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武副队长手一扬,就很敏捷的接住了季子强扔来的香烟,说:“是啊,前几天忙死了,天天值班,生怕出点什么麻烦,还好,广场庆典平平安安的,大家都松了一口气

    季子强笑笑,心想,何止是你们担忧啊,我也一样的担心呢?

    等秘书给武队长到好了水,离开之后,季子强就说:“武队长,找你来有还是关于那件事情,最近有什么新的动向吗?”

    武副队长知道季子强问的什么,就说:“最近他们接触过几次,不过好像庄那面又有新人了,我发现一个电视台的女记者和庄峰见了好几次。”

    季子强低头想了想说:“真是宝刀未老啊,他们公司现在运作的怎么样?”

    “上次做了一批中心医院的医疗设备,估计是很赚了一把,另外广场项目的草皮,花卉应该也赚了不少,还有啊,好像这个女人还在做一些中介的生意,帮庄峰拉一些生意人,帮忙搞一些调动什么的。”

    “是啊,这就是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啊,唉,世风日下。”季子强有点感慨的说。

    两人刚谈了没一会,办公室的王稼祥过来了,季子强就不好再多问武队长什么事情了,王稼祥是带着高速路的一个材料来找季子强商量的,武副队长就很识趣的说:“那你们两位领导先忙吧,我先走了。”

    季子强也不好挽留,点点头让他离开了。

    王稼祥就拿出了材料来,和季子强很认真的谈了好久,最后两人对这个问题统一了看法,王稼祥才收起材料,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说:“对了季市长,那个鸿泰地产公司的老板柯瑶诗昨天来找过你一次,你在开会,我就把她打发走了,差点忘了给你汇报。”

    季子强奥了一声说:“她没讲是什么事情啊?”

    王稼祥摇了摇头说:“没讲,不过看他样子是有什么事情的,这个女人好像最近公司运作的不是太好,听说去年就没有拿到什么好一点的项目,我估计啊,她还是想着高速路项目吧。”

    “高速路?不会吧?”季子强记得上次柯瑶诗和自己在健身馆分手的时候,她自己说以后再也不会为这个项目找自己了,但除了这个项目,她还有什么事情找自己呢?

    王稼祥是不知道季子强和柯瑶诗有那么一次尴尬遭遇的,所以就很认真的说:“我也是提个醒啊,反正季市长你自己判断吧,现在柯瑶诗在新屏市的靠山也走了,她想拿下这个高速路项目,只怕很难了,还有好几家在盯着的。”

    季子强默默的点头,看着王稼祥离开,他从新的整理了一下思路,好好的想一想柯瑶诗会找自己做什么事情,高速路她肯定是没有什么希望的,这一点不是自己不帮她,实在是自己都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处理的,现在自己也走一步,算一步,以后会出现的情况,实在是难以预料。

    新屏市的地方邪,想到了乌龟就来鳖,季子强正在想着柯瑶诗的问题,这面就接到了柯瑶诗的电话:“季市长,你好啊,最近很忙吧,呵呵,我想请你晚上一起吃个饭,好长时间都没聚一下了。”

    季子强就推了起来:“哎呀,吃饭啊,恐怕晚上去不成。”

    柯瑶诗问:“怎么了?”

    季子强习惯性的撒谎:“晚上政府有个会议,商量几个问题。”

    “不会吧?季市长,怎么我一请你都有会议?”

    季子强真有点怕和这个女人见面的,倒不是说柯瑶诗怎么可恶或者邪恶,那确实不是的,相反的,季子强对柯瑶诗还有点好感,正因为这样,再加上她绝美的韵味,才让季子强害怕,自己的小名自己知道,柯瑶诗本身所展示的风韵,对季子强是具有强烈的杀伤力的,所以季子强拒绝了柯瑶诗的邀请,告诉她,今天真的不行,会议很重要。

    放下了电话季子强也就自己想了想,自己为什么不想再见到这个女人,好像也没有道理,她是和全市长好过,但这有什么关系呢,现在的这个社会本来就是如此,她用自己的美貌想要来换取一点点利益,这有什么不对?自己当初不也是靠叶眉的关系,考自己的智慧和手腕在混这个社会吗?难道自己就比人家高尚多少?同样是换取,也许自己换取的方式更加的鄙劣,因为她没有危害过谁,而自己的一路走来,却要伤害和毁掉很多的人。

    作为一个商人,还是一个女商人,她为自己找一个靠山,这本来就是无可厚非的。

    而自己难道就真的这样害怕她吗?自己要是连这一点自信和自控都没有,真的才是危险。,

    这样想想,季子强似乎没有理由来拒绝柯瑶诗。

    不过既然已经拒绝了,季子强也就不去放在心上,他要考虑的事情很多,这点小事,他无心牵挂。

    然而他错了,他不牵挂,柯瑶诗却很牵挂,没过半个小时,柯瑶诗就敲响了季子强的那扇厚重的办公室门。

    她依然是那样的风情万种,依然是那样的光彩照人,依然是那样的充满誘惑。

    季子强知道自己今天算是遇上了一个执着的人了,他只能笑着招呼柯瑶诗坐下,给他到上了水说:“你还跑一趟,真是的,我要没事就去了,实在是走不开啊。”

