉的电话之后,却有点无所事事了,他也不想和谁联系,不管是方菲还是华悦莲,季子强都不想在这个时候和她们见面,他要做好心理的准备,晚上说动叶眉给自己帮这个忙,虽然从感觉上来说应该没什么问题,但季子强还是不敢稍有大意。(品@书¥网)!

    这一天应该是季子强最为潇洒和休闲的一天了,他吃完了早餐,第一次很享受的睡了一个回笼觉,醒来的时候,又到了吃饭的时间,季子强只有这个时候,才发现自己过去过的真的很苦,多少年了,很少的有这样睡觉睡到自然醒的时候。

    下午季子强就自己出去转了转街,二公子倒是来了一个电话,问季子强在什么地方?季子强也没有敢说自己是在省城,怕一但他来了,会耽误了自己晚上和叶眉的约会,就很技巧的说了一个另外的城市,他也不敢说自己在新屏市,因为他摸不准二公子到底是在省城还是在新屏。

    总算是把二公子对付过去了,季子强继续转街,他也并不需要购买什么东西,只是认为这样就是一种休闲的表现而已,转到晚饭的时候,他在街上随便吃了什么,早早的就到了叶眉预定的茶楼。

    季子强一个人先上了茶,慢慢的品着,想着一些乱七八糟的往事,等待叶眉的到来。

    这样季子强就一直等到了晚上八点左右,包间外面便传来了叶眉的脚步声,对这个声音季子强还是很熟悉,很清晰的,过去的很长时间里,每次听到这个脚步声,都曾今让季子强心神荡漾。

    叶眉走了进来,她依然是那样风韵和美丽,她应该是从饭局直接到的这里,没有来得及换掉身上单调的服装,但这一点都没有影响到她的韵味,季子强还是痴痴的看着她,直到她坐在了自己的对面。

    “怎么了?用这样的眼神看我?”叶眉有点羞涩的笑着说,其实她明白季子强的眼神。

    季子强恍然醒悟,笑着帮叶眉倒上了茶水,说:“对不起,我有点失礼了,都没有站起来迎接领导。”

    叶眉亲昵的说:“谁会怪你呢?最近怎么样,过的还好吧?”

    季子强说:“挺好的,就是工作也忙,来省城就很少了。”

    “嗯,是啊,我听说了,你们高速路的项目就要启动,你肯定是特忙,对了,怎么想到今天来省城呢?是开会?还是办事?”

    季子强端起茶杯来,先喝了一口,也示意叶眉喝一口,然后说:“我是来求援的。”

    叶眉停住了正准备喝茶的动作,疑惑的看着季子强说:“求援?求什么?”

    “事情比较麻烦,所以特意来省城找你帮忙。”季子强就一五一十的对叶眉说明了自己目前面临的几方面压力,也告诉叶眉了自己的想法,最后和盘托出了自己在昨天晚上见到王书记的情况,以及王书记需要叶眉在会上提出反对意见的设想。

    季子强对叶眉还是充满了信任的,他不愿意对叶眉隐瞒任何一点点的细节,他详细的说出了整个过程。

    在季子强诉说的整个过程中,叶眉一直都是在静静的听着,她没有插话,更没有提问或者打断季子强的叙述,不过她心中却在不断的思考着,随着季子强的诉说的节奏,叶眉的眉头也紧皱起来。

    从季子强的话中,叶眉听出了新屏市冀良青和省委季副书记的不同寻常的关系,这倒是让叶眉有点感到意外,她从来没有听到季副书记提过,而现在季子强就需要面临一个艰难的选择,他看来已经对冀良青和季副书记之间的这种关系有了防范,所以他不敢去找季副书记,而是找到了省委的王书记。

    但这就给自己目前也形成了很大的压力,自己如果不在会前和季副书记沟通一下,到时候自己冒然的提出,季副书记会怎么看待自己,这会不会威胁到两人一直交好的关系?

    但如果自己提前沟通了,而季副书记不同意自己的建议,那么季子强的问题怎么解决?

