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一直没有在讲话了,对于这场有预谋的会议,季子强心中当然是不怎么舒服的,不要说常委会上早就安排过由自己来负责这个高速路项目,就算是你庄峰负责,至少在会前你应该提前通报一下会议精神吧,想用这样突然袭击的方式来地方自己,没那么容易吧br>

    季子强就有意的开始表现出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了,他东张西望的看着会议墙上的那些字画,对早就烂熟于心的这些字画,季子强却显示出很有趣的样子,嘴里念到着,摇头晃脑的研究起来。

    实际上他耳朵里还是在听着他们的讲话,季子强到想看看,没有自己的表态,他这个会议能开出个什么状况来,想要架空自己?想要让自己迫于形势同意他们的提议,哼,门都没有。

    后来季子强就听到了那个梁老板的名字了,接着还听到了路秘书长和刘副市长对梁老板的赞美之词,季子强心中冷笑着,继续研究他的字画。

    他这样的状态自然全部都落在了庄峰的眼里,这一点都不让庄峰吃惊,庄峰早就预计过今天季子强会有的任何反应了,季子强的个性,季子强的脾气庄峰还是多多少少的了解一点,但即使是如此,庄峰还是要展开今天的动作,他必须先要试探一下季子强真实的反应,这一点是很重要的,就算自己给季子强撒出了诱饵,以江可蕊的提升作为交换,就算自己也给季子强施加了压力,让路秘书长和刘副市长对季子强形成了夹攻之势,但毫无疑问的说,庄峰依然是不能够放心的,因为他面对的是季子强,是这个在自己宦海生涯中从未遇见的强悍对手。

    庄峰决定自己有必要让季子强表态了,他瞅了一眼季子强,掩去了心中的不快,笑一笑说:“子强同志啊,你对刚才大家提出的这个看法持什么态度呢?我们很想听听你的建议,毕竟你才是高速路筹备小组的组长。”

    季子强像是恍然醒悟般的转过了头,有点懵懵的说:“好好,大家讲的不错,这个事情是应该谨慎的对待,这样吧,等会后我们详细的研究一下,拿出一个可行性的方案来,你看这样行不行。”

    庄峰那个气啊,搞了半天,你季子强就没有听到刚才大家的发言吗?这是开会啊,你东张西望的搞什么名堂,什么工作态度,庄峰强压住内心的不快,皮笑肉不笑的说:“呵呵,子强啊,我看还是先在会上拿出一个会议精神吧,大家说先找出几个重点施工方来,我看是可行的,我想你也不会反对吧?”

    季子强这次像是听到很认真的,一面听,一面还在点头,说:“可以啊,这是必须要做的工作,不过啊”。季子强说道这里,停顿了下来。

    庄峰等人都皱起了眉头,听一个人的话在官场来说,那是有规律的,第一句几乎都是废话,一个人要说的真实想法,往往是在“但是,不过,我想”等等转折词后面的话,所以现在季子强的一个‘不过’,让庄峰等人已经明白,季子强是不会轻易的就范了。

    季子强停顿了一下,说:“不过啊,我觉得,现在还是有点为时过早,虽然部里是通过了,但省财政能不能拿出这1多个亿来,我们新屏市能筹集到多少资金,这些都是一个未知数,等这几个问题都解决掉了,那个时候我们在考虑这些问题吧,另外啊,我还准备在全省搞一个招标广告,请各地有能力的公司都来参与到我们这项工程中来,只有这样,才能让我们新屏市的高速路工程能够按期的,高质量的完成。”

    季子强的话让庄峰一下就来了一个透心的凉,毋庸置疑的说,季子强并没有想要就范的迹象,自己给他设置的两道防线还是没有让他退却,从他现在的发言中,已经听出了他对自己无言的拒绝了,什么到全省搞招标广告,那就是想要摆脱目前投标的这些公司,让更多的,更有实力的公司参与进来,那样的话,梁老板肯定是稍微的一比较,就名落孙山了。

    但季子强的话又丝丝入扣,让庄峰一时找不到驳斥他的理由,很多事情只能意会,不能言传的,自己的想法季子强当然是知道,从道理上讲,自己肯定是说不过他的。

    庄峰静静的坐在那里,在季子强讲完之后他好一会都没有说话,刘副市长也听出了季子强的意图了,他看了一眼庄峰,见他没有说话的意思,刘副市长就自己说了:“季市长,我不同意你这个提议。”

    季子强嘲讽的笑笑说:“当然,当然,我理解。”

    这简简单单的几个字,讥讽的意味极为强烈,让刘副市长一下就脸红了,可恶的季子强,一点面情都不给自己留,现在参会的人谁听不出什么意思啊,大家不过都在装糊涂,从逻辑上假意篡改,说一点断章取义的话,但你季子强这样一笑,一说,就把一件事情一下就摊开了,让人不得不考虑。

    刘副市长后面的话一下就有点接不上了,路秘书长眼明手快,心中暗叫一声不好,就说:“我也对季市长的提法有点异议,我认为做工作我们不能等,靠,应该主动,提前的做好前期的工作,虽然省里关于新屏市高速路资金问题还没有最后确定,但既然交通厅和交通部都已经同意了,这事情也就是个时间问题,我们为什么不能提前布局。”

    季子强淡淡的看了路秘书长一眼,说:“提前布局不是草率和冲动,没有比较,就没有鉴别,为什么我们不能让更多的公司参与到这项工程中来呢?你路秘书长到底担心什么?”

