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说完这些,庄峰就身子往下一滑溜,头就到了枕头上,准备睡觉了br>

    小芬一听肯定就不愿意了,一下蹲了下来,对庄峰说:“那不行,我们的高速路项目费了那么多功夫了,至少做成这个项目。”

    “我们的高速路?真是疯了,你以为新屏市是你家啊,你本事大,自己搞吧,我是不会在帮你做什么项目了。”庄峰说完,闭上了眼睛,不准备理小芬了。

    这一下小芬真的有点傻了,你说别的她都无所谓,但是眼看着就要挣大钱了,高速路项目啊,那个梁老板亲口说了,只要做成了这个项目,别的人分多少先不说,他一定先给小芬账户打进去一千万,一千万啊,小芬最近一直都在幻想着哪一千万要是堆在家里会有多大一堆,自己要蹲在墙角数多长时间啊,1个小时能数完吗?

    嗯,估计数不完。

    现在她一看这个希望就要破碎了,对庄峰那是恨的牙痒痒的,真想一口咬掉他的老二,但恨是恨,她还是很快的冷静了下来,不行,一定要忍住,继续讨好这个猪一样的男人,直到那一千万打到自己的账户上。

    这样一想,小芬就慢慢的露出了媚笑,嗲声嗲气的对闭着眼睛的庄峰说:“老庄啊,我们商量办法就是了,你说什么气话啊,对不对。”

    小芬一面就拉扯着庄峰,庄峰正在生气,不想理她,自己才拿了她6万,现在一下要倒找1万出去,真他妈的缀气,这四十万元自己做什么不好,就算是找女人,四十万元啊,打多少炮也用不完,竟然就没有了。

    小芬见庄峰不理她,就嘻嘻的笑着,抬起了腿,直接的把自己一条腿垮到了庄峰的脸旁,嘴里说着一些挑~逗的语言:“老庄,今天的作业还没交呢,呀,你鼻子顶在我的豆豆上了,嗯,来,嘴巴张开一点,我用我的唇和你吻一下。”

    庄峰今天是真的有气了,起初,庄峰懒得理她,她就很闹心的磨着,用不了一会,庄峰没什么反应呢,小芬倒是把自己磨的有点难受了。

    庄峰也不是铁人王进喜啊,后来慢慢的还是动情了。

    第二天,当冀良青得到了季子强的汇报,听说那个叫凝雅的大腕一分钱不要,就来参加新屏市的广场庆典晚会的时候,冀良青真的有点不可思议了,这个季子强到底是什么变得,怎么不管再复杂,再难对付的事情,到了他的手上,就会轻轻松松的迎刃而解呢?

    冀良青就很是感慨的想,这个季子强啊,放在古代应该就是牛皋,程咬金那样的福将了,所有的危险和艰辛,都会在他的面前奇迹般的化解,一下子,冀良青又想到了过去王老爷子对季子强的预言,冀良青不由的打了个寒颤,他不愿意相信那个预言,因为他是无神论者,但怎么总是挥不去那个预言在自己心头的萦绕呢?

    还有下一步高速路项目的招标问题,这个问题以现在季子强在新屏市的实力,会不会到时候给自己来个节外生枝呢?这种可能不是没有啊,他季子强已经不是当初刚来时候的那个孤家寡人了,至少他还有尉迟副书记的有力支持。

    冀良青坐在办公椅上,沉默了很长时间之后,一个电话打给了尉迟副书记。

    尉迟副书记和冀良青在一层楼上办公,接到了冀良青的电话,很快就来到了冀良青的办公室,从上次自己和季子强联手在常务会上挫败了冀良青以后,两人见面都心里有点不大自然的。

    冀良青比起尉迟副书记来,更是要窝火一点,自己是看错人了,这几年里,自己一直把尉迟副书记看成是一个可有可无的摆设,他的存在几乎从来没有在自己的心里留下多少痕迹来,自己每次的指示,从来都不需要担心他会违背,所以这几年里,自己也一直没有对他加以防范和压制。

    但万万没有想到,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却突如其来的成为了一条对自己威胁极大的毒蛇,自己现在必须对他敬而远之,过去那种随意的支使,笃定的无顾的交流,现在也荡然无存了,这真是可悲啊。

    关键的地方还是自己不太习惯和他公平的享受市委所有的权利,以后是不是什么事情都要和他商议,不那样做就会给自己带来麻烦?这真让人难受。

    尉迟副书记坐在了沙发上,他从来都不喜欢在冀良青办公桌对面的那张椅子上坐,因为那张椅子比起冀良青的办公椅来,要低将近三十公分,坐在那个椅子上,不管是谁,都无形中要比冀良青低一个脑袋的高度,再加上冀良青比较魁伟的身材,坐在对面的人会感到压抑,感到憋气,感到自己的软弱和渺小。

