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不过这样只是他的想法,他肯定不会表现出来,他就呵呵的笑了笑,说:“应该的,应该的nbsp;”

    刚说道这里,就见秘书小魏走了进来,对冀良青说:“季市长来了,是不是请他等一下进来。”

    冀良青说:“那就让他进来吧,我和尉迟书记的事情也基本结束了。”

    秘书小魏就躬身点头出去了。

    很快的,季子强也就到了冀良青的办公室,他进来一看尉迟副书记也在,就笑着先给冀良青打了招呼,又客气的给尉迟副书记问了好。

    尉迟副书记也是笑呵呵的说:“季市长看起来更精神了,坐坐,要不你们先谈,我就回去了。”

    季子强客气的挽留说:“尉迟书记再多一会吧,我刚来你就走,是不是我做错了什么?”

    尉迟副书记哈哈哈的大笑,站起来拍拍季子强的肩膀,说:“你就是有错了我也不能批评你,你们谈吧,我和书记的事情谈完了。”

    冀良青也就站起来,走了两步,算是表示了一个送客的意思,嘴里对尉迟副书记说:“那高速路的事情就先这样说了,下一步我们在议。”

    尉迟副书记脸色变了一下,有点担心的看了季子强一眼,见他正在和秘书小魏说着什么,没太注意自己和冀良青,才稍微的松了一口气,笑着点头离开了。

    其实他们的对话季子强听的清清楚楚的,在冀良青那‘高速路’几个字一说出来,季子强的心就是咯噔的一跳,莫非冀良青和尉迟副书记又准备对高速路项目有了新的想法?

    他们刚才在谈什么?为什么冀良青一说到高速路几个字,尉迟副书记脸就变了?

    季子强已经有了一个很不好的预感了。

    等尉迟副书记和秘书小魏都离开了办公室之后,冀良青返回来,坐在了季子强的对面,指了指茶杯说:“先喝一口吧。”

    季子强局端起来水杯,象征性的喝了一口,说:“书记最近身体还好吧,看你脸色比前一段时间红润了许多。”

    冀良青说:“是的,天气转暖了,每天可以出去散散步,我自己也感觉身体比过去清爽了不少。”

    季子强附和的笑笑,说:“就是,今年不是太冷。”

    冀良青就收起了笑容,看着季子强说:“一年之计在于春,春天到了,正是我们工作的大好时机啊,听庄市长说你已经听从了他的劝告,改变主意了。”

    季子强脸上有点黯淡,点点头说:“嗯。”

    “好啊,好啊,这才是从善如流吗,但我很好奇,想知道他是怎么就让你改变了主意,你不要告诉我是因为他给你做通了思想工作,那有点掩耳盗铃的味道,哈哈哈<span css="url"></span>。”冀良青诙谐的调侃了一句。

    季子强有点傻傻的样子了,他也明白,那样的话根本是骗不过老谋深算的冀良青,冀良青是什么人,他早就诠释了官场上最为精明,最为狡猾的所有含义了,没有一个合适的理由,根本骗不过他。

    冀良青见季子强目瞪口呆的坐在那里,脸色也是有些个灰暗,心里就对自己最初的判断多了三分把握,看来这样季子强总算是尝到了一次苦头了,自己还要继续给他施压才好。

    冀良青又说:“是不是你还答应了帮庄市长的忙啊?”

    季子强脸色就更难看了,他睁大了充满惊恐的眼睛,这个冀良青简直就不是人,怎么什么事情他都能分析的如此清楚,和这样的一个人打交道,真是太让人害怕。

    冀良青又笑了,不错,情况看来确实如此了,自己的推断至少应该有分把握。

    季子强就嘴唇动了动,说:“没有,没有,真的没有。”

    “没有什么?是庄市长没有让你帮他,还是你没有受到庄市长的要挟,说说啊。”冀良青的眼光突然变得咄咄逼人了,他一下就站了起来,走到了季子强的面前,说:“你不要忘记,在新屏市还有我的存在,在我眼皮低下你们不管想要达成什么肮脏的协议,至少我不会坐视不管。”

    季子强真的快要崩溃了,今天他在短短的几个小时时间中,饱受了新屏市市委,政府两位一哥咄咄逼人的压力,这要是放在一般人的身上,早就神经了。

    冀良青没有停止他的轰炸,他冷冷的看着季子强,说:“我刚才已经和尉迟副书记商议过了,如果你不能很好的处理这件事情,我会再一次召开常委会,让尉迟书记全面主抓高速路项目,你可以搞点别的工作,工业改革和环境清理,这些事情也很重要。”

    季子强现在总算是明白了,难怪刚才尉迟副书记会有那样的眼神,原来根源在此,尉迟副书记再一次想要背叛自己了,他会和上次一样,抢夺掉自己的胜利果实,那么毫无疑问的说,假如在常委会上讨论起高速路的项目,自己肯定会被轻易的拿下,在常委会上,不用冀良青和尉迟副书记的联手,单单是尉迟副书记的束手旁观,就足以让冀良青干掉自己了,何况这次的事情牵扯到了尉迟副书记的利益,他一定会和冀良青站在一个阵营来反对自己的。

