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他不得不有点后悔,要是当时自己在坚强一点,是不是自己和季子强的距离就会更接近一些,可惜啊,世上没有后悔药,不过让许老板值得欣慰的是,像季子强这样的人,永远不会对自己报复了,因为他不屑,自己也不配他动手。

    想通了这些问题,许老板坦然了,他也很真诚的,由衷的对季子强说:“季县长,认识你是我最大的一个收获,我看懂了很多事情,我也学到了很多东西。”

    季子强没有把他的话当成拍马溜须,一个人是否再说真话,从他的眼中你是可以看的出来,当然,这要一个足够明智,足够思路清晰的人才看的出来,而季子强就恰恰是这种人。

    他们就抛开了这一页,一起聊了很多其他话题,季子强也对许老板的饲料厂提出了一些合理的建议,比如让他多看看国际粮油价格,随时调整饲料的销售价格,还有让他花点代价,聘请几个专职的技术配方员,只有不断的提高饲料的出肉比例,才能占领市场,做强做大。

    等送走许老板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季子强没有离开县政府,一个人在办公室看书看到很晚才休息,让那个一直在外面伺机报复的乔小武白白的等了一个晚上。

    一大早刚刚上班,季子强还没把报子看完,哈县长就来到了季子强的办公室,对于哈县长并不多见的造访,季子强是有点戒备的,这次自己的问题,从表面上看,似乎和哈县长没有什么关系,但作为一个华书记忠实的铁杆,哈县长怎么可能没有参与其中,只是他藏匿的够深罢了。

    而哈县长心情是很特别的,他看到了这次由华书记亲自操刀对季子强的狙杀,本以为是一击必中,毫无悬念的,但结果让他大感意外。

    这样的结果,让哈县长从而对季子强也有了更多的担忧,这个人是自己所见过最为强悍的一个对手,他有绝对的无畏,同时他还有缜密和谨慎,几次的杀着都让他轻易破解,那么,自己还需要继续和他为敌,继续对他狙杀吗

    哈县长是矛盾的,他想除去季子强,但他面对季子强的时候,他的心中有了过去从未有过的怯意,他怕,他怕自己一旦和季子强摆明了态度,让两个人这种表面的伪装都不得不卸下,当季子强不得不奋力抗拒自己的时候,自己能不能抵挡住季子强的反击。

    这绝不是一种胆小,哈县长不是一个愚昧或者毫无自知之明的人,他在几十年的宦海生涯中,早就炼就了一双好眼,他可以洞悉很多人的内心,也可以对自己的朋友和对手做出客观的判断,他更能预知很多毫无征兆的危险。

    季子强就是一个让他感到很危险的人,他已经把季子强看成是一枚地雷了,季子强隐藏的很好,他的威力也很大,在排除他的时候也一样是需要冒上很大的风险,自己有没有必要亲自去排这颗地雷呢

    哈县长是拿不定主意的。

    季子强就算是在戒备哈县长,但他的脸上永远都是微笑的,季子强笑笑说:“哈县长怎么过来了,请坐,请坐,小张,给哈县长泡杯水。”

    哈县长摇着头说:“不用,我办公室也刚泡好的,我就坐几分钟,一会还要出去。”

    季子强也就没有给哈县长泡水了,哈县长说的也不错,两人办公室也不远,哈县长也一定不会和自己长谈,泡水没必要,他就先给哈县长发了一根烟,帮哈县长点上说:“是不是有什么指示”

    哈县长笑笑,却没有说什么,只是使用的吸了一口烟,季子强很快就反应过来了,扭头对小张说:“小张,我和哈县长聊会,不要让别人过来打扰。”

    小张明白,这是要自己离开的意思,他赶忙说:“好的,我这就过去看着。”

    等小张离开以后,季子强采用征询的目光看着哈县长。

    哈县长说:“也没什么大事情,就是昨天王老板那奠基仪式你先跑了,人家王老板让我给你带个红包过来。”

    季子强一听这事情,就忙说:“不用了吧,我也没给他帮上什么忙。”

    哈县长笑着说:“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你也不用担心,昨天所有的干部都有红包,我也拿了,这完全是一个礼尚往来,我们不是也给他送了花篮礼金吗”

    季子强就心里想笑了,我们送到额那礼金和花篮好像不是我们自己掏的钱吧,在他的犹豫间,哈县长已经掏出了一个红色信封,放在了桌子上说:“我们两个一样多,呵呵,可没偏向谁呦。”

