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在这儿说一句題外話,经常在电视中看到酒吧、餐厅的服务员上酒水菜品的时候两只手端着托盘的外沿一路走来,这好似不正规的,因为这样的姿势很不稳定,很容易把酒打翻,这种姿势是非常不专业的确的姿势是一只手五指张开,用五指的指肚和拇指以下手掌的大鱼际区托住托盘底部中央,掌心悬空,这样才最稳定。

    西餐厅的侍应生马夹领结、左手托盘、右手倒背的绅士形象很是深入人心,其实夜总会也差不多,只不过潭门有时候忙起来动作会略显走形:左手稳稳托着一打啤酒,脚下像踩着凌波微步一样迅速,快到能带起一阵风,这时右手就不能倒背了,必须配合脚步快速甩动起来以保持平衡。

    小弟把托盘推到桌面上,询问庄峰他们:“您好,请问酒全开吗?”

    庄峰很豪气地一挥手:“全开!”“砰、砰、砰、砰、砰……”十五秒不到,一打酒已经给全开了,小弟把酒摆放到桌面上,摆出两个三角形,尖角朝向自己,那刚刚挑选出来的两位小妹同样用蹲姿为庄峰和秘书倒上酒。

    这时候,庄峰的电话就响了起来,庄峰掏出来一看,正是自己约的市电视台的台长,庄峰就把电话给了秘书,让他告诉了台长自己在什么地方。

    然后庄峰就端起了啤酒杯子,还没喝几口,电视台的台长就推门走了进来,庄峰只是轻微的点点头,没有说什么,继续的喝起了杯中的啤酒。

    秘书招呼台长坐下,问台长吃饭没有,台长说不饿,秘书也就不在勉强,站起来,离开了包间,他知道,今天庄峰是有事情找台长来的,在没有庄峰的刻意挽留下,自己还是早点识趣的离开为好。

    那刚刚为台长挑选出来的小妹,现在有了服务的目标,也就像见到了亲人一样,一扭身,腻歪在了台长的身上,台长也嘻嘻的笑着,手就从小妹身后的裤腰,摸了进去。

    他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小妹的胸部,那件性感的低胸衣,雪白的薄纱,能清晰地看见她里面,这迷人的身材哪个男人见了不动心,台长熊样,就差流口水了。

    他眼睛一刻也没有离开过小妹的身体,两个眼珠子不停地在她身上搜索着,能想象得出,台长已经是慾火冲天,快要把持不住了,要不是因为旁边还坐着一个庄市长,或许台长早已把小妹按倒在地上,尽情地释放着他那原始的野性。

    对这个新屏市很多人都敬若神明的庄峰,台长是并不太害怕的,他们两人也不是第一次出现在这种地方了,这个台长在过去几年里,也没少给庄峰拉皮条,只要是庄峰看上的电视台的美女,台长总是会想方设法的来满足庄峰的需要。

    就连当初那个异常刚烈,不识时务的美女明记者,最后还是让台长用迷藥迷倒,让庄峰饱餐了一顿,所以他在庄峰面前就没有太多的顾忌。

    庄峰在放下了酒杯后,看着这个有点猥琐的台长说:“要不你先吃点什么吧?”

    台长忙说:“你还不知道我啊,我对吃饭从来都没有规律的,不过看庄市”刚说到这里,他就看到了庄峰扫来严厉的目光,他赶忙咽下了庄市长这几个字,改口说:“老板你今天是不是有什么要紧的事情,这么早就赶过来了<span css="url"></span>。”

    庄峰很严肃的点点头说:“是啊,遇到了一点麻烦事情,所以叫你出来商议一下。”

    台长就有点受宠若惊了,庄峰对自己说话如此客气,还用到商议这两个字了,他小眼睛一转,说:“是不是明记者的事情?”

    庄峰瞪了他一眼,说:“你满脑子就知道女人,为那样一个女人,我至于这么早就出来吗?”

    让庄峰呵斥了一句,这台长就马上变得规矩了起来,手也从小妹那屁股上抽了出来,不过还是下意思的放在鼻子上闻了一下。

    庄峰有点鄙视这家伙习惯性的动作,皱着眉头对两个小妹说:“你们先坐过去帮我们点歌吧,一会过来,我们要谈点事情。”

    两个小妹见庄峰说的认真,也不敢多扯,一起站起来到那面沙发上坐下。

    庄峰收回了眼光,对台长说:“我听说你们台小金库丰厚的很啊,什么广告费,赞助费的都让你们截留了。”

    台长心里就是一慌,这庄峰今天怎么提起这个问题了,这不满他说,那电视台的小金库是有点存货的,难道他在打电视台的钱的主意。

    台长就转动着眼珠,想着一会怎么能少出一点水,那些钱可是自己的,自己一年四季的吃喝拉撒睡,全部靠的是它。

    庄峰一眼就看出了台长的小心眼,冷冷的说:“怎么了,还给我保密啊?”

