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二天,季子强和副市长郁玉轩本想找路翔商量如何买东西去看病人,路秘书长说:“季市长,我现在有事,你们几个商量着办吧nbsp;”

    季子强也就不好勉强了,下午季子强和副市长郁玉轩便带着几个干部买好慰问品,提着大包小包来到医院,代表政府看望病人。

    一到病房里,季子强看到路秘书长和庄峰坐在病人的床头前说话。

    副市长茹静也在一旁帮着收拾东西,看见季子强他们来了,副市长茹静脸一红,有点不好意思,忙说她也是中午吃完饭才到的,人家路秘书长已忙了一个上午了!

    季子强见路秘书长比他们先到,心里就明白了几分。这小子知道大家下午要来,自己就想好了上午单独来。

    季子强看到病床旁边堆了两大堆礼品,还没有来得及收拾,比他们几个人带来的的礼品都多,估计是路秘书长和副市长茹静提过来的。

    路秘书长肯定一个上午索性不上班,泡在这里了,季子强心中想到,这个人把智力都开发到这方面来了,文章写不好也就不足为怪。

    季子强还惊奇地发现庄峰在老人面前态度恭敬,很象一个听话的温顺孩子,全然没有机关干部们平时看到的威仪,严肃刻板的表情也荡然无存。

    季子强这才醒悟过来,再大的官也是父母养育的,季子强感受着这里面的氛围,又打量了一番床上躺着的老人,心想这才是真正的领导的领导,怪不得路秘书长在她面前就象个小孙子面对老祖宗一般乖巧。

    大家坐下来对庄峰说些安慰的话,季子强本来和庄峰就没有太多的闲话可说,所以两人在谈话中经常的卡壳,只有副市长茹静能说几句得体的场面话,她说一句,大家跟着咐和一句。

    茹静说:“这种病还是可以治好的,慢慢来,看老人家的精神状态还是蛮好的,一定能早日恢复健康。”

    副市长郁玉轩也说:“老人家的气色还不错,并不象得了重病的人呢!”

    大家也咐和说些气色还不错之类的话,庄峰这时也把领导的身份放到一边,招呼部属们喝茶吃水果,特意对路秘书长说:“路翔,你把水果洗洗切好给大家吃一些。”

    路秘书长就把水果切好送到各人面前叫大家吃。这下,路秘书长的角色似乎转变了,从和大家一样的机关干部,变成了庄峰的亲属之类的人<span css="url"></span>。季子强想,路秘书长天生是个适应在官场上混的人,这种人不当官还真是浪费了人才。

    临告别时,季子强说:“庄市长,你看有什么事需要我们大家做的嘛”

    路秘书长抢着说:“市长家的人少,这段时间大家把手头上的事放一放,照管老人家的事,办公室已统一安排好了,大家还是按值班表轮流来值班帮忙吧!”

    季子强却对路秘书长的提议不以为然,只是这种情况下也不太好说什么,一行人在回来的路上,季子强忍不住对走在身边的郁玉轩说:“派几个人去病房帮帮忙那是应该的,需要帮忙的时候,大家是应该去,但我觉得路秘书长没必要搞个轮流排班,作为一项工作来布置。既然是庄市长的家事,自然由办公室的同志商量着互相帮助。谁要有空谁多去几回也无妨,干吗要作为一项工作来安排?这样一来,大家去轮班照顾病人的话,就算不上人情了,有点儿变味,没有了同事之间的友爱之情。因为这已变成一项单位值班工作了。”

    副市长郁玉轩捏了捏季子强的手,向他示意不要让人听到,但走在季子强前后的人都没有吱声,好象没有听到季子强说的话。

    令人奇怪的是,直到第二天上午,再也未听到路秘书长提安排人值班的事。下午的学习会上,路秘书长表情严肃出人意外地在会上传达庄峰的指示,事情居然还是有关庄峰的家事。

    他说庄市长传话:“感谢同事们对自己老母的关心和看望。自己的家事都已安排妥当,不劳大家费心。机关干部要以工作为重,自己的家事不要单位人员插手,更不能安排干部值班,大家的心意都领了,还是要把精力放到工作上。”

    郁副市长对季子强眨眨眼,意思是有人向庄峰打了小报告,庄峰才断然作了决定,因为季子强的态度可能惹得庄峰不高兴了,这才有了下午的专门指示。

    散会之后,副市长郁玉轩说:“季市长呀,你被人进了谗言了。”

    季子强回答道:“我只不过说出了我的想法。照顾病人这件事本来也是好事和善事,但一旦掺杂了人为的因素或别的功利性杂质,事情就变味了,庄市长要是了解了我的看法,应该不会怪罪我的。”

    郁玉轩说:“你这人真天真,他哪有功夫听你的解释?你和他如果到了那种随意交流的关系程度,外人哪进得了馋言?”

