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那个副区长也连连的点头说:“季市长,这季主任对那面也熟,一起去nbsp;

    季子强本身也不是一个太过严厉的人,只要对方做得不过于出格,他也就不再挑剔,说:“我们走吧。”

    这个季红就帮季子强打开了车门,等季子强上去之后,她也二话不说的坐了进去,季子强皱了一下眉头,心中暗想,这个女人真是不懂规矩,领导的车那是你随便就能坐的,看着她模样长得倒是异常的漂亮,却如此浅薄,没有知识。

    但心中不舒服也没有办法,季子强还不习惯抹下脸来呵斥一个这样漂亮的女人,季子强自然也是做不出来把对方赶下车的举动,小赵到是很为难的看了一眼季子强,对季红说:“季主任,我看你坐副区长的车在前面带路吧。”

    季红就妖媚的笑笑说:“王区长知道路,他在前面带路没问题,我陪季市长一起。”

    季子强看着小赵有点尴尬的样子,就说:“走吧。”

    司机听到季子强的话,发动了汽车,车上这几个人都在想着这个女人,也不知道是什么来头,怎么这样没有分寸。

    说真的,季红还真的不太懂这些规矩,她到行政上也不过是三两个月的事情,所谓“君无戏言”,庄峰贵为全市行政一把手,他通过工作联系、座谈或交流中,就语言闪烁的明里暗里提示南区的区长两三次,意思是要让他把季红提拔一下。

    南区区长本来就是人精,最能体会上司的心思,也是,如果一个官员竟然不能体察上司的心思,找不到忠诚的门路,摸不准孝顺的路途,那么他还有什么资格从事政治呢?

    其实原先听了庄峰的授意,从把季红调到区政府办公室的那刻起,他已经读懂了怎样服务好庄市长的这本宝典了,此刻他装憨作楞,状似木呐,只不过是为了累积和堆砌自己的政治砝码,要知道,他窥探和觊觎区委书记这个职位哪里才一天两天?

    到了庄峰几乎用了明言说来的时候,他方才恍然大悟似的连声说:“是的是的,这季红确是一颗好苗子,非常值得信任和培养呢<span css="url"></span>!”

    这样,就在庄峰搂着小情人作出允诺不久的二十多天,南区政府出台了一个人事任免文件,季红现在摇身一变,已经成为南区政府的办公室第一副主任了,要知道,现在的干部队伍编制是越来越再越强壮,光地处偏僻的南区政府来说,办公室就有4个副主任,底下属于科员的办事人员不过六人,都是一些写材料、搞收发、弄档案的具体事务的人,还有一些操方向盘的司机、摆弄花草、擦拭桌椅子这类从事粗活的人。

    当然统共来算,队伍还是极其壮观的,就在这么几十人的服务队伍里,季红仿佛一匹暗地里刹时迸出的黑马,突然一路杀来,闪电般就挤到第二的位置,不能不说是政治场上的一种变数,一种奇迹!况且,身为男性、为几任区长服务并熬夜写了十多年的正主任,侧身政治这么多年,哪里还能不知道其中蕴涵着的道理?他哪里敢把季红当作自己的下属看待、对她颐指气使?而是时时对季红副主任陪着小心,事事都让着她,居然到了甘为人后、言听计从的地步。

    如此一来,年纪轻轻、毫无从政经验的季红就瞬间成为了南区家喻户晓的人物,变得炙手可热起来,而她自己在政府办公室里说一不二,也就成为情理之中的事情了。

    这自然就养成了她的颐指气使和无所畏忌的毛病,就连今天季子强来考察,本来她是完全不应该留下的,但她还是留下了,南区里谁也不好说她什么,本来她是不应该坐上季子强的车,但她还是坐上了,季子强也是无可奈何。

    这里到下面烤烟种植基地也是要跑半个小时的,这个基地是南区的烤烟厂指定的种植基地,从目前的新屏市企业看,这个烟厂还算不错,大钱虽然是挣不到,但马马虎虎也能养活上千的职工,在新屏市,这已经很是难得了。

    不过这个烟厂生产的卷烟档次不高,主要就是给本地低端用户消费,特别是新屏市农村,大小的节期,红白喜事,几乎都是用的这个烟,按老百姓的话说,就是价廉物美。

    季子强今天主要是来看看种植基地的,一开春,烟叶种子就要提前埋下,要是因为水电,肥料耽误了这个时间,全年的烟叶就有问题,那样肯定会给烟厂也带来麻烦,所以季子强就是来看看有什么需要自己解决和帮忙的地方。

    季红坐在季子强的旁边,她看着季子强还是有点喜欢的,不过对这个副市长,季红从内心并不惧怕,自己是庄峰的情人,庄峰是新屏市政府的老大,所以季子强实际上应该怕自己才对,或许他可能不知道自己和庄峰的关系,要是知道了,他绝对不会这样冷淡的对自己。

    季红问:“季市长来过这个种植基地吗?”

