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霓灯绚烂,商业街的繁华将城市照得灯火通明nbsp;一幢幢高楼里的孤灯残影,反映出浮华的商业社会中百姓的艰辛,静静流淌的环城河,以母亲般的关怀守护着这个世界的一角,展示着她的宽广、温柔和伟大,正是由于他的守护,北江省的人文精神才得以留存。

    一阵北风吹来,抖落了树梢残留的尘埃,低泣着岁月的沧桑,而季子强眼前的这座城市,以及这座城市的每一个街道,每一株树木,都在演绎着尘嚣中的自然。

    季子强没有来得及吃饭,也没有安排住店的事情,他先给省委王书记的秘书联系了一下,希望在明天能够安排他见一见省委书記封蕴,作为省委記的秘书,人家当然是不会轻易的答应季子强这个级别领导的要求,张秘书很委婉的对季子强说:“季市长,我无法保证明天你是不是能见到王书记,但我一定会给王书记提一提这事,毕竟你们到省城来一趟也是很不容易的。”

    这样的回答对季子强来说,应该是相当的给面子了,季子强忙说:“谢谢你,谢谢张秘书,那明天就麻烦你给通报一下,我确实是有重要的工作要找书记汇报。”

    张秘书从上次王书记和季子强一起吃饭就看出了王书记对季子强的好感了,对这样一个有可能成为王书记关注的人,张秘书是不能轻视的,他也客气的说:“好的,请季市长放心,不过最近太忙了,王书记每天工作安排都是满的,我试一下吧。”

    “好好,谢谢你。”季子强客气的说。

    季子强挂上了电话,这才带着秘书一起安顿了住的地方,又在酒店吃了顿饭,其他的事情也没有,两人就上楼到了各自的房间。

    省委記王封蕴最近为省里的几个大型国有企业头大呢?这些企业在整个全省占有的比重很大,他们的好坏对全省各项经济指标都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但差强人意的是,这几个大型国有企业都不同程度的存在很多问题,有的是人员管理问题,有的是职工闹事,还有的却在不断的亏损。

    现在重中之重的就是两家一直亏损,靠银行贷款过日子的企业,由于亏损,所以不管他们机器每天开多久,也不管他们销售好不好,总是亏损,王书记起初也很是奇怪,这具有垄断行业的企业本来是不应该亏损的,他们得天独厚的掌握着庞大的资源,他们占据了所有的天时地利人和,但为什么还是会亏损?

    后来在深入的研究之后,王书记才发现,这样的亏损只是表面的文章,实际上这些企业巨大的浪费,错误的决策,高昂的薪金,还有庞大的闲杂人员,让他们本来可以盈利的企业变得紧紧张张了。

    王书记本来是希望大刀阔斧的对这些企业做出调整和改进,不过现在越看越心惊,这每个企业的老总都具有更为深厚的背景。

    他们随随便便都可以直达天听,他们有一个庞大的利益群体,还有一种新兴的势力结构,他们都是出之名门,相比起自己来说,他们具有难以撼动的实力。

    王书记本来推行的工资改革计划,也不得不停了下来,因为他的政策还没启动就遭受到了巨大的阻力,这样的阻力来之于四面八方,来之于上上下下,所以王书记不得不小心谨慎起来,不要看他身份显贵,手握重权,但他也有无可奈何的时候。

    今天也是一样,他连续的在省委开了好几个会议,但收效甚微,盘踞在北江省的各种势力让他举步维艰,很多看似很小的一件事情,却在背后隐藏着一个庞大的利益集团,而并不充裕的省财政,更让省委記王封蕴捉襟见肘,现在也到了最紧张的时候,各项财政,税款的返还都没到账,年底又是一个到处都需要钱的时刻,王书记只能把一些想法暂时的压压,等下一步在说吧?

    天黑之后,王书记才在省委小灶上吃了一点东西,又回到办公室看了一会的文件,8点左右,王书记才准备回家休息一下。

    秘书帮着王书记收拾好了办公桌上的文件,王书记一面用手指掐着让眼镜压的已经变红的鼻梁,一面说:“明天你和秘书长商议一下,早上去掉一个会议,我还想到企业去看看。”

    张秘书夹着包,站在王书记的身后,说:“好的,那就是腾出早上的两个小时,其他不变吧?”

    王书记想了想说:“嗯,嗯,其他时间该怎么安排还是怎么来吧,对了,明天有什么事情需要临时处理吗?”

