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桌上的菜几乎没有动,看着季子强静静听自己诉说,甚至没有动筷子,小芬有些不好意思,赶忙劝季子强吃菜喝酒,此时,季子强已经没有吃饭的兴致,一瓶酒已经喝的差不多了,季子强就推说自己已经吃饱br>

    这时候,小芬就缓缓收起了幽怨的述说,脸色也很快的平静下来,她今天还有任务,她要拿下季子强,因为她已经发觉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庄峰开始对她有了外心,对她开始设防了,上次梁老板说的好好的给她打3万元,后来也变卦了,在自己再三的追问下,那个梁老板隐隐约约的说出这是庄峰的意思。

    这让小芬心里很不好受,不过她对庄峰是无可奈何,最近庄峰都是躲着她的,所以她把目标就转向了季子强,这个年轻帅气的副市长一定不会排斥自己这漂亮的女人,只要拉住了季子强,高速路的项目自己或许还是能分一杯羹的。

    她就想好了,就算庄峰把他甩了,那现在自己的公司还在,乘着季子强并不知道自己和庄峰关系危机的情况,狐假虎威一次,哪怕是拿下那些配套的排水,路灯,水泥,沙子等等,都会有很大的利润空间在里面。

    今天自己就给季子强来个毛遂自荐的美人计,突破季子强的防线其他都好办了。

    所以在喝的差不多的时候,小芬就有点煽情的说:“季市长,我开好了一个房间,要不我们今天就去酒店里好好的喝一场?这里喝酒一点请调都没有。”

    季子强知道,小芬对自己展开攻势了,他就暗自一笑,淡淡的说:“我现在出来吃饭,都是抽的空子,一会还要和几个领导一起商定高速路招投标的有关事项,今天就只能遗憾了。”

    他甩出了一个招投标的鱼钩,就看小芬咬不咬钩了。

    小芬咬上来了,她的眼中一瞬间就闪现出了一种亮光:“真的啊,你们也太辛苦了,对了,我们公司也想参与招标,季市长你可要给我帮忙啊。”

    季子强有点为难的说:“这事情不是我一个人能做主,你知道的,市里是庄市长决定啊,对了,上次不是说让那个梁老板来竞标的吗?没听说你的公司参与啊<span css="url"></span>。”

    小芬就一下脸上有点不自然了,说:“那个梁老板就没有正儿八经的公司,他就是转手倒卖项目的二手贩子。”

    季子强已经感觉到了一点问题,看来这个小芬和庄峰闹翻了,那么自己是不是可以从这个女人身上找到一点庄峰的破绽呢?要是真能抓住庄峰的把柄,以后自己对付庄峰就简单多了。

    季子强点点头,装着沉思的样子,说:“这样啊,但就怕到时候庄市长一定要让这家上啊,那我真没有办法帮你的,除非这个梁老板不参与。”

    小芬听着季子强的话,感觉也是有点道理的,庄峰是市长啊,市长权利多的多,不过自己现在只能依靠季子强了,据庄峰自己说,这个季子强和他关系并不好,他还是很在意季子强的威胁的。

    想到这里,小芬就说:“那个梁老板实际上就是靠收买庄。”说到这里,小芬突然的停住了,她冷静了下来,不在说话了。

    季子强已经初步断定,这个小芬是知道很多庄峰的秘密的,但现在自己是不能逼问的,只能慢慢等待机会了。

    季子强假装喝多了的样子,有点迷瞪的说:“我知道,他就是二道贩子,行吧,我到时候看情况,能帮你一定给你帮忙,你放心。”

    小芬的脸上就露出了欣喜的神情,她真没想到季子强就这样爽快的答应了,自己还没有开始展示美人计呢,不过小芬笨是笨一点,但也明白,自己这才是和季子强的第一次单独接触,不能催的太急,他只要有这个意思,那就好办了,所以她不在说这个话题了,人就慢慢的往季子强的身上靠,用她那胸膛上面的两个碩大的本钱,不断的撞着季子强的胳膊。

    季子强今天真是太太太难得了,竟然没有一点点的反应,就想身边这不是一个美女,她撞在自己胳膊上的也不是两坨肉一样,他第一次做了柳下惠,很轻易的就抵御了敌人的进攻,看来有人说男人是是用下本身思考的话还是不对的,偶尔的,男人也会用上半身考虑问题的,就像现在的季子强,下半身几乎是无动于衷。

    在多次试探之后,小芬感觉季子强都没有太多的反应,她就奇了个怪了,这季市长不会是生理上有问题吧?她就也装着有点喝醉的样子,手从桌子上一下滑落到了季子强的裆部,快速的一摸,小芬的心就冷了半截,靠,这人一点反应都没有,~软~的像面条,搞了半天是个陽痿病患者啊。

