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等庄峰一走,秘书小魏就走了进来,一面收拾着桌面上的烟灰缸,茶杯,一面说:“书记还有什么别的安排吗?下面有一个政法委的会议,说好你要参加的nbsp;”

    冀良青看了看桌面上的时间,问:“季子强有没有打来电话?”

    在冀良青的推测中,庄峰和季子强发生了这样大的分歧,季子强是肯定要来给自己汇报一下的,这是工作程序。

    小魏心中一惊,刚才他已经回绝了季子强,因为他在庄峰刚来的时候,也听了到了几句冀良青和庄峰的对话,他知道庄峰是来算计季子强的,所以在季子强要求见冀良青的时候,他不愿意让季子强过来打破这样一次会谈,就骗过了季子强,但没想到冀良青会直接问到季子强,这就让小魏有点吃不准冀良青的想法了。

    他迟疑了一下,还是觉得不能骗冀良青,万一冀良青和季子强对上了自己的谎言,那情节就不是一般的严重,小魏说:“刚才季子强来过电话,但我考虑到庄市长在这,我就回绝了。”

    冀良青点下头,对小魏说:“给季子强联系一下,让他到我这来一趟。”

    小魏有点心惊胆战的答应着,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魏秘书心里想,现在问题有点麻烦了,要是季子强来了说起自己骗他的事情怎么办?小魏心虚着,还是不得不给季子强挂了一个电话:“季市长啊,你好,我小魏,呵呵,刚才你说要见冀书记,我给书记汇报了,书记请你过来一趟嗯,好不过书记刚才在下面有点生气了,所以来了不要提他出去的事情,免得哈哈哈,好好,我就是提醒一下。”

    放下了电话,小魏才算喘了一口气,想一想都有点后怕,这个说谎话啊,真累人,有时候说一句谎话,就要用十句谎话才能遮掩住。

    季子强本来已经准备到外面去办事了,好在车还没有出市政府,接到了小魏的电话,就给秘书小赵叮嘱了几句,让他通知对方,取消自己过去检查的安排,他自己就走路到了市委大院<span css="url"></span>。

    进了冀良青的办公室,正如小魏说的一样,冀良青确实脸上的神色不是太好,季子强也就小心翼翼起来,心中真有点后悔,不该在这个时候来见冀良青,给领导汇报工作,最怕的就是领导情绪不佳,不过既然已经来了,季子强也只能勉励自己,让自己从容一点。

    冀良青没有离开他的座位,季子强不得不在他对面那个矮了一头的椅子上坐下,说真的,季子强对这个座位也是有点不大喜欢的,在这里和冀良青谈话,总要仰着头,有点费劲。

    小魏悄然的给季子强送来了一杯茶水,又轻脚轻手的离开房间,剩下的就只有冀良青和季子强相互面对。

    冀良青说话了:“你准备谈点什么事情?”

    季子强说:“是高速路项目的一些事情,在招标这一块,我和庄市长有点分歧。”

    冀良青不动声色的说:“嗯,我听说了。”

    “书记已经知道了?”

    “当然,是庄峰亲口告诉我的,他希望我能来制止你,让你还是沿用过去的方式来完成招标。”冀良青平平淡淡的说着,眼中也是深如潭水的平静。

    季子强就愣了一下,他没想到这个庄峰还有如此快捷的动作,先来告状了,他说:“那么冀书记你认为我该怎么样?”

    “季子强同志,这正是我想问你的问题?你觉得这样有什么好处?”冀良青依然的深不可测。

    季子强很干脆的说:“我觉得这样做会很公平?”

    “是啊,这个道理是显而易见的,问题是你怎么保证让招标按你,或者我的想法来完成。”说道这里的时候,冀良青的脸上就有了一点冷冽了,你季子强想搞什么名堂?难道我一个市委书记,想要让我的朋友中标都这样难吗?难道我的暗示你一点不懂?你想公事公办,哈哈哈,真是滑天下之大稽,这里是中国,你要先搞明白这个问题。

    季子强本来今天就是要来说服冀良青的,他一直都知道冀良青的这个想法,季子强也无法逾越冀良青这道障碍,在高速路项目上,冀良青还没有发力,一但他真正的对着自己发力了,自己恐怕就会有很大的麻烦,所以说服他,这是必要的选择。

    季子强就说:“我无法在招标上完成自己的想法,这已经是一个事实了,如果不用我这个方式,恐怕最后事情会很复杂,我想说的是,庄市长一直都想染指这个项目。”

