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或许是你没有给她表达过你对她的爱慕吧?”季子强推测着说br>

    二公子挥一挥手说:“你错了,我给她很明确的表示过我的心意,不过每次得到的结果就是她嘻嘻一笑,然后说我是她的哥哥。”

    “她会不会是因为羞涩?”

    “她的性格你没有看到吗?她会羞涩?假如我真的是她的所爱,那不用我说,她早就对我表示了。”

    季子强想想也是如此,这个苏历羽不是一个拖泥带水的人,有时候啊,人与人之间的这种缘分是很难讲的,缘是缘至,相忘是缘散!在这个世界里更多的是缘散,更多的是有缘无分而已!佛说缘是前世修来的因果,这话说的特别有道理,尽管季子强不相信封建迷信!

    但是季子强知道,缘至的时候感觉是那样的微妙,做任何事情都是干劲十足,不知疲倦,什么都是美的,经常觉得世界因为有了自己而变的更加精彩!

    可是缘散的时候的感觉就好象掉进了万丈深渊,而且不知道有多深,身体不停的在往下落,心中的痛楚,信心的凋亡,希望好象已经被褪色的海誓山盟压在身下!情感的世界里已经没有了往日的艳阳高照,更多的是阴雨连绵。

    季子强的耳边就想起了一首歌曲:茫茫人海真爱难寻,我的心痛由谁来抚平,老天为何要造物弄人,孤单时刻无人爱怜,留下我这个痴情的人,多想回到我们的昨天,我会爱你一如从前。

    他很能够理解二公子的心情,刚才那个让季子强有点畏惧的二公子在此时此刻已经变得很脆弱了,季子强现在才知道,一个男人的情绪也会变得如此之快。再后来,两人就不断的喝着,很少在说话了,季子强情绪今天也不是很好的,从他听到部里把高速路项目审批下来的那一刻,他就预感到自己的麻烦真正来临了。

    而二公子的心情纠结,也让季子强的心情慢慢的沉重起来了。

    这顿饭吃的很快,一瓶酒对他们两人来说根本就算了什么,没多久,两人喝光了一瓶,在二公子还要让上酒的时候,季子强制止了他,因为季子强自己也不想喝了,借酒消愁从来都不是季子强的选择。

    二公子满眼忧愁的说:“我们去酒吧。”

    季子强摇头:“不喝了,我今天不想喝酒。”

    二公子说:“那就不喝酒,我们去听听音乐,看别人喝酒。”

    季子强还是在拒绝:“你去吧,我不想去。”

    “那不行,我来新屏市是客人,你必须陪我。”说着话,二公子不由分手的扯着季子强的胳膊,就到了酒店上面的酒吧。

    二楼的酒吧有很强烈的迪高吧,也有很幽静的清吧。

    季子强心里想,那就去清吧吧,迪高那边太吵,说话都听不见,但很快的,季子强就否定了自己的想法,今天最好不要和二公子多说什么话,在没有想出解决他这件事之前,最好少说,于是季子强就往迪高那边走。迪高吧强劲的音乐震耳欲聋,别说聊天,两人就是隔着一张小圆桌大声吼,彼此都听不见对方在说什么,这些年,年青人都喜欢迪高吧,或许,正是因为强烈的音乐阻隔了交谈,更迎合现代年青人封闭的心理。大家却能一起玩,又不必交谈,不必向别人坦露自己。

    季子强和二公子坐在一张小圆桌前,看着跳舞的人在舞池里张牙舞爪,季子强问:“你经常到这种酒吧吗?”

    二公子没听见,摇摇头,季子强就大声吼,他还是听不见。

    一会二公子凑近了季子强的耳朵问:“喝不喝酒?”

    季子强听到了,就摇摇头说:“不喝了。”

    二公子看着季子强笑笑,举起小圆桌上的烛光,示意服务员过来,他大声的对服务员说要瓶洋酒,季子强心中叹口气,怎么又要喝啊,而且还是洋酒,自己最讨厌不过的就是它。

    酒来了,二公子就像等不及了,到了一杯,自己一口干掉了,然后帮季子强倒,季子强却没看见似地,只是去看舞池里那些张牙舞爪的人,懒得陪他喝酒。

    就在这个时候,季子强的目光像是触电了一样,有点惊恐的准备躲开了,因为在跳舞的人中,他同样的看到了一双晃动的眼睛,那眼光是灼熱的,也是妖艳的,那就是何小紫的目光。

    在季子强收回自己眼光的时候,其实他心里也明白,已经来不及了,何小紫看到了自己,假如自己没有猜错的话,数三下吧,三声数完,何小紫一定就会出现在自己面前,

    1。

    不错,没有数到第三声,何小紫就已经站在了季子强的面前:“你怎么也来这种地方了,你不是说你心脏不好,从来不到这地方来吗?”

