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你喜欢我?你认识我吗?你知道我多大吗?你对我有多少了解呢?”

    “这一点都不重要,喜欢有的时候就是在一刹那间就喜欢上了,你没听过一见钟情这句话吗?这话就是专门为你我所设计的,我真的会好好待你的,我可以调你到省城去,也可以带你见我家人,只要你喜欢,我也可以和你结婚

    二公子一下子感觉到自己特别特别的想有一个家了,这些年紫醉金迷,灯红酒绿的生活,就在刚刚看到何小紫身下那斑斑点点的处血时,他一下子厌倦起来了,说良心话,其实二公子感情生活还是很匮乏的,他所有接触的哥们,所有生意场上的朋友,谁会是真心实意的对他呢?

    不要看每天莺歌燕舞,狐朋狗友一大堆,其实二公子自己知道,这些人没有谁把他真正的当成朋友。

    何小紫一下沉默了,她也慢慢的停住了哭啼,她不是一个性格软弱的人,现在她必须做出一个决定来,到底怎么处理眼前这个事情?

    何小紫慢慢的穿着衣服,那里的疼痛让她皱了皱眉头,她忍耐着,穿上了裤头,在这个过程中二公子和她都没有说话,稍微的穿了几件遮体的内服,何小紫就下床到了卫生间,她想着把二公子留在她身上的一切都洗刷干净,她还想给自己多一点时间,来仔细的考虑一下,自己现在该怎么办。

    淅淅沥沥的温水,从水龙头中喷了出来,温暖的热水在冲洗着何小紫誘人的身体,在洗手间这个狭小的空间里,何小紫逐渐的冷静了下来,“哗啦啦!”的水声像是在不断的提醒着何小紫,自己已经不再是女孩了,自己的第一次已经丢掉了,自己还有资格再去纠缠季子强吗?好像没有了。

    这个想法一下就让何小紫有点悲伤起来,她又开始哭了。

    这个洗浴用了何小紫很长很长的时间,她在卫生间里,那很多彼此矛盾的想法就一下下变得异常的复杂起来,到了后来,何小紫自己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了,当她裹着浴巾出来的时候,她对二公子已经没有起初的那种恨意了,她恍然中觉得,这或许就是自己的命运。

    对于长久追逐季子强的那种疲惫,也在这一刻得到了缓解,自己以后再也不用那样辛苦的面对季子强了,这算是一种解脱吧。

    二公子已经穿戴整齐了,他没有走,他等着何小紫最后的判决。

    何小紫就来到了二公子的面前,仔细的看着他,这个男人也算不错吧,帅气,钱多,还是个官二代,怎么说呢?应该是现在最流行的高富帅吧,假如他能真心对自己好,其实也算勉勉强强可以接受吧?

    二公子在何小紫这样的目光下,是有点紧张的,固然,一个猥亵是告不到自己的,自己可以找到最好的律师,还能收买所有的法官,但问题是这样会很麻烦的,老头子那里就不好交代了,他会把自己赶出李家的,这一点是肯定不会错<span css="url"></span>。

    所以他最大的期望就是何小紫可以原谅他,看着沐浴后的的何小紫,二公子更觉得何小紫的美丽是自己无法阻挡了,他喜欢这个女孩的性格,在她的身上,二公子看到了雪豹般的柔美和野性。

    他也早就倦怠了风月场所的那些胭脂粉色们,风月场中的甜言蜜语,脉脉温情,或者那些催人泪下的故事,那不过是欺骗客人获取票子的工具,如果对此当真,你就会陷入他们的温柔陷阱,那些女人没有一个有救,她们的三观尽毁,就像吸毒一样对出卖身体到了习惯的地步,她们无法回归正常生活工作,好吃懒做,虚荣攀比,除非有足够强大包容心接纳她们的过去和有足够钱财满足她们,跟这些女人交往,根本就谈不上什么感情。

    何小紫就完全不一样的,她的所有感情和身体都是真实的,此刻,她就那样静静的看了二公子好长时间之后,才叹口气,幽幽的说:“现在我们至少应该吃点早餐吧?”

    二公子一下就裂开了嘴,他真心的笑了,赶忙扶着何小紫坐下,拿起电话,对酒店的总台说:“把你们最好的蟹肉粥和烤鹿肉上两份。”

    季子强也在吃早点,他可不是吃的什么蟹肉粥,他下了两碗鸡蛋面,一面慢慢的吃着,等着江可蕊收拾她的脸,一面对江可蕊说:“可蕊啊,你快点,不然一会迟到了。”

    江可蕊正在往脸上抹着什么,说:“那你吃快点,你先走吧。”

    “我是担心你迟到,我一点都不怕的,谁还给我记迟到。”

    江可蕊嘻嘻一笑说:“你副市长都不怕,我副局长怕什么,没听说上梁不正下梁歪吗?”

