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送走了叶眉,季子强也没有出县政府了,下午有两个电话邀请他吃饭的,他都拒绝了,对于无谓的应酬,他开始逐步在回避,出了自己实在不大喜欢那样的场面外,他也知道自己要慎言谨行了,自己现在不完全是一个人的荣辱问题,自己的好坏还会影响到叶眉,假如是因为自己让叶眉受到伤害,那真是罪莫大焉。

    他就在办公室看看书,看看文件,后来还接到了安子若一个电话,安子若说她自己已经想通了很多问题,她也可以理解季子强的心态,只是希望季子强还能把她当成好朋友,好知己对待,这样她也就心满意足了。

    季子强也像是放下了这背负的承重包袱,他的心头没有了这些年因为安子若而产生的心痛的感觉,他似乎有了一种轻松,一种解脱,在过去的那些岁月里,他是那样的虔诚的断定,自己没有了安子若,这一生都会在爱情的痛苦中度过。

    而此刻,他却有了一种宁静,一种祥和,一种再也不会为爱情失魂落魄的信心,他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样一种感觉出现,难道正如人们所说的那样,得不到的永远宝贵。

    是不是因为自己对安子若已经可以垂手可得了,所以那过去的浓浓期待和幻觉都变得异常清晰和现实,很多在痛苦和无望的怀念中,把许许多多感情和认识都过于美化了,当尘埃落定的时候,自己就可以更为理智的看待双方的距离和感情的差异。

    安子若的确不错,可是对这样一个女强人,季子强是有畏惧的,他在安子若的面前,永远是不能放开,永远是心存顾忌,也永远是有点自鄙,这样的感觉在对比了自己和华悦莲相处以后就更为明显,华悦莲带给季子强的是涓涓细流般的温存,没有压力,没有残破的回忆,更没有一点点的自鄙,季子强在每次和华悦莲相处时,都是愉快的,这种快乐有时候会延续几天。

    就在刚才,就在安子若还没有打来电话的时候,季子强就想到过华悦莲,当时连季子强自己都有点惊讶,自己和叶眉分手没有多长时间,自己的激情还没完全的消容下去,为什么自己就会想到华悦莲呢难道她比叶眉带给自己的快乐还要深厚。

    季子强找不到答案,他只能简单的认为,自己天生就是一个多情的种子,自己也许很难做到从一而终,海枯石烂永不变心,对感情,对女人,自己好像希望获得的更多一些。

    当季子强和安子若都放下了心中的幻想,他们的谈话就愉快了很多,安子若絮絮叨叨的说了很多自己公司的事情,季子强也给他谈了很多自己工作中的矛盾和为难,他们最后都彼此的鼓励着对方,也在真心的期待着对方会做的更好,走的更远。

    放下电话,季子强第一次可以坦然面对安子若了,他犹如得到了一次纯粹的,精神上的升华。

    下午季子强本来是想好好的在办公室看看书的,没想到还是没能如愿,许老板带着几条烟又到了季子强的办公室。

    这许老板上次对时纪检委刘永东交代了自己给季子强行贿的事情,一直也是坎坷不安,心神不宁的,他就想最近很低调的躲上一点时间,等季子强调离或者是下台以后在抛头露面,没想到消息传来,季子强没事情了,自己给的那几万元钱,都让季子强转送给了学校,这就让许老板恼火了,季子强暂时肯定是不会离开洋河县,那自己以后怎么办,自己不可能永远的躲下去了。

    他唉声叹气,一筹莫展,对自己饲料厂的前途也开始担忧起来,一个专管农牧的副县长要给你穿小鞋,那还不简单,就算自己可以花钱靠近吴书记,可是吴书记也不能事事帮忙,县官不如现管,今后的麻烦是少不了的。

    早上王老板的奠基仪式他也在邀请之列,在会场上他是看到季子强的,季子强和哈县长在一起,他也没敢过去招呼,不过好像是季子强老远的看到了他,还对他笑了一笑,季子强笑的是很平常,看着许老板的眼里那就不正常了,就感到季子强那笑容中充满了杀机,让许老板惶恐了几个小时。

    他就说等吃饭的时候看有没有机会给季子强敬杯酒,先看看他对自己是个什么态度在想下面的招数,但到了吃饭的时候,却没有见到季子强。

    许老板越想越是恐怖,越想越是危险,下午他就买了几条软中华和几瓶五粮液,想来给季子强一个负薪请罪,他做好了所有的思想准备,不管季子强骂他也好,讽刺挖苦也好,就算季子强实在不解气,踢上自己两脚,自己也一定要态度诚恳的忍受,等他把气出了,说不上对自己也就放过了。

    季子强见了许老板,也是一愣,咦这小子胆子不小啊,还敢过来找自己,他就放下书,站起来似笑非笑的说:“许老板,我们又见面了。”

    这许老板一听季子强这话,两腿就控制不住的颤抖起来,他有点结巴的说:“任,季县长,我今天来来请罪的,我错了,我对不起季县长你你对我的关怀和帮助。”

    季子强就瞪起了眼,脸色平平的说:“知道错了,错在什么地方了”

    许老板就坐了下来,季子强没有让他坐,但是他也顾不得了,他发现自己要是不赶快坐下,一会说不定就站不稳了,季子强没有大发雷霆,也没有大声的咆哮,但他那淡漠的神情更让许老板感到恐怖,季子强收拾畜牧局的局长,对付雷副县长,全县打黑的这些雷霆般手段,他是一样样的记在心头的,他怎么可能不胆怯。

    坐下以后,他感觉镇定了不少,才说:“我错在不该在他们威胁之下把我们的事情说出来。”

    季子强就静静的看着他,看了好一会突然发出了爽朗的笑声,然后说:“你其实什么都没错,在那种情况下换成我,我也会交代的,这事情不怪你,要怪就怪我们现行的体制,很多事情身不由己,我压根就没有怪过你。”

    许老板就把眼睛睁的圆圆的,呆呆的看着季子强,他分辨不出季子强说的是反话,还是真话,季子强也知道他一时难以理解自己的态度,就很诚恳的又说:“相反,我还应该感谢你,一个感谢你那个钱,至少让学生半年的伙食有了着落,在一个感谢你事后能及时的通知我,虽然起不来什么作用,但至少了是可以理解你迫不得已的心情,放心吧,好好做你的生意,我不是那种心胸狭隘的人。”

    这时候,许老板是可以感受到季子强的真诚了,这让他不可想象,倘如季子强现在还是说的假话,那这个季子强也太会伪装了,可是作为季子强来说,他有必要对自己伪装吗应该没有这个必要,他要报复和对付自己,完全就不用煞费心机。

    许老板也不是愚蠢的人,他也可以分析一些事物的可能性,他开始有点相信季子强的话了,而这种相信以后的感觉,就是更大的震惊和膜拜,季子强这样的人,在官场少之又少,而他的无私,他的睿智,他的大气,他的豪迈,他的宽阔的心怀,已完全可以注定他辉煌的未来。

    许老板彻底的折服在季子强的这种气质中,他久久的看着季子强,他要多看看,或许在不久的将来,自己再要看到这个人的时候,只能从电视,或者新闻上看了。

    而这样的人,许老板也很明白,已经不是自己这种人可以用感情和金钱来交结,控制的,如果自己算是一只狼,那么季子强就一定是虎,如果自己是虎,季子强就是龙,总之,自己和他永远不会在一个平行线上。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