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二天一早,季子强便坐在政府的这幢楼小楼里,小楼已经在风雨吹打下寂寞地存在很多年,时间使它的墙壁变成了灰绿色,灰暗寂寞nbsp;

    有时候,季子强在无事可做的时候就会想象着,在这栋失去色彩的小楼内隐藏着多少鲜为人知的动人故事,多少的尔虞我诈,多少的阴谋陷阱,这一切的一些就如陈年老酒一样越久越浓。

    有时候,季子强看到这个楼的时候,会突然的想到古罗马帝国时代的那些城堡,或许在那个地方,也会和这个小楼一样,流传着许许多多的故事吧?一棵老树孤独地陪着这座小楼,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季子强爱上了办公室窗前的那棵老树,窗外那棵老树在春天之后慢慢的就发起了茂密的枝叶,象一把扇子似的展开在窗前,阻挡了大部分的阳光。

    太阳的光芒偶尔会透过树叶照射进来,但在大部分的时候,这里是阴暗的冷清,这份冷清沉落在季子强的心上,就如同他此刻的心情一样死灰苍白。

    今天就是庄峰留给他的最后一天的期限了,自己的选择就将决定着江可蕊的命运,自己能够那么残忍的斩断江可蕊的政治生命吗?让她这样一个蒙昧无知,清纯无暇的女人来体验到宦海波澜中这突如其来的暴风骤雨吗?

    季子强犹豫了?他第一次在工作中,在大是大非面前,因为个人的感情开始犹豫起来。

    躲不掉的,庄峰的电话还是掐着点就来来了,季子强再次深深吸了口气,鼓足勇气接通了这个电话,季子强并不清楚自己对庄峰说了些什么,只是知道,庄峰请他过去坐坐,季子强内心莫名的紧张,猛的挂断电话……庄峰给他的感觉好象蜘蛛埋伏在黑暗的角落里,张开罗网,正等待着他的猎物。

    窗外的天空变的昏暗起来,季子强没有急于的过去,他在窗前站了好一会,久久的注视着窗外的老树……。

    季子强慢慢的让自己沉静了下来,过往的那一幕幕惊涛骇浪般的往事也让他逐渐的振作起来,不就是几面受敌吗?这算什么,过去比这惊险的事情自己最后还不是都度过了,相信这次依然可以摆脱萦绕在头顶的乌云。

    季子强回身,大跨步的走了出去,他整个人也精神了许多,脸上也泛出了若有若无的笑意,就这样,他走进了庄峰的办公室。

    庄峰脸上的微笑要比季子强更明显,他一点都不怀疑自己的判断,自己的手上已经抓到了一把很好的牌,作为对手,季子强现在却无牌可打,这样的情况应该是不多的,所以高兴一下在所难免。

    他站起来,迎着季子强走了过去,微笑着陪着季子强坐到沙发上,没等季子强把烟掏出来,他就先很主动的给季子强发上了烟,一面喊着秘书给季子强泡上了茶,倘如此刻有另外的一些人在,他们绝对无法看出其实这两人都怀有深刻的敌视。

    季子强喝了一口水,抬头看看庄峰说:“我思考好了。”

    “奥,是吧,呵呵,愿闻其详。”庄峰踌躇满志的看着季子强,没有丝毫的惊慌,他也多次的对此事做过判断,季子强其实目前能走的路并不是很多,只要冀良青在这件事情上站在自己的一面,也就几乎封杀了季子强所有的选择。

    当然,季子强可以固执的坚持他自己的决定,但那样做其实对他季子强一点都没有好处,只要自己开始发力,在电视台这个问题上展开行动,季子强不受影响几乎是不可能的,所以如果是一个聪明,理智的人,最好的选择就是妥协。

    而季子强从来都不是一个愚笨的人,这一点毋庸置疑。

    季子强静静的看了庄峰一眼,他知道庄峰现在的心情,也知道庄峰是有资格高兴的,运气并不会总是围绕着自己,换句话说,运气对每个人都是均等的,现在庄峰在走了好运,当然,他是用了一些鄙劣的手段,为他自己创造出了一个绝佳的机会,这一点季子强并不愤慨,其实在官场上,不用手腕,不用机巧,本来也是不现实的,自己何尝没有使用过一些零零碎碎的手段呢?

    这里每天发生的一切,都像是一个賭場中的正常活动,当权利机器开始运转的时候,所有身在其中的人都是赌客,那么这一次自己也就只能是认赌服输了。

    季子强轻声的说:“我仔细的想了很长时间,我也理解庄市长你期望的是什么,你应该知道,在这个问题上我是很矛盾的,也许这不是一个好的习惯。”

    季子强的话让庄峰一下就感受到了对方的委屈和屈服,不错,季子强没有了过去的趾高气扬,也没有了过去的嚣张跋扈,他低调起来了,这应该是一个好事情,年轻人啊,是应该学会什么是退让。