    柯瑶诗款款的坐了下来,柔美的看着季子强,看的季子强心跳加速,说:“我知道,所以我才过来,也是怕你对我有太多的误会。”

    季子强掩饰的笑笑:“呵呵,没有的事,真的太忙,事情也太多了。”

    “唉,也不怪你,过去我对你了解的还不够,从最近这一连串的事情上来看,你和我们不一样,你对金钱的漠视,你对**的憎恨,还有你都权利尊严的维护,让我们这些人惭愧。”

    季子强笑着:“呵呵,也不是漠视,只是我们所处的环境不一样,对金钱,对权利的认识不同。”

    “我也在社会上混了这么些年,你应该是我见过的第一个一身正气,淡定从容的领导。”柯瑶诗发自内心的赞叹。

    季子强摇了一下头说:“我们的位置不一样,如果我是你,我也会用尽力来摄取金钱的,但我现在不能那样,我更看重事业和工作,在一个人的生命里,都会有两种并轨的思想,一种是对物资的占有,一种是对精神的满足,我选择了后者。”

    柯瑶诗是可以理解季子强的这句话,不错,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追求,自己是喜欢金钱,但自己除了金钱还能喜欢什么呢?也许是一个人所处的位置决定了他的选择。

    柯瑶诗抬起头来,专注的看着季子强说:“我有一个难题,但找不到人帮我,只有求你来了。”

    季子强心里就有了警惕,柯瑶诗在这个敏感的时候找自己,会是一个什么事情,难道她对高速路的项目还是没有死心吗?要是这样的话,她就有点太没自知之明了,她应该掂量一下自己的实力够不够趟这一滩浑水。

    季子强没有让自己内心的疑惑显示出来,只是呵呵的笑了笑说:“还找不到人帮忙,以你的魅力所在,只要你提出让人帮忙,谁会拒绝呢?”

    柯瑶诗没有开玩笑的样子,她很郑重的问季子强:“你能帮我吗?”

    季子强没有了退路,这不是一个好糊弄过去的问题,他停顿了一下,说:“嗯,那你说出来听听,看我够不够分量帮你。”

    柯瑶诗的脸上有了一点黯然,她不知道应该怎么开口说,为这个事情,她已经想了很长时间,一直没有一个妥善的方法来处理,今天强颜欢笑,厚脸找到了季子强,从心里说,她也是明白季子强有点瞧不起她的作为,但在新屏市,她没有谁可以信任,就算季子强瞧不起她,但至少季子强还有人格。

    迟疑片刻,柯瑶诗一咬牙说:“我这些年活的的很艰辛。”

    季子强疑惑的看看她,不过很快季子强自己也承认和理解,每一个光彩照人的背后,都是有心酸和泪水,季子强没有说话,因为这不是正题。

    “但我的多年艰辛就要化为泡影了,只有你能帮我。”柯瑶诗的脸上有了泪水,这是一种心痛,忏悔的泪水吧。

    季子强也有点动容了,他不知道这个女人为什么会这样说,从她的表情上看,这不像是一个圈套,如果真是一个圈套,那这个柯瑶诗就太会演戏了。

    季子强不是一个冷血动物,特别是在美女面前他更不会冷血:“你说吧,什么事情,我不能马上给你什么保证,但我可以尽我所能帮你。”

    柯瑶诗的脸上就有了一种感激和如释重负的欢欣,就像一个落水挣扎的人,看到了靠近的船,她因为高兴,所以又流下了眼泪。

    季子强只能邹邹眉头,等她说。

    “我这些年做生意本来是挣了一点钱,但去年却运气很差,整整的亏损了一年,积蓄也所剩无几,但就在去年年前的时候,心梦k的张老板,问我借钱,利息很高,几乎是银行行息的1倍,我一晕头,就借给了他,现在他准备赖账了。”柯瑶诗抽抽搭搭的说。

    季子强已经大概知道了是什么事情,柯瑶诗在放高利贷,但他很不解,以柯瑶诗在新屏市的势力,她怎么敢于放高利贷,那种生意最大的风险就是老本不归,除非你有足够的黑道背景,但以自己对柯瑶诗的了解,她应该和黑道没有什么牵连。

    季子强就说:“你当初胆子很大啊,没有想过今天的结果?”

    柯瑶诗有点羞惭的说:“当初也想过但那个时候那个时候不是全市长还在新屏市吗?”

    不用多说了,季子强一下就明白了,当初柯瑶诗是因为全市长在,所以就自认为那个张老板不敢赖账的,在加上她的生意并不太好,就想通过这种手段挣上一笔,给自己补一补。<hr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