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江可蕊有点奇怪的说:“我在家啊,你要是没事就回来啊,还打什么电话?”

    季子强说:“我怕你不在家,我感觉我现在很想你了呀!想那个什么了呀!”

    江可蕊就“嘻嘻”笑,说:“你真是的,真是离不开女人了

    季子强说:“我是离不开你这个女人了。”

    季子强挂上电话就回家了,进门的时候,天还没完全黑透,远远地便看到家里的灯光,开了门,江可蕊正从里间出来,说:“今天没有应酬吗?”

    季子强说:“今天就是应酬你。”说着话,两人已抱在一起。

    江可蕊抱着他更多的一是种思念的融化,一种情感的凝聚,而季子强却是灵与欲兼而有之,甚至于欲更多一些。

    江可蕊说:“真的就这么猴急吗?”

    季子强引导她的手,让她去感觉,她便笑了起来,说:“我还想先出去吃饭呢,衣服都换好了。看来,是不行了,又要脱了。”

    季子强说:“你一点不了解我。这种时刻,我最想干的事就是把你吃了。”

    江可蕊穿一件那种很多扣子的衣服,一粒扣一粒扣地解很麻烦,季子强就把手从衣摆下伸了进去,她穿了一件很窄的裤子,她不配合屏着呼吸,他就无法解开那粒扣子。

    季子强说:“你怎么这么麻烦?你今天怎么这么麻烦?”

    江可蕊说:“是你麻烦,是你把程序倒过来了。”

    江可蕊不停地笑,心里却是甜的。哪个女人不希望自己的男人回来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折腾自己?这说明,自己的男人有多记挂自己,有多需要自己。男人的记挂,男人的思念总是最实际的,他们没有女人那么多幻想,他们想要的是实实在在的东西。季子强捧着她的臀的时侯,便兴奋得颤抖起来<span css="url"></span>。

    她问:“你是想这个才早早的回来吧?”

    季子强说:“都想,也想你。”

    江可蕊说:“我才不信呢!”

    季子强说:“分得清吗?想你,也想这个,想这个也想你,分不清的。”

    江可蕊还想要说什么的,却感觉到了他的强大,他坐在沙发上,她坐在他的腿上,因此,她很清楚地感觉到,他是在自己的身体里面才变得强大的。

    他要她背对着他的时候,她就有点不愿意了,江可蕊说:“换一个姿势不行吗?”

    季子强说:“我要把所有的姿势都做一遍。”

    江可蕊说:“什么人啊。”

    然而,她还是顺从了他,她从不想扫他的兴,尤其在干这种事的时候。然而,正是因为她的半推半就,更助长了他的强烈,她便在他的强烈中瘫软了。

    这个晚上,九点多他才说要去吃饭,那会儿,江可蕊躺在床上动也不想动了。

    季子强问:“你不饿吗?”

    她说:“饿,早就饿了,只是一点力气也没有了。”

    季子强说:“要不叫外买吧!”

    江可蕊说:“不但只是叫外买,你还要喂我。”

    季子强要打电话叫外买,她说:“算了,还是出去吃吧。

    “我要吃点好的,补充补充。””她这才动了动。

    季子强也笑着说:“我也要补充补充。”

    江可蕊说:“你不准。不能让你补充。你最好什么也别吃,喝杯白开水就好了,让你一点力气也没有。”

    这个夜到了尽头,月亮消失了,城市中空寂无人,街道没有丁点声响传来,到处是一片静寂,季子强小屋内昏黄的床前灯还亮着,在黄色灯光的阴影里,季子强一动不动静坐在窗前的椅子中,目光炯炯地看着窗外。

    床上的江可蕊睡的很香,她扭動了一下身体,睁开疲倦的眼睛,看了一眼椅子中一动不动的季子强问道:“怎么还不睡啊?”

    季子强摇摇头,有点抱歉的说:“你先睡吧,要不我把灯关了。”

    “不用。”江可蕊看看表,肯定地说:“太晚了,你明天还上班呢,发什么呆啊。”

    季子强没出声,他起身走向门口:“我出去走走。”

    “你拿件衣服,外面冷。”江可蕊叮嘱着。

    季子强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江可蕊无奈地看着季子强的身影消失在门后,她不知道季子强遇到了什么麻烦,今天江可蕊已经问过季子强好几次了,但他一直都不肯说,总是用其他的话来打岔,错开话题。

    江可蕊不是个唠唠叨叨的女人,她也知道,季子强不想说自己是不应该勉强他的,由他去吧。

    季子强来到楼下的花园中,他靠在一棵大树上,紧紧的抱着双臂,看着天上的繁星,想着自己面临的这个困境。

    他凝视着夜空中明亮的星星,集中他所有的力量和热情,在一呼一吸中思考着,满天的星,一闪一闪地含着耀眼的光芒,无穷无尽的挂在天上,闪烁着,那么强!象是在拂平他因思念而躁动的心。

    季子强回到房间的时候已经很晚了,江可蕊还没有睡觉,季子强不得不暂时的放弃自己的思虑,微笑着把江可蕊搂在了自己的怀里,嘴里轻轻的念叨着,睡吧,睡吧。

    江可蕊乖的像一只猫一样的依偎在季子强的怀里,甜甜的入睡了。

    阳光照在地板上,窗外传来嘈杂声,当一束金色的阳光爬过门板的地缝在地板上颤抖时,江可蕊的身体裹在灰色的被单下,她转动了一下身体,手臂在空白的床单上搓动了几下之后睁开了眼。

    这时季子强端着一杯热奶站在卧室的门口,走了走进。

    季子强直接来到江可蕊面前:“睡的好吗?”

