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在给了二公子一个准确的保证之后,他们就再也没有谈论到高速路项目了,三个人在后来都是不断的喝酒,最后季子强只记得自己在晕晕乎乎中就陪着二公子和何小紫到了一个酒吧,他还记得自己在去酒吧的途中接到了一个一个电话,好像是柯瑶诗的电话,她问自己现在有时间吗?她想和自己一起坐坐nbsp;

    后来季子强记得自己的电话让何小紫抢去了,再后来,柯瑶诗就突然的出现在了季子强的面前,出现的如此快速,让季子强很是吃惊不小。

    柯瑶诗搀扶着醉意朦胧的季子强,酒吧内人声鼎沸,至少有几百人挤在狭小的空地上随着台上的舞动,他们直接来到舞池,他们随着音乐舞动着浑身的每一块肌肉,季子强真有点醉了,感觉自己很兴奋,但脚下是漂浮的,但这一点都没有影响到柯瑶诗的心情,她深深的陶醉在与季子强共舞的激情之中,跳得头晕目眩,天旋地转,他们跳得很好,配合得天衣无缝,他们的身体时而随着音乐缠绕在一起,时而又分离,随着强劲有力的节奏人们跟随舞台上的不住叫喊着,发出各种声音迎合着。

    这种潮熱宣泄的气氛加上十分强烈的节奏使季子强兴奋的舞动个不停。终于找到了发泄内心深处集聚很久郁闷的最佳方式了——同一群陌生人一起尖叫流汗,过瘾!季子强酷酷的随着音乐轻微的晃动着身体,此刻他已经找不到二公子和何小紫了,他就这样和柯瑶诗一直跳着,直到柯瑶诗大汗淋漓,直到精疲力竭时,她轻轻的靠在了他怀中,在他耳边低语:“累了,靠会儿。”

    季子强没有说话,柯瑶诗没有回头,而是自然的将身体的重心靠在季子强的怀里,觉得他就是她的床,一张无比温暖舒适的大床,只要她累了,她就可以随时倾倒在他上面。

    随后他们就来到了舞池的旁边,又继续的喝酒,开始季子强很不习惯这样的场所,因为他根本就听不清她在说什么,只看得见她脸上在绽放着笑容,但是慢慢地季子强就习惯了,而且还感觉到这样的地方真不错,因为自己不需要去管她在说什么,只要喝酒就行,只要自己的脸上一直保持着笑容就可以了。

    肯定醉了,季子强自己觉得,但是却又没有十分醉的感觉,因为季子强的心跳和情绪一直在跟着里面音乐的节拍在波动。

    一会,柯瑶诗来拉季子强的手,然后把他又一次的拉到了舞池里面,季子强的眼里全是迷離的灯光,宣泄的劲舞,还有摇晃的人头<span css="url"></span>。一片蓝色的银光里,数不清的人头在攒动,群魔乱舞,摇曳的灯光,吻着晃动的身影,季子强觉得自己似乎是飘荡在了空中,摇摇欲坠。

    他的心叠着别人的影,抓不住,也走不出,无数道射线刺激着他的大脑引发得心灵即将爆裂,灵魂似乎正向由彩色曲线组成的另一个世界飞去,舞池里人和人挨的很近,之间只是隔着一种迷茫,疯狂的坦白,不知疲惫的运转着。

    柯瑶诗一直都在季子强的身边,对着季子强摇摆,摇摆,扭動,扭動,伸出了她的双臂然后放到了季子强的双肩上,她依然在朝着他笑,同时在随着音乐一起,和季子强一起扭動着她的身躯。

    季子强完全被这样的气氛笼罩着,而且早已经被这样的气氛给俘虏了,所以她这样并没有让季子强感到有什么不合适的地方,反而地,季子强觉得很兴奋,很愉快。

    柯瑶诗在不断朝季子强靠近,随着音乐的节奏,季子强顿时就感受到了她身体的娇笑柔軟,季子强情不自禁地将她紧抱,没有一丝的惶恐与尴尬,就好像这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

    她的双手来到了季子强的脸上,轻轻地捧着季子强的脸,仿佛是在欣赏,随即,她的唇紧紧地贴在了季子强的唇上,舌尖已经進入了季子强的口里,季子强的心脏忽然出现了一阵颤动,随即便感觉到了她传递给了自己的一种微甜。

    周围的人仿佛在散去,音乐声也似乎飘散去到了宇宙之中,这个世界仿佛只剩下了她和季子强两人了,他亲吻着她的发,在她耳边低语“记住了,无论什么时候,我离你就一个转身的距离。”

    此刻酒吧内的气氛热烈沸腾,她转身爬在他怀里,注视着季子强英俊的脸,他撩起散乱在她眼前的头发,冲她灿烂一笑,一瞬间,她的心都酥了!她撅起了嘴,这时突然一束灯光照射在他们身上,音乐升起来了,一阵优美和音有如骤雨般倾泻而下,他们配合得天衣无缝,看过美国大片吧,这一刻柯瑶诗和季子强是当仁不让的男女主角,柯瑶诗感觉所有的人都不存在了,此刻酒吧中只有他们俩,音乐汹涌着,奔腾着,就像巨浪翻滚的大海一样,人们不由的冲他们大叫起来,吹着口哨。