    季子强想想也是,不过对季子强来说,他也不怕庄峰的,只是季子强感到了一些愕然,昨天自己说话的时候,身边不过六七个人,没想到就这些人中,竟然也有两面三刀的小人,这才是季子强感到可怕的地方。

    由于最近庄峰很少来上班,所以季子强手上的好些事情也办不成,季子强就显得有点闲了起来,也不是他一个人这样,整个政府的大事几乎也都停顿了,因为没有庄峰一支笔的签字,钱,材,物这些都是不能乱动。

    这样闲着又过了几天,庄峰的老母亲没能救治过来,在医院里去世了,庄峰是悲痛欲绝,好几天都没有上班。

    路秘书长以及政府好多干部都放下了手头上的事,一心帮助庄峰料理后事,那几天,政府好几个部门基本上没有办公,大家分头帮忙处理后事,市里,县上,区里的干部们也相约着到庄峰家来吊唁。

    政府办公室几个干部出面找人商量出丧事礼金,这次季子强学乖了,没有去找路秘书长谈这事。

    王稼祥问了路秘书长的意见,路秘书长说:“大家愿意凑在一起出的,就一道去送,自己要去的,由个人自己办理<span css="url"></span>。”

    季子强听王稼祥汇报之后,明白他的意思,他是想自己单独一个人去送礼,礼金与大家一样了,就显不出与庄峰家非同一般的关系与分量来。在殡仪馆开追悼会的时候,市委和政府差不多的部门领导干部都参加了,追悼会开得很隆重,,庄峰老家来了不少人,大家脸上都显出沉痛的神色,缓缓地走进追悼会的会场。

    大厅里站立着将近几百人,两边摆放着鲜艳和精致的花圈,庄峰似乎有些不能自持,由家人搀扶着立在大厅中央。

    悼词念完后,进行遗体告别仪式。从前边的领导开始,大家依次缓缓向前移动脚步,向庄峰的母亲告别,季子强惊奇地发现路秘书长竟也站在庄峰家人的行列里,与向亲属表示慰问的领导们一一握手致谢。

    王稼祥暗暗地拉了拉了季子强的衣袖,示意他看路秘书长的举动,季子强也是暗自诧异不已,这个路秘书长表现的有点太露骨了。

    不过此刻季子强没有心思区思考路秘书长的事情,因为听着送别逝者的礼炮,季子强忽然从心里油然而生出人生无常的感觉,人生就象夜空中匆匆划过的流星,短晢而寂寥,想来确实没有多大况味,到了这里一看,什么事情不能想开呢?

    所有的争斗、政争,到头来一切都要归于零。

    死去的人已永久地安息了,而活着的人依然如故地要在尘世上奔忙,为生存,为名利,为面子,为慾望,为野心,为复仇,为穷尽一切而无法得到答案的问题。

    是啊,自从这个地球出现以来,这个星球上一定居住和生活过无数的人类,其已逝去的人类加在一起的数量一定象天上的星星一样无法计数,现在活在世上的人与在地球上生活过已长逝的人类相比其实少得可怜,活着的人才真正是孤独而寂寞的一群。

    季子强就记起了唐朝诗人陈子昂诗云: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季子强叹喟人生之稍纵即逝,感觉心灵空虚得厉害,他就这样神游八极地冥思默想着,机械而木然地参与送葬活动,直到各项丧葬仪式结束。

    可以说季子强在江可蕊离开了新屏市的这些天里,每天都在忙着,但几乎是没有忙太多正事,不是他不想,这些事情没有处理完,他想忙别的也不好说,不过在这个期间还是受到了一个不算是好消息的消息,那就是交通部对新屏市高速路的项目立项工作已经审评签字并把报告返回给了新屏市,这就意味着新屏市下一步的工作重点也必将转移到这个上面了。

    一种无形的压力,开始朝着季子强慢慢涌来。

    季子强刚到办公室,小赵帮他帮茶泡上之后又说,这几天鸿泰地产公司的老板柯瑶诗来找过季子强,柯瑶诗还给小赵说,抽时间让小赵帮她在季子强面前提一提自己来过的事情。

    季子强就邹了下眉头问小赵:“她没说来找我是什么事情吗?”

    小赵摇下头说:“她什么都没说,就是看样子挺消沉的,我也没好问她。”

    季子强点下头:“嗯,一会我给她回个电话,那天我在外面的时候,她好像打过一个电话,但我正在忙,没有接,后来就给忘了。”

    小赵问:“要不要我先给她去个电话,看看是什么事情。”<hr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