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回到办公室之后,小赵就送来了他刚才开会留下的材料,笔记本等等东西,在小赵给季子强递来电话后,季子强看到了一个未接的电话,这是治安大队武副队长的号码,季子强稍微的想来下,就给武副队长挂了过去,季子强让他尽快的赶到自己这里来br>

    一会,武副队长长一如既往的快速的到了季子强的办公室,他还是一如既往的先喘息一会,然后先喝一口水才问:“季市长,刚才给你打电话准备汇报一点情况,你没接。”

    季子强笑笑说:“刚才我在开会呢,你要汇报什么?”

    武副队长不带犹豫的说:“就是汇报你说的事情。”

    季子强拿出了香烟,给武副队长也发了一支,说:“嗯,那说说吧,上次让你查那个心梦k的张老板,查的怎么样了,他的经营收入怎么样,他到底有什么后台。”

    季子强沉稳,冷静,有条不紊的问着。

    武副队长就说了:“那家伙生意好的很,至于他的后台,我也摸了摸,没什么大不了的,就是我们局一个治安科的科长和他可能是绑锅的,其他没什么了不起的背景。”

    “这样啊。”季子强沉吟这说:“那现在让你帮我做件事情,我也是帮别人做的。”

    武副队长就问:“什么事情,季市长你尽管吩咐。”

    季子强就把鸿泰地产公司的老板柯瑶诗怎么放钱给张老板,最后这个心梦k的张老板怎么想来个黑吃黑,柯瑶诗又怎么求自己帮忙要,等等的这些情况详详细细的给武副队长讲了一遍。

    武副队长听听的就心里有点发毛了,这玩意不大好对付,你说公安局一旦插手,这个柯瑶诗的钱也就有了问题,最后这都是违法的交易啊。

    他们不管怎么说吧,一个是黑吃黑,一个是放高利贷,但不用公安局的方法,又一时想不出什么好一点的办法来,最后他就想到了那个治安科的科长。

    武副队长就说:“要不我把我们局那个科长敲一敲,从他那里找个突破。”

    季子强想一想,摇头说:“这种事情没凭没据的,你敲他?就我们现在的这个情况,他未必会害怕我们,在说了,他也不敢承认自己在心梦k的参股啊,到时候给你来个死不认账,反倒麻烦多了,我到有个办法,你可以试下。”

    武副队长一听季子强有个办法,那立马就把自己那想法扔的远远的了,他对季子强是绝对的崇拜。

    季子强就坐下来,细细的给武副队长做了安排,那武副队长嘻嘻的笑着,一直在点头。

    当天的下午,心梦k的生意还没开始上客,在k的大厅里,就坐进来了柯瑶诗和武副队长带来的四五个人,这很正常的,警察也是人啊,他们也唱歌跳舞的,所以应该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但问题是他们今天,除了柯瑶诗一身艳装外,武副队长和几个手下都是穿的警服来的,这还不算,他们坐在大厅的一个显眼位置,还不断的站起来,东转转,西看看,来回的在大厅里绕。

    柯瑶诗就请他们一人喝了点什么,他们就轮换着在心梦k里串上串下,一会的功夫,问题就出来了,很多兴匆匆跑来的客人,一看到他们一伙在,都迟疑起来,这几个穿警服的手下,还摆起了一副工作面孔,使劲的盯着客人,这谁受的了啊。

    来这里就是想找个小妹,干点小坏事的,有这些革命警察在,你敢乱摸吗?你敢找个角落打一炮吗?吓死你,就算你刚吃了蓝色小药丸,一样的让你举而不坚,反正要是遇上这样的情况,我是肯定不敢的。

    所以来了的客人看看这情况,见门口还停着那雪白的警车,就走了。

    心梦k倒是有好些个保安在,不过谁敢过来对这些正规军说什么啊,一个个像是老鼠见了猫一样,早就躲的远远的了,这些保安,说是保安,实际上都是过去在社会上混的小流氓,小痞子,他们天生的就对警察有一种敬畏心理,不要看他们打起了客人或者别的混混时都很勇敢,真的在武副队长他们的面前,他们乖的像绵羊一样。

    这心梦k的张老板也就得到了消息,他是连忙的跑来,这些人他都是认识的,过去武副队长也没有少来这里,他笑呵呵的先一个个的给这些人发烟,免费的给上了两个大果盘,就说:“武队啊,你老来了怎么可以坐外面呢,来来来,我给你们专门收拾了一个豪华包,今天算是小弟请各位了,包间里酒水都有。”

    武副队长就笑笑说:“哎呀,这不好意思,今天是柯总请我们几个来坐坐,哪能在麻烦你,这样,张老板,明天下午我们还要来的,你就放到明天请吧,不过明天可能人多一点,包间估计还是坐不下,大厅里还是要留一些人的。”

