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他没有说话,他需要季子强一个合理的解释,因为季子强显然并没有疯掉,他很正常。

    季子强接着说:“我希望王书记在省里会议上,能阻止新屏市高速路资金的通过,我就这个请求。”

    王书记长久的看着季子强的眼睛,他不知道季子强怎么突然的会有了这样的一个想法,这完全的出乎了王书记的意料之外,在沉默了好一会之后,王书记才说:“理由?”

    季子强长喘了一口气,说:“两个理由,第一,我不希望新屏市为了一个高速路,最后逼垮很多企业和商户,让新屏市在未来的很长时间里一蹶不振。”

    王书记点点头,这也是他考虑过的一个问题,但这个理由并不是很充分,如果省里能够全额的给予新屏市支持,想必还是能解决这个问题的,所以他更期待季子强的第二个理由。

    季子强也知道,王书记在等他继续说下去:“第二个理由很简单,我不愿意让这个项目成为一场交易,更无法满足他们对我施加的压力。”

    这个理由的直接,简明,毫不遮掩,让王书记大吃一惊,他本来也是一直担心这个问题的,所有的大项目后面都会有很多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在里面,他准备在最后季子强临走的时候才对季子强发出这个警告,让他不要用这个项目做出一些违背良心的事情。

    但季子强再一次让他意想不到,他把一种朦朦胧胧的潜规则一下摆在了自己的面前,王书记就有了一种心悸的感觉了:“你压力很大?”

    季子强凝重的点点头:“是的,很大,大到我自己无法更好的面对。”

    王书记若有所思的说:“这么严重啊。”

    “或许比王书记想象的还要严重,也或许还会为此引发一场不必要的波澜,所以我找到了你,而没有去寻求别人的帮助。”

    这是季子强深谋远虑之后得出的结论,真的,不管最后自己把这个项目交给了谁,都会有一家不满意,二公子的不满意就会引起苏副省长等人的反击,这也一定会牵引出叶眉,季副书记等人的反击。

    而二公子中了标,冀良青肯定就不愿意,他也会对自己发起猛烈的打击,对在新屏市本土上修路的二公子发出攻击,这自然又会引起一些更为高层的矛盾,肯定的不止是冀良青和自己卷入,应该还要加上季副书记,苏副省长等等。

    所以不管发生那种结局,后果都是可怕的,都是季子强难一承担的。

    王书记虽然是不可能明白这其中的所有细节,但毋庸置疑的说,他是明白这种竞争的激烈,更清楚每一个竞争者身后都会有一个巨大的身影,这个身影或者是一个人,或者是一群人,也或者是几群人。w

    同样的,这些人会吞噬掉项目资金的很大一部分,因为他们就是冲这这个来的。

    王书记就站了起来,他在自己的客厅里来回的度着步子,走了还一会,站住脚说:“那么新屏市的高速路怎么办?”

    季子强说:“我已经和好多家公司谈过了,其中几家很有实力,他们愿意承包整个路段的修建,代价就是让他们在这个路面收费15到20年,然后整个高速路的所有权就交还给新屏市来管理。”

    “奥,这样啊

    (本章未完,请翻页)

    。”王书记就很有点兴趣了,不错,季子强提出的这个想法,一下就解决了他个人面临的种种压力了,因为如果你要抢这个项目,那你就拿自己的钱出来修,这样对那些投机取巧的中间人和关系户来说,肯定就是一个不愿意承担的事情了。

    关键的一点是,高速路不再占用北江省的资金,而且也一下就缓解了新屏市现在杀鸡取卵的集资方式,这就不会对新屏市的经济形成太大的冲击了,几个问题都一下迎刃而解。

    王书记就露出了笑容来,这个季子强啊,真的是让人难以置信,但王书记没有说出自己赞赏的话来,很认真的说:“你有把握让他们出钱修高速路吗?”

    “有,但还有一个前提?”

    “奥,看来你还有附加的条件,真要和我讨价还价了。”

    季子强也笑了,他已经感觉到王书记对自己的请求并不排斥,他说:“一个小小的条件,那就是希望书记在否决省里资金来修建新屏市高速路的时候,千万不要说这是我的建议,这不算很过分吧?”

    王书记摇着头呵呵的笑了,说:“你小子啊,是不是骗了很多人了,怕人家找你的麻烦?”

    季子强不佩服王书记都很难了,他不好意思的笑笑说:“是省里的意思,别人肯定就不会怪我的。”

    “这个想法你为什么不找季副书记谈谈呢?你有点舍近求远啊?”王书记漫不经心的问了一句。

    季子强当然是不能说冀良青现在已经投靠了季副书记,自己找季副书记,那就等于告诉了冀良青,说不定季副书记还会反而支持冀良青来让自己妥协的,一旦出现那种局面,自己就再也不能来找王书记了,那样的话,局面就完全失控,不在自己的掌握中了。

    但这是绝不能说的,季子强很为难,也很迟疑了一下,才说:“我想王书记要是没有同意,其他人根本无法改变这个局面了。”

    王书记看着季子强的迟疑和犹豫,突然的收起了笑容,对季子强说:“我也有一个小小的条件?”