    这样的感觉一直都追随了尉迟副书记好几年的时间,所以在通常的情况下,他会尽量的不来冀良青的办公室,就算来了,坐在那个位置上,他也是尽快的希望结束这样的会谈。

    从另一个方面来说,因为尉迟副书记和冀良青是在一个楼层办公,所以他每次来冀良青都没有让秘书给他泡茶的,这其实很正常,但尉迟副书记还是会感到心里不太舒服。

    要知道,一个人越是忍耐的时间长,最后的反抗意识也就更为炽烈,现在的命运给了尉迟副书记一个机会,所以他就展开了自己在新屏市以来最为激烈,也是最为关键的一次反抗。

    但他绝不会轻易的就认为自己已经获得了成功,对冀良青这个人,他还是有很多的理解和了解的,这个人的智慧,这个人的城府,这个人的手段,都绝不是自己能够轻视的,自己要小心,要谨慎,要步步为营,稳扎稳打。

    冀良青看着尉迟副书记笑了笑,这个关于座位的变化冀良青最近已经发现了,过去尉迟副书记每次来,先是过来站在自己面前说说话,自己就随手一指,他就在自己的对面坐下了,现在可不是这样,尉迟副书记来了,总是看着很怯懦的笑笑,然后坐在了远处的沙发上,就算自己不过去,他也绝不到自己的对面来了。

    冀良青笑着自己走了过来,在尉迟副书记的对面沙发上坐了下来,对跟在后面进来的秘书小魏说:“给尉迟书记泡杯茶。”

    尉迟副书记就客气的说:“这几步路的,还泡什么茶啊,不用了。”

    冀良青很认真的说:“那怎么可以啊,来了就是客,一定要泡的,哪怕你不喝。”

    尉迟副书记也就不客气了,等小魏把水送过来的时候,他也就接了过来,一面吹着上面的浮茶,一面感受着自己因为自己的反抗而获得的尊重,这确实很让他惬意。

    冀良青拿出了一支烟来,把剩下的烟盒推到了尉迟副书记的跟前,说:“抽上。”

    小魏就帮着冀良青点上了香烟,又很殷勤有点感冒,不想抽。”

    这其实也是他的一种心理上的抗拒,为什么我要和你一样抽呢?

    冀良青笑笑也没有劝他,说:“今天啊,找你过来想和你商量一件事情。”

    尉迟副书记放下了水杯,说:“什么事情啊?”

    冀良青说:“是这样的,元旦马上就要到了,现在关于广场庆典的很多事情我们都要加快的部署,到时候省上的领导肯定回来很多,还有周边的几个市区的书记市长可能也会过来转转,所以啊,我想让你帮着季市长搭个手,毕竟市委这面的宣传部,工会,还有电视台,公安局你都很熟悉的,这样协调起来也方便。”

    尉迟副书记见是这个事情,也到不以为意,说:“行吧,那我也过去帮帮忙。”

    冀良青如无其事的说:“不,不,也不完全是帮忙配合,你在其中还是要起到主要领导的作用的,我看啊,整个现场流程中的主持工作,你要担起来。”

    尉迟副书记愣了一下,说:“这个不是过去预定的季子强担任吗?我现在过去做,恐怕不合适吧?”

    冀良青不以为然的说:“有什么合适不合适的,这次庆典,你有没有发觉,我们市委在这个庆典上显得并不突出,这样不好啊,政府工作本来就应该在我们市委的领导之下吗?在说了,这个庆典的主持会事关重大,多少双眼睛都在看着,你不觉得是一次机会吧?”

    尉迟副书记摇着头,笑笑说:“这算什么机会啊?”

    “哈哈哈,你啊,你就不想下,为什么上次市长职务你没有竞争过庄峰?嗯,其实原因很简单,那就是你在北江省整个政坛的知名度不够,你说下,到现在为止,你出过多少次的风头,我也想好了,这次一定要让你好好的表现一下,为以后打点基础的,当然了,这个在于你了,你要是实在不想做,那还是让季子强来吧。”冀良青很耐心的给尉迟副书记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尉迟副书记一下就有点心动了,这确实是一次难得的展示自己能力的机会,毋庸置疑的说,除了现场省市领导前来参加庆典之外,肯定还会有各种新闻报道,电视媒体等等的宣传,那么不管是省长,还是省委書記,也或者更高层的领导都会在那个时候看到自己的,这样的表现对一个在宦海中不断攀爬的人来说,至关重要啊。

    但这里面还有个问题是尉迟副书记很清楚的,那就是自己这样做,会不会给季子强带来不满,不管怎么说,这次庆典最为忙碌和辛苦的就是季子强了,自己这样多少有点夺人所好,抢人功劳的味道,这会不会破坏了自己和季子强刚刚建立的良好关系呢?

    是的,肯定会的,都是官场的人,谁不希望能出风头,展才华,让更多的人认识,让更高的领导关注呢?有时候啊,就那么一个小小的机会,就会让你飞黄腾达,冲天而起,什么能力,什么勤奋,什么兢兢业业,都是他娘的假话,在没有靠山,没有好爹的基础之上,那就是只有靠机会。<hr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