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就看到二楼的玻璃门并没有关闭,敞开着,楼梯是由一整块长条的大理石铺就,显得冰凉光滑,楼梯的拐角处摆放着一个很大的花瓶,花瓶里插着花束,疏落有致,高雅宁静,季子强得费很大的劲才能辨别出它不是鲜花。

    客厅里还有一个巨大的鱼缸,一半的墙面被它覆盖,十分的震撼,鱼池里,水草舒曼飘摇,水车缓缓轻转,不时某处咕嘟嘟冒起一串串水泡。许多种大小不一、颜色斑斓、根本无法判断数量的鱼儿在里面,在水草中在山石间悠闲地追逐、畅游,忽然聚集静止不动,忽然又不知为什么所惊,呼啦散开无影无踪,使大厅的入口充满了动感和活力。

    这里的布局已经有了很多变化了,每一个主人都有自己的个性和喜好,或许王书记更喜欢一些灵动的装饰。

    乐世祥就不喜欢什么花花草草,鸟鸟鱼鱼的,他喜欢一种厚重的稳定,喜欢古朴和自然,这应该也是代表着他的性格吧。

    张秘书客气的招呼季子强坐了下来,帮他倒上了水,说:“书记正在楼上洗澡,你稍微坐一下。”

    季子强点头:“谢谢张秘书,没关系的。”

    张秘书笑笑,说:“当然没关系,难道让你多等一下还不愿意啊,呵呵呵。”

    季子强也就笑了起来,不错,自己能这么快见到省委書記,确实很荣幸了,自己还说什么等一会没关系的话,也有点玩的太大了吧。

    两人就都坐了下来,毫无主题的寒暄着,一起等着王书记下来。

    这样的时间并不长,一会,王书记就穿着睡衣走了下来,张秘书赶忙站起来,又把空调的暖风开高了两度,王书记看了一眼季子强,点点头说:“要债来了。”

    季子强也站起来等着王书记坐过来,王书记一句没头没脑的话让季子强愣住不知道说什么了,什么要债来了?王书记说的什么意思?

    在季子强现在的概念里,他绝没有想到王书记会一上来就开了一句玩笑的,所以他很认真的想着这话的意思。

    张秘书先是浅浅的微笑了起来,但王书记还是一副正儿八经的样子,当季子强看到张秘书的笑容时,才恍然大悟,他也笑了起来,可不是吗?自己这次来就是为了让王书记兑现他上次说过帮自己忙的事情的。

    张秘书给王书记添好了水,王书记就说:“张秘书,你也辛苦一天了,先回去休息吧。”

    张秘书还要说什么,估计是想说没关系之类的话,但王书记抬手摇了摇,说:“现在没什么事,你早点回去休息,明天又是忙一天啊。”

    张秘书也就不说什么了,他在房里到处检查了一下,感觉一切都很正常,然后就离开了这里。

    房间里就只剩下季子强和王书记两人了。

    王书记像是突然的想起了什么,说:“对了,记得你对茶叶还是了解一点,那我这里有功夫茶的茶具,你来给我泡上一壶怎么样?”

    季子强也是感觉两人这样干坐着有点拘谨,一听泡茶,就一下来了精神,这个功夫茶的技术,季子强早在柳林市和洋河县的时候已经练得滚瓜烂熟了,他就拿出了茶具来,干净利索的按程序操

    (本章未完,请翻页)

    作起来了。

    王书记对这个不算很精通,所以现在是饶有兴致的看着季子强的每一个动作,还听着季子强嘴里念念有神的说着什么功夫茶每一个动作的名称,什么凤凰一点头,关公战秦琼。

    等季子强泡好了茶,两人才一起品尝起来。

    在这个过程中,他们又谈起了一些不着边际的话题,似乎王书记今天很想找人聊聊天,而季子强就刚好成了他一个休息,聊天的对象了。

    他们一直都没有涉及到新屏市的任何问题,像是一对很好的朋友在谈论着时局,谈论着足球,谈论着闲话,根本都不像是两个身兼重任的政治人物在谈话,季子强今天都表现的儒雅沉稳,雍容镇定,这让王书记大为欣赏。

    在王书记第一次见到季子强的时候,季子强留给王书记的影响应该是性格外向,语言犀利,锋芒毕露,冷嘲热讽兼顾,荤素辛辣搭配合理,这种独特的语言风格与季子强胡思乱想的毛病基本吻合,与他进行语言交流具有挑战性的意义。

    但今天季子强又展示了他另外的一面,他气质优雅、文静,语调如和风细雨,嗓音类似舒缓的轻音乐,他的表情细腻如同他的皮肤,眼神隐含一种神秘的忧郁,处处流淌着诗意,王书记感觉到,在这样的一个人面前,即使你的心是一片荒漠,他也会让你生出如烟似雾的柳林,蓄积出一片清澈的湖泊,给生活平添缤纷的想象。

