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小王了咯咯的笑了说:“我傻啊,那时候我过去,不是当电灯泡吗”

    季子强就随手把这衣服放在了办公桌下面的柜子里,站起来说:“不扯了,我要下乡去。 ”

    两人到了旁边小张的办公室门口,季子强叫上小张,一起下楼上了早就在楼下等待的汽车,摁声喇叭,离开了政府。

    初秋城郊的田野,就像是一件披在小城身上的外套,让单调的建筑群增添了一些绮丽色彩。季子强打开了车窗,阵阵凉风吹来,空气里飘着浓浓的熟草香和被高温蒸发的泥土腥味。

    初秋的田野,有种淡淡的哀伤,淡淡的沉思,淡淡的迷茫,这是个非常适合稀释一些浓缩愁绪的季节,一切都会变成淡淡的;

    季子强看着这秋意中广袤而苍茫的美,就有了一种自信,坚韧,他的身上很快就透出了一种生命的力量。

    季子强也希望自己犹如这秋风中路边的野草一样,柔而不屈,弱而不倒,卑而不委琐,微而不退缩,从它的身上季子强也能获得一股与命运抗争的力量。

    车内谁都没有说话,只有车轮发出阵阵“沙,沙”的响声,如二胡的长弓在叶弦上拉过,这时便有了种淡淡的深沉和萧瑟的感觉。

    一些散乱的思绪在风里来回地飘着,季子强不知道自己现在该想点什么,耳边只有风声、水声、虫声、鸟声。

    又到了一个收获的季节,季子强今天是要检查一下高坝乡的秋粮收购准备工作,这个乡路途有点遥远,相对于其他的乡镇,季子强是来的少一点,还有一个原因,就是这个乡的书记张茂军是哈乡长得力的一员干将,由于他和哈县长走的很为亲近,等闲的副县长他也不是很买账的。

    季子强还算罢了,好歹占了个县常委的位置,张茂军明面上还客气一点,但有道是话不投机半句多,季子强是真的不大待见他。

    一会车就到了乡政府大院,季子强还没下车就看到了计生委的小车也在乡政府大院停着。

    季子强暗暗的皱了一下眉头,快到年底了,计划生育工作也到了紧锣密鼓攻坚收官的阶段,方菲今天会不会也在高坝乡呢

    秘书小张也看到了计生委的小车,他也很快的想到了这个问题,他从后视镜中看到季子强有点犹豫,就说:“季县长,要不我们先到下面村组去看看,一会在过来。”他也怕季县长见到方菲以后两人会尴尬。

    季子强抬眼看看小张,说:“不错啊,这一年你进步不小,呵呵,我们下车吧。”

    小张脸红了起来,他知道季子强已经看透了自己那点心思。

    小张赶忙抢先下车,给季子强打开了车门,还没等季子强下来站稳,几个乡上的领导就都走了出来,张茂军人还没到就喊起来了:“哎呀,季县长几年没来了,今天是什么风把你老人家吹来了。”

    这张茂军已经有50岁了,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人送外号“滚刀肉”,意思就是他像那种带筋连皮的猪肚子肉,你那刀都不好切它,一切他就一逛,使不上力气。

    他的身材不高,脸色灰黄,额头有很深的几道皱纹,鼻子和下巴张着一些不很稠密的胡须,让他显得有点未老先衰的样子。

    季子强笑容满面的说:“你老张是想坏我名声是不是,让领导听到你这话那还得了,我以后还能在进步吗”

    张茂军也哈哈哈的笑着说:“今天你就是最高级别的领导,我们进步都还靠你呢,谁敢坏你名声,我第一个掐死他。”

    两人握手笑谈几句,其他几个乡长也都一一的过来和季子强打了招呼,其中还有一个叫林逸的女副乡长,30岁的样子,也是很漂亮的,季子强也就打趣了几句,一行人就王乡会议室走去。

    那张茂军就说:“季县长,方副县长也在呢”

    他也听说过两人最近的这段过节,没想到他们今天同时到了高坝乡,张茂军就有点吃不准该怎么接待了。

    季子强只是很淡定的点了下头说:“方副县长也在啊,她们计划生育最近也抓的紧,你们乡没什么问题吧。”

    张茂军说:“我这什么问题都没有,季县长放心好了。”