    何小紫笑玲玲的望着季子强,大声的说着话。

    季子强勉强的笑笑,看了看何小紫,用手指了指二公子,说:“这是我的一个朋友,李啸岭,我陪他过来坐坐,马上就要离开了。”

    二公子看这何小紫,眼睛睁的圆圆的,我靠,这么漂亮的一个妞啊,真的很正点。

    当季子强吧何小紫介绍给二公子的时候,二公子惊呼一声:“你还是个女警啊,不错,不错,我喜欢。”

    何小紫一下把脸就拉下来了,说:“你喜欢有个屁用,我不喜欢你。”

    二公子一点都没有感觉到难堪,他嘿嘿的笑着,说:“我二公子看上的人,那就由不得你不喜欢我了。”

    何小紫一愣,二公子,这个名字她还是早有耳闻的,这个公子可是李省长的宝贝儿子,李省长是谁,那是北江省数一数二的人,还不要说李省长了,前几天就是来了一个苏副省长,自己站岗执勤了好几个小时,腰都累弯了,最后连人家手都没有握一下。

    何小紫就对着二公子笑了笑,说:“你够拽的,比姑奶奶我还要拽啊。”

    “那当然了,不拽的人敢自称二公子吗?”二公子哈哈哈的大笑着,一个响指,喊来了服务员,给何小紫送来了一个酒杯。

    季子强眉头越来越紧了,不行,这今天自己是不能喝了,特别是何小紫来了,更不能喝了,不然今天说不上自己会醉倒,这两种酒一混合,醉倒了事小,万一对何小紫做出什么放肆的事情,那就恼火了。

    季子强想了下,对二公子说:“算了,我真的怕吵了,要不这样,我送何小紫先回去,你在这坐坐。”

    二公子把手一拦,说:“不行,谁都不能走。”

    季子强急中生智,从兜里拿出了电话,在他们面前晃悠了一下,说:“我出去接电话。”

    说着就往外走,二公子也只好放了行,季子强走到门口的时候,一面把电话放在耳朵旁边,一面就对何小紫招招手,意思是让她和自己一起离开,自己送她回去。

    何小紫看到了季子强的动作,也懂得季子强的意思,但她表现出来的样子让季子强很吃惊,她破天荒的第一次没有再追随季子强的召唤了,她一面看着季子强笑着,一面端起了酒杯,给季子强示意一下,就一口喝掉了。

    季子强就有点傻了,一个人站在门口,走也不是,留也不是,而何小紫又端起了酒杯,还望着季子强呵呵呵的笑着,季子强却不敢回去继续喝了,他叹口气,离开了酒吧,在回去的这一路上,季子强心里却还是很有点不得劲的,他突然的就有了一种失落的感觉,过去何小紫每天追这自己,季子强感到烦,感到讨厌。

    但现在人家不在把自己当成一个宝了,季子强又会莫名的空虚,或许,让别人爱着,让别人追着,不管对方是谁,其实都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何小紫看着季子强离开了,她强忍着自己,不去像过去那样追赶他,自己追了快一年了,也没有一点收获,那么自己是不是应该换个方式,换一个游戏的规则呢?自己可以让季子强失落一次,嫉妒一次,而二公子,就是自己手里最好的一个工具了,用他来让季子强眼红,这岂不是更好。对,就用这个方法。

    二公子很欣赏何小紫的气质,他也就是贱人一枚,你越是顺着她的脾气,他毛病还越多,越是瞧不上你。而何小紫就刚好不是一个省油的灯,对他一点都不客气,这个贱人反倒喜欢的很。

    二公子示意何小紫玩色盅,她不宵地看了他一眼,很熟练地把色盅扣在圆桌上,然后,示意二公子先说,两人便打着手势,示意色盅里的点数,哪知,二公子竟连输五把,何小紫靠着椅背笑了起来,且是那种大笑,笑得挺得胸一耸一耸的。

    她对二公子竖了竖小指,二公子越发不服气了,定要与她决个高低。虽然,二公子输多赢少,但他毕竟酒量很大,而且还是经常喝洋酒习惯了,所以并不怎么觉得恼火,倒是何小紫很少喝这种几千元一瓶的洋酒,没多一会,她就脸红耳热,人似坐不住了,也随了迪高的节拍摇晃着身子。<hr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