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看见季子强走了进来,叶眉没有站起来招呼他,只是用只有他们自己才明白的那种眼光端详着他,季子强好象说了几句欢迎什么的话,叶眉还是没有回答,眼光始终在圈定着他。品 书 网

    其他的人都感觉气氛不大对头,看来今天季子强要糟,我们撤,不然一会批评起来我们在这,那季县长脸就挂不住了,几个人就不声不响的离开了。

    原来人的情绪可以变换出这样多的式样,在他们走后,叶眉要走那湿润的眼睛流露出特别温暖的光芒,这种光是她心灵的闪光,眼神在迷离中传递着爱意,在安静中透着温和,蕴满了关爱;又像一条汩汩流淌的小河,不断地流进季子强的心。

    他的目光也开始变的辣的,目光中有一种喜悦也有夜色一样的深邃现在叶眉说话了:“怎么样,最近过的还好吧”

    季子强走近了几步说:“我还好,你也好吧,最近忙,没有时间去看望你,我挺想你。”

    叶眉感到非常的欣慰和舒心,就算因为自己和季子强的关系,有过一点点的自责,此刻见到他,听到他说想自己,那还有什么不值得呢,她很满足了。

    季子强见她只是这样柔情的看着自己,就说:“你还没吃饭吧,我让人安排下。”

    叶眉摇了下头,眼光还是没有离开他说:“不用到外面吃了,你还怕我天天没人请,就在你们伙食上随便吃点,我今天来想和你好好谈谈。”

    季子强想想也是,市长一天请着吃饭的人排成队,吃饭已经是她的负担了,随便点更好,就说:“那上我办公室,一会叫他们把饭送过来,看来今天市长是有事情要指示吧。”

    叶眉站起身来,边走边说:“谈不上指示,就想和你聊会。”

    两人来到了季子强办公室,叶眉四处的看了看,说:“没想到你收拾的还算整齐。”

    说完就在窗户旁边坐下,午后的阳光射到她的圆脸上,使她的两颊更加红润;她随手拿起了桌上的一支笔,手托着腮,张大的眼眶里,晶亮的眸子缓慢游动着,丰满的下巴微微上翘,神态显的年轻又可爱。

    季子强就打了个电话给值班的干部交代一会饭好了给自己这送两份,再把市长的司机招呼好,给找个地方休息下。

    叶眉看他这样细心,就有了一种甜甜的感觉,这么多年的宦海生活,有的多是精神消耗,磨灭的是锐气,消耗的是青春,还要不断的提防,不断的攻击,而现在却有了这样的柔情,连她自己也不没有想到。。

    安排好以后,叶眉就对他说:“我这次来想要提醒你一下,最近形势有点紧张了,感觉华书记有点急躁起来。”

    季子强点点头说:“我明白,临近年底,他一定会有所动作。”

    叶眉就关切的说:“那你要有个准备才好,我倒是没什么怕的,他抓不住我什么把柄,我就担心他会从你头上开刀。”

    季子强就很坦白的对她说:“是的,前几天的这件事情我一直都有个怀疑,感觉他华书记到洋河来是有关联的。”

    叶眉赞许的看了一眼季子强说:“嗯,不错,我也这样看,那么你在想想,还有什么事情会成为他下手的借口”

    季子强邹起了眉头,思索起来,他们两个人一时都陷入了沉默。

    最后季子强还是摇摇头说:“我感觉应该没有什么地方可以让他抓住,我一直都很小心谨慎的。”

    叶眉叹口气说:“让你受累了,都是因为受我的牵连,不然以你的能力,一定会做出很多成绩来。”

    季子强就自嘲的笑笑:“祸之福所依,我也是因为你,才能走到今天这一步,有多少人还在羡慕我呢。”

    叶眉笑笑又说:“对了,还有一件事情,前几天柳沟那段路修好了,通车仪式我们专门请了省人大程南熙主任过来,不过在仪式上却发生了一点不愉快,那些柳沟的村民找到了程主任,说修路拆了他们的房子,补助很少,都要程主任给主持公道。”

    季子强忙问:“那程主任的意思是什么”

    叶眉说:“程主任有点生气,在昨天会上隐隐约约的指责了柳林市的相关领导,不过听他那话,对我没什么责怪,倒是针对华书记说了几句,这应该归功于你上次在省城给他做出的解释。”

    季子强就说:“不怪你就好。”

    叶眉说:“我在想,这件事情是不是也算一次机会,要不让市里专门组织个问题协调小组,把这事给他好好翻腾一下,看能不能从中找到可以制衡华书记的漏洞来。”

    季子强再一次皱起了眉头,他权衡了很久说:“叶市长,我个人认为这事还是不要参与为好,一个是他们就算有什么交易,也很难找到突破口,再一个这个工程涉及的人员很多,现在是关键的时候,人气对你也很重要。”

