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尉迟副书记一直在沉吟着,他脸上明灭不定的表情冀良青是看的清清楚楚的,好,这就是自己想要的效果,自己就要拆散季子强和尉迟副书记的这个联盟,只有那样,自己才能各个击破,达到大统br>

    这个想法在冀良青的脑海里已经存留了太长时间,起初他本来考虑暂时的维持这个三角鼎立之势,但季子强最近连续不断的杰出表现让冀良青的压力越来越大了,季子强能够说动省委王书记,解决掉新屏市这样一个棘手的问题,他还能三言两语的就让一个骄横跋扈的明星大腕放弃了收钱,这真的让人害怕,让人担忧,他才来多久啊,要是假以时日,要是真的如王老爷子的推测,那么自己终有一天会被他踩在脚下了。

    所以抑制,限制季子强,才是最为合适的选择,不要让他太出风头,也不用和他加深矛盾,不要让他势力膨胀,还要让他为我所用,只要他能够在自己的手心牢牢的控制,那就行了。

    特别是这个件事的走马换将,可以一举两得,让市委在这次庆典中得到一个良好的展现,压制季子强的同时,还能压制政府的势头,真可谓是一举两得了。

    现在就看尉迟副书记的贪心到底有多大,他要不贪,此事无望,他要贪心,后面就很好办了,想到这,冀良青就看着尉迟副书记笑了,说:“嗯,是不是有什么顾虑啊,说出来,我们一起解决。”

    尉迟副书记摇了摇头,若有所思的说:“我只是担心这个话应该怎么说出来。”

    冀良青真的就笑了,这次是发自内心的笑,他已经明白,尉迟副书记到底还是没有抑制住内心的贪婪,那好吧,以后的情况会慢慢的转变的,事情依然大有可为。

    冀良青说:“当然了,必须有一个适当的契机,不然庄峰那一关就过不去,他是憋足了劲想要在这次庆典中让政府大出风头的。”

    冀良青很老道,也很巧妙的把庄峰放在了前面来说,这就会让尉迟副书记心里好过一点,毕竟现在尉迟副书记和季子强的联盟还依然有效呢,不管做什么事情,冀良青都认为应该循序渐进,特别是猎捕,更要小心翼翼。

    尉迟副书记就点着头说:“这事情恐怕到时候要冀书记你来提吧?”

    冀良青点头:“当然,不过我说了,要有个契机,我想这点不会太难吧?”

    尉迟副书记就思索起来了。

    回到了自己办公室之后的尉迟副书记,依然在想着这个问题,说真的,他现在很明白新屏市的格局,更清楚自己和季子强联盟的重要性,毋庸置疑的讲,今天之所以冀良青会对自己客客气气,有商有量的讨论一些事情,并给予自己恰当的尊重,这实际上完全就是依赖着新屏市现在形成的铁三角布局,自己一旦和季子强的联盟解体,不论是季子强,还是自己,都会被冀良青,庄峰吞噬掉,所以这个格局是不能改变的。

    然而,这个架构真正的含义是什么?还不是为了让自己过的好一点,可以获得自己应有的权利,这样来说,现在摆在自己眼前的其实也就是这样的一个机会,它和联盟带给自己的作用也是一样的,目的也是相同的,那么自己为什么不能寻求一种即不破坏自己和季子强的联盟,又能额外的获得多一次机会的好处呢?

    不错,事实上,熊掌与鱼未必就不能兼得<span css="url"></span>。

    尉迟副书记就启动了自己的设想,拿起电话,对自己分管的几个部门领导都一一的通了话,隐晦的告诉了他们,应该做点什么。

    而季子强今天上班来的还算是比较早的,来了也是无事,自己泡上了茶,一个人坐下准备看看报子,不过今天的没有来,都是前几天的旧报子,季子强看了几眼,就放开了,转而打开电脑,找到网易网站的新闻,随便的看了一会,不过一个网上对水浒的新评倒是吸引了季子强的视线,看着看着,季子强自己就笑了起来。

    上面写着“这年头,谈起潘金莲也不觉得意外了。毕竟她还没墮落为“官尽可夫的女人。

    这年头,论起西门大官人也不觉得他卑鄙无耻了,毕竟他接触的都是成年女性,还没有墮落成侵犯佑女的犯人。

    这年头谈起秦桧和珅也不觉得太卑鄙了,因为他们没把财产转移到国外,和现在的裸官相比太小儿科了!

