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不知道当时自己是不是听到了一片震耳欲聋的惨叫,总之季子强的耳朵在那一瞬间完全失去了听力,但季子强来不及管这个,因为那个人影开始随着音乐舞动,玩着一根手杖式的话筒,实话说,当时季子强干了些什么,已经想不起来了,记忆中只有四周林立的手臂,以及凝雅金黄的装束与超炫的舞步,还有她最后跳的那一段手杖舞的时候,脸上那时而腼腆时而灿烂的笑容br>

    特别是她在跳到了中间有一处,她仿佛见到了自己,向着自己抛了一个小猫似的的笑脸,漂亮极了,分外的誘惑。

    因为季子强坐得比较近,萧语凝站得比较前,所以她说话的时候,季子强可以清楚的看到她略有些腼腆的表情、清澈的眼神,脸上闪闪的亮片,还有她对粉丝们说:“你们受的委屈,我知道。你们为我做的事,我都知道。”时,用手深深的按在了胸口,那用力的一按。

    季子强看得分明,心里当时就说:“你不是吧,这不是存心惹粉丝妹妹们哭嘛。”

    季子强斜眼瞟了一下左右,那些从全省各地赶来的,手里拿着闪光棒棒的粉丝们,眼睛大睁着舍不得眨,可是眼泪一颗一颗的流了下来,季子强很诧异,这除了在琼瑶阿姨的连续剧里,他甚少在现实生活中看到如此肆意的泪水,当时有一点小惊。

    萧语凝没有喘气,气息起伏非常的平稳,感觉状态和身体都很好,她说了一大堆非常感性的话,中心思想就是说自己很幸运,谢谢她的粉丝,然后萧语凝退场,估计换衣服去了,大屏幕上开始播放各地粉丝们的祝福,然后是萧语凝的照片,然后是签约会、录歌、拍摄等的,以及她在音乐历程上的点点滴滴,季子强又看了看那些粉丝们,天啊,她们眼泪流得更厉害了,而且完全是那种电视上才会有的流法,既不抽泣,也不捂嘴,只是泪水在脸上蜿蜒纵横,不可思议的事情。

    到后面,在粉丝们的小声尖叫和挥手的指引下,季子强看到萧语凝换上了一身银色的缎质衬衫,然后慢歌正式拉开序幕,她唱的是泪水,声音非常的好听醇厚,小腰扭啊扭的,连季子强这种不懂音乐的人,都情不自禁的喜欢她对这首歌的演绎。

    于是季子强强迫自己回头看了两眼观众席,那仿佛夜空中点点繁星的壮观景象,当即震了季子强一个跟头。

    太漂亮了,不到现场看的话可能难以想象这种感受,季子强终于明白为什么有人说,歌手上过一次舞台,就好象穿上了红舞鞋,再也难以割舍这种誘惑。

    看了这一眼,季子强9是没了缺憾,但是更加遗憾了,那上万人的场子啊,情景更加震撼。

    一流的音响,顶级的乐队,迷幻的背景,碩大的舞台,可谓盛况空前。

    萧语凝用经典歌曲的演出展示着如今的激~情,抱着准备好的感动而来的观众则在台下尽情地挥舞着拳头,享受一场音乐飨宴的同时,找寻或者释放着青春情怀,所有的人都感动的一塌糊涂。

    季子强也在心中感概,不管怎样,这样的演唱会难得一见;不管怎样,都是实打实的歌者;不管怎样,都是音乐含金量极高的音乐荟萃;不管怎样,都是揾食丰腴的音乐大餐。

    这是一场动与静的交替,正与邪的融合,光与影纏绵,人与歌互动,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萧语凝与歌迷,台上台下心里心外互牵,以爱与情的交流!

    萧语凝在第二天离开了新屏市,季子强在她离开的时候,还是坚持让张老板给萧语凝支付了1万元出场费,虽然萧语凝坚决不收,但季子强不能因为自己和萧博翰的关系,就让人家小妹受到太大的损失。

    客人们也都离开了,季子强总算是可以轻松一下,这次的庆典办的很成功,名义上是尉迟副书记负责的,但所有政府市委知情的人都明白这个庆典是谁筹备的,所以季子强在大家的心里也就更有了分量,连冀良青都不得不从心里佩服着季子强,这小子就是厉害,但他的能力对自己是好事还是坏事呢?冀良青有点吃不准。

    季子强自己没有丝毫的自得,反而季子强感到了一种危险,尉迟副书记和自己之间已经出现的裂痕让季子强担心起来,表面上看,两人还是和过去一样的客客气气,可是季子强总感觉尉迟副书记已经对自己有了一种很微妙的疏远,这种感觉越来月明显,在随后的一段时间里,季子强一直都挥之不去,他明白,这是尉迟副书记心理上的一种变异,他觉得有愧自己,所以会更加的回避自己,让两人之间过去的那种亲密发生了质的改变。

    对于观察和判断,季子强是有一种自己的自信的,经过这多年的历练,他对很多事情的直观判断,往往都是准确的。

    不过今天季子强还是比较清闲的一天,他上午跑了一个单位,下午也就是参加了两个务虚会,早早的就回到了办公室,看看新闻,喝喝茶,缓解一下最近一段时间过度的忙绿给自己带来的疲惫。

    刚坐了一会,手机响了,他接通了还在振铃的话机,一个女人妖媚的声音传来:“季市长,你好啊,今天忙吗,我想请你下午吃个饭,可以吗?”

