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但就我来看,实际上情况也不是那么糟糕的,一个人有能力做神,却生而为人,他就成为哲人nbsp;人皆有弱点,有弱点才是真实的人性,那种自己认为没有弱点的人,一定是浅薄的人,那种众人认为没有弱点的人,多半是虚伪的人。

    人生皆有缺憾,有缺憾才是真实的人生。那种看不见人生缺憾的人,或者是幼稚的,或者是麻木的,或者是自欺的。

    季子强在第二天是带着一份内疚到了办公室,今天的事情依然很多,还有好几个外地的老板早就预约了要来见见季子强的,虽然目前在高速路项目上似乎季子强已经走进了一个僵局,他必须在冀良青和二公子之间找到一个平衡点,但这一点也没有影响到季子强和这些老板的见面,定下的事情,还是要接待。

    季子强今天谈的很高兴,他又从这些老板嘴里获得了更多的相关于高速路工程的知识,这些知识绝不是文件,书本上可以学到的,所以在送走了所有客人之后,季子强心情好了许多,他暂时的忘记了昨天夜里的那场风花雪月。

    接踵而来的另一个消息,更让季子强振奋起来,今天一大早,纪检委书记就带着本单位以及审计所,还有财政局的相关人员到了市电视台,这个消息是江可蕊来电话告诉季子强的,江可蕊说,纪检委已经初步的查明了很多电视台的问题,当然,基本都是遗留的问题。

    季子强问:“那这些问题不会和你有太大联系吧?”季子强还是有点担心的,怕冀良青给自己耍什么手腕。

    江可蕊说:“能和我有什么关系呢?这都是过去的问题,我才来多长时间啊,在说了,我也就是个业务代管,人事,资金我从来没有沾过手。”

    季子强这才略微的放心了一点,看来冀良青在履行自己的承诺了,季子强就想,在新屏市里,又有几个人能够真正的看透这一次对电视台的突击审查呢?谁能想到这本来是对着江可蕊而来的一个计划呢?

    而江可蕊也在不知不觉中度过了一次人生的险情,是啊,这样的险情以后一定还会有的,但只要自己在,就绝不会让他们伤害到江可蕊,哪怕是一点点的伤害,都绝不可以<span css="url"></span>。

    在过了几天,整个新屏市都开始传的沸沸扬扬的了,说那个台长被查出了什么什么的问题,有贪污啊,有挪用公款啊,还有什么亵渎电视台女员工等等的事情,最后毫无悬念的让那个电视台的台长下课了。

    对此庄峰也是据理力争的死命保了几次,据说要不是因为他的保护,这个台长恐怕至少要进去坐上好多年的,现在就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最后退赔之后,开除公职,开除党籍,回家去了。

    表面看这就是一个反腐案件,但庄峰心里是比谁都清楚这是怎么一回事情的,他明白自己手里已经没有了那副好牌了,自己对季子强的约束和恐吓也全部化为乌有了。

    纪检委的这个行动在庄峰的仔细推敲中,也渐渐的路线清晰了起来,是季子强不愿意让自己一直抓着他的把柄,所以对冀良青诚伏了,冀良青帮他斩断了本来已经套在季子强脖子上的那根绞索,季子强获得了解脱。

    但问题是季子强用什么来给冀良青作为交换的代价呢?

    对这一点,庄峰是搞不清楚的,他甚至有点后悔起来,本来新屏市这样一个三足鼎立的局面,看来是让自己给破坏了,自己把季子强逼到了冀良青的阵营,这是肯定的,不然冀良青绝不会帮助季子强来扫除这个危险。

    可是庄峰也在想,自己当时只能用这种方式来要挟季子强,虽然现在看来是鸡飞蛋打的,空忙活了一阵,但当初不这样做也是在是拿这个季子强没有办法。

    庄峰已经预感到高速路项目招标的难度了,现在他唯一还有一点希望就是在高速路筹备组还有自己手下的两员大将在,另一个值得庆幸的是,冀良青也反对季子强从省里找专拣来评标,否则的话,这个项目真是一点希望都没有了,现在还有一点点的机会,自己要好好的把握。

    他就电话召集了刘副市长和路秘书长,三个人在办公室筹划起下一步该怎么针对目前出现的特殊状况,下一步该如何出招化解的事情了。

    季子强却是不慌不忙的,每次看到了庄峰,还要对他很客气的笑笑,庄峰也真不知道应该拿季子强怎么办了,高速路的事情对季子强提吧?也不好,现在手里已经没有了武器,这不提吧,好像自己认输了一般,总之是只要见到季子强,庄峰都感到浑身上下的不舒服,现在他看着季子强都眼黑,都生气,因为季子强又轻轻巧巧的唰了他一把,最后庄峰真想搬个地方,不和季子强在一个楼上办公楼。