    季子强也明白,这样的红包是无法拒绝的,除非自己敢于和昨天所有拿了红包的领导为敌,他就掂了掂红包说:“那行,我也谢谢哈县长了。”

    哈县长摇手说:“谢我做什么,我不过就是帮你带过来,人家王老板昨天吃饭的时候,对你那才是一个崇拜,说要不是你,现在他还在和一伙刁民扯皮呢。”

    季子强笑笑,就不再说这个话题了,又给哈县长汇报了几个自己口上的工作,两人这才分手。

    等哈县长离开以后,季子强打开了红包一看,里面装了五千元,季子强大概的算了下,就昨天一个典礼,王老板恐怕要搭进来好多万的红包钱了。

    他拿这这五千元一时也不知道如何处理,留下吧和自己一贯的原则有违,不留下难道又哪去捐了

    他想了一会,就打电话把办公室的黄主任叫了过来,准备把这钱给办公室算了,在县委和政府的很多科室,特别是一些缺钱少权的冷衙门,为了调动本部门人员的工作积极性,也是平衡一下大家的心态,都会各自想点办法,给科室找点福利,时间一长就成了规矩,哪个部门或者科室的领导每年找不的额外的福利,下面都对意见纷纷,很多人背后就会说些难听的话。

    以后这上来的部门领导都会把给科室的福利当成一件重要工作来落实,受害的一般就是下面的企业了,有很多利润好一点的企业,一年要应付好多个部门的敲诈,你要不给,那你最好把屁股洗干净,准备好人家背后剜你。

    黄主任最近也是为这事情费神,办公室的科室很多,福利还不能比其他的部门少,他前几天还和季子强聊天的时候说道这事情,今天一来,看到季子强给他了五千元,黄主任自然是喜出望外,看知道了这钱的来源他不大好意思的说:“季县长,这是人家给你的红包,我们拿了不大好吧。”

    季子强说:“有什么好不好的,我也是办公室的人啊,总不能光叫你一个人为难,背后别人骂你,我脸上也无光。”

    黄主任感激的说:“那是,那是,这伙没心肝的,只要一见了别的部门发福利,他们眼睛都红了。”

    季子强哈哈哈的大笑起来,那黄主任拿上这钱,心里也是一阵感慨,他知道昨天去的领导还有好几位呢,看看那些个家伙,每次办公室发福利他们最多,但从来都不知道为办公室做一点贡献,当然了,这只是他心里想,见了那几个家伙,他还是要笑脸相迎的。

    季子强打发走了黄主任,就准备下乡去看看,刚要叫小张一起走,就见昨天送自己参加典礼的司机小王又敲门走了进来。

    季子强就问:“小王,今天派的是你的车”

    小王说:“不是的,我今天送冷副县长到柳林市去,你派的是小刘的车。”

    季子强“奥”了一声,就有点奇怪,那小王来找自己做什么,他还没想完,就见小王把一件盒装的衬衣放到了桌上说:“季县长,这是昨天奠基仪式吃饭的时候王老板给发的礼品。”

    季子强那起来一看,不错,是一件很高档的名牌衬衣,但看起来是女装,就奇怪的问:“小王,这是给我的”

    小王错解了季子强的意思,以为季子强嫌礼品太薄了,他也不无怨言的说:“是啊,你看这王老板吝啬不吝啬,都是发衬衣,我们这些小喽啰就不说了,至少应该给你一个红包吧,就这一件衬衣把人打发了。”

    季子强嘿嘿的笑笑,说:“我意思是看起来怎么是女装”

    小王忙说:“发的时候有男装有女装,我也找不到你的衣服号码,就拿了两件女装。”

    季子强笑笑说:“那你回去受媳妇表扬了吧”

    小王笑笑说:“那是肯定的,这牌子到真不错,我媳妇很喜欢。”

    季子强说:“那这样把,这件你也带回去,我又没媳妇,放着也是闲的。”

    小王就贼贼的说:“季县长,真人面前不收假话,我可是看到有些人在某天晚上带着我们县的美女警花在吃小吃呢,她那身材和我媳妇差不多,所以我才帮你也拿的女装。”

    季子强倒是一愣,呵呵,这小子,看起来上次带华悦莲吃夜市让他瞅见了,这洋河县就是太小,以后真该注意一点,季子强就呵呵呵的笑笑说:“你看到我准备不露面,我那天身上没带钱,最后都愁死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