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是有点落寞的,所以在苏副省长走的时候,季子强只是在远处站着,他没有多少心思去讨好苏副省长,苏副省长已经从无声之处表露出了对自己的厌恶,这一点是很清楚的,季子强也知道,自己和苏副省长的矛盾是无法调和,就像自己的庄峰的矛盾一样,这是两个阵营之间的对立,就算自己想要改变,也是无法做到,毕竟这个阵营中不是自己说了算,也不是自己能够左右的了,所以目前季子强只能低调,低调,再低调,远离他们的视线,恐怕是唯一可以做的事情br>

    而在酒桌上,今天差一点点让苏历羽将自己推到风头浪尖之上,这样是危险的,那么,对苏历羽这个女孩,季子强认为同样她也是危险的,这种危险不完全是工作,事业上的危险,还有一种男人内心慾望的危险,这让季子强有了一点点烦恼。

    送走了苏副省长,季子强打算稍微的休息一下,等到下午在过来为晚上的演唱会忙,现在广场里节目已经结束了,不过滞留在广场的群众还是很多,新的广场赋予了人们太多的希望和好奇,所有的人都想多一点,早一点感受这个广场带给自己的享受。

    而还有些人,已经开始在台下占起了位置,他们搬来了可以搬动的椅子,尽可能的往舞台的跟前挪动,为观看晚上的盛大演出做准备。

    季子强还没离开酒店,就让苏历羽给挡住了,她没有跟苏副省长一起离开,据她说,她要明天才走,季子强刚刚把苏历羽划进了危险人物中,却又不得不和她寒暄周旋:“苏历羽,谢谢你们能来新屏市做采访报道,对了,住的都安排好了吧,要不我让秘书帮你们登记房间。”

    “早就登记好了,哪能让这点小事来麻烦市长呢?知道你今天很忙,也很累的。”苏历羽突然之间就变得很温柔,很善解人意了,让季子强一时还真有点不太适应。

    “谢谢,谢谢你的理解。”

    “不要这样客气,你应该好好的休息一下,晚上估计还要很忙的,要不你到我订的宾馆去眯一下吧。”苏历羽发出了邀请。

    季子强心里就砰砰的乱跳了几下,忙说:“算了,算了,我和妻子说好了,回去还有点其他的事情。”

    “其他的事情?”苏历羽一下感觉有点好笑起来,坏坏的看着季子强。

    季子强也发现自己说的话有点问题,脸就一红说:“不是啊,是别的事情<span css="url"></span>。”

    “什么不是啊,你以为我想的是什么事情?”苏历羽感到好笑,调侃了起来。

    季子强就有点窘态了,这个丫头,真是不好对付。

    正在季子强为难的时候,王稼祥远远的过来了,一看季子强旁边有个美女,他就准备回避一下,季子强却像是溺水中发现了一根稻草一样,对着王稼祥说:“王主任,什么事情,说吧?”

    王稼祥一愣,我没什么事情啊,就是见你在这,想过来打个招呼,不过王稼祥也是个精明透顶的人,比起那些用拳头擦鼻涕的人肯定是强了很多倍,他明白季子强是在向自己求助,一定想摆脱身边的美女,不过王稼祥心中还是很有点遗憾的,这么漂亮的妹妹,就算让人家缠一下,那也是一种享受啊。

    想是这样想的,可是王稼祥不会置季子强于不顾,他说:“季市长,广场那面出了一点小状况,要你亲自过去一下,坐我车吧。”

    季子强露出很凝重的神态,说:“唉,事情真麻烦,对了,苏历羽,那你就先休息一下,我闲一点了和你联系啊。”

    苏历羽到底是一个年轻女子,在季子强和王稼祥这样的老油条面前,不管是城府,还是伪装,都无法比的过来,她眼睁睁的就看着季子强急急忙忙的上了王稼祥的车,绝尘而去。

    季子强上车之后说:“不错,不错,你很会配合吗。”

    王稼祥一面开着车,一面说:“开玩笑呢,我是谁啊,这点事情都做不好,那还混什么。”

    季子强瞅了他一眼:“切,又吹上了。”

    “对了季市长,刚才那妞是谁啊,很漂亮的,要不你就给我介绍一下吧,我帮你排忧解难。”王稼祥笑嘻嘻的说。

    季子强‘哼’了一声,平平静静的说:“可以啊,她是苏副省长的女儿,你什么时候想泡,你只要想好了,我一定帮你介绍。”