    叶眉也沉吟了一会才说:“是啊,我也一直有这个担心,但就怕不反击一下,让华书记感觉我们过于软弱,会不会激发他更为激烈的进攻。”

    季子强点点头说:“这到是有可能的,但任何事情都有两面性,我们的忍让,在很大成度上也是一种争取民意的行为,这样会让你显的更大度,更仁厚,更大气,相比而言,华书记就有点霸道专权,手段毒辣了。”

    叶眉也像是下了决心一样说:“好,那我们就继续忍耐,看看他还有什么招数。”

    刚说道这,办公室值班的几个小年轻就把饭送了上来,还捎带着送了一盘水果,季子强客气了几句,就关上门,和叶眉默默的吃了起来,简单的饭菜在简单和机械的动作下很快吃完。

    季子强就拿起了茶几上的香蕉说:“市长,你尝下,这是刚来的,味道不错。”

    叶眉正在沉默的想一些问题,她不仅要考虑自己,还要为季子强的未来想想,她不希望季子强作为自己和华书记斗争的牺牲品,自己既然把他带进了这暗流汹涌的浑水潭,那就一定要帮他度过重重的险滩和暗礁,现在华书记老是想从他身上找个突破口,就是最大的一个险滩,可现在应该怎么办

    她心不在焉的接过了香蕉,看了看说:“这东西也不容易,一路颠簸,到了内地,好多都在路上撞坏了。”也许她是想用这个比喻一下仕途的艰险吧。

    季子强听她说到香蕉的撞坏,就想到了一个故事,他要逗叶眉高兴起来就说:“说到香蕉撞坏的问题,我还见过一个真实的故事呢。”

    “奥,什么故事啊,给我说说。”

    叶眉感兴趣的问,在她的记忆里,季子强从来没给自己说过故事,除了疯狂的时候把自己当成情人,平常总是把自己当做领导,对自己是尊敬有加,亲热不足,也许这正是他可爱的地方,他总是知道本分,而不是张狂。

    季子强就很正经的说:“有一次我去省城办事,那时候出差在外都是坐公交,我上车后就见一个妇女手上拿着个香蕉,我坐的离她不远,车上人很多,见她怕香蕉被挤坏,就放到了后面裤子的口袋,她一个手抓住公交的扶手,一个手就把后面的香蕉抓住,车走了好几站的路,这时候就听他身后的一个男士哭丧着脸对她说:大姐,你现在放手好吗,我都被你抓几站路了。”

    叶眉还在听,见他不讲了,一时没反应过来,但是看到他那脸上特有的坏坏的笑以后,就什么都明白了,她一直保持的清高矜持和具有震慑力的气质再也撑不住了,一下就笑倒在了沙发上。

    最近这几年很少有人敢于在她的面前说这样带点荤的笑话了,不是她太过威严,而是和她在一起的人往往会自轻自贱,会战战兢兢,因为她有权,高傲,美丽,矜持。

    看她笑成这样,季子强的心里多少有了点安慰,他也很关心她,牵挂她,他不希望因为自己的事让她为难和头疼,就继续很严肃的问:“叶市长,你还吃香蕉吗”

    叶眉已经笑的气都接不上了,他还要逗,就呵呵的笑着说:“走,我们也去坐公交去。”

    季子强也装不下去严肃了,就抱着叶眉的头笑了起来。

    这个时候,季子强是站在沙发旁边的,叶眉是坐在那里, 她的脸色桃红一片,他的眼中柔情万千,季子强就一下子把她抱了起来,低着头,如痴如醉的看着她的眼,说:“我要你,现在就要。”

    叶眉娇媚慵懒的说:“抱紧我,在紧一点。我是你的,什么都是你的。”

    叶眉那冷艳媚人的眼中迷迷蒙蒙,而那嫣红的嘴唇在不断的娇喘,又像是对季子强不断的召唤。

    季子强就闭上眼睛,俯身吻了下去,一瞬间有电流通过两人的全身,季子强只是感受到有两片柔软的嘴唇在自己的嘴唇上磨蹭,没有更加深入,只是轻轻的压在自己唇上,小心翼翼,生怕弄痛了她,叶眉方才还是紧绷著的身体开始慢慢放松了下来,她接受了季子强如清风一般的吻,这甜蜜轻柔美好的一吻。

    后来,季子强把她放在了里间的床上,她头发散开,依然是那楚楚动人脸颊,美丽的大眼睛,呼扇呼扇的,就像要飞起来似的,甜甜的嘴唇,细腻的肌肤,匀称的大腿,他吻了她好久,他吻遍了她的全身

    在叶眉离开的时候,她还是不断的叮嘱季子强一定要在最近这个时候小心防备,不要让华书记找到破绽,有的话她没有详细的说,但季子强依然可以从她那只言片语中听出一些让他不安的信息江北省的政治格局正在进入一种难以预测的,纷繁变化的动荡之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