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你不用对自己这样苛刻,其实没有什么的江可蕊语言轻的如微风拂过季子强的耳际,但是那份情感却如一泉清水,流进了季子强的心头。

    季子强说:“我知道,我知道你一直都这样想,是啊,有什么关系,只要我们过的好,对得起良心就可以了。”

    江可蕊凝视着墙壁,语调轻轻地诉说着:“是的,我们不求飞黄腾达,还记得有首诗吗闺中少妇不知愁,春日凝装上翠楼。忽见陌头杨柳色,悔教夫婿觅封侯。”

    在江可蕊看来,“杨柳色”比“觅封侯”更值得留恋,更有追求的价值。这正是一种劝慰季子强轻视功名富贵思想的体现,同时,它还传达出应该珍惜美好爱情和青春年华的思想,这和时下那些整日抱怨老公没出息,希望他们赚大钱、做高官的女人,具有很大的差别。

    江可蕊的朗诵,每一字每一句都给予季子强深入骨髓、透彻心扉的感动与幸福,无论季子强承认不承认,都在甜蜜他的人生。

    元旦还是来到了,这一天,早就做好了一切准备的新屏市彻底的沸腾起来,一大早,就有各种各样的小车开进了新屏市的市区,几条主要的干道上也都加派了执勤的交警,就这样,还是有堵车的现象不断发生。

    苏副省长是在头天晚上就赶到新屏市的,来的时候因为比较晚了,所以新屏市的主要领导们都只是陪他吃了个饭,既没有座谈,也没有讲话,苏副省长也是很疲惫,早早就休息了,看样子包括庄峰在内,都没有谁捞到和他单独相见的机会。

    现在新修的广场上已经是人山人海了,没有什么地方有空缺了,高音喇叭中传出的是悠扬的歌声,但就是如此,还是不能压住喧嚣的人声。

    与之相反的是离广场不远的竹林宾馆,这里却很安静,连服务人员走路的脚步声,似乎都要小了很多,在六楼的吧台旁,静悄悄的坐着,站着很多新屏市的主要领导们,但人多却不吵杂,大家都安安静静的等着苏副省长的房门打开。

    季子强没有在这个行列里,他一大早就到了广场庆典的现场,他很仔细的一一的在检查了一次各项准备工作,从大到小,一丝不苟的过了一遍。

    在广场的正中央,早就搭起的一个四四方方的高台,这个台子也是季子强亲自设计的,下面是一个学校一个年纪的课桌,上面铺了一层大红地毯,台子上还放了好长一溜的桌椅,是专门为各处的来宾准备的。

    季子强上去在认真的检查了一次,到处踩一踩,看一看是否实在,季子强必须要确定今天所有的一切都准确无误。

    这样忙了好一会,看看时间也差不多了,远远的季子强就见一群人走了过来,季子强在台子上打眼一看,就认出了是苏副省长一行,苏副省长在冀良青和庄峰等人的陪同下,走进了会场,他们的身后还跟着很多早就到来的邻市一些领导,这些人刚才由办公室王稼祥和凤梦涵等人专门接待着,在政府会议室休息,等那面的苏副省长一离开竹林宾馆,这面的人得到通知,就一起赶了过来。

    季子强现在不能在台子上待了,忙带着几个手下从台子上下去,一起迎上前,苏副省长身边的人太多了,场面太乱,一路走来,还有人不断的和苏副省长打着招呼,所以季子强也没有挤上去专门的和苏副省长说句话,反正人家也是不怎么待见自己,何必凑上去献什么殷勤呢?季子强便跟在一堆人的身后,慢慢的往前走。

    现在的广场,说话都费劲,苏副省长等人就在礼仪小姐的引导下,步上了高台,这时候广场上喧嚣的声音也就慢慢的降低了,音乐也停止,等整个现场都在领导们落坐之后,渐次的安静下来之后,尉迟副书记走到前排的麦克风前。

    今天的尉迟副书记穿戴的合身得体,人似乎也精神了不少,腰板蹦的直直的,开始主持庆典活动了。

    季子强也在台上坐着,本来他的安排是在下面巡场的,但上台的时候,冀良青一把拉住了他,也不多说,只是示意他一定要上去坐,季子强推不掉,也就上去了,好的一点是这个活动的准备工作已经做了很久,季子强感觉也不会出什么乱子。

    台子上准备的桌椅很多的,作为这样一场盛会,说不准到时候会来多少个不速之客,所以台上前前后后的一共是五排桌椅,季子强就找了个靠近后面的位置坐着,耐下心来听领导们发言了。

    台子下面是北江市各家媒体,电视台的闪光灯,摄像机在忙活着,季子强也是一点不轻松的,虽然自认为不会出什么问题,但两只眼睛还是不断的巡视着,台下不时的有筹委会的人过来到台边给他请示和说话,他反正坐在后面考边的位置上,就随时的处理着问题。

    最让人难耐的是听报告了,今天这样的领导讲话肯定就是漫长的,厅长,书记,市长,甲方的代表们一一讲话,

    他们的讲话是沉长且毫无新意的,季子强在往常开会无聊的时候,也会用起过去开会时惯常的招数,去海阔天空,心神无羁的想一些自己愿意想的问题,可是,今天他做不到,在台下,季子强就看到了一双明亮又妩媚的眼睛不时的向他放射出一缕缕动人魂魄的幽光。

