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的眼中就露出了感激的神情,他连声说:“谢谢,谢谢书记nbsp;

    冀良青很大气的挥挥手,说:“这算什么啊,小事一桩,对了,过两天晚上我们抽时间就一起坐坐吧,我那个朋友啊,早就想和你好好的认识一下了。”

    季子强连连点头说:“没问题,没问题,只要冀书记有时间,我就一定过去,这件事情请书记放心,我会很好的配合他参加进我们新屏市的基础建设工作中来的。”

    冀良青很满意的站了起来,拍了拍季子强的肩膀,眼中全是赞赏之情。

    季子强轻松的离开了冀良青的办公室,而冀良青却换上了严肃的神情,他连续的打了两个电话,第一个是给市委纪检委打的,要求他们快速的入住到市电视台去,彻查电视台小金库和台长其他的一些违法乱纪的行为,打掉这个老虎。

    冀良青第二个电话是打给尉迟副书记的,冀良青不无遗憾的对尉迟副书记说:“我刚和季子强同志谈过了,唉,这个人啊,有时候牛的很,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他反复强调说高速路筹备组现在不忙,不需要别人的帮忙,所以啊尉迟书记,这事情就先放一放了,等以后吧,等省里的资金到位了,那时候我在和季子强同志好好谈谈。”

    尉迟副书记一直很认真的听着,他情绪跌落到了极点,冀良青的话让他心里很是难受,这个季子强啊,光是顾着自己,一点同盟的情意都没有,唉,真让人失望。

    对这样的一个情况,季子强是自然不会明白的,其实不管是他,还是尉迟副书记,都已经中了冀良青一个圈套了,他们在这件事情上,也开始了相互的猜疑和防范,让他们那种联盟,面临了巨大的风险。

    季子强本身面临的危险到现在为止依然是没有解除,他答应了给冀良青帮忙,让他的朋友中标,但还有一个二公子在,自己该如何面对他的威胁呢?

    季子强刚刚想到了二公子,就真的接到了他的电话:“季市长,听说你们已经开会讨论了招标的事情,还听说很多省城的老板都找到了你的门下,这样吧季市长?我们是不是也该详细的谈谈了。”

    季子强呲了呲牙,怕什么来什么,哪壶不开提哪壶,他就说:“也没什么新的进展,就是老生常谈的那些事情,我说过,有情况会给你联系。”

    二公子今天是很固执:“季市长啊,我还是不放心,这样吧,晚上一起坐坐吧,好好聊聊。”

    季子强知道,自己必须小心的应对二公子,不能让他感觉到自己的真实想法,现在关于高速路工程的很多事情还没有最终确定,自己的设想也没有落到实处,所以还不能过早让二公子发现自己的想法,在说了,这个人不是一般的人,最好也不要得罪。

    季子强想了想,说:“行吧,那晚上坐坐。”

    “好,我安排地方,一会给你打电话说。”

    “嗯,嗯。”季子强嘴里答应着,挂上了电话。

    白天忙着,晚上季子强按时到了二公子预定的包间,进去之后,季子强真的有点吃惊,他看到了二公子正和何小紫很亲密的坐在一起,何小紫手里用牙签正扎着一小块水果往二公子的嘴里喂。

    季子强皱了皱眉头,心中叹口气,咳嗽了一声。

    二公子和何小紫一起看向了季子强,可是他们一点都没有难为情的样子,何小紫依然在喂二公子吃水果,似乎她还很夸张的带上了一副更为亲密的表情来。

    现在反倒是季子强感到有点难为情了,他只好说:“嗨嗨,你们两个能不要这么肉麻吗?还有外人在场呢?”

    何小紫转过头,看着季子强,很娇媚的说:“有外人吗,谁啊,谁啊,我怎么没有看到。”

    二公子就在何小紫的屁股上拍了一下,说:“没大没小,这是我们新屏市的季市长,你也敢随便的調戲,来来,季市长,请上座。”

    季子强摇着头,对这个何小紫他早就已经是没有办法的,所以更不会和她计较,不过现在看着她和二公子的亲昵样子,季子强还是感到了一点醋意,可是仔细的想想,或许这应该算是一个好事,至少二公子比起自己来,更有资格拥有何小紫。

    吃饭对他们几个人来说都不是主要的问题,很快的,他们的话题就转到了高速路项目上,二公子很认真的对季子强说:“我听到了一些很不好的信息,好像这次来的许多老板都和你已经详细的谈过了,有传言说,你对省城几家实力雄厚的公司很敢兴趣,不知道是真是假啊。”

    季子强斟酌字句的说:“嗯,是来过很多公司,我也和他们详细的谈过,这不是什么秘密。”

    二公子端起了酒杯,一口喝干,说:“当然这不是秘密,问题是你感觉还有必要和他们那么详细的谈吗?”

