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有不少的中学生都可称得上是“追星族”nbsp;从影星周润发、张曼玉……到歌星麦当娜、杰克,再到球星迈克尔乔丹、罗纳尔多……这些“星”们在追星族的心目中光芒闪耀,魅力无穷。他们对于自己所追的星,或者说自己所崇拜的偶像,粉丝们会看他主演的每一部影片,听他唱的每一首歌曲,对他的比赛更是一场不缺,不仅如此,他们还疯狂地购买偶像的画册、唱片,收集有关偶像的一切资料;从生辰星座、身高体重、兴趣爱好、服装品牌到恋爱情史等等这些如数家珍。

    季子强对这种追星现象颇为不解,甚至反感,他就实在的搞不清楚了,都是人,都是一个鼻子两个眼睛的,为什么要崇拜他们,不过就是他们唱歌唱的好一点,人长的漂亮一点,要说到其他方面的才华,估计那些人一个个也苕的很,据说香港很多大腕明星们,第二职业都是被有钱的人包養,所以可想而知,他们素质也就那样很一般吧。

    别的且不说,就说看书学习这一块,像我们这里的读者,动不动看个几百万字的书,那就比他们强的多,他们一辈子看过的书,恐怕都没我们读者一年看过的多。

    先不说这个问题了,有点大,就说季子强正襟危坐着,会议室的门就打开了,凤梦涵很客气,很规范的做出了一个请大家进来的手势,这当先一个女人走了进来,穿的倒是名贵,但岁数不小,比季子强还要大上那么几岁的样子,季子强并不认识,但还是做好了站起来的准备。

    在这个女人的身后,就缓缓的,一双绣洁无暇的雙腿伸出门里了,她轻轻地踩在会议室复合地板上,那雙腿是那样的美,让人生不出一丝亵渎,一丝肮脏的想法,刹那间,本来还轻松的现场竟出现让人窒息的一顿。

    随身而上,是那洁白而晶莹的套裙,不带丝毫的修饰,却更显主人清纯,会议室里包括季子强都震惊了,沉醉了,顺着眼光望去,一副面容出现在车外,那是怎么样的一副面孔,秀长柔发轻轻垂在两肩,细而纤长的眉,一双晶莹的眼,仿佛一对漩涡,深深地将人的灵魂吸入其中,欲拔不能,小巧的鼻,将粉嫰的嘴儿衬的更显迷人。

    会议室里刚在那几个办公室的女孩也沉醉了,呆住了,仿佛是刹那,仿佛是许久,人们终于回过神来。季子强也认出来了,这就是那个叫凝雅的明星了,季子强在对方没有到来之前的那种很优越,很自满的情绪在这一刻就化为乌有了电视归电视,真人归真人,这完全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感觉,看电视的时候,不管是什么大腕,明星,就算是美国总统出来,联合国的秘书长出来,在季子强的心中也就是冰冷甚凉的那么一回事,他又不给自己钱,拽什么拽啊,在给老子呲牙咧嘴的笑,老子马上就拔电源,不看你了<span css="url"></span>。

    但真人,而且就在眼前,那个感觉就不同了,你会恨不得上去握握手,最后回家三天舍不得洗手,就算是解手了也舍不得洗一下啊,所以啊,人这个心理变化是很大,很快,很难预测的。

    这样淡定,从容,见了省委書記都镇定坦然,敢开玩笑的季子强,现在也是有了一阵的激动,季子强就不由的站了起来,脸上也泛起了一种他自认是最拿得出手的笑容来,看着这个女星一步步的走了过来。

    或许刚才吃饭的时候,大家说起过季子强吧,所以在季子强还没有开口的时候,这个叫凝雅的女星就笑这问身后那个还没有走进来的宣传部的何部长:“何部长啊,这应该就是季市长了吧?”

    何部长快步跨进了办公室,忙说:“对对,这是我们季市长。”然后又对季子强说:“季市长,这是明星凝雅姑娘。”

    季子强很温和的一笑,说了声:“欢迎啊,欢迎你们到新屏市来做客。”季子强已经调整好了自己的情绪,说话中不亢不卑,礼貌客套。

    凝雅就走到了季子强的旁边,一笑,很迷人的说:“那我是不是可以坐在这个位置?”

    季子强心中一笑,这就是差别,她们连怎么坐都没搞清楚,要说自己身边的这个位置她是不能坐的,她应该坐在客位,坐在自己的对面,不过既然人家不懂,季子强就很灵活的也答应了。

    何部长又对季子强做了介绍,最先进来的那个三十来岁的女人叫阮娟,是凝雅的经济人,这个女人没有凝雅那样随和,脸上总是带着一种对所有人都藐视的表情,假如换一个场景的话,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个在旅游区摆地摊的,随时准备对游客宰上一刀的商贩而已。

    她的眼光可以说很不恭顺,一直对季子强用斜了度角的目光在巡视着,估计心中想着,这个市长能把出场费再加上多少呢?十万?五万?

