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点点头,说:“不错,我是柳林人,土生土长的,难道我们坐了这么长时间,你还不知道我叫季子强?哈哈哈,不过也对,就像我也只是知道你叫凝雅一样,但显然的,这也只是你的艺名nbsp;”

    凝雅也笑了,有点激动的说:“我的凝雅就像你的季市长一样,它们都是一种公共的称呼,但我现在要告诉你我的名字。”

    那个叫阮娟的女人就一下站了起来,说:“凝雅没必要这样。”

    但凝雅摇摇头,说:“不,我必须告诉季子强我叫萧语凝。”

    “萧语凝?”季子强轻轻的重复了一次,他也有点不可理解的,一般像这样的大腕,很多都不会告诉别人她过去的名字,但现在她为什么要告诉自己呢?

    凝雅看着季子强,一字一顿的说:“你可以不知道我,但你应该知道我哥哥。”

    “你哥哥?”季子强还是有点莫名其妙,但这不解的时刻是很短暂的,季子强只是略微的皱起了眉头,很快就惊诧的站了起来,更让所有人震惊的是,季子强抬起手来,一下就抓住了凝雅的两支胳膊,冲动的说:“萧博翰!你是萧博翰的妹妹?”

    凝雅就使劲的点着头,不断的说:“是的,是的,是的。”

    季子强短暂的失态后,才发觉自己用力有点大了,大的足以让萧语凝疼痛,因为季子强已经看到她在吸着冷气。

    季子强慌忙放开手,连说:“对不起,对不起,我有点失态了。”

    萧语凝仔细的端详着季子强,这个人就是哥哥经常念叨的那个市长吧,可是真的让人难以想象,哥哥怎么会牵挂着这样一个人呢?固然,他很潇洒,也很帅气,但这应该都不是原因,至少哥哥不是一个搞基的人?

    那么哥哥到底对这个人为什么那样推存,那样惦记,是他们都具有一样的睿智?还是他们都具有相同的个性?也许都有吧?他们都是英雄,不过不在一个道上而已。

    而这个季子强呢,也是显而易见的同样在怀念自己的哥哥,不然他不会失态,更不会如此激动,他们之间到底发生过一些什么故事?那故事一定很迷人。

    季子强恢复了固有的镇定,对萧语凝说:“我已经很久没有他的消息了,你能现在告诉我吗?”

    萧语凝也笑了,说:“当然了,我肯定会告诉你,不过不是现在。”

    季子强点头说:“当然了,至少应该等我们先把世俗的这些事情敲定之后,那么我郑重的问一下,新屏市给出多少钱,你才能参加这个晚会?”

    萧语凝也就摆出了一副讨价还价的样子,扭着那颗让亿万观众都无限向往的美丽的脸庞,眨着长长的睫毛,似乎是在认真的思考着,会议室里没有人说话,大家知道这已经到了关键的时刻,一点点的打扰,也许就会造成一大笔钱财的流失。

    萧语凝慢慢的转回了头,看着季子强,说:“你想知道这个数字?”

    季子强微笑着:“是的,因为我们在商谈?”

    萧语凝说:“今天的商谈已经结束了。”

    “结束了?”季子强很诧异。

    “是啊,因为你的存在,所以我这次不会接受你们一分钱,就当是做了一会义演吧。”萧语凝的话让整个会议室都震惊了,所有的人,包括她自己的那个叫阮娟的经济人,都一起震惊了,那个女人就站了起来,说:“凝雅。”

    萧语凝用手势一下制止住她的话,说:“必须的,就这样定了,我哥哥当初可以一次给他留下几个亿的资产,我为他义演一次,这又算的了什么?”

    没有人说话了,连季子强也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了,在季子强的心中,一下就想起了那过去的峥嵘岁月,想到了自己和萧博翰的相识,相知到知音。

    会谈结束了,季子强没有对办公室的小女孩们履行自己许下的请他们夜宵的诺言,因为他更加迫切的想要了解萧博翰的近况,想要知道他现在在什么地方?在做什么,过的好不好?这都需要萧语凝对自己诉说。

    所以后来就萧语凝和季子强两个人到了季子强的办公室里,季子强煮上了茶,听着萧语凝的述说。

    萧语凝这个晚上回去的很晚,在季子强送她回到王朝宾馆的时候,已经快1点,季子强却没有一点的疲惫和睡意,萧语凝的话让季子强不断思考和过滤着,现在他很放心了,萧博翰在国外过的很好,他带走了史正杰买假矿山的好几个亿,在国外已经开创了他自己的一片新的天地,更为重要的是,他还接走了和他有着杀父之仇的苏曼倩,然而他们却化解了前嫌,现在加上蒙铃,他们三人过的很幸福,据说萧博翰是和苏曼倩,蒙铃两人都结婚了,这一点倒是让季子强有点羡慕嫉妒的,羡慕的是萧博翰艳福不浅,嫉妒的是为什么自己就不能有几个老婆。

    这样想着,季子强自己都笑了,假如真的自己可以娶几个老婆的话,自己应该娶那几个呢?

