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面对庄峰这样亲昵的表现,到一下有点接受不了,这人的脸怎么变化如此之快,前几天开会的时候,听到自己的提议,脸都黑破了,今天却变得艳阳高照起来br>

    季子强从兜里掏出了烟来,给庄峰发上,还帮他点上,点烟的时候,庄峰很亲切的用手指点点季子强点烟的手背,以示亲密。

    两人都叼上了香烟,抽了一口,季子强才说:“最近几天我谈了好多家施工公司,对高速路的工程也是多了一份理解啊,所以我想给市长汇报一下我内心的想法。”

    “呵呵呵,想法啊,嗯,我到不想插手这个项目太多啊,你也知道我这个人,该放权的时候我一定回放的。”庄峰像一个正人君子一样的说着话。

    季子强真想吐给他一脸,这人真是个无耻啊,现在一下变成圣人了。

    庄峰见季子强没有说话,自己又说:“我只想知道,你准备把招标的公司圈定在哪几家上面,有没有梁老板。”

    庄峰在稍微正经了一下之后,就暴露出了他的丑恶嘴脸了,他一点弯子都不饶,单刀直入的提出了问题,让季子强没有回转的余地,季子强杨了杨眉,这个问题自己必须是要回答的,本来自己也是想好了要来表明态度的,所以季子强没有回避庄峰锐利的眼神,镇定的说:“当然,梁老板可以来投标,但我不能保证他会不会中标,我想啊,这次招标的程序我还是希望按照我提出的那个方案来执行。”

    庄峰听完了季子强的话,他没有收回自己冷硬的目光,说:“你再想一想,你是不是已经确定了。”

    季子强从庄峰的口气中听出了浓浓的威摄,但季子强还是轻微的点了点头,说:“我认为这样最为恰当。”

    庄峰看着季子强,看了许久,最后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说:“你这样就有点固执了,算了,我们不谈这件事情了,我还是相信,你自己能仔细的考虑好这件事情的。”

    季子强很决断的说:“庄市长,我已经考虑了很长时间。”

    摇摇手,庄峰嘲讽的笑笑,说:“不,不,不,季市长你还需要考虑,我可以给你两天时间再从新的考虑一下。”

    季子强不由的摇摇头,说:“有这个必要吗?”

    “有啊,因为你必须停一停你手上的工作,来研究一下这个事情。”庄峰说到这里,就站了起来,翻身到了自己的办公桌前,从一叠文件中抽出了一份材料。

    季子强搞不懂这庄峰在玩什么花样,自己现在重中之重的就是高速路工程,他想要用其他的事情来干扰自己的工作吗?

    季子强莫名其妙的看着庄峰又走了回来,接过他递给自己的文件,很快的瞄了一眼。

    这个文件是财政局起草的,上面提出了要对电视台进行一次财务审计的计划,但庄峰还没有在上面签字。

    季子强就很费解的看看庄峰,说:“这电视台和广电局不在我分管口上,似乎不用我负责吧?”

    庄峰就笑了笑,说:“但事情会涉及到你,所以我在考虑,签不签这个文件?”

    季子强很不解的问:“涉及到我?怎么讲?”

    “嗯,确实如此,当然了,换句话说吧,准确的讲,应该是涉及到你们家里的江局长?”庄峰说的很平淡的,像是在谈论着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

    季子强想想,嗯,或许是让江可蕊配合这次审计?也是吧,电视台在业务上确实归江可蕊分管的。

    季子强说:“嗯,那是她的工作,和我无关,我不至于手那么长的。”

    “你理解错了啊,子强同志,我是说这件事情一旦开始办,可能会伤及到江局长,因为就我所知道的情况,电视台是有小金库的,这里面还有很多财务其他的违规问题,据说就在前几天,他们电视台的领导还在江局长的授意下从小金库拿出了几十万元,给江局长配备了一辆新车,不知道你有没有发现这个情况。”

    庄峰好整以暇的说着,很关心的还给季子强发上了一支烟,又说:“你也不用太担心,这不是吗?现在报告我还没签字呢?要说年底了,事情也多,放一放也没什么错。”

    季子强脸上的表情慢慢的凝固,僵化了,他知道,庄峰开始对自己展开了有力的反击,他没有挑选自己而来,因为自己没有什么破绽给他,他挑选了江可蕊,这个老谋深算的人一下就找到了自己的要害,找到了自己最为脆弱的穴位,他这一刀,准确,快捷,狠毒而凶猛,自己想要躲过已经晚了。

    季子强后背有点发凉,看来庄峰已经早在好多天之前,就为自己布好了这个局,从给江可蕊借车,再到给财政局的请查报告,这都是一整套的环环相扣的环节,现在庄峰是引而不发,只要自己不能满足他的要求,他只需要在上面签上几个字,后果必然是江可蕊受到伤害。