    季子强回避了冀良青对这个项目的想法,还提出了庄峰的企图,他认为这样可以对冀良青有点说服力。

    “这一点不用你说,季子强同志,我只想知道,你这个方式怎么完成我的想法。”冀良青不想在和季子强遮遮掩掩了,他坦率的说出了自己的主题。

    季子强一下就有点措手不及,他以为冀良青会很隐晦的和自己讨论这个问题的,他没有想到冀良青会如此直接,季子强沉吟了一下,说:“我理解书记你的想法,我是这样想的,在公正的招标完成后,我可以让对方酌情分包出来一定数量的工程。”

    冀良青正在端着水杯,一听季子强的这话,一下就把水杯蹲在了办公桌上,杯子里的水就溢出了一些水花,可想而知,他的气愤:“分包?亏你想的出来,所以我现在正告你,你那个提议是不成立的,我不会批准<span css="url"></span>。”

    冀良青声色俱厉的话,一下就让季子强有点畏惧起来,看来事情确实到了关键的时刻,自己必须做出一个准确的选择,推诿已经不再可能,自己要么妥协让步,要么坚持到底,面前已经没有第三条路可走。

    季子强端起了自己的茶杯,慢慢的喝了一口,让心情平复一点,同时,季子强也感到了一种悲哀,为什么这些人都这样贪婪,这样自私啊,他们就不能让自己公平,公正的处理这个项目吗?

    季子强喝的很慢,除了调节一下自己心情之外,他也做出了自己的选择,他抬起了头,用异常坚定,执着的眼光看着冀良青,一字一顿的说:“让我负责高速路工程是常委会做出的决定,所以我不会面对任何一个个人来修改我的想法,对庄市长不行,对书记你也不行。”

    季子强声音不大,但说出来的话却大义凛然,让冀良青一下愣住了,他好一会都没有说出话来,从来没有过,在新屏市从来都没有过谁干用如此的语气对自己说话,不要说你一个副市长,就算过去的几季市长,他们也不敢怎么和自己说话,你季子强真是疯了,丧心病狂。

    冀良青抬起手来,有点哆嗦的指着季子强,断断续续的说:“你你季子强说的不错是常委会授权的,好吧好吧,那我们就在常委会上谈。”

    季子强现在没有退路了,他只能咬牙顶住,但他依然还是有点心虚的,就算是常委会上,自己和尉迟副书记两人,是否真的就能顶住冀良青和庄峰的联手打压呢?他们会不会直接就剥夺了自己对高速路的掌控权利,这也是极有可能的。

    季子强有点黯然的离开了冀良青的办公室,冀良青没有站起来,他一直看着季子强关上了自己办公室那厚重的木门,在门关上的那一刻,冀良青才恢复了一点思考能力,这个季子强让自己太失望了,他怎么可以用这样的态度和自己说话呢?他真的翅膀硬了吧?真的以为可以在新屏市指手划脚,唯他独尊?

    看来自己是应该对他展开打击了,至于是不是一个派系,都让他见鬼去吧。

    但冀良青毕竟在这个纷繁复杂的官场摸爬滚打了好多年,短暂的愤慨不至于让激怒冲混头脑的,在接下来的不长时间里,他慢慢的就恢复了往常的镇定,他暗自责怪自己,自己有点太不稳重了,季子强不过就是一个年轻人而已吗,自己何必动气,就算真要打压他,也应该在谈笑间完成。

    刚才自己说什么了,说和季子强在常委会上谈,现在想来,这个话有点失误,自己刚才有点失态了,常委会是自己最后的一道防线,不要说季子强有尉迟副书记的支持,会让会议变得不可捉摸,就算自己是稳操胜券,也不能轻易的就用这招,毕竟那样太过明显了,别人嘴里不说,但谁都不是傻瓜,大家也都会心知肚明的,这对自己一贯想要保留的形象不利,在说了,绝招总要用在关键的时候,那个庄峰刚才不是说他有办法吗?

    好吧,那就让他先冲锋陷阵吧,自己还要再看看,再想想,冲动是魔鬼啊。

    冀良青拿起了电话,拨通了庄峰的号码:“庄市长,我冀良青啊嗯,刚才我和季子强谈过了,但正如你说的那样,我没有能够说服他,是啊,是啊,这事情是有点复杂,我看还是顺其自然吧,常委会?好像不妥,行吧,你有机会了再劝劝季子强吧。”

    冀良青就挂上了电话,他已经把自己该说的都说清楚了,至于庄峰,他会比自己更急的。

    本书来自<hr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