    当然了,这也是不可能的事情,不过这样的尴尬局面一直延续了好些天。

    而高速路的项目也走进了关键的时刻,听省财政厅传过来的消息说,省里主要领导近期可能就会对新屏市高速路资金问题做出专题的会议研究和审批通过,他们提醒新屏市政府和市委,早点准备好剩余部分的自筹资金,一但审批通过,资金的需求量就会加大。

    针对这个情况,冀良青也专门组织了一次高速路启动资金的方案会议,这次会议和上次季子强在政府召开的资金会议大不相同,上次可以说大家就是酝酿一下,谈谈思路和想法,而这次冀良青亲自主持会议,前来参与会议的人员也更为扩散,各县区的一二把手都从四面八方赶了过来。

    那些在下一步准备为筹集资金做配合工作的宣传,统筹,公安等等部门的正副领导也一个不少的坐在了会议室,让会议显得格外庄重,肃穆。

    作为这个项目的总负责人,季子强在会上第一个带头讲话,他热情洋溢的给大家描述了高速路对新屏市经济建设所起的重要作用,强调了资金对于高速路工程的重要性,季子强说:“大家应该知道,省财政的资金肯定不会一次性到位的,按往常的惯例,他们会分批,分段,根据工程进度逐步拨付,但这就对我们的工作提出了挑战,我们自有资金这一块如果不能提前准备好,往往会制约工程进度。”

    季子强的讲话得到了冀良青高度肯定和赞同,在冀良青讲话的时候,他就没有季子强这么客气了,他没有太多的大道理来讲,直接就是分片包干,这面秘书长拿个本子记着数据,这面他就一个个指名道姓的让人家自己提出筹集资金的数额来。

    等这些单位和县区领导都苦不堪言的报上了数据之后,冀良青拿过秘书长记录下来的数据,加起来一看,不行,差的还远。

    他就看着这些单位,开始按自己的想法来摊派了:“你南区,再加8万,你市教育局,至少拿出万,你不要黑脸,你给谁黑脸啊,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反正少了万你就下来,让能凑够数字的人上来还有你卫生局,你报万,你丢人吧,那以后你们局我看就不能往处级套了,干脆按科级对待吧,真是的,好意思。”

    这些让他点到的单位,一个个老大都愁眉苦脸的,这突然的就给自己压上了这么重的一副胆子,该怎么办啊,算了,冀书记的脾气谁不知道,他可是说的出,做得到的,真把自己杀鸡给猴看了,那倒霉的还是自己,管他呢?羊毛出在羊身上,回去层层传达,层层批发吧,最后反正扣不到自己头上,还是老百姓遭殃,大不了让他们在背后骂几句,但总比让冀书记骂自己要轻松的多。

    在这次会议之后,新屏市各行各业都动员起来了,连学生都没有放过,什么‘我爱新屏市,愿捐1元钱’的活动在小学都展开了。

    最恼火的是一些单位和工厂,他们的奖金肯定是没有了,据说有的单位个人还要扣一部分的工资,来完成这个巨大而艰巨的集资活动。

    税务局,工商局,还有交警更是忙飞起来了,他们的任务量最大,好的一点他们这些单位手里有实权,那要你出多少,你个体户什么的就得出多少,态度不好还要收拾你。

    交警更是容易了,那个雷达超速和红灯拍照,太简单了,一点都没有技术含量,随便照,随便扣,那玩意根本就没地方去考证。

    特别是交警们还想出了一个更妙的办法,在过去时速6公里的车道上,悄悄的换上一个限速3公里的牌子,还把牌子挂在树枝里面,让你看不太清楚,然后就轻轻松松的等着罚款了。

    季子强看着这场闹剧在新屏市上演,他真不知道自己应该表现的高兴一点,还是表现的沉重一点,但不管他想要如何的表现,都已经无关重要的,滚滚的洪流已经开始冲刷新屏市的每一个角落了,季子强也只能置身其中。

    他也确实忙了,首先他决定到省城去一趟,当然了,为了不引起太多人的注意,季子强是在上午参加了两个会议之后才离开新屏市的,他只带了司机一个人,连秘书都没有带上,除了极少的几个人估计他这次去省城可能是要见一见省财政厅的那位钟处长,是准备为新屏市争取更多的资金之外,其他人根本都没有发觉他的离开,至于详细的情况,更是没有人知道。

    季子强赶到省城的时候天已经黑了,省城的夜晚比起新屏市来更加的繁华,美丽,到处都是灯火璀璨,今天的月色很好,城市上空的繁星在深邃的天空中如同智者的眼睛,它以王者的姿态俯视着静夜里的这座城市。

    本书来自<hr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