    这话说的,张老板是做什么的,那也是混江湖多年的人,一看这架势,得,是专门来挑场子的,你要说道上的伙计来挑还好办,可以打,可以报警,但他们来挑你场子你找谁啊,本来他们就是专门管治安的,11面包车好几辆就在外面停着的。

    其实这张老板刚才先没出来,他已经给那合伙的治安科长去了电话,那小子一听是这些人在,立马就说自己肚子疼,可能是昨晚上没盖好被子,受凉了,今天老是拉稀,拉的现在路都走不动,你说张老板现在能怎么办。

    现在他就看到柯瑶诗冷冷的样子,也是知道问题出在了什么地方,但想想那到底是万元啊,不是小数字,那自己就在挺一下,他也就坐下陪着东南西北的胡扯着。

    但他终究是挺不过去的,整个晚上,基本是没有什么客人,这几个人也是真有耐力,一直守到了1点多,上客的时间都过了之后,才一起站起来,武副队长说:“张老板,我们今天先走了,明天记得把这个台子给我们留下。”

    一个跟班的年轻警察,就从兜里掏出了元钱,走到了吧台,对收银小姐说:“这元钱是明天这个台面的定金,不要把这台子给别人了,要是给了,那就不要怪我们不客气。”

    说完话,扔下元,就转身离开了,就听武副队长在那一面收拾包,一面说:“小王啊,你也太小气了,不是说好以后天天来的吗?多给点定金,包他一个月的位子<span css="url"></span>。”

    那小年轻警察就笑笑说:“老大,今天我身上装的钱不够,明天我带几千元过来,先包它1天吧。”

    他们就一起收拾着准备离开了。

    这张老板有点受不了,这一次好像武副队长是动真的了,他就马上笑着站起来说:“武队啊,我想再请你喝一杯怎么样。”

    武副队长曳了他一眼说:“张老板,我喝了一晚上了,明天吧,明天来了我们聊聊。”

    张老板那能在等他明天啊,那明天不是生意又泡汤了吗?这生意竞争本来就激烈,这样不要说一个月,只需要几天,就可以把自己的客户都吓走了,以后人气一掉,只怕生意就好不起来了,自己这可是花了上千万元装修的场子,本钱还没收够呢。

    何况假如治安大队要找你的麻烦,以后新屏市自己就不要想好好的混了,凡是娱乐场所,都在人家的管辖之下,自己那足浴更是能来钱,但里面谁都知道,靠的就是这些小妹,大队要找你问题,还不是一抓一大把。

    他就延着脸,恳求这说:“武队,我想喝你单独的聊聊,你让小兄弟先走,怎么样?”

    这意思很明显了,想要单独的谈谈好处,谈下条件。武副队长本来也是解决问题来的,见他如此说,就假装的想了想说:“那行,但时间不要太长了,我们简单喝两杯。”

    武副队长就招招手,那几个下属和柯瑶诗就坐上警车先走了。

    张老板就喊来服务生,提来了一瓶,一面倒酒,一面就说:“我知道武队也是替人出头的,想请武队给我也报个价。”

    武副队长呵呵的一笑说:“万,利息就算了。”

    张老板没有一点惊慌,他就想,你们也不过是柯瑶诗出上钱请来的,难道柯瑶诗能给你们完不成,真是笑话,能给3,万都不错了,哪一行都有个规矩在,所以他笑笑说:“武队说笑话了,呵呵,我可以比柯总出的多,怎么样,给个面子吧。”

    武副队长就阴险的笑笑说:“你不可能比他出的多。”

    张老板心里一愣神,难道这武副队长和柯瑶诗还有一腿,那事情就有点麻烦了,不过没听说啊,过去就听说柯瑶诗是和全市长有关系,但现在全市长已经离开了新屏市,在说了,就算柯瑶诗和武副队长有关系,那柯瑶诗前些天怎么不把他抬出来,说一千,道一万,一定还是出钱请他们的,这点分析我还是有的。

    张老板就陪笑着说:“呵呵,那武队说下,她出了多少。”

    武副队长长很专注的看着张老板说:“她出了一个治安大队的队长,这个价钱你比得过吗?”

    张老板脑袋就有点乱了,治安大队的队长?什么意思?难道就凭她柯瑶诗,可以提升你做正队长,开什么国际玩笑。

    张老板自己都笑了说:“武队你真是幽默,就他柯瑶诗也能决定你的升迁啊。”

    武副队长很奇怪的看看他,一点都不笑,认真的对张老板说:“她不能,但庄市长可以。”

    本书来自<hr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