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就问:“多少?”

    柯瑶诗迟疑了一下回答:“万,这也是我现在公司唯一的资金了,要不回来,我恐怕就会拖欠员工的工资了nbsp;”

    季子强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么大一笔数额啊,看来那个张总也是看清楚了全市长已经不在新屏市的现状,所以才敢于公然的黑吃黑,因为在新屏市的黑道上,他根本都不在乎柯瑶诗的,何况这样的高利贷,本来也就不受法律的保护。

    季子强沉思起来,从这件事情上来说,他们借贷双方的行为都是违法的,自己不仅不应该帮她解决,还应该采取回避措施,因为一但自己陷入其中,那就不是一个简单的麻烦了,自己是不是也算违反了法律,准确的说,现在自己没有给公检法揭发,应该也算包庇罪了吧?

    要是自己在帮她去要账,动用自己手中的权利去参与到黑吃黑的行为中,情节应该更为恶劣了,季子强本能的就要拒绝柯瑶诗,自己和她只是萍水相逢,没有太多的交情,也没有什么特殊的关系,拿自己的前途和未来做代价,似乎有点大了。

    季子强凝重的张开了口,但说不出来什么,因为他看到了柯瑶诗那张充满魅惑的脸上挂满了伤心,又满怀着希望。

    季子强犹豫起来,光彩艳丽的柯瑶诗,在季子强的面前露出了脆弱的一面,这让季子强的心里有了不忍,一个人活在这个世界是多么的艰辛啊,难道今天自己就这样粉碎一个对未来满怀希望的梦想吗?

    自己一个电话,也许不用电话,就直接说帮不上什么忙,仅仅就是这一句话,从此将毁灭一个年轻女人的一生,从此以后,她的生命里再也不会有欢笑,再也不会有希望,她会带着悔恨,直到慢慢的容颜变老。

    季子强张了张口,但还是没有说出话来,他点上了一支烟,深深的吸了一口,稍微的摇晃着头,收拢嘴唇,把烟来回的横扫着吐了出来,心里在思考和权衡着这事情对自己的危害程度。

    柯瑶诗一直眼巴巴的看着他,在季子强来回的在办公室踱步的时候,她的眼珠也跟着季子强的身形,来回转动,她也知道自己这事情的严重性,但她别无选择。

    良久,季子强停住了来回走动的步子说:“我也不能完全保证什么,但我会仔细的想一想,看看有没有一个很好的方式来解决这个问题。”

    柯瑶诗就点点头,充满期待的说:“谢谢季市长了,我现在只是要求收回本金就可以了。”

    “我考虑一下吧,看有没有什么办法<span css="url"></span>。”季子强说。

    季子强直到她离开,就在也没有说什么了,柯瑶诗也知道,自己必须有足够的耐心,这事情本来也不容易解决。

    早上忙完了这些事情,到了快吃午饭的时候,季子强接到了催命鬼二公子的电话,他问季子强晚上可以一起吃饭吗?

    季子强想,这个二公子一定是到了新屏市,季子强问:“是不是来找张老板收钱的?”

    二公子大呼小叫的说:“你是神啊,怎么知道我来收帐?是啊,是啊,广场项目完工了,我垫资了好多钱呢,都快周转不过来了。”

    季子强说:“你还有周转不过来的时候,哄鬼的话。这次广场灯具没少赚吧?”

    “没多少,没多少,小本生意。”二公子嘻嘻哈哈的说。

    “我又不是税务局的,看你紧张什么。。”

    二公子嘻嘻哈哈的说:“不扯了,晚上出来,一起坐坐吧。”

    季子强知道这个活阎王自己是躲不掉的,用开会来应付他根本不管用,季子强也就干干脆脆的说:“可以,晚上见吧。”

    下午下班的时候,季子强给江可蕊去了一个电话,说晚上自己有个应酬,让她不要等自己了,江可蕊也没问季子强去干什么,反正他经常都有应酬的,当领导就是这样,给家里省粮食吗。

    季子强就到了和二公子约好的那家酒店。

    二公子这次是自己驾车来的,季子强见面之后问他:“你不是要账吗?怎么公司也不来个会计?”

    二公子说:“这还用会计啊,我下午见了张老板,给他的银行的账户,立马就把钱转到了。”

    “这么快啊?”

    “他不给我快,我就让他手里的一个大贷款马上泡汤,他能不快点给我吗?”二公子就嘿嘿的笑这说。

    季子强笑了笑,说:“真够毒的。”

    两人到那酒店的中餐厅,要了一张小包间坐下来,二公子便把菜单递给季子强,说:“先点菜吧!”