    叶眉让王书记这个难题给难住了,而有那么一刻,叶眉似乎也感觉到了一点什么,这会不会是王书记刻意的安排?他就是希望自己和季副书记之间的关系逐渐疏远?

    于是叶眉就想到了最近一个阶段里,省委王书记对自己的刻意照顾,几乎自己提出的任何建议或者设想,王书记都很少驳回,他是在对自己示好?他想要让自己以及季子强都靠近他的身边吗?

    这个想法让叶眉大吃一惊的,看来王书记正在组建自己的一支团队,他信不过李云中和苏副省长,但也信不过季副书记和谢部长等人,他想要在北江市的两大派系中脱颖而出?

    叶眉不得不谨慎起来,这确实不是一个小问题,季子强这个看似简简单单的事情,已经暗含了很多凶险的,不可确定的因素,其实说的更准确一点,那就是在自己和季子强的面前,已经有了一个选择的难关,按季子强和王书记的要求,自己可能最终就会脱离过去乐世祥的势力派系。

    这样的选择是有极大的风险的,在北江市这块早就被权利侵淫多年的土地上,省委王书记未必就能坐大而起,从目前来看,他不过和其他两派势均力敌罢了,到现在还看不出他能超越别人的多少迹象。

    毫无疑问的说,叶眉其实也希望自己有个政治靠山的,这是奋战于官场之人的必备之物和必修之功,没有政治靠山,就如同无源之水,无水之鱼,官场中根本没有你生存的基础和晋升的资本,纵使你才华横溢、运气冲天,也不免如盲人瞎马,夜半临池,迟早会被挤出权力的中心,最终难逃覆灭的命运。

    有了政治同盟,顺境时,如飞龙在天,四海相顾;逆境时,如涸泽之鲋,相濡以沫,上有官伞相罩,下有朋党相托,顺天得势,属地应人,官场中你不顺谁顺?!你不升谁升?!这已经成为官场公认的生存法则。

    虽然官员们无时无刻不在挖空心思寻求这种伟大的同盟者,但建立政治同盟又谈何容易。

    没有眼观六路,耳听八方,见微知著,明察秋毫的功力,你也只能临渊羡鱼,望洋兴叹。因为,官场中的权贵们最擅长的就是信誓旦旦,廉价地给你作出各种庄严的承诺,而这些在政治上最具有誘惑力的甜言蜜语,往往不是馅饼,而是陷阱!莎士比亚曾经说过:“政客的旦旦誓约,还不如赌徒的一句诺言。”

    “我绝不辜负党的多年教育和人民的信任,一定尽职尽责,清正廉洁,殚精竭虑,鞠躬尽瘁,让党放心,让人民放心……”这几乎是每一位贪官上任时的豪言壮语!

    “这件事我记下了,你过几天再来吧,我一定给你解决,否则这个官我就白当了!”这是那些含冤受辱、投告无门的信訪者们,从接待上訪官员口中得到最多的承诺,也是让老百姓受伤最深的官场语录……政治经济学有一个英明的论断,就是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

    只有建立在经济基础之上,达到利益共享的政治同盟,才是最牢不可破的,没有经济同盟的政治同盟注定是一盘散沙,美国和英国在二战后之所以始终保持最密切的战略盟友关系,在历次重大的国际事件中,言论和行动都保持了高度的一致,这绝不是因为两国的领导人亲密无间,而是因为共同的利益——众所周知,两国的总统、首相走马灯似的频繁变换。

    经过多年的战略合作,两国在国家安全、军事协约和战略能源等诸多方面上,已经相互高度渗透和依赖,形成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你离不开我,我离不开你,这样一种犬牙交错的政治经济利益共同体。官场亦如是,政治和经济必须两手抓,两手都要硬。身边的无数例证和几年摸爬滚打的亲身经历告诉叶眉:没有靠山的干部是没有前途的干部,也是没有希望的干部。但现在叶眉不得不因为季子强的请求,而面临一次人生重大的选择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