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二公子示意何小紫去舞池跳舞,何小紫不去,嫌人太多,他们还继续玩色盅,还继续是二公子输多赢少,还继续是二公子喝得很豪气,还继续是何小紫喝得眉头都皱了,再后来,何小紫就不玩了,也不说什么,站起身就往外走,二公子忙跟了上去,就见何小紫进了清吧br>

    已经是深夜一点多了,清吧里也有不少人,只是这边播放的是一种温馨多情的音乐,便显得清静许多。

    何小紫看着二公子,问:“你知道吗?我喜欢季子强。”

    二公子愣了一下,怎么也没想到她会那么直接,就说:“季子强结婚了啊。”

    何小紫说:“我知道,还用你提醒啊!我只喜欢季子强,你不要这么看着我,我知道你为什么惊讶,因为他比我大很多,他也结婚了,但是,这是问题吗?根本就不是。我一个小地方的人,都不觉得这不是问题,你也算是大城市的人了,也算见多识广了,更不应该惊讶。”

    这一下把二公子说的也是一愣一愣的。

    何小紫说:“我知道他结婚,他老婆也很漂亮,很有能耐,是个局长,但是,我就是不放弃,我也不放弃。”

    二公子说:“你喜欢他,我一点不奇怪,虽然,我和他接触不多,但我知道,他是一个很有魅力的男人,他有他自己的眼光,有自己的想法,一旦他认为自己看准了,想对了,他就敢去做,就想方设法去做,也一定能够做成,且还能技巧地让大家一点脾气都没有。”

    二公子和何小紫两人今天都喝的不少,所以他们话都说得很直。

    何小紫笑了起来,问:“那你为什么惊讶?你别说,我说喜欢他,你没有惊讶。”

    二公子说:“我惊讶的是你的坦率,是你的透明,你能够大胆地说出自己想要说的话。一个女孩子,说自己喜欢一个男人,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何小紫说:“这很难吗?一点不难。我从不想掩饰自己,特别是喜欢一个人,没必要掩饰自己。喜欢就是喜欢。”

    二公子说:“够魄力,我喜欢!”

    何小紫举起了杯说:“问题是我不喜欢你!但还是敬你一杯!”

    何小紫也不在乎二公子杯里还没有酒,把自己杯里的酒喝光了。

    二公子很谨慎地问:“还喝吗?”

    何小紫说:“喝!为什么不喝?”她先举起桌上的烛光,示意服务员过来。

    她对服务员说:“再来一瓶这个”。

    她又对二公子说:“我今天很高兴。不,我现在很高兴,因为,我找到了一个好朋友!”

    两人的酒杯倒满后,她说:“我们再喝一杯,我再敬你一杯。”

    二公子一扬头,把杯里的酒都喝了。何小紫伸出一根手指在眼前晃,醉眼惺忪地看着他,她杯里的酒也喝了,随手便把酒杯甩在桌子上,那酒杯就在桌上打了一个滚,就听咣当一声,掉到地上摔碎了。

    二公子说:“算了。别再喝了。”

    何小紫说:“喝,为什么不喝?你醉了就别喝,我还要喝。今晚我很想喝,我要喝个痛快。”

    这么说时,何小紫的头在摇晃,脸上突然有了泪花了,便有泪水甩在二公子的手背上,二公子把纸巾递给她,她艰难地对他一笑,说:“谢谢!真不好意思,让你见笑了。”

    二公子小心翼翼地问:“你就不能忘了他吗?”

    何小紫说:“如果可以,我还不会忘吗?我已经要自己忘了他好多次了,每一次都说,以后再不想他了,但过不了几天,就又想他,想得心里一揪一揪地痛。你知道这种感觉吗?你尝过这种滋味吗?你不会有这种感觉,你是不喜欢别人,不是别人不喜欢你。”

    二公子想说,我有这种感觉,我现在就有这种感觉。

    后来何小紫醉了,趴在桌上不能动了,如果不是坐着那种有扶手的椅子,她可能还会从椅子上掉下来,何小紫的确是醉了,醉得一塌糊涂,她大叫起来:“拿酒来,我要喝酒,我要喝酒!”