    季子强将热奶茶递给江可蕊,江可蕊抱着雙腿坐在床上,一双大眼睛注视着季子强,一动不动。

    “你放心,喝吧,温度刚好”

    江可蕊接过喝了一大口奶茶,轻声说了声:“谢谢你,你还在烦恼吗?”

    “没有什么烦恼。”季子强微笑着。

    “昨晚一直没睡觉?”

    “也没有,睡的晚了一会。”季子强嘴角挂着微笑。

    “几点了。”

    “快上班了。”

    “天啊!我去趟洗手间。”季子强和江可蕊下楼的时候,又一次看到了电视台给江可蕊配置的小车,季子强放缓了脚步,对江可蕊说:“今天去了之后,就不要在坐这个车了。”

    江可蕊有点奇怪的看看季子强,说:“怎么了。”

    季子强笑笑说:“以后我让我的车接送你吧?用下面的车影响不好。”

    “不会吧,难道用市长的车反倒影响好了?什么逻辑?”

    季子强再一次的笑了笑,江可蕊却像是明白了什么一样,愣了一下,说:“你昨天就是在想这个事情吗?”

    “也不全是吧?但。”季子强欲言又止。

    “你不用说了,我明白了,从明天起,我还是让广电局的司机开我的车接送我吧,这样可以吗?”

    季子强拥了一下江可蕊的肩头,不错,她虽然可能不知道为了什么,但她并不是个不懂道理的人。

    看着江可蕊坐上车离开,季子强才慢慢的走到了政府大楼。

    刚上三楼,季子强就迎面撞见了庄峰,庄峰很客气的对季子强笑笑说:“季市长没休息好吧,脸色有点难看,不要太辛苦了,注意身体啊。”

    季子强苦笑了一下,点点头,和庄峰擦肩而过。

    整整的一天时间里,季子强都有点心神恍惚,今天安排的工作他也干的无精打采的,有几个省城的大老板请求相见,季子强也让小赵给推掉了,他本来就情绪不好,怕和别人谈不出什么感觉,在一个现在谈了又能怎么样呢?最后自己不是还要面对庄峰那摆脱不掉的陷阱,季子强在今天变得沉默寡言,也回避几个朋友的邀请,他在没有事情的时候就待在办公室里,哪都不去,深居简出。

    但即使是如此,季子强还是难以摆脱笼罩在自己眼前的迷雾,下班了,季子强给江可蕊去了一个电话,没想到江可蕊到下面县上去检查工作了,季子强叹口气,独自离开了政府的办公室,出去走了一会,就找到了一个小饭店。

    他今天不想吃政府的伙食,他懒得在那里和别人打招呼,更不想和他们去聊天说笑,他就想一个人静静的待着。

    很快的,小店里的老板就招呼季子强在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了下来,季子强点了几个素菜,要了一碗米饭,准备随便吃一点在回家。

    这个时候,在小店的外面,却走过了一个绝美的妇人,柯瑶诗,是的,就是她,她本来是在附近一个商店买东西的,走到这里,却扭头却看到了街边小饭馆窗内一个熟悉的身影,她不由停住了脚步,仿佛发现了新大陆。

    窗内,季子强独自坐在靠窗的一个桌子吃着饭,身影显得落寞而孤单。

    柯瑶诗一个短暂的停顿,犹豫了一下,走进小饭馆。

    柯瑶诗走进餐厅,店员来到柯瑶诗面前热情的问:“请问,你需要什么?”

    柯瑶诗客气的说:“一会。”

    她走向季子强,礼貌的打招呼:“你好,没想到能在这儿碰到你……。”

    季子强诧异的抬起头,看着柯瑶诗,目光很惊讶:“是你?”

    柯瑶诗微笑着问:“打扰你吗?”

    柯瑶诗看着季子强摇摇头,他说:“你怎么会来这里?”

    柯瑶诗不由笑了,她很自然的坐在季子强对面,反问:“你怎么会来这里”

    “我啊,没地方吃饭啊,只好在这凑合一顿。”季子强情绪不高的说。

    一个微笑再次爬上了柯瑶诗的脸:“你没等人吧?我不会打扰你吧?”

    季子强摇摇头,完全停止了吃饭。“一个人喝酒,不如两个人喝的开心,我能否请你喝酒捎带吃顿饭呢?”柯瑶诗笑着提议。

    季子强仔细的琢磨了一下然后说:“不,改天吧。”

    因为季子强知道,柯瑶诗最近几天一直说想要对自己表示感谢一下,但自己真不想因为那件事情而让她请自己。

    柯瑶诗不由一笑:“既然你一个人喝,不如我们一起喝,我们为什么不可以聊聊呢?”

    本书来自<hr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