    季子强点头说:“来过一两次,不过这后面大都是便道,不大记得路了。”

    季红带着一身的幽香,靠近了季子强说:“可是我来南区很长时间了,怎么就没有见过季市长来我们南区啊。”

    这话问的有点出格了,一个副市长的工作怎么能由你一个小小的区领导来评论呢,何况这话听着就有点像是责怪的意思。

    小赵有点紧张的从后视镜里看看季子强的表情,季子强却不动声色,淡然的说:“最近忙,很少下来,你到区政府多久了?”

    季红就一笑说:“我来几个月了,过去我是小学的老师<span css="url"></span>。”

    “奥,几个月啊,进步挺快的。”季子强心中有点奇怪,一个来区政府几个月的人,怎么就一下当上了办公室的副主任,而且还这样不懂规矩,没有深度,恐怕这里面是很有些蹊跷的。

    不过现在季子强没有兴趣来搞清楚这其中的猫腻,第一,自己没有管人事,就算问出来,自己也无权干涉,第二,既然人家能提上来,肯定后面就有不简单的背景,自己现在面临的问题够多了,也没有时间来管。

    季子强就闭上了嘴,接着又闭上了眼睛,靠在后面靠垫上休息了。

    这个季红真是没知识,季子强已经闭上眼了,她还在说话,小赵不得不扭头看着她,轻轻的用手指搭在了嘴唇上:“嘘。”

    季红这时候才知道自己不应该说话了。

    不过嘴里不说,她的心中还是很有点不舒服的,这个季子强也太牛了吧,自己好歹算的上一个美女吧,他怎么一副要理不理自己的样子,多少人想陪着自己坐坐,自己还不给机会呢。

    一会车就到了烤烟种植基地,季子强还没有下车,这季红就先了下了车,上去和种植基地的干部打起了招呼,那种植基地都是村里的干部,当然是不会认识季子强了,不过对这个美女主任倒是记忆犹新,以为今天就是专门送她来的,所以几个人围着季红,大献殷情。

    季子强这一下子就没有人甩他了,你说季子强尴尬不尴尬,那个王副区长走路很慢的,磨磨蹭蹭的从后面的车上下来,慢慢的来到了季子强的跟前,指着前面的一片土地,对季子强说:“季市长,这里全部都是刚下的种子,等再过一月,就能抽芽出土了。”

    季子强嘴里‘嗯,嗯’的答应着,心中很不舒服。

    他这个表情王副区长看的是一清二楚的,他心中也是暗自好笑,知道季子强为什么不爽,他就是不点破,还故意慢腾腾的过来,实际上他对这个女人早就恨之入骨了,什么破鞋,嘛都不会,一天在区政府还扬威耀武的,从来都没有把老子放在眼里过。

    刚来的时候,老子感觉她长得好看,曾今对她还有点好感,没想到这女人一点面子都不给自己,她就认得区长一个人是领导,自己的话她理都不理,今天是个机会,让她好好表现一下,惹毛了季市长,看谁倒霉。

    季子强已经有点忍不住了,就咳嗽了一声,引起了基地那几个干部的注意,人家就撇下季红跑了过来,季子强总算是找回了一点面子,含着笑容,就准备伸手等人家过来了好握,没想到啊,没想到,这几个土狗直奔到了王副区长的面前,一起叫到:“王区长,你来了,欢迎啊欢迎。”

    季子强气了个不说话。

    不过王副区长是很懂规矩的,忙对这几个人说:“我是陪季市长来检查工作的,你们真是在乡里待瓜了,连市长都不认识啊。”

    这几个人才大吃一惊,唉吆,原来这小伙子就是季市长啊。

    他们反应了过来,一起转向了季子强,季子强怎么办,只好在一次挂起了笑容,和他们握手,寒暄。

    后来季子强就问起了种植的情况,一个干部说:“这几天都没下雨,确实对我们的烟叶栽培造成了一定影响,不过,看着市里的领导一次又一次下乡来视察情况,我们心里踏实多了。有政府给我们作后盾,我们怕啥子嘛。”<hr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