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二公子说:“那你可要帮我盯紧一点啊,这个问题不是小问题,你应该知道我这次是势在必得的,不要因为这个件事情最后影响了我们的关系nbsp;”

    季子强叹口气,说:“行啊,行啊,你用不着说这样的话吧?”

    二公子就在电话中笑了,说:“我担心你最后顾不过来我啊,反正不管怎么说,这个项目我是要定了,对了,那天闲一点我们坐坐吧,小紫说想请你吃饭呢?”

    “小紫,谁啊?”季子强听到有点一下没有反应过来。

    “靠,真有你的,何小紫你都不记得了,难怪人家追你这么久都没希望,你心里一点都没有想到过人家吧?”二公子愤愤不平的说。

    季子强这才恍然大悟,呵呵一笑说:“你一个‘小紫’叫的我还以为是‘小子’,一时肯定反应不过来”说到这里,季子强却一下有了警觉,怎么二公子这样称呼何小紫呢?

    他们不应该如此熟悉吧?

    季子强忙问:“你和何小紫不是刚认识没多久吗?”

    “是啊,但你老人家就没有听到过一见钟情这句话吗?”

    季子强感到一阵的毛骨悚然,说:“二公子,我可是现在警告你,何小紫是个很淳朴的女孩,你不要把她当成你社会上遇到的那些不三不四的女人对待,要是那样,我是不会放过你的。”

    “且,什么乱七八糟的,告诉你,我已经决定了,就把她作为我的女朋友了,我倒想警告你一下,以后不要在勾搭小紫,不然我不会放过你。”

    季子强就愣住了,好一会都没有说话。

    倒是二公子感觉自己雷倒了季子强,在那面桀桀的怪笑着说:“你没想到吧,你现在失落了吧?所以啊季子强同志,我告诉你,有花堪折只需折,莫待无花空折枝,后悔吧。”

    挂上电话之后,季子强确实愣愣的傻了好一会,这两人之间的关系也发展的太快了一点吧?但自己却根本没有办法来制止或者劝说,因为自己没有那个权利,季子强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希望他们好好的,正儿八经的谈恋爱,不要最后谁把谁伤害了。

    上班之后,季子强的安排是满满的,一大早就在政府召开了一个关于下一步提高税源的会议,参会的有地税局和其他相关的很多部门,在会上,庄峰做了重要的讲话,其中心思想就是要相关的各部门做好下一步加大征收税款的工作,因为初步估计,在高速路项目上,将来省上最多能支持新屏市十个亿资金,还剩下的几个亿那就需要新屏市自己来消化筹集了<span css="url"></span>。

    对这样庞大的一笔资金,新屏市倒也不是完全的没有办法。

    有人就提议了,可以提前预收以后两年的税款。

    还有人提议,对现有全市,包括下属区县的一些补助暂停。

    更有人建议,可以增设一些地方税种,对所有工矿企业和交通,旅游,娱乐,饮食业利用一下政策上的漏洞,重复收费。

    什么卫生费,人头费,服务员的健康保证金,等等等等,这中间还是大有可为的。

    季子强越听越是难受,这都怎么了,企业是需要政府扶持的,而今天坐了满满一会议室的人,大家不是为了怎么商讨扶持企业,而是一个个的都在挖空心思杀鸡取卵,这样搞下来,企业还有活路吗?

    更重要的是,未来新屏市还有什么潜力可挖吗?

    收税都能收到几年之后了,而且还一下子增加了如此繁多的地方性税种,真不知道以后在新屏市还能存活多少企业。

    整个会议中,季子强都听的闷闷不乐的,但没有人来在意他的想法,所有人都似乎想要在庄峰面前好好的表现一下自己的聪明才智,季子强就想到了一句话,没有做不到,只有想不到,这些人真的是高人啊。

    所以在最后庄峰让季子强讲话的时候,季子强连连的摆手,他什么都不想说了。

    倒是庄峰,还心情很好的说:“季市长啊,我们可都是给你在想办法呢,将来这钱都是你高速路项目用的,你不讲两句怎么对得起大家。”

    季子强摇头说:“对税务这一块我真的还是门外汉,你们讲,我听听吧。”

    会议结束之后,季子强一直都是抑郁寡欢的,但不得不说,高速路项目将来的集资问题确实是一个不容忽视和回避的问题,对这个问题,季子强也是需要认真思考。

    但他没有太多的时间来思考这些问题,因为一下子,来找季子强的人就多了起来,其实用不着季子强到全省去打高速路招标的广告,因为盘踞在省城的那些做大生意的老板们,他们都有自己的一套信息来源,他们也每天在关注着北江市可能发生的一些大买卖。