    抬头,季子强就一眼看到方菲和计生委的赵主任也从会议室走了出来,两人就一下子对上了眼,季子强稍微一愣就先招呼说:“方县长好啊,早知道你要来,我就蹭你的车过来。”

    方菲脸上阴晴不定,她很难一下子调整好自己的表情,刚才门卫给张茂军打电话说县政府的车进了乡政府,方菲就有点担心是季子强来了,因为季子强分管的农村工作,最近又要秋粮收购了,他来的可能性很大。

    她就想要回避一下,没有和张茂军他们一起出来,可是见他们往会议室走来了,自己不出去招呼也不大好,只好硬着头皮出来了。

    她有点尴尬的笑笑说:“你还蹭我的车坐,我都是蹭人家计生委的车,那你们先聊,我准备回去了。”

    张茂军有点迟疑,本来城里到高坝乡就要好几个小时,现在已经快到吃饭的时候,就让方菲这样离开了,实在说不过去,但季子强和方菲两人现在这个情况,也不可能坐在一起吃饭了,他为难起来。

    季子强就说话了:“老张,你有点不对了,现在几点了,方县长一个女同志,饭都没吃,再要回县城那人怎么受的了。”

    张茂军连忙说:“是啊,是啊,我今天都安排好了的,方县长肯定是不能走。”

    方菲摇头说:“不行啊,我回去下午还有其他事情,饭就不吃了,先走了。”

    季子强是知道方菲的心情,他很认真的看着方菲说:“方县长,你就吃了饭再走吧,也算给我个面子,你要现在就走,那就是我来的不是时候了,干脆我先走。”

    季子强把话都挑明了,方菲不好再说走的话了,本来这情形就很微妙,两人再争持几句别人心里更会多想了,她平常也不是个做作的女人,就只好对旁边纪检委的赵主任说:“季县长把这都给上纲上线了,看起来我们今天是不能走了,行,你们先谈工作,我们到乡计生办坐坐,一会一起吃饭。”

    季子强很凝重的点点头说:“那委屈方县长稍等,我和张书记他们先聊一会。”

    两人互相点个头,季子强就带上这乡上的几个干部到会议室谈工作去了。

    现在离秋粮收购还有一个多月的时间,但工作要先走到前面去,农村工作的重点也就是两个收购和农忙季节,秋粮收购一结束,农村也基本无大事了,村民该休息就休息,该打牌就打牌,一直要闲到明年的开春。

    在会议室,季子强就秋粮收购是否执行国家惠农政策保护价及粮食质量标准、数量、代扣、代缴税费、经营台帐、统计报告等进行全面指示。

    要求乡上做好宣传工作,提供方便,积极按保护价公示粮食收购价格和粮食收购质量标准,确保国家惠农政策落实到位,主要突出方面:秋粮收购价格、数量、质量、台帐、报表留存规范。

    乡长和张茂军也做了一个详细的汇报,季子强听的很认真,这不是一般务虚的汇报,在季子强的心里,所有相关于老百姓的事情,他都会很专注,很细心,这或者也是他固有的草根出生决定了他的思维定势。

    汇报完了这些问题,张茂军又提出了一个事情,他说:“季县长,我们乡给县上打了几次报告了,听说农业局已经帮我们要到了灌溉渠的维修款了,季县长能不能帮忙催一下,这秋粮收购一结束,我们可是要动工的。”

    这个事情季子强是知道的,省农业局也确实把报告通过了,准备给拨点费用下来,只是暂时还没到账,季子强就告诉他们几个说:“报告通过了,钱没到县上,回去我帮你们再催一下。”

    几个乡上干部听说报告已经过了,都很高兴,看看快1点多了,已经是过了吃午饭的时间,大家这才刹住话题,过去叫上方菲和计生委的几个同志,一起到外面的饭店吃饭。

    这是一家不大的饭店,楼下有四五张桌子,季子强他们一行人坐在了楼上的包间里,包间也没有装修,只是简单的用涂料把四壁刷了一遍,但酒菜还是很丰盛的,大碟子,小碗碗的摆了一大桌。

    大家相互的谦虚了几句,季子强就和方菲并列的坐在了上首,这也就体现了人民群众的创造性,本来上首只有一个座位,但乡上的同志还是想了一个折中的办法,把整个座椅都移动了一步,让上首可以容纳的下两个县长。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