    王稼祥刚才没有在包间吃饭,不过也听到别人的议论了,现在一听这个状况,咽了口唾沫,再不敢乱说了,除非自己真的不想混了,泡码子泡到苏副省长家里去,那后果很严重。

    车就把季子强送到了家属院门口,季子强回去了。

    萧语凝是在下午的点才来到新屏市,她是从老家柳林市过来的,随她而来的是一个庞大的车队,今天的演唱会主要是以她为主,中间还有一下省内知名的歌手,从最早开始,萧语凝并不是唱歌起来的,她主要是演了几部在国内很叫座的电视连续剧,让她一举成名。

    在成名之后,她的演唱天赋也就逐渐的显露出来,现在她已经是国内当之无愧的两栖明星,唯一的缺憾是还没有演过电影,据她上次说,主要是没有遇上好的剧本。

    季子强得知萧语凝已经到了新屏市,就从家里赶了过来,他来到酒店的时候,尉迟副书记和宣传部的何部长都已经到了,正在陪着萧语凝说话,季子强一来,尉迟副书记很客气的站起来招呼着季子强,从某种意思上来说,尉迟副书记内心是有点愧疚的:“来来,季市长,这凝雅小姐还正在问你呢。”

    季子强就笑着回应了一句尉迟副书记:“哈哈,我可是回家偷懒休息了一下,尉迟书记辛苦了。”

    “没什么的,我上岁数了,瞌睡少,你这段时间确实太累了,等今天晚上这一结束啊,你就好好睡两天。”尉迟副书记很体贴的说。

    季子强嘿嘿一笑,又对萧语凝说:“先吃点饭吧?”

    “我不吃了。我每天是定时定量的,工作室的其他人尉迟书记已经安排在下面吃饭了。”萧语凝看着季子强说。

    “那不行吧?这晚上时间不短,你会饿的。”

    “不会啊,不会啊,你就甭操心了,对了季市长,我哥哥昨天来电话了,让我带他向你问好。”

    “谢谢,谢谢,不过他的电话怎么我打不通?”季子强是有点奇怪的,他上次从萧语凝这里拿到了萧博翰的电话的,但试着打了几次,都没有打通。

    萧语凝就说:“他电话很难打通的,经常都是他打过来。”

    “为什么啊?”季子强有点不解。

    “他最近在阿拉伯国家筹备一个石油公司,说那面很多地方没有信号。”

    季子强点点头,原来如此,不过一听说阿拉伯国家,季子强思想就有点抛锚了,那个地方好像一个男人就能娶好几个媳妇的,要是自己在那个地方,嘿嘿。

    “季市长季市长。”

    季子强一下醒悟过来,看着尉迟副书记。

    尉迟副书记说:“你恐怕还没有吃饭吧,要不你先去吃点,一会就忙了。”

    季子强感激的点点头说:“是要吃点,中午光喝酒了,也没怎么吃饭。”

    几个人见他如此说,都一起说:“去吧,去吧,不要饿坏了。”

    季子强就下楼到餐厅吃饭去了。

    冬日的广场上依然温暖如春,太多的人让寒意根本就到不了广场了,那温润的气息助推着人们的激情,演唱会在新屏市的广场如期绽放了。

    八点以前,陆陆续续的人都各就各位,在广场的靠近舞台的最前面,用木板隔开了一块空地,那里已经摆上了座椅,水果,领导们也都端然入座,现场响了两次铃,每次都会引起一阵骚動,歌手,乐队进来了,又是一阵骚動,任何地方的一点小动静,最后都会引得全场的观众四处探头寻找,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紧张的兴奋与期待,只等着那个合适的引爆点―――凝雅的出现。

    身处在这种现场氛围中,不用猜测也能知道,今晚会过得多么的火爆。

    但是会沸腾到一还是一千度,这就要看凝雅到底怎么玩、玩得怎么样了,灯光全暗,全场开始整齐的击掌,喊着凝雅的名字,幕布拉开,舞群出现,所有的人都站了起来,击掌、欢呼,舞群大概跳了有一分多钟,季子强坐在前排,他的身边是冀良青,他们都礼貌的和大家一起随着节奏鼓掌。

    其他人一面鼓着掌,一面焦急的四处寻找,凝雅哪去了?会从哪儿上场?相信大家都怕错过传说中那个经典的开场。季子强就见那灯光突然一暗,舞台后方的高台上,皇冠的下方,烟雾中出现了一个人的剪影。<hr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