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不要小看了秘书小赵,他也是看的来事情的人,担心这个女人找季子强是有麻烦的事情,所以就想自己先问问情况,先探一下,免得到时候季子强为难,麻烦大了也好让季子强也有个缓冲过程,该躲的时候也好有个准备,这也是秘书的基本工作,能不让领导烦心的事情,那就一定要自己先解决了,不要什么大小事情都傻呼呼的端到领导面前,该挡驾的就要挡,该回绝的,就要自己做恶人来回绝,这才是一个好秘书的作用br>

    季子强当然是理解小赵的意思,他同时也感觉这小赵真是进步很大了,做事也稳重,得体了很多。

    季子强就沉吟着说:“我想,我是知道她找我为什么,你一会通知一下治安大队的武平队长,让他过来一下。”

    小赵点头,见季子强没有其他的指示,也就轻轻的带上门离开了,到自己办公室给武副队长打电话去了。季子强对上次柯瑶诗求自己办的事情也考虑过几次,但一直没有一个好的方式,他不是要不来柯瑶诗那钱,只是不想让人说自己的闲话,一个市长,搅和在一个黑吃黑的游戏中,本来就有点说不过去,对自己的政途和形象都是不利的,但想想这个女人也够可怜的,这些年辛辛苦苦的,搭上青春和身体,换来了一点点事业的成功,现在却要莫名其妙的让别人黑吞了,她的公司,她的事业也就面临着奔溃。

    季子强不希望看到这样的情况发生,特别是他还清晰的记的当初自己答应全市长在以后帮助柯瑶诗的那个场景,季子强那种骨子里面的仗义扶弱本性,使他决定还是帮柯瑶诗一把。

    怎么帮?先摸下底在说吧,季子强认为,此事不能硬来,只能智取,他抽了一根烟,治安大队的武副队长就赶了过来,他满面谦和的出现在季子强的面前。

    季子强还在思考着问题,顺手接过武副队长递上来的香烟,等他再给自己点上后说:“最近怎么样,忙不忙啊?”

    武副队长说:“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比前一阶段清闲了一些,不过也就这一段时间,等过年的时候又要忙了。”

    “是啊,逢年过节你们也是很辛苦的,对了,前几天我还遇上尉迟书记了,还说起了你的事情,我看啊,你也是应该动一动了。”

    武副队长呼的一下就精神了起来,忙说:“谢谢季市长,谢谢季市长,要是你和尉迟副书记能支持我,那一定靠得住事了<span css="url"></span>。”

    季子强摇下头说:“我们支持也要看有没有时机啊,你也要有耐心。”

    “是,是,我有耐心。”武副队长喜上眉梢的连连点头。

    季子强也看着他笑笑,点点头,转换了一个话题说:“你对心梦k的张老板了解多少?”

    武副队长一时摸不清季子强的意思,就很笼统的说:“这个人啊,不是好鸟,但这几年相对老实了很多,身上有一定的黑道背景,在新屏市呢,也还算不上太严重的。”

    季子强又仔细问:“嗯,对他的经营情况呢?”

    武副队长就说:“那应该不错,歌城每天包间都是满的,旁边他还有一个足浴堂,生意也是火爆,经常还要预定房间的,一天少说进账上1来万元吧,这也是他这段时间老实的一个原因吧,有钱挣了,谁还干那刀口舔血的买卖。”

    季子强没有打住话头,继续问:“你对他的影响有多大。”

    武副队长就有点纳闷了,今天季市长对这样一个混混,为什么问的这样过细,一定是有什么事情,他就开始很谨慎的回答了:“这个人很狡诈,也很难缠,他自然是怕我们公安,但他不是一个处事单纯的人,他知道怎么对付和应付我们的。”

    季子强若有所思的说:“那就是说,在很多时候,他可以用政策来维护自己的利益了。”

    季子强很准确的就找到了武副队长的话意。

    “可以这样说,对付这个人,光吓唬是不行的,他也算是见过大风大浪的鸟。”武副队长就说出了他的看法。

    季子强沉默了一下,感到柯瑶诗这个事情真的有点棘手了,对付一个暴躁如雷的混蛋很容易,但自己就这样插手一个本来就很曖昧的违法经济问题,会不会给自己带来一下后遗症呢?