    她停下来身体微微向后,为了更好的看季子强,柯瑶诗觉得他真的帅呆了!柯瑶诗爱这一切,爱这音乐,爱这激情的舞动,爱这不顾一切的疯狂,更爱季子强!她要他,他是她的,在他们的舞动中,这种需要变得越来越来强烈,越来越撩人心菲,她爱上了随着音乐所产生的**上的快感,一股不可思议的热浪充满他们的身体……她整个身子,从头到脚,从头发到大腿,都紧紧的贴向他,整个人交给他,他却故意拽开她,然后坏坏的看着她,他没有吻她,听着她心脏跳得异常的快,她再次痴痴的迎向他,她一扬眉,然后拽着季子强走出酒吧。

    今天的季子强彻底的醉了,他已经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到了酒店,更不知道自己怎么就忍不住去抱住了她,轻轻吻着她,柯瑶诗在季子强怀里一动不动,微眯着眼任他吻她,而她面狭渐渐潮紅,呼吸急促起来,季子强深情地吻住她的樱唇,她的唇软软的,季子强忘情地唆吮着她那柔軟的小嘴。

    季子强搂着她那扭動的腰,说起来也真的很奇怪,醉酒的人,竟然还会有冲动,下次我试着喝醉一次,看看自己会冲动吧,嗯,当然,最好旁边有个美女什么的,要是身边是个男的,就算他是季子强这样帅的人,我估计自己还是不会冲动的。

    她娇羞地微闭双眼,轻启樱唇面对季子强,她的红唇晶莹透,吐气如兰。

    季子强可以听到一阵一阵低沉喘息声传过来,他情不自禁的伸出舌头与她和她舌头纠缠在一起,搅动着,当季子强的舌头在她的嘴里肆无忌惮的追逐着她的香舌的时候,她的身子似乎是因为紧张而轻轻抖动着,她香郁的发丝拂在季子强耳边,季子强不禁低头埋入香郁的发丝中,把手轻轻放在她雪白的大腿上,感觉真好啊,绵绵的,滑滑的,像一块白玉,没有一点瑕疵。

    再后来,季子强情不自禁,像一只饥饿的狼,他縱情饕餮在柯瑶诗那奇妙的洞穴中!

    季子强到今天才算真真的领会到了什么是美妙的巅峰,这样的感觉就让季子强彻底的奔溃了,实事求是的说,这一次季子强败了,败的很惨,没有多长时间,他就被击败了,柯瑶诗奇异的功能看来是不可战胜的。

    他的酒还没有完全的醒来,他好像自己在做着一个很美妙的梦,他梦到了很多美丽的小鸟,还有漫山遍野的鲜花,自己就站在花纵中。

    季子强醒来的时候,已经快晚上1点了,他是因为口渴难受而醒来的,直到这个时候,季子强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他有那么一段时间就是呆呆的借着昏暗的台灯看着异常娇媚的柯瑶诗,她睡的很香,嘴角还挂着若有若无的微笑。

    季子强一下开始对自己憎恨起来,他后悔了,为什么要喝这么多的酒,他痛恨自己,怎么这样你?难道自己就没有一点点自制力吗?为什么总是要这样放縱自己?季子强有了一种对自己的失望。

    他就这样呆呆的坐在哪里好长的时间,最后感觉到自己的背上开始在出冷汗,随即想到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应该赶快的离开。这个想法一点出现在了季子强的脑际,他就动了起来,找到了自己的衣服,离开就如同逃跑一般的惶恐。

    柯瑶诗并没有季子强想象的睡的那样沉,季子强穿衣到离开,柯瑶诗都很清楚,她想过起来挽留他,但最后她还是一动不动的听着季子强离开了,就像上次在酒店里一样。

    柯瑶诗在季子强离开后披上了衣服,一个人坐在黑暗里,她突然的感觉到自己是如此的孤独,像个孤独的没有糖果吃的孩子,这个美丽的人儿,有大多数女人都羡慕的精致五官,很容易从她的眼睛里看见一种叫梦想的东西,也很容易发现,梦想在任何时间都不是可笑的,人们总是按照自己的标准来定义这个世界,并把这种定义以丈量的名义进行,真是冠冕堂皇!

    柯瑶诗有她自己的人生定义,她觉得自己就是一个弱女子,自己外表的坚强并不表示自己真的就是那样,自己害怕孤单,自己需要一个男人的陪伴,而繁华中的那些庸俗的男人自己又很难看上。

    夜越来越深,柯瑶诗却毫无睡意,那些曾经静静沉睡的昨天在这个夜晚被莫名激活,鲜活而生动,她看见自己小时候在黄昏的田野无拘无束的奔跑,看见流星在绚烂后消失,看见不小心切到自己手时的泪流满面,看见那些熟悉的背影渐行渐远,看见那件自己无比喜欢的衣服最后褪色变旧…

    季子强在回到家里之后,也再难入眠了,他知道自己已经酿成了一种错误,或许柯瑶诗不会对自己有什么看法,也或者她不会给自己带来什么麻烦,但季子强的心中还是在不断的责怪自己,他除了对江可蕊有一种愧疚之外,还有一种对自己良心道德的评判。

    假如自己从来都没有帮过柯瑶诗,那么自己可能会心理更好受一点,但偏偏自己就在不久之前帮过这个女人,现在自己这样对待她,是不是一种趁人之危。

    是的,整个晚上季子强都在这样想着。

    本书来自<hr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