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还算是好的,通常其他的一些普通的男人,要是你惹出了老婆的火气,完了,你身上肉多的地方就会成为她练武艺时所使的靶子,不管你欢迎不欢迎,青紫的伤痕随时都会来光顾你的br>

    季子强他们今天逛了一趟市场,这里的人很多,好象买东西不必给钱,可以免费拿;要是有人不明白“摩肩擦踵”的含义,把他带这里待上十分钟,回去保证说得比谁都明白透彻。

    拥挤的城市街头,季子强和江可蕊无目的地在人群堆里穿梭,这对年轻的情侣恩爱地漫步在繁华的商业街心,年轻的售货人员站在自家的商店门口提高嗓门大声的吆喝着,“大减价了,血本卖了,这里瞧瞧,这里看看。。。。。。”

    服务员那极具誘惑吆喝吸引着不少过往的路人,或是顿足观望,或是挤進铺子,东桃西拣的买上一件,满意的价格还是让他们自得其乐,出来时笑意满面。

    “子强,没想到晚上的新屏市真漂亮。”江可蕊也被整条街面的繁荣景象给吸引住了,她是东瞧瞧,西望望,恨不得窜进店里,肆意的购买一场。

    一个年轻男人走过来,站在江可蕊的旁边低声问道:“想买衣服吗?我们有刚进的水货,款式新颖,价格也实惠的,你去看了包你满意。”

    水货,什么意思啊,江可蕊暗自猜测着,她用疑惑的眼神看着那男人,季子强想,可能她也没有明白男人所说的水货到底是什么意思。

    她歪着脑袋,像一个调皮的小精灵,问那男人:“水货,什么意思啊?是在水里捞起来晾干的货吗?”

    男人呼的一声笑了出来,或许他是在笑我们这些没有见过世面的外乡人,男人说:“水货就是走私货,价格比这些专卖店的便宜多了,款式也是最新潮的。”

    “哦”江可蕊有所悟地点了点头,男人的详细解释似乎让她明白了那两个字的真正含义。

    男人说:“小姐,要吗?我带你们去。”

    江可蕊说:“下次吧,我们先逛逛。”

    男人眼见没有生意可做,慢悠悠地离开了。

    一对年轻的情侣从季子强他们身边擦肩而过,两人身上都背着涨鼓鼓的背包,模样像是远道而来的游客,途径此地。

    女人亲昵地搂着男人的手腕,眼睛四处忙碌地张望。女人对男人说:“老公,这里挺热闹的。”

    男人说:“是比我们那里热闹多了,我都有点舍不得离开了。”

    女人笑笑,对男人说:“那你就到这里找一个老婆了,听说这里的女人又漂亮,又温柔,那不是一举两得吗。”

    男人嬉笑道:“如果我没有娶你的话,你的提议可以考虑一下。”

    女人淘气地狠狠扭了男人一下,痛得男人‘啊’的一声大叫,女人漫骂道:“你想找死啊,这里漂亮的女人看都不准你去看一下,只能看我一人。”

    季子强和江可蕊都站住了脚,他们应该在想,这对夫妻真幸福,相处融融,恩恩爱爱。

    年轻夫妇渐渐远去,季子强痴傻地看着那对慢慢变得模糊的背影,究竟心里想了些什么,连他自己也说不清楚。是羡慕,还是嫉妒,季子强对着女人的背影自语道,小姐,你真幸福,有一个如此疼爱你的老公。

    当季子强回头来时,才发现江可蕊的眼角处也已变得濕润,她用异样的眼光盯着季子强,她的声音打断了季子强飘溢的思绪:“怎么了,子强,在想什么”。

    季子强说:“没,没什么,我们走吧。”

    时间在他们茫然的行走中慢慢逝去,一阵凉风吹来,江可蕊柔弱的身体打了一个寒战,季子强将她双手紧紧抱在自己胸前,以使她冰冷的身体变得暖和些,问道:“可蕊,你冷到了吗?”

    江可蕊点了点头,凉风穿透她柔薄的衬衫,刺激着她身体里每一处循环的血液细胞。

    后来他们又转到了市场,江可蕊今天像是视察似的,每个地方都认真仔细地看,逗得那些小老板们都和她打招呼——“小姐,买点什么?”

    “小姐,我们这的东西又好又便宜。”

    “小姐……”

    “他们都叫你小姐?”季子强鄙夷的表情好象立志要做榜样,在脸上活灵活现:“都什么眼神呀?就这眼神的也敢出来卖东西?还用卖吗?那不让人偷光了?”

    “怎么了?怎么了?叫我声小姐你还不乐意了?是不是人家管我叫老太婆你就满意了?”江可蕊的话里气温有下降的意思<span css="url"></span>。

    季子强忙表白:“不是不是……我是高兴得胡说八道了,我老婆多年轻呀,这模样的要是到婚姻登记处去,那些人一定得怀疑你的年龄有没有到法定。”

    江可蕊转怒为喜的白了季子强一眼,说道:“你不用一会三九天一会三伏天地忽悠我,反正我比你年轻,看你那老脸,褶子象黄土高原上的梯田似的;你知道吗?我们单位的人不知道的都说我找你是傍大款。”

    季子强也是调侃的说:“靠,你们单位人都什么眼神呀?有这么英俊潇洒的大款吗?要我真是了,女同胞们的红眼还不得把你赤化喽?”