    季子强很无奈的说:“你这人真是的,好好的为什么要专门迟到呢?赶快,赶快,我送你去了还要回政府。”

    江可蕊说:“不要你送,我自己去。”

    “这可不行,以后每天我都会送你的。”

    江可蕊嘴里说着不让季子强送,其实心里对季子强每天送自己还是很愿意的,当看到同事们那显然是很羡慕的目光,江可蕊每每的都会有一种浓浓的幸福感。

    江可蕊收拾好了,又来回的在客厅,卧室匆匆忙忙的找着什么的,季子强本来是想说的,但一见她下身一条米黄色的裤子,裤缝笔直,棱角分明,上面收得极紧,崩紧渾圆的臀~部,在转轴一般的腰下扭動,肉感四溢,季子强就没话了,他咽了口吐沫,邪念顿生,目光也追随臀部跳起了舞。

    江可蕊看到了季子强那贼眉鼠眼的样子,回过头,说了一句:“想坏事了?”

    季子强哑然失笑,回到:“想了,想你想的都快哭了。”、

    随后两人你一句我一句的打情骂俏着,一起吃了早餐。

    送江可蕊到单位之后,季子强又步行回到政府,今天由于江可蕊耽误的时间长了一点,季子强到政府的时候,还差几分钟的上班了,所以一路上楼,季子强就遇到了很多人,所有的人都客气的和季子强打着招呼,季子强也一一的和他们微笑一下。

    今天,季子强在上班的时候却总是走神,一看到桌面上摆放的那些高速路的资料,季子强就想到了二公子昨天对自己发出的那种隐隐约约的威胁,季子强也明白,一旦自己不能兑现二公子的承诺,恐怕苏副省长真的会对自己发起一轮攻击的,自己不要以为他会找不到自己的错,那是很幼稚的想法,古人都会用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的方法,何况更为聪明的现代人呢?

    但自己怎么给他兑现,真的把工程交给他吗?

    冀良青介绍的那个客户怎么办?

    还有庄副市长介绍的梁老板怎么办?

    关键关键的问题是,这几家都是想要空手套白狼的,他们都不过是要在高速路项目上吞噬一口,把项目交给他们,其质量,其结果都是可想而知的,说不上他们把钱捞了,最后还要自己帮他们收尾善后。摇一摇头,季子强想要挥去这让他烦心的问题,他拿起了桌上的电话,给秘书小赵打了过去:“小赵,你来一下。”

    小赵就在旁边的房子里,一分钟不到就出现在了季子强的眼前,季子强说:“我们今天到下面转转吧。”

    小赵问:“市长你想到那里去?”

    季子强说:“到南区转转吧,去看看那里的烤烟种植基地最近有没有什么需要解决的问题。”

    小赵现在已经熟练的掌握了一切工作纲领和极端浅显的工作经验,听得季子强如此吩咐,连忙先打了个电话,把和原先让公路局局长来向季子强作工作汇报的约定取消了,说领导要到下面作重要考察,此事改日再说,然后就下去安排车了,季子强也简单收拾了一下东西,跟着就下去了。

    季子强下去的时候,他的专车已经开到办公楼门口侯着,小赵也恭敬地端好了季子强的茶杯,带上季子强的公文包,陪着季子强一起上了车。

    一路上也没有太长的时间,季子强就到了南区。

    让季子强没有想到的是,南区两大领导班子早迎在政府门口,车稳当地停好后,季子强先不知这里的情况,只顾风光满面地下得车来,此时一见如此臃肿纷乱的领导队伍,他一贯轻车简从的工作作风又表现出来了,只见他黑了脸,低沉了声音向这班激动地等候的领导们说道:“你们是来看马戏还是来看西洋景?我是来工作的,不是来供观赏的!我这里留个副区长跟我一起到烤烟种植示范基地去可以了!”

    季子强心中也是很烦躁的,古代的官员都能够微服出行,现在的领导却很难做到,几乎所有的下面区县,都会在政府办公室安插上自己的亲信,他们的消息会很准确,很及时的化解像自己这样突然的造访。

    听了季子强不算呵斥,但也不太好听的话,平日里同样在百姓面前耀武扬威、大呼小吓的官员们自觉十分无趣,象做错事的小学生那样低了头,根据自己和季子强的亲疏和刚才季子强的工作指令,三三两两散了,立时就只剩下了专抓经济工作的副区长和一个很漂亮女人留在了现场,季子强是不认识这个女人的,看着这个女人说:“你是做什么的?”

    这个女人很有魅力的笑笑说:“我叫季红,是南区办公室的副主任,我和副区长陪你视察。”<hr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