    何小紫吐了,吐得满地都是,这一吐,她就软了,软得趴在桌子上不能动了。

    清晨那唯美而又柔和的朝阳,开始了新的一天,有阳光世界更美好,天空中飘着的云彩被逐次染红,一道晨曦照射在房间的床上,让何小紫慢慢的苏醒了过来,睁开眼,何小紫见自己躺在酒店的房间里,自己是怎么进这房间的,却一点也想不起来了,只记得自己离开了迪高酒吧,只记得在清吧时,和二公子还说了一大堆的话,再以后,她就犯迷糊了,就记不起来了,二公子好像还说了什么,自己也好像还说了什么,都说了什么?却是一点也想不起来了。

    突然,她从床上坐了起来,她开始明白了,一定是自己醉了,二公子便把她弄到酒店的房间里来了。

    她扭動了一下,准备翻身起来,而突然之间下身的疼痛,一下子让何小紫呆住了。

    何小紫完全的呆住了,她感到整个脑袋变得一片混乱起来,她呆呆的看着房间上面洁白天顶,慢慢的明白了现实的问题,这个畜生!这个禽獸!他还干了什么了?他对自己怎么了?自己怎么一点都想不起来?自己怎么就这么傻?怎么就以为他是好人?怎么就一点提防也没有?他为什么要和她摇色盅,明知道他摇输多赢少还摇,明知道摇不过她还摇?其实,他就是想要她喝酒,就是想要她醉,就是想要把她弄进酒店的房间里。

    然而,自己却一点不知他的诡计,还一杯一杯地跟他喝<span css="url"></span>。这个畜生!这个禽兽!

    恐惧,绝望,悲伤,痛苦,疯狂,一下都出现在了何小紫的情绪中,她仿佛整个世界都变成了灰色,感觉生活失去了意义,心中的激愤带动着下面那里也隐隐作痛起来。

    何小紫突然的,竭斯底里的大声叫起来:“二公子。”

    二公子还没有醒来,他迷迷糊糊的应了一声,何小紫这才发现,他就躺在自己的旁边,何小紫把枕头举起,对着二公子的头砸了下去,语言不清的说:“你你给我滚起来。”

    二公子惺忪着眼坐起来,似乎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何小紫哭了起来,边哭边吼:“你对我怎么了?你昨晚对我怎么了?”

    二公子揉着眼睛,说:“你醉了,我也醉了,好像我们就那个了吧。

    何小紫也一下感觉到了,自己身上什么都没穿,她低头一看,酒店那洁白的床单上一片艳丽的,紫红的斑斑点点。

    何小紫开始不断的流泪了:“你这个畜生,你这个禽獸!我要告你,我要告你!”

    二公子这个时候也看到了床单上的痕迹,似乎他自己也有点惊讶的说:“你还是處女?靠,真是百年难遇啊,好好,难得,难得。”

    何小紫面对这样一个男人,她还能做什么呢?她抡起了拳头,就往二公子的身上招呼了过去,但很快就让二公子把她的拳头抓住了,二公子却不舍得放开她,很认真,很仔细的反复的看着何小紫,一个人嘻嘻的笑着。

    何小紫见他还在笑,心里就越加的委屈,她有过一霎那的冲动,想要去控告这个男人对自己实施的强暴,但很快她就打消了这个念头了,自己还要在新屏市混啊,而且这个二公子的背景自己也清楚,自己能不能告倒他呢?恐怕很难的,何况这里是酒店,自己一个女孩怎么会和一个男人来開房?这本身就有许多说不明白的地方。

    不过二公子在发现了何小紫还是一个處女的时候,心情也有了很大的转变了,他上过很多女人,但对那些女人二公子是没有留下太多的记忆和内疚的,那些人不是图自己的钱,就是图自己身后的权,对她们来说,这只是一个交易。

    而眼前的这个女孩就完全的不一样,她其实并不爱自己,也不想和自己发生什么,她在喜欢季子强,是自己用卑鄙的手段占有了她,关键的问题是她真的是个处啊,自己已经很多年没有遇上过这样的女人了,难怪昨天晚上自己那么费劲。

    二公子少有的感到了一种内疚了,他人也变得温柔了起来,靠过去,揽着何小紫的腰,对她温言细语的说:“小紫,是我不好,我昨天其实也是喝醉了,我不知道怎么就控制不住自己,或许这也是我们的缘分吧,从第一眼看到你的时候,你的美丽和张扬的性格,就已经很吸引我的,假如你可以原谅我,我会好好的待你。”

    何小紫还在那里抽抽搭搭的哭,她用力的扭動了一下自己的身体,想要摆脱二公子的拥抱,不过效果并不理想,二公子的手还是紧紧的揽着她的腰,她愤恨的骂了一句:“畜生。”

    二公子没有反唇相讥,也没有嬉皮笑脸,他搬过何小紫的身体,让她面对着自己,很真诚的说:“你骂吧,你也可以打我几下,我绝不还手,假如你实在想不开,我可以陪你去报案,可是我必须还是要告诉你,我喜欢你,不管你怎么对我,我都会喜欢你。”<hr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