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张老板就有点傻了,庄峰?这柯瑶诗怎么就和庄峰扯上了br>

    武副队长就又冷冷的说:“我一个治安大队的副队长,你认为就她柯瑶诗给个三瓜两枣的,我就能带上人准备一个月的到你这来值班啊,你也太不把我们当回事了。”

    张老板的大脑就开始了急剧的转动,难道说柯瑶诗现在又和庄峰搞上了,不过很难说啊,这个女人实在也是太漂亮了,谁见了她不动心那真是假的,她过去能靠上全市长,现在为什么就不能靠上庄市长呢?

    不然的话,确实有点说不通,这武副队长要是为个几万元钱,他大可不必亲自过来,他只需要派几个手下的兄弟就把事情办了,何必自己劳心劳力的在这坐一晚上。

    张老板就犹豫起来,他心神不定的样子让他显的有点滑稽了。

    武副队长就拍拍手说:“你这一天都是1多万元的收入,怎么还这样黑,这次只怕你没黑到点子上,你也早点做准备,要么还钱,要么就准备收摊子走人,给你说个明白话,要不到这钱,我这副队长也算是混到头了,但你这歌厅,还有你那个小妹满天飞的足浴堂,哼哼,一定比我先混到头。”

    张老板的头上就有点冒汗了,谁都知道,民不与官斗,自己在新屏市也就是下面混混,真要惹到了市长大人,恐怕不要说生意的事情,自己能不能好好的活着都成问题。

    这张老板就傻傻的看着武副队长,武副队长也不想和他在啰嗦什么,就一口喝干了门前的酒,站起来理都没理张老板,径直的出了k,坐上自己的车,很快就消失在了夜幕里。

    心梦k的张老板,还一个人独自坐在那里,想着心事。

    第二天,武副队长就接到了心梦k张老板的电话,说他准备还钱了,武副队长兴高采烈的给季子强来了个电话,问这个账户的事情。

    季子强又联系了柯瑶诗,要了她的账户,给武副队长说了<span css="url"></span>。

    到了下午,季子强就收到了柯瑶诗的电话,说万元的钱已经到账了,对季子强表示了极大的感谢,说想请季子强晚上一起吃个饭。

    季子强就说:“柯总啊,以后一定不要在做这样的事情了,这件事情我也是侥幸的帮你办成了,你要引以为鉴,好好做生意吧。”

    柯瑶诗心中对季子强的感激之情自然是无以言表了,她也算在新屏市混了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见到像季子强这样的领导,她一下有点迷茫起来,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感谢季子强。

    季子强不等她想好,就挂断了电话,对季子强来说,这是很小的一件事情了,他根本就不会期待着柯瑶诗的感激和报答,相反的,季子强到有点轻松起来,至少,自己算是对得起全市长,也对得起柯瑶诗了,下一步高速路的事情就算自己不能帮上她什么忙,自己也没有太大的愧疚。

    一想到高速路的事情,季子强就又头大了,他拿起了刚刚放下的电话,准备给冀良青的秘书小魏打过去,看看冀良青有没有时间,自己准备给他汇报一下高速路项目的情况,但电话接通之后,小魏告诉他,冀书记在外面检查工作,暂时不能回来。

    季子强只能放下电话,等明天在找机会见见冀良青。

    但冀良青是不是在外面检查工作呢?根本不是的,此刻冀良青就在自己的办公室坐着,而他的对面那个稍微矮一点的椅子上,却坐着庄峰,他们两人的脸色都很阴沉,办公室里静悄悄的,谁都不想说话。

    庄峰为了高速路项目,已经思考了很长时间了,季子强的态度让他感到了恐慌,这个油盐不入的季子强,已经成了横担在自己眼前一到难于逾越的障碍了,庄峰绞尽脑汁的思考了很久,一直都没有找到一种能够完全制约季子强的方式,毕竟,庄峰并没控制住常委会,他无法发出对季子强的致命攻击,所以面对季子强咄咄逼人的架势,他感到了心有余而力不足。

    庄峰最后决定冒险出击,现在假如说新屏市还有一个人能让季子强低头,那就只能是冀良青了,所以庄峰今天就准备拼上一把,找冀良青好好谈谈。

    但显然的,他们的谈话并不理想,冀良青对庄峰还是保有很大的成见,所以两人见面没说几句话,局面就显得有点僵持了。

    他们两人都默默的抽着烟,冀良青从自己高背靠椅上看着庄峰,让他有一种高高在上的感觉,但他却无法低估面前的这个男人,他一样的具有对自己的绝对的威胁。

    这样坐了好一会,庄峰才打破了这个冷场,说:“冀书记,刚才我也谈了我的看法,现在我真的很想知道一下你对季子强提出的这种方法有什么态度?毕竟这是我们新屏市自己的事情,让省里很多毫不相干的人参与进来,是不是合适他们能对我们新屏市负责吗?”