    这样的谈话维持了很长的时间,实际是,季子强几次都想要提及的新屏市高速路的问题的,因为几次王书记的话题已经靠近了那里,自己是要稍微的一拧,几句可以把话扯过去,但季子强还是没有那样做,他不想破坏掉王书记难得的静怡,他知道,作为统领着北江市几千万百姓和几十万官员的王书记,他实在很少能有如此轻松,愉快,悠闲的心情。

    所以就算季子强心中异常的迫切,他还是不愿意过早的让王书记为新屏市的工作烦心,季子强克制住自己的心情,依然和王书记聊着,不过在谈话中,季子强还是态度鲜明的表现出了自己的一些思想和想法,他没有像大部分官员那样用八面玲珑,善窥人意,曲意逢迎的话来应对王书记,甚至在有的问题上,季子强还有自己独特的,和王书记略有分歧的见解和理论。

    王书记也绝不迁就季子强,他也在有的问题上和季子强针锋相对的讨论,争吵当然是不会的,这一点季子强是有分寸,但稍微的辩论几句,却是在所难免的,毕竟这不是一个正规的场所。

    在一个讨论完成之后,王书记才微微的露出了笑容,说:“好吧,我们可以求同存异吗,现在我们来谈谈你的事情?”

    说完了这句话,王书记就变得严肃起来了,不得不说,季子强是给他出了一个难题,一个领导能不能解决很多矛盾,能不能提高自身的威信,其实这个资金就是一块关键的筹码,没有钱,你不管是走到什么地方,都不敢轻易的许愿,因为一旦无法兑现,那更会带来负面的影响。

    但一个领导在下面,总是支支吾吾,什么都不给一个准确回到,也很难为情的。

    这都基于你手上是不是有足够的资金,有钱了,你就

    (本章未完,请翻页)

    腰板硬了,谁问什么,要什么,有什么困难,你一句话就能给他解决掉,那你就不用其他的方式来树立威信了,这就足够。

    所以在刚才泡澡的时候,王书记已经在心中盘算了好长时间,新屏市高速路的资金肯定是要加的,这已经成了许许多多项目的一个惯例,追加和超预算已经不是什么个别的现象了,但自己到底应该给新屏市超支多少才最合适呢,按新屏市要求的十二亿省财政资金的预算,自己还能追加给他们多少?

    太少了说不过去,但太多了本来今年到处都银根吃紧,马上就是春播了,农村那一块用钱的地方太多了,农具,化肥,种子,水利等等,这样算下来,自己今年恐怕已经是要过的紧紧张张了,在给新屏市追加一块,实在勉为其难。

    可是不管怎么说,自己当初答应过季子强,这总是要兑现的,而且偌大的一个工程,太少了杯水车薪,给人家也没意义。

    最后王书记就在心里给季子强定下了一个底线,那就是最大限度追加两亿,这已经是极限了。

    季子强也变得严肃起来了,他默默无言的递给了王书记一支烟,帮他点上,自己也点上之后说:“我记得上次王书记说过,可以帮我解决一个问题?”

    王书记抽了一口烟,平静的点点头说:“不错,我说过这话,并且我也准备兑现自己的承诺,你说吧,什么事情?”

    季子强抬头,目光坚定的说:“新屏市高速路项目需要你的支持,我不是来向书记提出让你兑现承诺的,我是来请求书记给予我一次支持。”

    王书记就摇了摇头,说:“怎么一点都不像刚才的你了,你变得有点虚伪起来,其实你还是来要债的吗?”

    季子强也摇了一下头,说:“是请求。”

    王书记就哈哈的大笑起来,感觉这个季子强真的很好玩,说:“好吧,好吧,不算要债,是请求,那你说吧,想请求什么?”

    “听说马上省里就要研究新屏市高速路的资金问题了。”季子强小心翼翼的说。

    “不错,是马上就要研究了,其实我也明白你的意思,你想要省里在多支持多少资金?听说你们新屏市现在为了集资已经搞的鸡飞狗跳了,群众的反应信已经到了寄我这里了。”

    季子强也指皱皱眉头,说:“是的,这次集资反响很大,资金已经成为了新屏市一个严重的问题。”

    王书记也不得不点点头,这种情况他是理解的,一个地方上的财政那都是早就经过上级部门反复核算的,现在凭空的就多了几个亿,这对任何一个地方的政府来说,都是很大的一个难题。

    王书记说:“是啊,群众有意见也在所难免啊,我们站在群众的角度想想,他们确实也不容易,好吧,好吧,现在我们就像两个商人一样,来讨价还价吧,你想要多少?”

    王书记摇着头,甩掉了那些让他不快的想法,干脆的提出了这个关键的议题。

    季子强就看着王书记,一字一顿的说:“我一分钱都不想要。”

    王书记一下就眯起了眼睛,他目光咄咄的看着季子强,这季子强什么意思,难道自己猜错了他的想法?

    (本章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