    对那些省城的大老板来说,新屏市的高速路项目,无疑就是一笔很大的生意了,在很早之前这些大鳄们早就有了觊觎之心,但他们不会像梁老板等人那样急急忙忙的介入,他们有自己的计划,有自己掌握的时机,在交通部的立项审批通过之后,他们才一窝蜂的杀到了新屏市来。

    并不是所有老板都会想要高速路的主体工程,还有很多二级附属配套设备和材料的公司,一个这样大的项目启动,不管是机械,还是各种材料,也或者是需要的人力,这都是少有的一次机遇,很多老板不过指先住下来,等着看看是谁拿下这些项目,自己好在去和这个公司洽谈。

    最近这几天,在新屏市的高档宾馆里,呼啦啦的一下就来了很多大老板,单单从那些高档宾馆停车场里你就可以发现,奔驰,宝马,凯迪拉克,这些高档的轿车比起过去多了许多。

    这期间最为高兴的当属娱乐场所了,据最新的小道消息说,就这几天,小妹们的小费记录在不断的刷新,甚至连省城和外市的一些自认为档次够格的小妹也是慕名而来,似乎突然之间,新屏市变成了一个钱多,人傻的特区<span css="url"></span>。

    当然了,万流归宗,在他们这些大老板们熟悉了新屏市的环境,了解了新屏市的权利构筑之后,他们就通过正常和不正常的各种渠道,找到了高速路筹备办公室,找到了季子强。

    季子强当然是责无旁贷的要亲自接见了,这关系到新屏市高速路,他必须认真的,详细的和每一家都谈谈,对涉及到一些政策和关键点的地方,季子强还不不厌其烦的询问和探讨,这几乎用去了他好几天的时间。

    这样的接触也是很有效果的,季子强对高速路项目中很多过去自己不太熟悉的细节也通过最近几天全方位的谈话获得了理解,过去季子强只是从许多正面的方向了解的项目,现在才明白,高速路真是一个复杂的工程,这里面还有很多不为人知的东西,比如坼迁的运作,再比如土方的测量,还有高速路多种型号的基础材料,以及高速路面略低几个毫米会形成的巨大成本差异等等,其中每一个环节之中,都会有很多的猫腻在。

    季子强在感叹这样一个工程的浩大之余,也对高速路下一步的监督有了一些担心,十多个亿的资金啊,投进去假如再出现了问题,这个责任就是重大的。

    不过在这样的担心中,季子强还是有很多收获的,其中这十多位可以让季子强见面的老板本身都是一些很有实力的人,他们的到来,让季子强一下就开拓了视野,特别是其中几个公司,都是做过很多高速路工程的大公司,他们不管是实力,还是技术,都让季子强比较满意的。

    季子强在心中也暗自做出了自己的评估,对他们提出的很多设想和建议,季子强也在心中反复的斟酌,总体来说,让是比较认同这其中的几家公司。

    但现在的问题就是怎么才能摆脱冀良青,庄峰,以及二公子对自己形成的持续不断的压力,特别是冀良青,他一直都没有发力,一但自己的想法和他的希望发生了冲突,他肯定会对自己发力打压,自己是不是足以抵挡的住呢?。

    至于二公子和庄峰,季子强想,自己可能还稍微的好对付一点,毕竟他们对自己没有太大的约束能力,就算他们想要收拾自己,那也要等到自己办成这件事情时候吧,到那个时候,随便他们怎么着吧,大不了受点委屈,总不至于就因为这样的事情他们就能把自己搞掉吧?

    季子强这样想想,又有了一点信心,他决定先去见见庄峰,和他开诚布公的谈一谈。

    季子强先给庄峰去了一个电话,虽然两人办公室只是相隔不远的一个楼层,但季子强还是很客气的问:“庄市长,请问现在你有时间吗?我想把高速路的情况给你汇报一下。”

    庄峰像是也正等着季子强的电话一样,说:“行啊,你现在就可以过来。”

    季子强收了线,就深吸了几口气,到庄峰的办公室去了。

    所以季子强在走进了庄峰办公室的时候,已经是做好了最坏的准备,可是奇怪的是,庄峰今天的情绪很好,没等季子强走近身边,就主动的站起来,很客套的和季子强先握了下手,说:“坐坐,坐,最近几天看季市长那里真是门庭若市啊,季子强已经预感到今天不会有好的结果,自己一旦开诚布公的谈出自己的想法,庄峰肯定会暴跳如雷的,但这也只能如此了,自己不能因为照顾你庄峰个人的情绪,让国家和群众受损失。怎么样,一定谈的不错吧。来来,就坐沙发上。”

    本书来自<hr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