    冀良青使劲的在桌上烟灰缸里摁熄了香烟,冷冷的说:“那么你认为用什么方式更好?”

    庄峰说:“我觉得这个招标还是要以我们新屏市为主,至少我们更懂新屏市。”

    “季子强为什么会提出这个想法,你有没有分析过。”冀良青态度没有太多的缓和,现在的他其实也感到了一种孤单,他明白,自己面临的不是单单一个庄峰,自己还要同时兼顾着对季子强提高防范,特别是季子强莫名其妙的这个请省城专家来招标,从根本利益上来讲,也是冀良青不愿意看到的情况。

    但是,冀良青不能轻易的附和庄峰的想法,他还需要继续的摸清庄峰真实的内心在想什么?他来找自己,他的目的何在?

    庄峰也在预测着冀良青的内心,从上次对开发区的事情来分析,冀良青应该对季子强和尉迟副书记有了戒备,自己现在只能从这个上面做点文章了:“我看啊,他季子强不过就是想要标新立异,显示他比众不同,这个人已经不是当初的那个季子强了,他现在好像是翅膀硬了,想要给大家展示他的威望和权利。”

    这似乎有点击中了冀良青的要害,冀良青皱起了眉头,是这样一个情况吗?季子强真的就觉得自己已经在新屏市站住了脚,可以来和自己分享权利了吗?从能力上来说,季子强确实是具备了很多优势,特别是他在省里那些强硬的后台,相比而言,他们对季子强应该比对自己更要亲近,这不是个好兆头,有一天未必他们不会让季子强来取代自己。

    冀良青努力的让自己表现的淡然一点,说:“既然是如此,那么我看这也很简单,我可以用市委的名义来发布他提出的这个方案。”

    老道的冀良青还是没有完全让庄峰带进沟里,他也放出了自己的烟雾弹来,对庄峰刚才说的那个理由,冀良青还是需要验证和判断一下。

    庄峰脸上就变了几变,就算他掩饰的很好,但依然逃不过冀良青犀利的眼神,冀良青在内心冷哼了声,你凭你庄峰,也想来借刀杀人,你还嫩了一点。

    庄峰当然更不希望由市委出面来肯定季子强的这个方案了,要是那样的话,自己真的就和高速路项目无缘了,他不得不提出反对:“但冀书记啊,这样做会不会助长了季子强的狂妄,我感觉,从根本上否定他的想法,对目前新屏市更为有利。”

    冀良青看着庄峰有点迫切的表情,听着他说出的不成理由的理由,一下子也就恍然大悟了,原来是这样啊,这个庄峰竟然和自己一样,也对高速路的项目在虎视眈眈,所以他担心季子强采取的方式,其实说真的,自己也是担心的,不过比他更能沉得住气而已。

    冀良青端起水杯,稍微的喝了一口,思考着自己该怎么办,在短暂的几秒之后,冀良青放下了水杯,对庄峰说:“嗯,感觉你说的也有点道理,这样吧,我先和季子强谈谈,让他还是按过去的方式来处理高速路项目吧。”

    “季子强这个人你也是知道的,我不敢肯定你就能说服他,如果书记能够支持我,我倒是有办法能让他妥协。”庄峰又刺激了冀良青一下。

    冀良青很好奇的问:“奥,你有什么办法?”

    庄峰嘿嘿的笑了笑,却没有说话,不过冀良青已经从他的奸笑中察觉到了他一定早就准备好了什么对付季子强的阴谋诡计了,冀良青装着没有听懂的样子,脸色就变得深不可测起来,他看着庄峰,淡淡的说:“假如是那样的话,我们可以上会讨论一下这种方式适合不适合我们新屏市具体的情况,我想到那个时候,你是一定会支持我的。”

    庄峰微微的一笑,说:“那是当然了,我肯定永远都是站在书记的这边的。”

    冀良青点点头,在一次的端起了水杯,庄峰今天的目的也已经达到了,只要是在新屏市内部招标,相信自己是能够让季子强屈服的。

    看着庄峰满意的离开,冀良青也微微的露出了一点笑容来,他一下就想到了一句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典故来,这个庄峰自以为让季子强改变了想法就能让目的得逞,呵呵,做梦吧,他不过是在为我做嫁妆而已。

    本书来自<hr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