    季子强脸上有了一丝温意,自己固然不想招惹二公子,自己也确实欠下他的一次情,但这绝不是说自己就连工作都要听他的指教,季子强悶声不响的端起了酒杯,也一口喝掉了杯中的酒,脸上的表情就不是太好。

    二公子也突然之间从季子强冷然的表情中觉察出了什么味道,要说真心话,他还是不愿意和季子强搞僵的,特别是这个关键的时刻,而且通过这很长时间的交往,他也对季子强早就有了一种心仪的感觉,季子强和他见过的所有官员都是不一样的。

    并不是说很多官员奴颜媚骨的讨好他,给他办事他就会真心的喜欢,这完全是两个概念,所有的人,不管他是好人还是坏人,他们都会对那种充满正气,正义的人敬仰的,就算他自己做不到这点,但他还会佩服,乃至于崇拜的。

    更有甚者,就算是敌对的双方,也会因为对方所具有的自己没有的个人魅力而佩服。

    二公子对季子强就是如此,在他对季子强施加各种压力的同时,他其实还是不想失去这个朋友,从季子强的身上,二公子可以看到许许多多美好的东西,不至于让他感到生活总是污浊和肮脏。

    每个人都会期待美好的事物,这就是人性。

    二公子迟疑了一下,缓和着自己的口气又说:“当然,当然,我是没有权利对你的工作指手划脚的,可你季市长也要体谅我的心情,这大半年来,我放弃了好几单生意,就是等着这个项目,所以我肯定会患得患失,疑神疑鬼,对不对。”

    季子强也缓和了下来,不错,自己是对二公子有过一个承诺的,从来自己都在内心的标榜过自己是一个讲信用,不欠帐的人,自己真的已经欠下了二公子的一个诺言了。

    季子强沉思了一会,说:“你放心吧,我现在就可以承诺你,只要你确实想要这个项目,我一定会让你得到,怕只怕到最后你自己放弃了,那就和我没关系了。”

    二公子哈哈哈的笑了起来,说:“开什么玩笑,我会放弃?”

    “这事实上只是一个假设,所以对我你应该放心了吧,我说过,我会帮你。”季子强很笃定的对二公子说。

    二公子端起了酒杯,看一眼何小紫,再看一眼季子强,说:“什么都不说了,我们干吧。”

    三个人就一起喝掉了杯中的酒。

    现在二公子已经相当的满意了,季子强再一次给出了一个自己想要的回答,这就够了,自己现在也只能这样。

    何小紫今天也变得乖巧了许多,她总是让季子强走神,她不断的过来给季子强添酒,季子强喝着喝着,仿佛感到何小紫就贴在他身后,那手轻轻地搭在他的肩上,那很豐盈的胸便随着倒酒的动作在抖动,在他背上磨擦,说心里话,在季子强遇到了女人里,他觉得,何小紫真的还算是很性感,很具誘惑。

    季子强渐渐地,他仿佛很清楚地看到何小紫在自己房间里那次刺裸着身子,向他看来,那次何小紫很自然,脸上没有一丝儿羞涩,她就躺在那床上。

    季子强摇了摇头,从幻想中回到现实,他感觉到自己有点热,不是满头大汗的热,而是心里着了火般地热。他想,如果现在,何小紫在那样做,自己会怎么样呢?自己还会拒绝吗?自己想拒绝吗?

    季子强很难给出一个准确的答案来。

    最后,他不要自己想下去了,他不敢想下去了,他武断地否定自己刚才那些想法。

    季子强对自己说,那是不可能的事,现在何小紫怎么会那样呢?如果不是因为当时的那个特殊环境,她怎么也不会做出那种事,现在何小紫已经有了自己的幸福,那么这个幸福就应该让它继续的延续下去,自己在不应该再来打扰这个充满了幻想的女孩的梦景了。

    于是,季子强就老老实实的喝起酒来,不管是二公子,还是何小紫,她们的酒量都还是不错的,虽然比不上季子强,但季子强很难拒绝他们的邀请和敬酒,所以在这个晚饭结束的时候,季子强也几乎是喝醉了,或许他自己想醉,想要让自己从最近那巨大的压力之中解脱出来。

    本书来自<hr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