    季子强说:“你点吧,清淡点的。我要节食。”

    二公子不屑的说:“又不减肥?感觉你也不胖啊。”

    点菜之后,两人又闲扯了几句,二公子就把话题转入了正路:“季市长,我听说上面对高速路项目已经签了,这几天批复就下来了。”

    季子强有点惊讶的说:“这么快啊,我都没听说。”季子强说真的是真话,他确实还没有接到这方面的信息。

    二公子很自满的一笑,说:“看来季市长对这个项目的关注度还不够高啊,放心,我的消息很准确,部长已经签字了,最多一周,批复就能到新屏市,我们的事情你看该怎么操作啊,知道我为什么要急着要回这笔钱吗?就是为高速路做准备的。”

    季子强沉吟着,他最近一直在试图回避这个问题,但问题靠躲是不行的,随着上面对立项报告的审批,工作自然也就会向这那个方向迈进了,这恐怕是谁都无法阻止的<span css="url"></span>。

    二公子静静的看着季子强,说:“我知道你肯定也有为难的地方,但不管怎么说,你都必须尽力,因为我们是有合约的,虽然这个合约什么都没有写,但假如你不能,或者不愿兑现你的承诺,呵呵呵,你一定要相信我,我是有办法对你发出惩罚的,哈哈哈。”

    二公子在笑着,像是说着一个无关紧要的笑话一样,可是季子强却明白,这绝不是笑话,假如自己真的想要违背承诺,一定会受到二公子沉重的打击,这个打击现在不知道会从那个方向而来,但毋庸置疑的说,一定会来的。

    季子强犹豫着说:“是的,我知道,但问题可能会复杂一点,让我在想想吧?”

    “当然,我不是想催你,明天我会给高速路筹备组投上一份资料,先报个名的,至于后面怎么操作,我会耐心的等你的回话,我的耐心一向都很好。”二公子阴沉的说。

    今天季子强突然的就感觉到了,自己所面对的这个二公子,已经不是过去那个玩世不恭,嬉皮笑脸的人了,他一下子就让季子强進入了一个生意场中的感觉,二公子不动声色的威胁,轻描淡写的恐吓,都诠释了一个商人所有的真实的特性,或许,这才是真正的二公子。

    季子强就蓦然的有了一种恐惧,这个恐惧竟然就是来之于自己从来都不怎么看的起的公子哥们身上。

    季子强沉默了,是的,现在他无法回答这个问题,他不能满口答应,也不能表示拒绝,他感觉自己進入了一个死胡同,他想退出来,但已经没有退路了。

    季子强不能沉默太久,既然自己面对的不再是一个无关轻重的人物,那就先应付了今天的场面在说吧,季子强就转换了话题,说:“前几天苏历羽来过新屏市,我以为你会和她一起过来的。”

    二公子淡淡的说:“不会的,她对我可没有你对我这样好,呵呵呵,表面看来,很多人都认为我们是郎才女貌,门当户对,青梅竹马,哈哈哈哈,你别说,我确实挺有才的。”

    季子强就笑着看着他,自己已经成功的把话题转移了,那就听他说说吧?至于什么郎才女貌的,其实也说得过去,不得不说,这个二公子在有点时候还是有才的,就在刚才,自己都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一个能让我季子强都受到压力的人,说他没才,那是贬低自己。

    这个二公子给季子强倒上了一杯酒,也给自己倒上之后,轻轻的和季子强的杯子碰了一下,自己一口喝掉,说:“实际上啊,我们不可能会发生什么的,她啊,一直把我当成哥哥,根本对我就没有什么儿女之情,说个你不要笑话的事情,到今天为止,我们两人连嘴都没有亲过呢。”

    摇着头,二公子为自己又倒上了一杯酒,季子强在这个时候,却从二公子的眼中看到了一丝落寞的黯然,季子强就没有再说什么,陪着二公子喝掉了自己的酒。

    二公子像是在喃喃自语,也像是在自问自答的说:“难道我不够优秀吗?她为什么就不能对我有一点点情人的感觉?我们在一个大院长大,一起度过了很多艰辛的时刻,那时候啊,在那个小地方,我老爸是县长,她老爸是局长,我们在那种条件并不太好的地方,度过了童年。”

    喝掉了一口酒,二公子又说:“在上学之后,我一直都比她要高上一级,于是她就成了我天经地义的保护对象,不管是谁,也不管为什么原因,只要有人欺负她,第一个冲上前去的一定是我。”<hr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