    一个分管的领导,不仅不制止下属单位违背财务管理制度,私设小金库,还指使别人用小金库的钱给自己购置小轿车,这种情节在目前自己四面受敌的情况下,会被无限的放大,最后江可蕊是毫无疑问的要从局长位置上落马,而自己呢?也一定会多多少少的受到牵连。

    季子强沉默了,他根本承受不了这样的一个后果,从内心来说,季子强是不怕任何的打击,但江可蕊呢?特别是一想到江可蕊会因为委屈而伤心的哭啼时,季子强的会感到心如刀绞。

    庄峰微笑起来,说:“对了,最近江局长身体都还好吧,我看她已经有点显怀了,现在一定要把营养跟上,另外啊,你也不要惹她生气呦,孕妇生气会影响胎儿的健康。”

    庄峰无耻而卑劣的恐吓,让季子强后背的冷汗越来越多了,

    他突然的感觉世界上只有自己一个人,周边都很空虚,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儿,堵得他呼吸都觉得困难,他的大脑一片空白,周围的一切仿佛都要把他吞噬掉,迎面是无尽的黑暗,而庄峰的脸,现在好像也变成了魔鬼的面具,他在狞笑着<span css="url"></span>。

    季子强用了好一会的时间才慢慢的恢复过来,他叮咛自己,别慌,别慌。

    可汗一股脑儿往外冒,季子强整整衣领,拉拉衣襟;一会儿,又整整衣领,拉拉衣襟,他显得有点手足无措起来了。庄峰则在旁边饶有兴致的看着季子强,他真的想笑,想要大笑,原来你季子强也是有软肋的吗?我一直都认为你是一个铁墙铁壁,无懈可击的人,现在看来,真是误解你了,呵呵呵呵,好吧,好吧,我给你时间。

    庄峰就很优雅的用两根手指夹着香烟,慢慢的抽着,欣赏着季子强的惊慌失措,庄峰甚至在想,要是现在手里有一杯酒该多好的,用季子强这样的表情来下酒,肯定会很惬意的。

    季子强知道自己刚才肯定是失态了,但这没有办法控制,他自己是不怕任何打击的,但他怕江可蕊受到打击,江可蕊其实没有外面看上去那么强大和坚强的,她终究是女人,终究是一个需要丈夫保护和关爱的女人。

    季子强在调整着自己的心态,他拿出了一支烟来,努力的让自己的手变得平稳和自然的点上了香烟,低着头慢慢的抽了起来。

    于是此刻的办公室就很安静了,只有淡淡的青烟从他们两人的口中,鼻中不断的冒出,两人的面孔也都笼罩在了一片烟雾中,变得有点模糊起来。

    其实季子强抽烟不是为了标榜自己很牛逼,很掉的形象,他抽烟不带有任何社会性质,它纯粹是个人性质的举动,当然这并不是意味着他像那些大思想家一样从尼古丁中得到对他们思想有用的灵感,在他们那里,烟已成为一种工具,一种被熟知的工具,人们对它意义的太多熟知反而掩盖了它真正的意义。

    香烟可以让季子强冷静地思考问题,可恶的烦恼随烟雾缓缓散去,在他的舌面上的蓝色烟雾感觉凉凉的,很舒服;上颚的供曲处接纳着烟雾;袅袅的烟雾随着鼻孔向上漂浮,季子强狠狠地抽一口,满嘴都是烟雾,而后吹出来,形成许多螺旋状的烟圈。

    抽烟是一种恰当的智力训练方式,有的人抽烟使得自己的思想和灵魂的优良品质通通展现出来,有一种生命完全掌握着五种感官,只有这样的生命才能恰当地操纵抽烟的行为,对于那些痛苦,悲伤或是困惑的人来说,抽烟的作用就如同一种最好的安慰剂,是排忧解难,镇痛止疼的良药和香膏:它使烦躁不安的心情平静下来,它使怒气冲冲的人快乐起来。

    季子强在抽掉了一支香烟之后,人也镇定,从容了许多,他使劲的在烟灰缸中摁熄了香烟,抬起头来,看着庄峰说:“我需要一点时间考虑。”

    庄峰点点头:“当然,刚才我已经给你说过了,你是需要两天的时间来考虑。”

    “两天?”季子强诧异的问。

    “当然,这已经很长了。”庄峰说出来的话是冰冷的。

    季子强就站了起来,不再看一眼庄峰,默默的走出了庄峰的办公室,两天?就两天的时间?自己能做出怎么样的一个决定呢?季子强有点不敢去想了。

    下班之后,季子强又在办公室坐了好一会,后来他便打电话给江可蕊,问她回去了没有。

    本书来自<hr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