    张秘书摇下头,说:“目前还没什么。”

    “那就好,走吧。”王书记当先就离开了办公室。

    坐在车上的时候,王书记心里还在想着一些问题,所以直到车开进了省委家属院的时候,他都没有说话,张秘书也一直没有说话,但车快停着的时候,王书记说了:“嗯,好像过几天要开会研究新屏市高速路的事情吧?张秘书啊,明天你抽时间问一下财政厅,今年的财政预算计划看看他们搞出来了没有,我需要参考一下。”

    张秘书在前面转过身来,点点头,他一下子就想到了季子强刚才还来过一个电话,现在见王书记说到了新屏市的高速路资金问题,他就犹豫着是不是现在提一提季子强想要见面的事情。

    他这样的一犹豫,王书记就看出了他的表情,王书记问:“怎么?还有什么事情吗?”

    这时候车已经停在了王书记家里的小花园门口了。

    张秘书不知道自己是先下车给王书记开车门,还是先汇报问题,司机倒是很会来事,就自己下去给王书记开门了。

    张秘书就说:“刚才你看文件的时候,新屏市的季子强副市长来过一个电话,他已经到了省城,说明天想要见一见你,我话没说死。”’

    “奥,他能有什么事情啊嗯,等等,这小子是来要账的。”王书记就会心的笑了笑。

    张秘书有点不解的说:“要账?问谁?”

    “当然是问我啊,我好像答应过他在高速路项目上给他帮忙的,这个时候他来,还能干什么。无非是想多要点钱。”王书记摇着头说。

    张秘书也一下就记起了上次在省委食堂吃饭时候的事情了,他心中也是很诧异,没想到王书记岁数这么大了,记性还是如此只好,不过说到钱的问题,张秘书又担心起来了,现在北江省确实不太宽裕,这新屏市一个高速路又要十多个亿,季子强如果还要追加资金的话,也真的会让王书记为难的。

    张秘书就说:“呵呵,那我就回绝他吧,让他回新屏市等通知。”

    王书记也没有下车,坐在那里想了想,说:“唉,欠账总是要还的,这样吧,看他在什么地方,让他半个小时之内赶到我家里,过期不候。”

    张秘书一愣,这倒是真的很少有,除了省委,省政府的几个领导之外,很少有人到过王书记的家里,就算是省委这些领导来,也都是聊聊别的,像这谈工作,而且还是一个区区的副市长,倒真的让人有点膛目结舌。

    张秘书就赶忙回答:“好好,我马上就联系他。”

    说是马上,实际上他也要陪着王书记进了家,等王书记去泡澡的时候,他才给季子强去了一个电话,季子强几乎是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自己今天刚来,就能见到王书记了,而且还是到他家里见面,这就更难得了,多少比自己级别高的领导,碰的不凑巧,也会在省城住上一两天才能见到王书记的。

    季子强就重复着说:“真的啊,半个小时?”

    张秘书很严肃的说:“是的,你自己抓紧,要是距离太远,那就不要过来了,王书记休息的比较早。”

    季子强忙说:“不远,不远,我保证在半小时至内赶到。”

    这季子强一放下了电话,就赶忙收拾起来了,先是把自己整理一下,卫生间洗把脸,在过去对司机说:“走走,我们到省委家属院去。”

    司机已经在床上看电视了,一听季子强的话,一个跟头就起来了。

    两人下楼就上车直奔省委家属院,到了门口,季子强还是让登记了一下,现在长久不来这里,门口的武警已经对他不熟悉了,比不得过去季子强常来常往的,那一般车都不用下,不过那时候季子强的车牌号也是很牛的,临f-,后来还是1号,那玩意是很好使的,只要在北江市,随便走到什么地方,一不交费,二不罚款,第三还要警察敬礼。

    现在季子强这车号就差远了。

    到了王书记门口附近,季子强就让停车了,他才不会傻傻的把车停在王书记的门口呢?嚣张也不是这个嚣张法,万一刚好遇上别的省上的领导,看到自己的车了,记起自己来,肯定心里不舒服。

    远远的停住了车,季子强就让司机从后备箱里拿出了一些乱七八糟的土特产来,这都是秘书要给季子强常备的东西,一年四季在后备箱都有,但真心说,季子强这次来并没有给王书记准备什么东西,他认为自己肯定是在王书记办公室见面的,自己怎么好把东西带到办公室去。

    现在的情况不一样了,到人家家里去,空着双手总不太好,好在都是土特产,不是太过贵重的礼品,这玩意王书记也不会反感吧。

    走进了小院里,季子强站住了,这个房子其实就是当年乐世祥住过的那个小楼,一走到门口,季子强就有了一种睹物伤情的感觉,景物依稀,但人去楼空,这个地方曾今留下了自己多少美好的回忆啊。

    季子强带着这种惆怅的心情,敲响了王书记的门。

    开门的是张秘书,偌大的一个客厅里,就他一个人在,这倒是季子强没有想到的,他不知道王书记刚来时间不长,还没有带家属过来,想到过去这个客厅里的热闹景象,季子强又是一阵的心酸。

    本书来自<hr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