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一点季子强是没有说假话的,当初制定这个活动流程的时候,季子强是考虑过给尉迟副书记来上那么一个机会的,可是正如他现在说的一样,讲话的人太多了,季子强现在没有说出来的发言人还有几个,比如施工方代表张老板等等,这算下来,季子强自己都感到讲话人太多,何况参加庆典的其他同志更会对这样的发言感到厌烦br>

    所以最后还是没有给尉迟副书记讲话的机会。

    现在季子强也是牙一咬,多就多吧,大不了想办法把冀书记他们这些新屏市讲话人的稿子锯短一点,给尉迟副书记留出一个几分钟的时间。

    季子强说完就看着冀书记,希望他能同意,那样自己回去赶快修改一下流程,现在还来得及。

    冀良青也看着季子强,这个时候他却摇了摇头,对季子强说:“恐怕你理解错了。”

    “我理解错了?”季子强错愕的问。

    “是啊,尉迟副书记的意思是看能不能让他参与到庆典筹建中来,在主持庆典上,让他出出力,这你也可以理解,尉迟书记需要在这种场合露露脸,要是早这样啊,唉,上次的市长角逐未必就是那样一个结果。”

    季子强明白了,他彻底的听懂了冀良青的意思,这一下,所有的问题他也都清楚原因了,难怪突然之间尉迟副书记分管的那几个口上这几天老给自己扯皮,怠工,归根结底的源头才是在尉迟副书记这里,季子强心中当然就会有一种不快的感觉。

    对这次庆典活动,季子强是在认真的筹划,准备,但要说到他想再这个庆典中落点什么好处,出出风头,表现表现。这就完全是冤枉季子强了,他从来没想过获取这些政治利益,在一个,就算是在省领导面前讲讲话,露个脸哪有能够怎么样,不要忘了,这次来的最高首长是苏副省长,自己在他面前似乎没有一点表现的必要,就算自己是一朵鲜花,他也一定会把自己踩在牛粪中的。

    不过他心里有点难受的是尉迟副书记怎么用如此的手段来对付自己,何必这样呢,你真想这样做,你可以来找我季子强,我们坐下来好好的谈谈呀,我帮你想办法啊,你怎么可以这样做?

    不过很快的,季子强也明白了,其实对尉迟副书记来说,他不可能和自己谈这个事情的,哪有人好意思这样夺人所好了,还和对方商议的道理,因为在其他人的想法中,这确实是一次难得的机遇,没有人会像季子强这样想的。

    季子强就一下沉默了,他突然之间感觉到自己和尉迟副书记这样的联盟并不可靠,细细的算起来,他们两人没有共同的理想,没有友谊的情分,也没有源远流长的了解,他们之间只是一种暂时的需要,短暂的利益交换,这样的联盟就像是建立在流沙中的楼阁,根基一点都不稳,随时都会坍塌,变形的<span css="url"></span>。

    但能有什么办法呢?像叶眉这样的知己在官场能遇到几个?

    这个地方就是这样,今天的盟友或许就是明天的对手,所以为了大局,自己必须忍耐,必须继续的维持这个并不稳定的联盟。

    冀良青淡淡的看着季子强,他知道自己已经击中了季子强的要害了,在政府发生的一切,在季子强遇到难题的时候,冀良青的信息也是同步收到的,这不是尉迟副书记给他的信息,冀良青有自己的信息来源,所以他就在这个恰到好处的时间出手了,他不会留给尉迟副书记用其他的方式来给季子强解释,也不想让季子强在理解了尉迟副书记的苦心后原谅尉迟副书记的行为。

    这就是一个时间差,高手过招,就如大厨烹饪,火候,时机才是真正的关键。

    换句话说吧,也正如很多人说的那样,好厨子盐一把,坏厨子一把盐,这个时机掌握住了,怎么点破话题,怎么不盐不淡,也是要一些水平的。

    就如此刻的冀良青,他该说的话已经说够了,剩下的事情就是让季子强自己去琢磨了。

    季子强在沉思过后,抬起头对冀良青说:“那好吧,请尉迟书记亲自指导我们的工作,一定更为有利,我会很好的配合他的。”

    冀良青满眼的欣赏,摇着头,叹息着说:“唉,我就知道,新屏市里也只有你季子强同志会具备这样宽阔的胸怀啊,谢谢你。”

    冀良青很郑重其事的和季子强重重的握了握手,一种知心,理解跃然而出。

    季子强镇定的笑笑,说:“客气了,本来就应该这样。”

    “那好吧,那好吧,我通知尉迟书记,下午就让他过去和你一起筹备,时间不等人啊。”

    季子强点头答应着,其实他也有点怀疑这是不是冀良青使出的一个离间计,不过从这样的情况来看,尉迟书记至少是心甘情愿的,不然就算是冀良青的诡计,但没有尉迟副书记的发话,至少公安局,宣传部是不会这样做的,因为这两个人都是尉迟副书记的铁杆。