    庄峰笑着说:“子强同志啊,你的想法我可以理解,我们谁没有过年轻,谁没有过血气方刚的时候呢?你现在的样子,让我回忆到了我年轻的时候,那时候,哈哈,说个不怕你笑话的事情,有一次啊,那是好多年前的事情了,我还在镇上当镇长,为了几千元的一笔村民补助款,和我们当时的镇党委书记,差点还干上一架,现在想起来自己都感觉好笑,但这个人啊,总是要在不断的磨砺和挫折中才能成熟起来,你看看现在的我,是不是早就没有了锋芒毕露的气概了。”

    “是啊,是啊,也许是年龄的关系吧,我在很多时候自己都感觉自己太过认真了。”季子强摇着头在感慨着。

    庄峰侃侃而谈:“认真不是坏事,我们党一贯就讲认真二字的,但我们这里不是搞科研,我们是搞社会,这里的情况就复杂了许多,在认真的同时,还要学会灵活和妥协,其实说穿了,我们在这个地方的所有工作,都是在围绕着妥协,退让,扯皮,协商,乃至于最后的统一,是不是这样呢?子强同志?”

    季子强点点头,他心里也清楚,庄峰说的这些道理是一点都没有错的,自己也早就洞悉了官场的真正内涵,庄峰的理论没错,只是他断章取义用错了地方,不过今天季子强不是来和庄峰交流领导经验和工作体会的。

    所以季子强就说:“嗯,庄市长说的不错,看来如果我这次不妥协一下,真的说不过去了,呵呵呵。”季子强笑了起来。

    庄峰眉头一皱,这小子的确不是一般人,在现在这样不利的局面下依然可以笑的出来,够胆气,够魄力。

    “呵呵呵,好好,这么说子强你是要给我一个面子了?”庄峰笑着问。

    季子强低下了头,长嘘一口气说:“是的,庄市长这个面子我不得不给啊,我不再坚持从省里邀请专家评标的想法了,也不会为高速路在全省做广告了,你看这样够吗?”

    季子强有点很落寞的说出了自己并不想说的话<span css="url"></span>。

    庄峰很认真的凝视着季子强,他从季子强的表情,一直看到季子强的眼睛,再透过了季子强的眼睛,看到了他的内心,季子强垮了,他认输了,以自己多年看人看事的经验来说,他垮的彻彻底底,完完全全了,他的意志,他的坚强在此刻已经化为灰烬,那好吧,记得有句话叫着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自己不能给予季子强任何的喘息机会,就在今天,就在此时,一定要迅速将其拿下!

    庄峰表情凝重的摇摇头,说:“这样还不够。”

    季子强一下就惊讶的抬起了头:“还不够?”

    庄峰咄咄逼人的说:“当然不够了,这不过是第一步。”

    “那你还想怎么样?”季子强一下就站了起来,有点气愤的看着庄峰。

    庄峰心中暗笑着,季子强的反应很正常嘛,他要不这样跳起来,那就不是季子强了,那自己反倒还要怀疑他的诚意,看来不错,他是要崩溃了。

    庄峰好整以暇的说:“坐下,坐下,子强啊,坐下慢慢听我说吧,刚才我们还探讨了年轻人的血气方刚,怎么你马上就忘记了,还是心平气和的想想,不要因为一时的义愤,最后误人误己啊。”

    庄峰的话像是具有强大的催眠效果一样,让季子强也慢慢的安静了下来,他有点颓废的一屁股坐了下来,鼻子里不断的喘着粗气。

    庄峰饶有兴致的看着季子强这个样子,想笑,但没有笑出来,说:“这样吧,子强,你也知道,梁老板这个人还真是不错的,对人很讲义气,当然我也知道,你不会在乎什么的,但只要你保证在接下里的招标中让他中标,那么我也给你一个保证,电视台的事情很快就摆平,而我还会建议让江可蕊同志担任广电局的局长,我是绝不会食言,你呢?”

    庄峰说完这些话,眼光就变得灼熱起来,他已经离自己的目标越来越近了,梁老板的三百万元早就到账,只要帮他拿下项目,自己至少还能在进账一两千万,有了这笔巨大的财富,自己会让自己的位置更稳当,自己会用它们为自己打点出一条更好的上升通道,有时候啊,这人要是运气好了,真的想什么就有什么。

    季子强沉默无语了很久,他几次张口想要提出反对意见,但最后都还是忍了下来,他的每一个动作,每一个表情都落在了庄峰的眼里,庄峰其实此刻的心情也是很紧张的,他无法判断季子强的底线到底在那里,这也是一种赌博,一旦自己的要求对季子强底线冲击的过大,季子强也是有可能翻脸的,年轻人啊,总是会有自己的一些怪脾气,特别是季子强这样一个历来都很骄傲的人,更是如此啊。

    所以庄峰慢慢的眯起了眼,静静的等待着季子强的表态,他的心也砰砰的极速跳动起来。

    季子强挺直的腰板开始佝偻起来,他刚才眼中炙热的光芒也散去了,他有点无助的看看庄峰,最后只能微微的点点头,说:“那好吧,就这样。”

    庄峰如释重负的笑了,他快步走到了办公桌前,拿起了前几天让季子强看过的那份财政局准备对电视台资金检查的报告,笑一笑,轻轻的撕开了,一面说:“季市长你能这样处理我很高兴,你也放心好了,我会尽快的给冀书记建议,提升江可蕊同志为广电局的局长。”

    本书来自<hr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