    上面还写着武松墓在山东又被发现,墓内武松日记经专家确认为珍贵文物,其中有两段已翻译成现代汉语:一是打虎悔恨篇:武松说,昨天确实喝高了,竟然连老虎也敢打,真是仗着年轻耍二球,以后喝酒再不能到树林里撒尿了。

    二是武松的晚年反思篇写着:现在看,当年拒绝嫂子有些草率,不仅害了哥哥,自己丢了差使,吃上官司,还被逼当了土匪、不值!当年倒不如半推半就应了嫂子,既不至于白白地便宜了西门庆那孙子,也不至于送了哥哥性命。”

    季子强一面看,一面摇头,这网络上的奇才真是不少啊。

    季子强正在好笑,就见秘书小赵走了进来,小赵每天来的还是挺早的,但不管他多早,往往还是没有季子强早,这不能怪他,他是拿工资干活,季子强是为心理在工作,这两种的区别就很大。

    小赵开始擦桌子,搞卫生了,季子强也就没在办公室坐,想到外面的几个科室转转,但几乎都没有开门,季子强这才发现自己确实来的早了一点,只好下楼去,到大院里转了转,把今天准备做的工作都仔细的思考了一遍,高速路项目现在问题不大,听刘副市长从北京给庄峰的汇报,项目很可能最近就批了,部里的看法也基本是同意的,就是要走走程序,上会过一下,刘副市长也准备先回来了,他在那面工作都做好了,留下来的作用也不大。

    季子强又思考着迫在眉睫的广场庆典,一会还要开个会,商讨一下具体的细节,这里完全的定下来之后,还要和张老板碰个头的,他那万元的晚会赞助,还没有落实呢,要让他赶快把钱打到筹备组来,至于在晚会上怎么宣传他们公司,有的细节也要商讨一下。

    季子强正在转着,就见庄峰的小车开了进来,季子强就转过身去,想回避一下,懒得和庄峰打招呼寒暄。

    但有点来不及了,庄峰已经跨出了车门,还对季子强喊了一声:“季市长,你这么早啊。”

    季子强像是刚刚发现庄峰的小车一样,笑呵呵的走了过去,说:“市长上班了啊,我也刚来一会,在花园吸点新鲜的空气。”

    “嗯,嗯,这样好啊,对了,今天晚上有空吗?那个梁老板还想请你一起坐坐呢。”

    庄峰让小芬在医院的设备上坑了一下,丢了几十万元,所以那天和小芬分手后,就想越过小芬,直接的和梁老板做成这个生意,今天特意想请季子强一起坐坐,大家开诚布公的谈谈这个项目<span css="url"></span>。

    季子强是一点都不想陪那个梁老板了,就有点为难的说:“庄市长,恐怕这几天没时间啊,一个是工作太忙,一个是我老婆最近身体不太好。”

    庄峰思考了一下,说:“那要不我让他到你办公室来,你们谈谈?”

    这样的话,季子强就不好推了,他只好点头答应了,说:“这行啊,你看他什么时候过来,我把工作安排一下,留出时间和他坐坐。”

    “好,我上去就和他联系一下,定好时间了给你说。”

    两人谈着话,一起上了楼,季子强现在和庄峰在一个楼层,在办公室门口的时候,他们才分手。

    季子强回到办公室,秘书小赵已经把办公室收拾整齐了,就给季子强汇报起今天的工作安排,包括下午的一个广场工作会议内容,还有一个提纲性的讲话也帮季子强写好了。

    季子强就点着头,仔细的看了起来。

    这个早上季子强没有出去,除了处理了几个事情之外,还见了一下张老板,要求他尽快把晚会的赞助费打过来,张老板当然是没有什么问题,说今天就打,两人又对在庆典中对张老板公司的宣传问题商议了好一会。

    这面打发了走了张老板,接着那个梁老板又来了,季子强也必须应付一下,不过在办公室里,可就和在饭桌上不一样了,季子强说了很多官话,假话,模棱两可的话,也说不上那个梁老板满意不满意,反正最后季子强笑呵呵的把他送出了办公室。

    这梁老板也不是个笨人,那能听不出来季子强的意思,出来之后就到了庄峰的办公室,收起了刚才对季子强的那一副假笑,唉声叹气的对庄峰说:“庄市长,我看这个季子强有点靠不住啊,嘴里就没有一句让人放心的话,这个事情看来还得市长你做主。”

    庄峰对季子强这样的态度是有点预感的,这个人确实让人头大的很,庄峰在办公室来回的走了几圈,说:“行吧,这事情估计要等开过年才能進入实质性的启动,你的想法我们明白,我会考虑的。”

    这梁老板就咬咬牙,说:“庄市长,我准备先回老家待一段时间。这面的事情就全靠市长了,恐怕春节也给你拜不成年了,不过我已经给小芬说过了,今天就给她的公司打3万元,算是我提前给你们两人拜年了。”

    庄峰一听,脸上就是一喜一愁,喜的是这个梁老板真够意思,现在就知道表示了,愁的是万一这个钱一到小芬的账户,这个女人恐怕就很难在吐出来了,庄峰沉思了一下,对梁老板说:“老梁啊,我看这样吧,我给你个账户,钱就不要往她公司的帐上走了。”

    梁老板一愣,说:“我昨天打电话给小芬说过啊。”

    “奥,那没关系的,就说最近你手头紧,这是小事啊。”庄峰不动声色的说。

    这梁老板也是很精明的人,在商场混了这些年,对其中的任何人之间的这种复杂关系也懂一点,就连头说:“行吧,那我就照市长你的吩咐来,不过我过完年就回来,要是这面项目有什么新情况,还请市长通知一下。”

    庄峰说:“放心吧,放心吧,我在这呢。”<hr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