    对这个人,季子强是不想给他多留情面的,今天已经到了是非大原则上了,季子强心中的强悍犀利作风一下就展现了出来。

    他冷冷的看着路秘书长有点惶恐的表情,继续说:“下一步怎么展开工作,我心里有底,至于说到招标问题,我想我会重视而公正的完成这项任务。”

    路秘书长一下就哑口无言了,固然他背后有庄峰在支撑,但季子强是什么人,他一样也是清楚的,对这样一个身兼常委的常务副市长,要说路秘书长对他一点畏惧没有,那是假话。

    庄峰一看自己的哼哈二将让季子强全部压了下来,在一看筹备组的其他成员脸上都流露出各自不同的表情,他不得不说话,一旦镇不住这个季子强,后面的事情就全部泡汤了。

    庄峰用带点沙哑的笑声打破了会场上突如其来的静怡:“哈哈哈,子强同志啊,我理解你的想法,但是你不要忘了,所谓的公平,公正,那都是相对而言的,这个世界并没有你想象的那种情况,刚才秘书长和刘市长的话,其实也是奔着你说的这个主题而来,大家都是想办好这件事情。”

    季子强说:“好啊,既然是如此,那事情就很好办了,我们都一起来维护这个公平和公正吧?”

    “季市长,那么你就这样笃定的认为只有你的方式才是公正的吗?我看未必吧?你不是神,你只是一个普通的人。”庄峰在说到后面几句话的时候,已经有些声色俱厉了,他自问自己已经很给季子强的面子了,但这个人还是自以为是的样子,自己该给他使出一点霹雳手段,让他清醒一下。

    会场上再一次的出现了一阵的静默,那些小人物们,他们看到了这剑拔弩张的局面,他们的心态也是各自不同,有支持季子强的,有支持庄峰的,也有幸灾乐祸看热闹的,但不管他们的心态是什么,他们都明白一个道理,那就是闭紧嘴巴,什么都不要乱说,今天这个的场面,大家能平平安安的度过就算是不错的一个结局了,城门失火殃及池鱼,不要让自己的表情,神态,透露出自己一丝的想法来,那会害了自己。

    他们或者挖耳掏鼻,或者装着沉思默想,或者低下头,认真的摆弄起自己手上的签字笔,或者很精明的人却摆出一副憨憨的傻样,像是完全听不懂季子强他们在说什么。

    这场会议就是季子强,庄峰他们四个人的会议,似乎与他们绝无关系。

    庄峰和路秘书长等人也都冷笑着看着季子强,这个问题确实不好回答,谁能说自己就是完全正确呢?肯定没有人能这样说,庄峰对季子强的指责就是找到了一个无法验证的目标,纵然季子强口若巧簧,只怕也无法反击庄峰的这个话题了。

    但是季子强还是开口了,季子强笑的很爽朗,他说:“是啊,是啊,我不是神,我肯定会犯各种各样的错误的,这一点不用庄市长来提醒,但我会用一些细节,一些制度来弥补这个缺陷。”

    庄峰大为好奇的说:“奥,季市长你准备怎么来弥补?”

    季子强看着庄峰,轻轻的说:“我会提议邀请省城各大公路设计院的相关工程师来组成一个强大的招标团,来对各家的标书进行亮化打分评比,这样应该能弥补我个人的一些不足了吧?”

    庄峰大吃一惊,季子强的凶悍,季子强的心思缜密,季子强雷霆手段都暴露无遗了,要是真的如季子强这样的来搞,不要说让梁老板中标,就是想帮他说点话都没有机会了,庄峰是见识过那些省城的高工们的骄傲的,一个市长,在他们的眼里屁都不是。

    庄峰对季子强彻底的失望了,这个季子强已经把自己逼到了墙角,自己和他在高速路项目上明显的有了不可调和的想法,他绝不会接受自己给他提出的交易,自己必须重新规划,再想良策,过去这一个阶段的努力都化为乌有了。

    庄峰就觉得今天的会议没有继续开下去的理由了,他冷冷的看了季子强一眼,一面收拾桌上的材料,一面说了声:“散会。”

    季子强不动声色的站了起来,示意秘书小赵帮他收拾东西,他却在庄峰还没有离开会议室的时候,率先扬长而去。<hr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