    季子强想到这里的时候,心里变的空落落的了,自己苦心经营了这么长时间的联盟,在冀良青的面前确是如此的不堪一击,人家没有用到几个回合,自己就败下了阵来,这个联盟也就在风雨中摇摇欲坠。

    季子强脸上的颜色不断的变换,一会青,一会白。

    冀良青在刚才那一阵暴风雨般的发泄后,人平静了下来,他再一次的走回了刚才的座位,看着季子强,就这样看了好一会,才叹口气,说:“你啊,你为什么总是不明道理啊,你真的以为在新屏市里其他人会真心对你吗?你错了,这个地方只有利益,没有友谊。”

    季子强木然的点点头,有气无力的说:“那行吧,我服从组织的决定。”

    冀良青心中已经很笃定了,他知道,季子强离自己将要降服他的距离已经不远了,当然,说什么让尉迟副书记去主管高速路,那不过是给季子强一个假象,尉迟副书记这个人,他根本就压不住现在高速路筹备小组的那路秘书长和刘副市长的,他过去根本就不能帮自己完成目标,这个事情还是要季子强才能胜任的,但让季子强心惊胆战,让他对尉迟副书记猜疑起来,这就是自己要达到的效果。

    冀良青还想,季子强对尉迟副书记的了解还是太少,而尉迟副书记对季子强的了解也不多,他们没有太长时间的磨合,更没有深厚的友谊做基础,所以他们两人这个联盟根本就无法牢靠,自己也绝不允许谁在自己的眼皮子低下建立起强大到足以对抗自己的联盟来,所以这件事情自己先给他埋上一些隐患。

    冀良青摇摇头,很是惋惜的看着季子强说:“唉,我知道你有你的理想,也知道你有你的难处,而且还知道你为什么受制于庄峰,其实你只要和我连起手来,那么还能有什么事情让你为难呢?”

    季子强抬头看了看冀良青,眼中闪过了一丝希望之光,但瞬间又黯淡了下来。

    冀良青还要进一步的打动季子强,这就是恩威并施,对季子强这样的人,不得不多花点功夫:“子强啊,你也知道,省委的季副书记几次都对我提到过你,让我多帮助你,多照顾你,而你现在做的这些事情,真的让我进退为难,我当然不希望把你从高速路项目中踢出来,这不是个权利问题,是一个政治影响的问题,你还年轻,你更需要一些政绩来维持,所以我很为难的。”

    季子强犹豫着,有点嗫嚅的说:“那冀书记你还愿意帮我吗?”

    “愿意啊,我当然愿意啊,难道我会希望别的人来盖过我们的风头,难道拿下你之后我好意思给季副书记他们汇报吗?”冀良青打出了温情牌,不断的暗示季子强,他和自己都是季副书记的派系,应该精诚合作。

    看来冀良青的话对季子强起到了作用,季子强迟疑着说:“现在我遇到了难题,要是冀书记你能帮我,我可以按你的意思来。”

    冀良青露出了今天最为愉悦的笑容:“说说吧,什么问题,如果连我都没办法帮你解决,那新屏市真的就出问题了,说吧,说吧,不要有任何的顾虑。”冀良青很耐心的诱导着季子强。

    季子强牙一咬,说:“是这样的”

    季子强说出了电视台的事情,这让冀良青一下的感到很满意了,因为这正是自己早上推测的结果,从这件事情上可以看出,自己的逻辑判断都还是很不错的。

    冀良青对征服季子强的信心一下就提升到了十分了。

    最后季子强说:“虽然庄市长答应不在追究这件事情,但我还是担心,怕招标之后,他利用我之后,会不会旧事重提,我心里也很明白的,这个庄市长,他对我早就恨之入骨的,他不可能轻易的放过我。”

    冀良青在季子强述说这些事情的时候,一直都是点头认真的听着,不错,季子强的担忧不是杞人忧天,他的担心是合情合理的,庄峰这个人的确不是一个好鸟,那么自己应该帮季子强解决这个问题,这样他也就能为自己达成想要的结果了。

    而且就算是自己帮他解决了这个问题,他还是不能逃出自己的手掌心的,一但他不能很好的兑现他的承诺,自己还有常委会那绝杀的一步可走,相信现在自己是可以说服尉迟副书记支持自己的。所以冀良青在确定了自己的想法完美无误之后,就对季子强说:“子强同志,你说的这件事情的确很严重,江可蕊同志是一个好同志,我们新屏市不能让这样的好同志蒙冤,你放心吧,我会让纪检委带人提前处理掉电视台小金库的问题,绝不会让江可蕊同志受到任何的影响,她不过是代管业务的一个副局长,这个问题追根溯源就是电视台台长个人的问题。”

    本书来自<hr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