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庄峰并不担心季子强的反悔,因为作为官场中人,私下订立的协议有时候是比官样的文件还要牢靠的,何况关于电视台的那件事情依然还是有效的,自己随时都可以再把它拿起来使用br>

    季子强看着庄峰把那个清查电视台的文件扔进了垃圾筐中,似乎他的心情还是很复杂的,他的脸上没有露出了太多的轻松来,倒像是有一种纠缠在内心深处的忧虑隐隐约约的环绕心头。

    庄峰真的很高兴,他一下子就觉得自己已经是一个降妖除魔的大神一样,征服一个人,击垮一个人的内心,改变一个人的世界观,这样的事情很有成就感的,庄峰也不例外,他有点陶醉自己这精妙布局所带来的巨大收获中。

    庄峰抑制住自己有点过头的兴奋,他还要好好的想想后面的事情,只要不请省城的专家来组建招标队伍,自己的胜算已经很大了,由柳林市组建的招标队伍里,除了季子强已经答应配合之外,自己还有路秘书长和刘副市长在里面配合,想来没有什么人能改变自己既定的想法了。

    但就在这个时候,庄峰却想到了另外的一个人,那就是冀良青,自己必须给冀良青吃上一刻定心丸的,他已经问过一次自己和季子强谈的怎么样了,万一他在那面对季子强还是不愿意原谅,真的召开常委会,拿下季子强在高速路项目中的主导地位,那自己岂不是前功尽弃了?

    这样一想,庄峰皱起了眉头,他在自己的办公室来回的走了好一会,这种担心就越来越严重了,要是冀良青真的一下子拿下了季子强,他大概会换上市委的哪一位领导来主管此事,嗯,很有可能是尉迟副书记,这个人比起季子强一点都不简单的,老滑头一个,想要让他帮自己,更是难上加难。

    现在必须要维持住现状,这已经是刻不容缓的第一要务了。

    庄峰猛的就站住了脚,疾步走到了办公桌的旁边,拿起了电话,直接拨到冀良青的坐机上,他一般是不需要通过冀良青的秘书小魏来为自己传达和安排。

    电话很快接通,想必冀良青也看到了号码,所以直接就说:“是庄市长啊,有什么事情吗?”

    庄峰装的很谦恭的说:“我刚和季子强谈过了。”

    “奥,效果怎么样啊,他改变想法了吗?”冀良青不紧不慢的问。

    在冀良青的预计中,季子强恐怕不会这样轻易的就范的,这个人自己已经是理解的太透彻了,何况也没有听到关于庄峰怎么对付季子强的一点消息啊,他庄峰凭什么就能让季子强屈服,就凭他那一张嘴吗?笑话。

    庄峰掩饰着自己的得意,一本正经的说:“我给季子强讲了很多道理,也说出了冀书记你对此事的态度,不容易啊,最后季子强总算是同意放弃他自己的想法了<span css="url"></span>。”

    冀良青一下不说话了,这太让他惊讶,自己都没有说通季子强,你庄峰凭什么可以说得通季子强,不可思议,匪夷所思啊,冀良青沉默了一下,才说:“你自己确定他不会反悔?”

    庄峰嘿嘿的笑了一下,说:“这应该不会的,今天季子强还是很诚恳的,所以请书记你放心。”

    冀良青说:“嗯,那好吧,这样最好。”

    冀良青满腹疑惑的挂上了电话。

    庄峰的电话无疑对冀良青带来了一个更大的谜团,固然,这正是冀良青想要的一个结果,但这个结果来的太过简单了,简单的让冀良青自己都难以相信,怎么可能呢?风不吹,草不动的,季子强就妥协了,这其中到底有什么奥妙吗?

    相比于庄峰这个人,冀良青更具城府和谋略,也更冷静和镇定,他坐了下来,开始抽丝剥茧的慢慢分析起来。

    时间在慢慢的过去,冀良青也松来了皱起很久的眉头,一个想法就逐渐的浮出了水面,冀良青知道自己找到了事情的根源了。

    对了,有人说庄峰在前几天约过电视台的台长,莫非庄峰找到了季子强媳妇的软肋?嗯,应该是如此,不然这个季子强不会屈服的,早就听人说过了,这个庄峰和那个台长的关系异常密切,也只有从这个角度,才能狠狠的打击到季子强。

    冀良青摇着头,叹息了一声,真难为庄峰了,他竟然能想到这个损招,至于具体的细节,冀良青就不再去思考了,那对整个大局是无关要紧的。

    冀良青点上了一支烟,微笑着抽了一口,突然之间,他感到事情还有一点不对,冀良青一下就摁熄了刚刚点上的中华香烟,眉头又拧了起来。

    如果自己分析的准确的话,事情恐怕对自己并不有利,季子强是屈服了,可是他屈服的并不是我冀良青啊,他是对庄峰采取了妥协,这样的话,因为庄峰手里抓住了他的要害,那么按目前的状态,他肯定会答应庄峰,在招标的时候一定会为庄峰出力,完成庄峰的目的。

    自己呢?自己能落到什么好处呢?

