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后来江可蕊感到了困倦,他们才安然睡去,最近江可蕊的胎动已经有些频繁了,她也经常感到疲劳起来,季子强自然也不敢轻易的乱来了,他每天都在盘算着时间,等着由自己亲自创造的那个小生命的诞生nbsp;

    这样又过了几天,突然的一个早上,季子强陪着江可蕊一起下楼,准备上班的时候,却发现了在家属院的外面正停着一辆崭新的小轿车在等着江可蕊,这让季子强很是奇怪:“怎么,你不是有车吗?单位还给你配一辆?”

    江可蕊很得意的笑笑,对季子强说:“这是我们电视台特意给我安排的小车,说我现在有了身孕,每天走路怕动了胎气。”

    季子强说:“电视台怎么会想到给你配车,就算配也应该是广电局给你配啊,他们只是你分管的一个口而已,这样做不大好吧?”

    “也不算专门给我配的,台长说了,本来电视台就准备购置一辆小车的,现在是先让我用,等我孩子生了,以后还是用自己的车,算是临时借用吧。”

    季子强到也没有太把这个事情放在心上,作为一个分管的领导,下面临时借调一辆车,倒也不是一个太严重的问题。

    江可蕊让季子强上车,反正是顺路的事情,就连那个专职的司机也很殷勤的下车帮季子强拉开了车门,但季子强摇了摇头,说自己走几步,活动一下,每天坐在办公室里,也想散散步,两人就亲亲热热的分了手。

    季子强今天上班之后,一大早就到了开发区管委会,副主任刘兴洋在管委会走马上任后,大刀阔斧地对全开发区的干部,职工翻盘洗牌,把一个前主任孔晓杰在任时针插不进水泼不入的**王国逐步瓦解了。

    新主任刘兴洋很善于抓舆论宣传。他从思想教育入手对职工进行洗脑,逐渐奠定了自己的基础,这次他打算对管委会内部进行一番整肃,把队伍抓牢,他打出了廉政建设的旗号,大张旗鼓地举办管委会干部廉政建设培训班,为把声势造出来,他在对内对外宣传上做足了功夫,专门请季子强在培训典礼上代表政府讲话。

    季子强不好拒绝这个邀请的,开发区是在自己的力主下完成了清理,自己当然不能撒手不管,在一个,季子强还有自己的一些想法,他有一个朦朦胧胧的计划,准备在以后稍微闲一点就仔细的研究开发区的现状,力争找到一个让开发区启动,盘活的方案来。

    几天前小赵就知道季子强已经接到了这个邀请,也早早的搜集了有关资料,象模象样地为季子强准备了一份讲话稿。新主任刘兴洋亲自主持培训班的开班典礼,正式开始前,主任刘兴洋对季子强低声请示说:“这里的工作情况复杂,有些干部还抱着过去的工作方式在工作,我怕他们出乱子,想请季市长你借这次培训对他们敲打敲打<span css="url"></span>。你代表政府,肯定比我的力度大,这里有一部分人以前是跟孔晓杰跑的,狠狠震慑一下他们,让他们懂得规矩,头脑清醒些。”

    季子强听的有点不太舒服,这个刘兴洋恐怕是得意忘形了,这样的话就不该他来说,自己怎么做那是自己的事情,他要利用我来整肃一下纲纪,借用政府这张老虎皮吓唬人,来震慑那些不听他话的下属。

    季子强对开发区管委会的情况也有耳闻,知道刘兴洋现在根基尚未扎牢,有的干部也曾悄悄告诉过季子强,刘兴洋这人很有城府,人太精了,很多时候处理事情喜欢自己一个人说了算,比前主任孔晓杰有过之而无不及。

    几个付职私下里也给季子强抱怨他过分揽权,且喜欢吃独食。不比管委会的前主任孔晓杰在的时候,虽然孔晓杰顾着自己吃肉,却也给付职几根骨头啃,现在到了刘兴洋朝代,付职只能喝几口汤,班子里自然有人心生不平。

    他可能听到了底下人的反映,现在就想利用自己对这些人敲打一下,季子强想开发区是个重要的部门,自己目前也只能先支持他的工作,毕竟不能因为个人的喜好而耽误了工作,等稳定下来之后,慢慢的在敲打敲打这刘主任吧,现在还是以大局为主,所以季子强只得钻这个套,上他刘兴洋这条船,让他把自己当枪使一回。

    培训班上,刘兴洋首先讲了一通开场白后,热情地邀请季子强对下一步的工作作训话。

    季子强本已备好廉政建设方面的功课,手里还有小赵的稿子,自我感觉会有不错的反应,这下刘兴洋把他的事先安排打乱了,真是计划不如变化,讲稿眼看用不上了,我不得不临场发挥。坐在台上面对百多个陌生的面孔,季子强清了清嗓子,表情严肃地说:“今天的培训班很重要,政府高度重视,庄市长有事不能前来,委托我代表他讲话。”

    这时,季子强听到会场上有人发出笑声,就象做贼心虚,觉得被人识破了假话,季子强本能地脸上发烧,因为庄峰根本没有委托自己什么,更没打算出席这样的会议,为壮声势,自己随口编了出来,其实这是季子强自己多心了,后来才知道,底下忍俊不禁的是季子强讲官话的那付一本正经的认真样子。