    下午,尉迟副书记就接到了冀良青的通知,说他已经给季子强通知了,季子强也答应让出庆典主持人的位置给尉迟副书记,冀良青还希望他早点过去,力争把这次庆典搞的圆圆满满的。

    冀良青的快速介入,一下就打乱了尉迟副书记提前预想的方案了,本来他有自己的构想,他也不希望为此事就和季子强结束并不长久的蜜月,他还要依靠季子强在这个纷乱的新屏市格局中起到作用。

    现在却来不及了,冀良青没有留给自己需要的那一点点时间。

    在政府这面的筹备会上,季子强精神抖擞的给大家介绍了尉迟副书记,说这是市委对这次庆典的高度重视,是为了确保庆典的圆满完成。

    季子强很顺利的就交出了手里的权利,因为他不能不交,尉迟副书记也确实比他的排名靠前,不过没有人能够看的出季子强心里的不快来,他还是像过去一样,很认真,很热情的为这个庆典献计献策,同样的,尉迟副书记也给予了季子强必要的尊敬,很客气,很谦逊的说这是市委对季子强工作的支持,也明确的说了,自己是来帮忙的,一切还是以季子强为中心,自己也会认真听取季子强的安排和建议。

    他们所有的一切行为都向外人展示着他们的团结和无隙,不过远在市委的冀良青还是很明白季子强和尉迟副书记两人心中一定有了裂痕,这就像一个烤花瓷盘,裂痕固然不会让瓷盘马上就破裂,但假以时日,遇到某一次的碰撞,粉碎将是必然的结果<span css="url"></span>。

    季子强不希望这个破裂来的太早,于是,他只能忍耐和忍受,他明明的心里不舒服,却不能表现出来,相反的,他还要拿出比过去自己单独负责时候还要大的热情来配合着尉迟副书记的工作,这样做很难受,但不容忽视。

    除了江可蕊,其他的人是没有谁会理解季子强现在的心情,因为季子强遮掩的很好,他的掩饰骗过了很多人,就连尉迟副书记,也在季子强的面前有了一点愧疚,当然,仅仅是愧疚而已,他既然已经获得了这个机会,他是一定要好好把握的。

    江可蕊在当天就感觉到了问题的存在,怎么季子强组织的好好的,突然就换了人了,而且连庆典主持都变成了尉迟副书记,按现在的状况来看,到庆典的那一刻,恐怕季子强根本是很难再上镜头了。

    除了江可蕊,其他的人是没有谁会理解季子强现在的心情,因为季子强遮掩的很好,他的掩饰骗过了很多人,就连尉迟副书记,也在季子强的面前有了一点愧疚,当然,仅仅是愧疚而已,他既然已经获得了这个机会,他是一定要好好把握的。

    江可蕊在当天就感觉到了问题的存在,怎么季子强组织的好好的,突然就换了人了,而且连庆典主持都变成了尉迟副书记,按现在的状况来看,到庆典的那一刻,恐怕季子强根本是很难再上镜头了。

    江可蕊当然心里不服气,坐在家里的客厅,江可蕊就发起了牢骚:“子强他们到底在搞什么名堂,怎么就把你换了下来。”

    季子强摸摸鼻子,说:“是我自己主动提出来的。”

    江可蕊当然是不会相信的:“鬼话,说说吧,到底是什么原因。”

    季子强自己也实在是想不出一个合适的借口,江可蕊可不是一个那么好欺骗的人,这一点季子强是很明白的,所以他只好说:“或许是市委在和政府这面较劲吧,不过也可以理解,这样的活动市委本来就应该更多的参与,而不是单单让政府来主导。”

    江可蕊说:“这就是他们的原因?”

    季子强正儿八经的说:“嗯,我是这样想的。”

    “你心里一定很难受吧,这个筹备你花费了太多的心血,就这样让别人摘了桃子,反正我是不舒服。”

    季子强哈哈的笑着说:“这算什么桃子,我们都只是为了更好的工作。”

    但季子强的伪装未必就能完全的骗过江可蕊,江可蕊从季子强的笑声里听到了一种苍然,她有点心痛了,感觉自己是不是太残忍了一点,既然知道季子强心里难受,为什么还要挑起这个话题呢?

    江可蕊坐到了季子强的身边,用手使劲的攥着季子强的手,而季子强,在明确而清晰地意识到江可蕊的心意时,感觉就有了另一番意义和不同的滋味,一股爱的暖流便翻江倒海地涌动在季子强的血液中,可是,季子强脸上却尽力表现得很平静,如一潭死水那样的平静。

    然而,季子强的手无法抑制的微微颤抖,他怕这种微弱的颤抖传递出太多的信息,赶紧松开,说了一句:“休息吧,明天还要早点起来。”<hr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