    季子强定睛一看,苏历羽,不错,就是这个女孩,她在靠近前排的位置,手里拿着一个相机,但毫无疑问的,她在整个过程中把自己所有的关注都投放给了坐在主席台上的季子强。

    季子强有点紧张起来,他不知道苏历羽是什么时候来的,看着苏历羽的敛眉、凝思、莞尔,时而又张大那忽闪忽闪的大眼睛,一动不动的异常热烈的望着自己,季子强就有点心虚起来,今天台上还坐的有苏副省长,季子强可是不希望让他感觉到自己和他宝贝女儿走的太近。

    于是,季子强努力的让自己从容不迫,泰然自若,他刻意的回避着苏历羽的眼光,不过很难做到,越是他心里有这个打算,他的目光就愈加的无意间投向了苏历羽这让季子强很是啜气,他发现,自己的意志在好些时候,是达不到对自己有效的控制。

    唯一可以帮着季子强解脱的是,不断的有人过来给他请示一下庆典中的具体工作,这才让季子强能够专注一点,不再去看苏历羽。

    讲话还在进行中,最后是苏副省长代表了省政府做出的重要讲话,说是最高首长的重要讲话,实际上也没什么重要的地方,不过苏副省长那缓慢而富有力量的声音还是让人无比振奋,像新屏市这样的边远地区,此生能见到活蹦乱跳的省长级别的真人,那可确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苏副省长的话音刚落,全场欢呼雀跃,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歌在空中盘旋,五星红旗伴着雄壮的音乐冉冉升起,在国旗升到旗杆顶部的那一刻,全场沸腾了,人们一起蹦起来、跳起来,就象海上的波涛此起彼伏,让人心潮澎湃,还有的专门的人放飞了手中的气球,瞬间,气球布满了天空,整个广场成了一片欢乐的海洋。

    喊声呼声,声声入耳,笑容在每一个人的脸上绽放,激动的心情无法用语言来表达,季子强心中真的有点很不理解,这就是一个广场而已,不知道那台下的人他们到底兴奋什么?难道见一个高级别的首长局这样快乐吗?又有多少人能知道这个人到底怎么样?

    但这些不是他能考虑的问题,人们确实很激动,学校组织的方阵表演也开始了,

    那些朝气蓬勃的学生们挥动亮丽俏美的舞扇,展示活跃艳丽;轻拎洁白美艳的裙摆,旋转春的鲜艳;纤手轻扬,做出大方自然的动作,她们精致的衣服,毫无瑕疵的美丽衣裳,荡起甜蜜温柔的涟漪,学生们化了淡淡的妆,每个女孩都很艳丽,她们随着清脆甜美的歌声一起舞蹈,那灵动的神韵,优美的动作令人目不暇接,那一幕幕情景使人交口称赞,她们旋转起来,一朵朵花裙子像是一个个漂亮的涟漪,脸上温婉绚丽的笑容更是迷人万分。

    今天白天的节目是很多的,但到了中午吃饭的时候了,所以冀良青就对苏副省长发出了邀请后,台上的人就开始从容有序的从后面慢慢的下来了,要不了一会,台上只剩下没有资格参加宴会的普通工作人员了。

    当然,作为整个庆典的组织者,季子强是要去参加宴会的,这不是他想不想去的问题,这是一种礼貌,所有新屏市的常委都要去,独独自己不去,也说不过去吧。

    季子强走在最后面,又对广场留下的几个主要负责人做了一番叮嘱,才赶到了酒店。

    没想到自己的座位还在主席上,冀良青专门给他留着一个位置,这让季子强自己都不好意思了,他在今天第一次和苏副省长正面的打了一个招呼,苏副省长只是点点头,嗯了一声,倒是冀良青很亲切的对季子强微笑着,似乎这次庆典委屈了季子强他是很愧疚一样。

    季子强坐下之后才发现,这一桌子只有新屏市排名靠前的4个常委在,另外是两个厅长,一个副厅长,一个邻市的市委书记,一个季子强也不太熟悉的市长,加上苏副省长。

    季子强一看,糗了,自己是这里面职位最低的人了,今天这酒没法喝了,虽然有服务员在身后站着,但自己恐怕也要复习一下过去那倒酒,赔笑,递餐巾纸的工作了。

    房间里还有3桌子客人,有职位低一点的其他新屏市副市长们作陪,客人是五花八门的,有媒体的,有新屏市的大老板,有这次庆典的赞助商,还有一些外地赶来的,但级别不是太高的副厅,正处们。

    在这些人里面,季子强又看到了苏历羽,她也正望着季子强嘿嘿的笑着。

    季子强赶忙躲过了苏历羽那火辣辣的眼神,招呼服务员上菜,季子强这个位置真是不好,人是坐在主席上,但位置却在下首,所有的菜都要从他这个位置来上,他就只能一会,一会的站起来,干站着也不好,季子强就帮着搭手摆摆盘子,忙个不亦乐乎。

    等酒菜上好,冀良青就代表了新屏市的所有干部,做了一分钟的欢迎致辞,然后大家站起来,一起仰头干掉了手中之酒。

    有苏副省长在,所有人都变得彬彬有礼而有得体客套,微笑没有从一个人的脸上消退过,似乎这个场景是那么的温馨。<hr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