    “吃饭?你哪位啊?”季子强没有听出电话里是谁。

    “嘻嘻嘻,季子强不记得我了,我是小芬啊,上次我们还一起吃过饭的。”

    季子强一下就记起了这个女人,她怎么会给自己打电话,季子强恨屋及人,就本能的想要立即拒绝。但突然想到了治安大队的武平给自己说的一些情况,这个女人和庄峰关系曖昧的很,要不自己乘机也摸底,这样一想,季子强就就改变了想法:“今天啊,哎,晚上还有个会,我看。”

    “季市长,是不是我做错了什么,你不想见我?”电话里沉默了一会,小芬的口气突然变得有些哀怨了。

    “不是,你误会了,我晚上开会的时间还没确定,这样吧,要是下午没有什么安排,我就打电话联系你。”季子强抛出了诱饵。

    “季市长,我知道您很忙,但还是请你能够来一趟,下午6点,我在桃园酒楼等您。”没等季子强回答,小芬便抢先挂了电话,她不能在等了,自己的任务必须完成。

    季子强握着电话出了一会神,脑海里一时间闪现出很多的想法,他甚至想到,小芬约他吃饭,是不是庄峰特意安排的,不过,他很快否定了这种想法,庄峰那样一个老奸巨猾的人,他对自己也是在试探和誘惑中,他怎么可能让这样一个不算聪明的女人来找自己?

    看来一定是这个女人耐心不够了,想直接找自己,探探口气,哼,哼,哼,你对我季子强太不了解了。

    下班以后,季子强离开了政府大院,慢慢在大街上闲逛着到了仙桃酒楼,在门口的时候,他习惯性的抬腕看了看手表,刚好6点钟,酒楼门口站着一个女人的身影,这个身影也看见了他。

    他们相互看了一眼,小芬脸上露出了微笑。

    季子强说道:“对不起呀,我来晚了,让你久等了。”

    小芬笑着对他说:“没有啊,我也刚到”

    他们径直上楼,小芬早就订下了一个包间,菜也是早确定的,服务员很快开始上菜,季子强看着这满桌子的菜说:“小芬,你点这么多菜啊,要是我不能来怎么办啊。”

    小芬装着生气的说:“哼,你要是不来,我就一边骂着你,一边自己吃。”说完话,小芬就莞尔一笑,吩咐服务员拿来一瓶五粮液酒,说:“这种酒喝了不上头。”

    不过,季子强没有那种感觉,对于酒,季子强的认识就是,只要是酒,无论什么酒,喝多了,都不舒服。

    “小芬,今天还喝酒吗,吃点饭菜就可以了。”季子强在一般的场合,能不喝酒还是不想喝,在一个,上次他是和这个小芬喝过酒的,知道她很能喝,所以自己要小心一点。

    小芬连连摇头,摆出一副很快乐的样子来:“看市长说的,无酒不成宴,不过,喝酒你可要怜香惜玉,这瓶酒,我喝一杯,你的喝两杯,你不会有意见吧。”

    季子强只是笑了笑,看着菜很快上齐,中间一个红汤麻辣火锅,桌上的菜就是红的、青的、绿的色调搭配起来,单看外形,煞是好看,两人没有多说什么,小芬走到了季子强的的座位旁边,为季子强倒上酒,亲自将酒杯递给他,然后也就顺便的坐在了他旁边的椅子上,让季子强本来刻意保持的一点距离,立即就消于无形中。

    “季市长,我敬您一杯酒,今后,希望您多多关照。”小芬端起了自己的酒杯,很优雅的做出一个要求的姿势来。

    “彼此彼此,都是朋友,谈不上关照不关照的,有什么需要,你吩咐就是了。”季子强端起自己的酒,一口干掉了。

    小芬也小呡了一口,然后就放下酒杯和季子强聊了起来,季子强不再多说话,静静听小芬说话,不过偶尔举一下酒杯。

    小芬没有先提项目的事情,她先说自己如何如何的命运多舛,说自己这些年一直在漂浮着,心里很不踏实。季子强一直默默的听着,听她絮絮叨叨说了一个多小时,其实心里也多了一份感慨,小芬没有说她和庄峰的事情,但还是暗示了一点,说自己为了活的好一点,只有依靠别人,季子强发觉了很多光彩照人的背后,都有一段让人心酸的故事,只是你没有机会走进去,进去了,你才知道生活的艰辛。

    巴尔扎克就曾说过:要对一个人作出判断,至少要设身处地,深入了解关于他的感情、不幸和思想的秘密;只想就事件的物质方面去了解他的生活,这是写编年史,是给傻瓜们作传记!<hr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