    “耶耶……”江可蕊脸上的不屑就是拿下百分之五十来,也够势力申请一把吉尼斯的:“你怎么不说你被男人的红眼赤化?你娶到我这样的,你就偷着乐吧。”

    季子强反唇相讥:“偷着乐干嘛?要乐咱就大大方方光明正大的,咱从来不干偷鸡摸狗的事。”

    季子强腆着脸笑得挺无耻的,江可蕊斜了他一眼,“哼”一声,拐进一家服装超市。

    “你把那件衣服拿我看看。”江可蕊指着一件衣服,对营业员说道。

    “小姐,您的眼力真好……”听了营业员的恭维,季子强身上感觉一阵冷,眼就翻得和卫生球一样白了。

    “小姐,您看这衣服,这款式,这料子,这做工……”营业员指点着,没完没了地介绍……

    “还有这价钱。”季子强在背后冷不丁接一句,声音冷得赶上北极的天气了。

    江可蕊一看,真的价格吓人,五千多元啊,她白了季子强一眼,扔下衣服撒腿就走。

    “小姐,您不试试?”营业员的话不甘心地在后面追着。

    “喂,你上哪儿去?”季子强小跑着跟上去,说道;“你要是逛街买东西,你这速度是不对的,你要是想和奥运会冠军刘翔比个高低,你这个速度就对头了。”

    “你成心气我是不是?”江可蕊猛然站下。

    季子强一个反应不及,就走过了头,嬉皮笑脸要做她火气的消防员:“你要刹车也不亮下尾灯,要不是我反应及时,就酿成追尾的事故了;咱不生气好吗?咱俩生气那属于咱们家隐俬,大街上曝了光人家该说咱象一些明星一样无耻了。”

    “谁让你气我?”江可蕊委屈的嘟起她的嘴,“人家刚看好一件衣服,你就钱呀钱的,你的眼里只有钱,没我的一点地位。”

    “谁说的?”季子强故意板了脸,一本正经的,“你在我眼里的地位那就是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有至高无上的权利;嘿嘿……我就是你领导下的一个顺民。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听见广告那样的词就来气,都做下病了,所以我就胡说八道了——我都承认了胡说八道你还生气?你不是说咱家的政策和国家的同步,也是坦白从宽吗?我都坦白了,你就不能从宽一回?”

    江可蕊“扑哧”笑了,大概不想太便宜季子强,立即就收回,说道:“那我再买东西你还胡说八道吗?”

    “不了<span css="url"></span>。”季子强信誓旦旦:“你让我说话我才说,不让我说话我绝不乱说乱动——我就当是在大革命,让人专政了。”

    江可蕊剜了季子强一眼,又来到一家服装超市,季子强要将功补过,眼睛就象机枪子弹似的四处乱射,功夫不负有心人,季子强就指了一件上衣说道:“你看那件衣服怎么样?”

    一直站他们身边的营业员说道:“先生,您是说那件衣服吗?先生你真好眼力呀……”

    “又来了。”季子强眼睛不自觉的又要向上翻。

    江可蕊转过头来,瞪着季子强,她手眼配合及时地提醒了季子强,眼睛是那种把水的柔和都能给凝固了的冷光,手是在下面做老虎钳的形状狠狠掐了季子强一把,季子强的眼睛马上响应号召回归原位,嘴因为疼吸了一口冷气。

    “小姐,您看这件衣服多合您呀?先生,您看小姐穿上这件衣服漂不漂亮?”江可蕊换了衣服从更衣室出来,营业员不失时机地夸,她就亮着眼睛看季子强。

    “恩。”季子强点点头,上下看她:“是很漂亮,不过……”季子强皱了眉头做沉思状,江可蕊的眼睛就飞来一个个问号,不自信地到镜子面前端详自己。

    “你的上身漂亮,下身看来是有些嫉妒了,你看它别扭的那样,再来件裤子吧,咱不能挺好的一个大姑娘,找个二婚的吧?”季子强看着她说出自己意见。

    “对对……”营业员兴奋得象安装了弹簧:“咱这里有和这衣服配套的裤子,拿来您试试?”

    “就没有配套的鞋子呀?”季子强的问话里包裹着讽刺,不想她头立即点得象捣蒜——“有有……我去一起拿来,您试试?”

    季子强懊恼得只恨不能抽自己一嘴巴,看着江可蕊一身焕然地从更衣室里出来,季子强知道自己钱包里大部分的钱要离家出走,改姓人家的姓了,他的眼睛忍不住调整温度和角度,冷了那营业员一眼。

    “好象还缺点什么……”季子强端着下巴,若有所思。这回连那营业员也仿佛被丈二和尚附身,怎么着也摸不着头脑了,眼睛扑扇出一串的问号来。

    “你们这儿有没有和这衣服配套的老公?有就拿出来,让他付钱……”

    不对,身上怎么会有冷冷的感觉?完了,季子强看见江可蕊眼睛里的温度就象三九天门外的温度计,直线下降,季子强知道,自己的胡说八道又害了自己一回,他脸上的肌肉条件反射,立即要堆出讨好的笑来,只是江可蕊的眼光太冷冽,季子强堆出来的笑就有些走样,变得不伦不类,哭笑不得了。

    不过今天季子强还算是不幸中的万幸,回家之后江可蕊没有收拾他,两人唧唧歪歪的说了好一会的话,江可蕊说单位同事现在越来越敬重自己了,季子强也说自己在新屏市已经站稳了脚跟,但在说这些话的时候,季子强其实心里是挺虚的,因为就在今天,自己已经对冀良青表明了自己的态度,接下来冀良青会怎么应对自己今天的不敬呢?

    季子强想不出来,他也不准备在现在想了,他要好好的陪陪江可蕊,至于公事,那就等到单位再说吧。

    本书来自<hr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