    季子强没想到王书记也会给自己提条件,诧异的看着王书记说:“什么条件啊?”

    王书记就很狡默笑笑,说:“这样的事情作为我来说,肯定是不好直接的提出,我的意思是你应该明天找找叶书记,上会的时候,她提出来,并说出转让高速路主权的一种想法,我来支持叶书记这个提议,这样呢,事情就一定能通过,也让你完全脱离于这个事件之中了。”

    季子强就想了想,自己也分析了一下,以自己和叶眉两人的关系,只要自己开诚布公的说出自己的心里话,叶眉一定会帮自己的,而以叶眉的个性,自己给她说明对冀良青和季副书记的担忧,她也一定能帮助自己保守住这个秘密。

    想到这里,季子强就点头说:“行,我和叶书记沟通一下。”

    “嗯,嗯,这样就好多了,不然我突然的提的那样具体,会引起一些不必要的猜疑的。”

    王书记淡淡的说着,但此刻在王书记的心中,已经看到了季子强身上的一些光泽和一种摇晃,看来季子强和很多领导还是有区别的,他有能力,人也很正义,这件事情让他和自己也靠近了一大步,为以后他完全倒向自己奠定了很

    (本章未完,请翻页)

    好的基础。

    而叶眉下一步在会上的提出对省财政资金用在新屏市的反对,这一定会让叶眉也靠近自己,甚至季副书记还会和叶眉在这个问题产生分歧的,这一点,可以从刚才季子强的表情中判断出来,季子强不希望季副书记知道这件事,为什么呢?道理应该是很显而易见的。

    季子强告辞离开了王书记之后,心中真的突然的就轻松了许许多多,

    看着这城市,到处是灯火,这里是没有黑夜的,车辆的喧哗和路灯无边的耀眼把关于乡村黑夜的回忆遗忘在了狂奔不止的时光里,季子强抬起头,天上的月亮大致只有圆满时的一半,暗淡的光辉和地面上霓虹散发出的光遥相呼应,互诉着天上宫阙的寂寞和人世间的繁华。

    暗淡的月光把天幕也衬托得灰蒙蒙的,由于视觉的影响,季子强感觉自己所站的位置是天空最高的地方,视线远处的天都消失在地平线上,让人错觉整个天空好像一个巨大的蒙古包,严严实实地罩着大地,顺着远处的公路望去,霓虹一闪一闪的,像儿时母亲深夜为自己缝衣点燃的烛火,让季子强感到一种莫名的怀念。

    季子强开始有心情去想别的东西了,因为现在自己就不再需要为谁背负什么感情债,人情债了,谁也不要想来压榨自己,自己可以公事公办的展开以后的工作,那些想要项目的人,随便你们来吧,只要你们愿意垫支修建,哪怕是二公子要来做这个项目,都是可以的。

    至于冀良青的朋友,还有那个庄峰介绍的梁老板,自己已经对他们充分的了解和摸过了底,让他们一次拿出15个亿的资金来,应该是绝无可能的,因为他们是投机分子,不是投资者,他们前来的目的也就是想空手套白狼。

    晚上季子强回去睡了一个好觉,梦里,突然一个小姑娘撞入季子强的梦境,他们一起手拉着手,奔了一程又一程,翻了九十九座大山,淌了九十九条大河,累得季子强膜酸腿疼。他们到了一座山前,山很大,比泰山更雄奇,比黄山更迷人;不是桂林,胜似桂林。

    山上一个那个刚才带着自己来到额小女孩却慢慢的变大了,最后变成了一个绝世的美女,她不断的对季子强笑着,季子强满怀无限喜悦的心情,走向了这个美女,她却一闪,就消失在浓雾中,季子强在梦中惊叫一声:“美女等等我,”

    这一声喊叫把他自己都惊醒了,他翻身起床,发觉天已大亮。今天季子强还不能急于回到新屏市去,他还要见见叶眉,让她帮着自己完成最后的一到工序,所以起来之后,季子强就给叶眉打了一个电话,想问问叶眉今天什么时间有空。

    叶眉让季子强等一下,她看看今天的安排,过了一会,叶眉的电话又过来了:“子强,实在抱歉,白天恐怕是没有时间了,晚上吧,晚上我参加一个招待宴会,应该不会拖太久。”

    季子强也明白一个省城大市书记的繁忙,就忙说:“没关系的,我可以等的。”

    “那好吧,我先让秘书订一个茶楼包间吧,你晚上直接过去,吃饭我就没办法照顾你了,自己安排啊。”叶眉很体贴的说。

    “行,行,这个事情就不敢麻烦你大书记了,我自己解决。”

    “呵呵,好吧,晚上见。”

    (本章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