    “不是,不是啊市长,奥,不对,是老板,我们那是有一点,但现在截留一点费用真的太难了,财政局,审计局的经常来查,所以也没有多少了。”

    庄峰不屑的说:“你就装吧,这次我恐怕要让你破点财了。”

    这台长马上就摆出了一副可怜样:“市老板啊,你就不能可怜一下我们。”

    庄峰不耐烦的说:“少给我哭穷,你现在给我想清楚,是钱重要,还是前途重要,这马上就到了干部调整的时间了,广电副局长你不是想了好些年吗?”

    庄峰这话说的台长一下就眼冒绿光了,额的个神啊,不会吧?怎么还有这好事情,也难怪,自己给庄峰拉了这些年的皮条了,他总该提携一下自己才对,但很快的,台长又有点不敢相信了,他说:“老板,这广电局现在领导的配备难道局长要动?”

    庄峰摇摇头,端起了酒杯,没有喝,在手上旋转着,说:“局长不动,但江可蕊可以动动。”

    “奥,她调哪去?”

    “那都不去,就让她下来把位置给你挪开。”庄峰轻声说着。

    这台长一下就打了个冷颤,说:“这这事情只怕有点悬啊,那季子强。”

    “看你这怂样?季子强怎么了,这次是我和冀书记联手的行动,他能干什么,现在的问题就是你该怎么做的问题<span css="url"></span>。”庄峰和不屑的看了这个台长一眼。

    “我怎么做,请老板指示。”一听到是冀良青也站在庄峰这面,台长就感到腰板硬了很多,胆气也壮了不少。

    庄峰笑了一下,知道这个台长已经不再畏惧了,说:“你要让别人以为小金库的事情江可蕊知道,而且支持,就这么简单,但是要快,你这面一准备好,我就会让财政局和纪检委去你们那里查账,等江可蕊下来的,你就能顶上去了。”

    台长脸色慢慢的有点激动起来,真要是如此,那肯定是自己最期盼的一个结果了,但自己怎么才能做到这一点呢?

    台长就思考起来,庄峰笑了笑,站了起来,准备给台长多留点时间来想,他就要上厕所放泡水,过去一看,一个小妹在包间的厕所里,庄峰也不想等了,就打开了包间的门,到外面卫生间去解决。

    出门左拐,就是卫生间,庄峰把厕所门扭开了,刚打开门,庄峰就看到了一幕令人非常尴尬的场面,他看到了一个夜总会少爷的一双长满毛的大腿,和他那圆鼓鼓的屁股一前一后地在晃动着,一个姑娘背对着少爷,双手撑在化妆台上做着羞羞的事情。

    庄峰一下子愣住了,青年人可能感觉到冷气灌了进来,他扭过身子,看见了庄峰一张发呆的脸,这个小弟是不认识庄峰的,就喊了一声:“你干吗!”

    庄峰赶紧把门关上,惊慌失措的回到了自己的包间里。

    还好,刚才卫生间里那个小妹已经出来了,庄峰就进去狠狠的放了一泡。

    等他出来之后,这个台长脸上已经露出了轻松的表情,庄峰知道他肯定是想到了办法,庄峰就淡淡的说:“要快,知道吗?”

    台长胸有成竹的说:“没问题,最多一周时间,绝对搞定。”

    “嗯,嗯,这就对了,可不要像你办那事时候一样,拖拖拉拉的,哈哈哈哈。”庄峰心情也愉快了起来,他这样说台长是有典故的。

    这个台长有个外号叫“伟哥”,也说不上毛病,就是干那事儿的时间不是一般的长,经常经常让女孩子受不了,有一次庄峰和他一起找的小妹,这台长弄的小妹实在受不了,那小妹说:“大哥,我不行了,再给你换个人行不?”这么一句话被庄峰知道了,后来总是用这句话调侃台长

    现在庄峰提起了这个典故来,让台长一阵的脸红,他也就呵呵呵的笑着,不敢在扯这件事情了,怕吓坏了旁边那个沙发上的小妹妹。

    后来庄峰和台长都带着陪他们的小妹离开了夜总会,在一个酒店包了房,整整一晚,这个小妹没有合上一眼。

    季子强今天下午陪着江可蕊到街上溜了几圈,江可蕊回到新屏市几天了,老婆要逛街,说什么也得陪着,那怕季子强是苦大仇深、身上压着三座大山、苦得就象旧社会的劳苦大众,也得表现出仿佛生在新社会长在红旗下的幸福来,不然的话,她会调动了所有的表情给你——就是不给和颜悦色的,她也会收集所有的语言说你——就是缺乏温柔和如沐春风的,眼睛也会没了似水的柔和,倒象极了三九天屋檐下的冰棱,不仅仅冷得要你剽窃鸡皮内容,还会锐利的让你想起冷兵器时代的长矛来。

    本书来自<hr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