    季子强镇静下来接着说下去:“刘主任要我讲两句,我就讲两句,廉政建设这个话题是老生常谈,但总比不谈的好。廉政建设从中央和地方都很重视,我们开发区管委会也不例外,刘主任抓得很紧,抓得很好也很有特色、很有成效。”

    离开了讲稿,季子强的讲话依然没有跑偏:“大家都知道,前段时间,我们查处了孔主任**案件,应该说,开发区管委会个别害群之马违法乱纪,受到了惩处,那是他咎由自取,广大干部和职工还是好的,是奉公守法的。”

    季子强突然记起刘兴洋请求自己要在会上放些狠话来敲山震虎,就紧接着转变了话头:“但是必须看到,我们开发区少数干部身上还存在不少问题,有的营私舞弊,有的纪律观念淡薄,发展下去必然滑向犯罪的边缘。我们已有前车之鉴,奉劝某些人从孔晓杰案件中汲取教训,不要视党纪国法如儿戏,不要重蹈覆辙,玩火者必**。”

    季子强瞟了一眼刘兴洋,发现他两只手端放在桌上,头抬得很直,表情严峻地目视前方。

    这时季子强就隐隐约约的听到前排有人小声议论:“也就对付我们这些萝卜头芝麻官的本事,对那些有后台的人睁只眼闭只眼,反**反我们这些人有什么用?有本事去搞那些官大的。”

    季子强听了这话,却装作没听见,脸上却一阵发热。心里感觉这里的情况复杂,会场突然间变得有些嘈杂,季子强朝台下望了望,看到底下坐着的人盯着自己看,同时还瞅见有人嘲讽地咧嘴笑,季子强的心象被马蜂蜇了似的有点刺痛。

    季子强的脑子里忽然起了个古怪念头,自己干吗要顺着刘兴洋的意思讲话呢?好象成了他的打手似的,会场上的人仿佛正在嘲笑自己是他的一个跟班,哪里有政府干部的派头?季子强顿时对刘兴洋的叮嘱起了逆反心理,觉得对这些手中无权的基层干部不能把话说得太绝,放狠话没有多大意思,那样显得自己没什么人情味。

    这个念头一闪过,季子强说话便不由自主地转换了口气和风向:“当然了,谁都有亲朋好友,人情面目吗!甚至于还要协调好方方面面的工作关系。我们又不是生活在真空里。吃个饭喝杯酒,这个这个也是人之常情吗。”

    季子强看到下面有人在捂嘴笑,赶紧说:“廉政建设是很严肃的工作,大家务必高度重视,以身作则。”

    好不容易讲完话,季子强一抹脑门,竟出了一头的汗,季子强很少在讲话中有这样的感觉,他一下就明白了,说虚话,说假话,说官话真的会让人有些自惭,自己说说的就先乱了阵脚。

    季子强也知道自己刚才的讲话有点儿隔靴搔痒,杀伤力不大,算了,还是让刘兴洋自己来讲吧,这样的事情以后再不要干了,不然真的难受,季子强就快速的结束了讲话。

    刘兴洋不愧是在官场上摸爬滚打历练多年的角色,最后的总结讲话直中要害,气势十足:“同志们!今天的会很重要,季市长亲自出席了会议,并代表庄市长作了十分重要的讲话,手莫伸,伸手必被捉!我在这里给某些人敲个警钟,把丑话说在前头,奉劝某些以前跟着前领导跑的人要认清形势,改弦易辙,迷途知返,疏而不漏。”

    刘兴洋说的这段话季子强一下感觉到很熟悉,好象在哪里见过,季子强在脑海里搜索了一下,突然想到了那封署名张正义的举报信,刘兴洋的这番话和举报信里所写的完全一模一样。

    伸张正义!张正义!听着刘兴洋反复说着这几个字眼,季子强心里咯噔一声响,浑身起了鸡皮疙瘩,毛发竟也竖了起来!刘兴洋的话语里露出了他的庐山真面目,刘兴洋一定是下意识地重复着他早已在心里默念的话,季子强现在可以百分之九十地认定那封举报信一定是刘兴洋写的!只有他才熟悉其中的猫腻,能掌握到其中的资料,季子强记起那天开会自己念到张正义的名字时,当时就发现刘兴洋脸皮怔了怔。

    季子强在感叹刘兴洋老谋深算心机的同时,心里却五味杂陈,鼓捣着一种说不出的滋味,在此同时,季子强也告诫着自己,这个刘兴洋自己以后一定是要多关注一点,对他一定要加倍的小心,不要轻易的中了他的陷阱。

    在这里开完会,简单的在他们伙食上吃了点饭,季子强就回到了家里,江可蕊早就回来了,自己折腾着弄了一点饭菜,已经吃过了。

    季子强就伺候着江可蕊睡了个午觉,下午早早的到了政府办公室,刚坐下没几分钟,桌上的电话就响了起来,是二公子的电话,季子强接上一听,还能有什么事情,还是高速路的问题,

    季子强已经为这个事情有点头大了,就只好先应付着说:“二公子,这项目我们已经开会研究了,也给省财政厅报了预算,你就再等等吧,有什么消息我会给你及时通知的。”

    本书来自<hr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