    武副队长看出了季子强的顾虑,就主动的说:“老大,是不是有什么难题,你说吧,我来想办法,扯不上你。”

    季子强有点满意武副队长的表态,这才是属下嘛,要想领导之所想,急领导之所急,主动替领导分忧解难。

    季子强就说:“这样,你最近对他的情况在摸一摸,主要看看他还有什么后台和有没有犯什么违规的事情,等我在想想该让你帮什么忙。”

    武副队长想直接的问出来什么事情,但感觉季子强暂时不想说,那自己就不要多问了,他就答应回去安排一下,对张老板好好的摸个底。

    季子强送走武副队长,就给柯瑶诗挂了个电话说:“柯总,你好啊,我听秘书说你来过一趟,你放心好了,你那事情我放在心上的,我已经安排下去了,只是我要好好的想下,怎么最妥善的处理你这问题。”

    那面柯瑶诗就千恩万谢的感激着,季子强淡淡的听她感谢着,心里说不上是一种什么滋味,有点可怜她,也有点为她惋惜,怎么她运气这么不好,靠上了一个全市长这样的人,唉,不仅没有帮她什么忙,反倒让她一个大意,把这万元送进了浪窝。

    季子强沉思着,稍微停了下,才说:“柯老板,你也不容易,算了,什么都不要说了,我也会帮你把这个问题解决掉的。”

    季子强很果断的就说出了这些话来<span css="url"></span>。

    柯瑶诗在那面有点哽噎了,她真的现在才发觉,认识季子强,应该是自己这一生最大的收获。

    过了两天,一个下午,季子强还在忙,他要参加庄峰专门主持的一个关于高速路项目启动准备的专题会议,上班之后,季子强带上相关材料到了小会议室,今天前来参会的基本都是高速路筹备小组的成员,做为两个副组长,刘副市长和路秘书长当然也坐在那里了。

    季子强进来之后就有人招呼了几声,季子强也是客客气气的回应几句,然后在上首旁边左面的位置上坐了下来,一支烟还没有抽完,庄峰就带着秘书走了进来。

    他和所有的与会者都点了点头,今天看起来庄峰精神还不错,前些天因为他老母亲去世了,所以整天他都是抑郁寡欢的样子,这两天缓过来了,其实有人也在私下里说,庄市长这次应该高兴才好,几乎所有的新屏市的干部都为他母亲的去世送了礼,掏了钱,比起前几年那汶川大地震的捐款都要积极,而且还都是数额很大,那些区县的领导们,更是带着公款而来,一个人没有拿出三五万元,都直接不好意站在前排。

    庄峰在季子强的旁边坐了下来,对季子强点下头,说:“季市长,你先讲讲吧。”

    整个会议开的比较仓促,庄峰提前也没有和季子强商讨过会议的主题,现在就让季子强说,季子强还真的搞不清庄峰想要谈什么,他就迟疑了一下,说:“那行吧,我先起个头。”

    说完,季子强就清了一下嗓子,翻开了桌上的材料,摆出了一副准备讲话的样子来:“同志们:今天召开推进新屏市高速公路建设工作会议,是我市在深入贯彻落实省委、省政府关于进一步加大投资扩大内需、确保经济平稳较快增长的新形势下召开的一次重要会议。这次会议的目的是贯彻落实年同时,希望会后各相关单位以及沿线各镇要认真抓好落实。”

    季子强今天因为不知道庄峰的开会主题,所以就只能是讲了一下大道理,换句话说,也就是讲了一些比较虚的话,这些话的好处就是今天不管庄峰想谈什么主题,都会和自己的话轻易的接轨上,不至于出现两个主题,两种声音的情况发生。

    季子强大概的讲完,最后就说:“好了,我先说到这里,接下来请庄峰同志给我们做重要讲话。”

    庄峰暗自也有点好笑,这个季子强真是个人精,现在皮球既然踢到了自己的脚下,那自己就说吧:“同志们啊,其实这个会议本来是应该早点召开了,但因为我个人的家事,耽误了大家一些时间啊,现在我给大家公布一个消息,部里对新屏市项目的批复已经到了,我们接下来就是要认真的考虑高速路具体的细节了。”

    庄峰讲的时间很长,季子强也慢慢的听出一点味道了,这庄峰有点忍不住了,想要对高速路项目插上一脚,他在讲话中不断的在暗示着关于招标的问题,虽然他没有明说,但季子强还是隐隐约约的感觉到,今天他的讲话只是一个引子,下面肯定会由他的哼哈二将来帮他完善和诠释他的意图了。

    一切都正如季子强预料的一样,路秘书长首先讲话了,他刺裸裸的直奔主题而去,一下就谈到了招标的事情,说今天大家就应该先统一一下思想。

    后来刘副市长也发言了:“我想啊,现在我们手上已经收集了很多商家的资料了,我们可以就手上掌握的情况,先筛选一下,挑出那么三两家来,这为我们下一步更好,更快的启动项目做好基础工作。”<hr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