    小芬真的有点无语了,看来只能用其他的办法对付这个人了,唉,自己的强项发挥不出来,太遗憾了。

    季子强心里也是在笑,没想到啊没想到,我季子强还有这样的时候,这要是写进以后的传记里,会不会流传千古,这样的男儿应该是旷世奇人了。

    当然,季子强高兴的是自己第一次成功的,不动龙头的抵御了美女的进攻,如果她知道小芬此时把他当成一个陽痿病患者的时候,不知道季子强还能不能笑的出来。

    后来季子强就提出要回去开会了,说:“晚上我们可能会开个通宵的,我就不再喝酒了,以后有时间我们在聊吧。”

    小芬也不再勉强留他了,面对一个这样不举之人,小芬也无能为力,她叫来服务员,从提包中掏出一个精致的小皮包,掏出了钱,准备付账,季子强也装模做样的掏掏衣袋,做出一副想要付钱的样子<span css="url"></span>。

    那小芬就白了他一眼说:“你算了吧,这饭钱还是我来付,不过以后要从你感谢费里面扣。”

    季子强也就笑笑,从服务员手里拿过菜单,看着价格,等着小芬付账。出了酒店,两个人招招手,季子强就打车而去了。

    季子强回到了家里,江可蕊还没有睡觉,正在床头靠着,看着一本书,这是季子强看到季副书记和冀良青都在收藏着这本书之后,也专门的让秘书小赵到书店给自己买来的,听说经常断货,小赵还是找的那个书店的老板,从别处淘来的。

    季子强今天喝的也不算多,回来要动江可蕊,但江可蕊让他先去洗澡,不然坚决不从,两人拉拉扯扯,唧唧歪歪了一会,季子强就到卫生间冲了一会,这一出来,靠,直接就是一个饿虎扑食,从天而降。

    江可蕊一个白鹤亮翅,给他小子一个破绽,季子强再抢上一步,黑虎掏胸,两招齐出,江可蕊到底是女流之辈,必然就抵挡不住了。

    季子强充满了渴望和慾望,被一阵狂热所驱使,使她无法抗拒,他吻着她的嘴唇,他的吻越来越强烈,越带有占有欲,然后他吻她的双眼,她的颈项,回头来又一次吻着她的嘴唇,直到她叫饶起来:“别这样,你弄痛了我。”

    好象季子强没有听见一样,他的吻依然象暴雨般地袭击她,更为凶猛、更为强烈,直到她觉得身上没有一点力气,瘫软无力地躺在他的怀抱里,没有做作,没有躲避,就象是两块磁石紧紧的黏在了一起。

    她的目光停留在他的嘴唇上,他俯下了头,当他的嘴唇压在她的嘴唇上时,她闭上眼睛,张开了嘴,她所能感觉到的就是他的身体压在她的身体上的重量。

    这一夜他们睡得很香很踏实,当太阳吻醒季子强时,窗外,柏树上的小鸟叽叽喳喳地叫着,仿佛在笑话季子强这个大懒蛋季子强一看表,快七点半了,他看了看还睡在他的臂弯里江可蕊,他动了动被她压的酸疼的胳膊,她就醒了,睁开眼娇羞的看着季子强说:“我爱你”。

    “我也爱你!”季子强多情的说着。

    進入了一月,天气再也没有前一阶段那么冷了,天也晴朗起来,清晨,季子强拉开窗帘、推开窗户,微风吹来,一阵清新、幽香、淡雅的泥土气息迎面而来,春天来的好快,悄无声息、不知不觉中,草儿不再干枯,有了朦朦胧胧的一点绿色,生物在春晨中醒来,展示着生命的可贵、誘人,整个新屏市到处都放射着明媚的阳光,到处炫耀着五颜的色彩,

    季子强是怀着愉悦的心情来到政府办公室的,对于昨天小芬的相见,季子强感到很有点意思,一大早,他就叫来了治安大队的副队长武平,想要对这个女人在多一点的了解。

    武平一身的警服,看着还有点威武,不过一进到季子强的办公室,他就马上变得驯服了许多,随着和季子强不断的加深了解,武副队长现在愈加的发现,自己在季子强的面前,就像是一匹野马遇上了一个好的骑手,自己只能紧紧的跟随他的指挥来走了。

    武副队长却不想抗拒这样的约束,因为从季子强的身上他看到了希望,在他并不太深邃的思想里,已经对季子强有了一种崇拜的想法,或许是他从来都没有见过季子强这样的领导吧,好奇总是让人更为贴近这个源头,以便看个究竟。

    季子强看着他,指了指沙发,在秘书小张给他倒水的时候,扔给他了一支烟,说:“最近辛苦你们了,这逢年过节的,你们可不好受啊。”<hr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