    季子强回到家里的时候,江可蕊已经是睡着了,本来在下午的会议中,江可蕊是准备好了晚上季子强回来收拾一下他的,不过太困了,所以就只能方下自己的想法,先睡觉了。

    季子强却不想放过江可蕊了,他悄悄的,慢慢的卷起了被子,露出了江可蕊粉白的美腿,借着指尖的触摸,季子强的内心开始战栗了,江可蕊的圆润的二条大腿及随着而上的那秘处,浮现在季子强的眼前,那凸出的秘处大部份被小裤裤所覆盖着,那淡红中泛着微紫。

    季子强无法控制住的兴奋。

    本来江可蕊是很困的,所以嘴里呢喃了几句什么,推了推季子强,说:“讨厌了,明天在弄。”

    说着又不理季子强了。

    但季子强怎么能够放过她呢?

    风平浪静之后,江可蕊无力地依靠在季子强的胸膛上,轻轻地喘息着。

    这个夜晚在新屏市的一个套房内,庄峰也在和小芬躺在床上,这是庄峰在一个新区刚装修的一套房子,两室两厅的,用的是孩子的名字上的,就是专门为自己心绪来潮时候,玩女人设置的一个秘密据点,过去他是经常在酒店约会,但随着他在新屏市电视,报子上的不断曝光,认识他的人越来越多了,每次一到酒店,不管是大堂的经理,还是楼层的服务员,几乎都会老远的招呼他,让他越来越感到没有了自由。

    在这种状况下,他不大敢在随便的带女人去酒店了,刚好,一个房地产的老板要了一块地,庄峰从政策,税款上批了个优惠,对方就送了一套高层住宅给他<span css="url"></span>。

    不过看得出来,今天的庄峰和小芬两人的情绪都不是太好,庄峰抽着烟,抽着靠在床头靠垫上的小芬说:“你倒是说说,上次那批医疗设备到底从什么地方搞来的。”

    小芬有点躲躲闪闪的说:“那还能从哪进,当然是医疗器械的公司进了。”

    庄峰一下就摁熄了香烟,说:“胡扯,今天你们院长来电话了,那批设备问题很大,你想想,上千万的设备啊,现在都成了废品,这事情闹起来,怎么收场。”

    “这能怪我啊,就他们出的那个价,能买这样的东西已经不错了,你什么意思,钱赚了还要找事。”

    “就为这百十万元钱,真要出事了,看你怎么交代。”庄峰气咻咻的说。

    “我怎么交代,钱又不是我一个人赚的,你没要钱?”小芬是不怎么怕庄峰的,所以就顶了一句。

    庄峰那个气啊,其实庄峰现在是知道的,那个赚的钱肯定不止百十万元,就这样的破设备,怎么才百分之1的利润,肯定不止,他说:“我们要想办法解决这个问题。必须把你们院长的嘴堵住,让他想办法把这批设备慢慢的消化掉。”

    “怎么堵?”小芬咕哝了一句。

    庄峰没好气的说:“还能怎么办,用钱啊。”

    小芬这女人是对钱最为敏感了,一听要出水,马上就反对:“我们总共才挣了多少,已经给他过一部分了,在给他这生意就白做了,我没钱。”

    “瞎说,你没钱,你自己想下,到底这批设备挣了多少,不要真以为我不知道啊。”

    小芬一下就有点紧张起来,说真的,这次自己挣了万,但给庄峰说的是一百万,庄峰拿去了6万,自己实际上得了14万元,没想到庄峰现在反应过来了。

    小芬就不说话,脸扭到一边去了。

    庄峰不是做生意的,但心中对市场上的情况还是有点了解的,就说:“你至少挣了万吧,今天我和你们院长也商量了好长时间,只有一个办法,我们出钱,让他对你们医院涉及到设备的几个关键人都给些好处,暂时不用这些设备,慢慢的等差不多时间了把设备降价倒腾出去,所以你必须拿出1万元来。”

    “一百万??你疯了,我没钱。”小芬一下就跳了起来,也顾不得胸膛上挂着的那两个球體来回的晃悠,叉着腿,指着庄峰说:“没钱,你杀了我我也没钱给。”

    庄峰一下就来气了,说:“你讲点理成不成,要是出事了大家都完蛋,你就是钱再多有什么用处,傻瓜。”

    小芬很不服气的说:“我一点都不傻,多大个事情啊,不就是设备的质量有点问题吗,你这个市长真是白当了,这点小事还要用钱来处理?”

    庄峰深深额吸了一口气,他早就知道这个女人见钱眼开,到她手里的钱想要挖出来,那真是与虎谋皮,他叹口气,说:“你啊,你啊,你这样的人真可怕,算了,这事情你实在不出钱也成,我来出这个钱,但是你小芬记住了,以后我不会在帮你做一笔生意,你那个公司以后你自己运作吧。”<hr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