    让季子强妥协并不是自己的最终目的,让季子强在高速路为自己服务,这才是自己想要的结果,现在庄峰是满意了,季子强会放弃原则满足他的要求。

    冀良青想了一会,不由自主的摇摇头,说了一句:臭棋。

    谁也无法理解冀良青这一句话的含义,也许他是在说庄峰,也许他是在说自己,他拿起了电话,给季子强挂了过去,自己必须让季子强明白一个道理,只有自己才是新屏市的最高权威,也只有自己,才能左右季子强,包括他媳妇的命运,其他不管是谁,都只能作为自己的配角出现。

    “季子强同志,你下午上班后到我办公室来一趟吧。”冀良青毫无表情的对季子强发出了指示。

    季子强看了看时间,已经快下班了,就在电话中说:“冀书记有事情啊,好的,我下午一上班就过去。”

    冀良青没有在对季子强多说一句话,他需要从现在开始,就给季子强施加更大的压力。

    冀良青放下电话之后,又给尉迟副书记去了一个电话,让他下午上班的时候也到自己办公室来一趟,冀良青一点都不敢大意,想要让季子强彻底的城府,单单靠自己一个人很难做到,只有加上尉迟副书记,才能降服季子强这条狡诈的豺狼。

    至于怎么利用尉迟副书记,冀良青已经有了一个妥善的方案了。

    到了下午快上班的时候,尉迟副书记就来到了冀良青的办公室了,冀良青这次依然是主动的离开了自己的高背靠椅,坐在了尉迟副书记沙发的对面了,他知道,尉迟副书记最不喜欢坐在办公桌对面的那个椅子,所以在非常时刻,自己必须要迁就一下他,这样才能让他心里平衡一点。

    在给尉迟副书记倒上了水之后,冀良青说话了:“尉迟书记,我想和你商量一个事情。”

    尉迟副书记点头说:“书记有什么事情只管吩咐,我一定照办。”

    当然了,这都是客套话,尉迟副书记已经不是过去那个尉迟松了,他已经有了自己的分量,他要夺回本来属于自己的许许多多的权利。

    冀良青也当然知道这都是客气话,所以他很认真的说:“谈不上吩咐二字,我想啊,下一步对高速路的工程应该让我们市委也参与进去,而你,就应该代表市委前去对高速路下一步的招标工作做监督和协助。”

    “高速路啊?”尉迟副书记并不想排斥这个任务,其实他早就对目前在市委朝九晚五的工作感到枯燥,明面上说他是管理干部,还管理公检法,党群等等,但实际上在很多重要的决策上他都是挂的空档,下面有专业的部门在负责,小事人家自己决定了,上面有冀良青在全面主抓,大事必须要他的同意,自己就成了上不上,下不下的一个闲人了,只能干干上传下达的事情,无趣的很。

    高速路项目自己参与进去那就不一样了,至少在大家的心目中能够展示一下自己的作用,同时,谁都知道的,做项目,不管是经费还是好处,都肯定不会少。

    所以尉迟副书记是没有理由去拒绝的,他唯一有点担心的就是季子强会不会不高兴,从上次的广场庆典之后,两人本来心中都已经有点隔阂了,自己在参行夺市的踏进季子强的权利领域,会不会让自己和他的关系出现波折。

    冀良青也是明白尉迟副书记的心态,对这样的伎俩,冀良青早就滚瓜烂熟了,什么人会有什么心理,一点都不会逃出他的法眼,他说:“不过尉迟书记啊,这次是事情你也知道,一直是季子强主抓的,所以我只能让你对他的工作做出协助,工作还是以他为主,这一点希望你能够理解。”

    尉迟副书记一听这个话,心里就放松了许多,自己不过是协助工作,想必季子强就不会太过心理难受了,自己一个在新屏市排行第三的书记,去配合你一个排行第四的副市长,你应该感到荣幸。

    尉迟副书记连连点头,说:“我理解,我理解,都是为了工作吗?又不是争权夺利,我会很好的配合季市长的,请书记放心。”

    不过冀良青又很诚恳的说:“嗯,嗯,这就好啊,但事情我还是要等一会季市长来了和他商议一下,这个项目很重要,我必须尊重他的意见,他要是同意,就好,要是暂时想不通,或者有什么其他的顾虑,这事情就先放放。”

    尉迟副书记杨了一下眉头,心中有点不以为然的,虽然季子强在高速路项目上确实费心费力,但像这个的工作大事,也不能单凭他个人的爱好来处理吧,总还是应该有个组织原则。

    本书来自<hr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