    季子强等凤梦涵他们办公室的几个服务女孩招呼着这刚刚进来的十多个人,帮他们都把水倒上之后,才说:“本来是要陪你们好好转转的,但我到省城开会,这就耽误了,实在不好意思啊,大家今天玩的还愉快吧?”

    那个叫阮娟的女人就皮笑肉不笑的说:“我们是来考察的,不是来玩的。”

    这话一出口,会议室就有点尴尬,凤梦涵等人都眼中挂了点生气的像了,傻女人,季市长不过是和你们客气一下,你没一点文化礼貌。

    这女人也扫了一眼大家的表情,就自己不以为然的一笑说:“是不是感觉我说话太直了。”

    季子强什么鸟没见过啊,所以不以为意的说:“嗯,没什么的,直接点好。”

    这女人说:“是啊,我们也都不用客气和套交情了,事情就是这样个事情,我们感觉你们这里晚会场地有点简陋,保安设施也没跟上,怕凝雅姑娘万一出点什么事情,那就太不合算了。”

    季子强知道她不过是想抬价,找了一个借口而已,但对她如此嚣张的态度,季子强也不太认同,就准备也给她一个下马威来,所以笑笑,没有再理她,对身边的凝雅说:“你可是我的偶像啊,你的电视我经常在看,没想到你还亲自到新屏市来了一趟,真不容易<span css="url"></span>。”

    凝雅到很客气的说:“一般这样的考察我是不参与的,都是娟子她们过来,我也是最近刚好有几天的档期空余时间,所以想来北江省来看看,好久没有回过北江了。”

    季子强连连点头,表示理解,说:“凝雅”季子强还真不知道这凝雅后面到底是改叫姑娘呢,还是改叫小姐。

    凝雅看出了季子强的困惑,说:“嗯,你就叫我凝雅,大家都这样叫我的。”

    季子强略带尴尬的笑笑说:“这名字很不错,是个不错的艺名。”季子强为了刻意的冷落一下那个嚣张的经济人,就无话找话的和凝雅搭讪了几句,把那个经济人一下给冷落起来了。

    对季子强这样的方式,宣传部的何部长等人都在暗中笑着,因为他们是体制中人,对于这样的方式都能够心领神会的,知道季子强正在用官场的技巧在打击对方,所以也就你一言,我一句的和凝雅聊了起来,完全忽视着那个姓阮的女人。

    这个经济人阮娟真有点憋气了,说的正上劲呢,突然的所有人连看都不看她了,一起把注意力集中在了凝雅这面,她真不知道是继续绷着脸好,还是也和大家一起聊好,关键的一点她还不能表现出不满意的样子,因为大家现在是讨好凝雅小姐。

    这样大家就扯了一会,季子强才慢慢的收住了情绪,准备谈谈正事,躲是躲不掉的,问题还需要面对,只是刚在心中的不快已经得到了排遣,季子强可以心平气和的和对方讨价还价了。

    但这个时候,季子强的电话响了起来,季子强看看号码,要是一般的人,季子强也就直接挂掉了,问题是电话是江可蕊打来的,季子强当然就必须要接,这早就在夫妻公约中有明确规定,振铃三声之内不接电话,后果自负。

    季子强接上了电话:“嗯,可蕊,什么事情?奥好的,好的,我回去可能晚一点,不用管我。”

    江可蕊好像是问季子强明天换不换衣服的事情吧,估计正在为季子强收拾衣柜,两人很简短的谈了几句,季子强就挂上了电话。

    不过当季子强挂上电话之后,明星凝雅姑娘就呆呆的看着季子强,她脸上也挂上了疑惑,惊讶,诧异的神色,就那样愣怔着。

    季子强微笑着转过脸来,刚想问下凝雅对这次晚会还有没有什么别的要求的时候,就发现了她这个神情,季子强邹了一下眉头,心想,怎么了,自己刚才说什么话了吗?

    凝雅看着季子强的样子,不仅仅是季子强感觉到了,几乎会议室所有人都感觉到了,因为凝雅本来就是今天晚上的焦点,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没有离开过她,这就让其他人都很奇怪,她的眼神很不寻常。

    季子强问:“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吗?”

    凝雅一下像是恍然惊醒了一样,连续的摇着头,嘴里说:“没有,没有,但我想问一下,你是柳林市的人吗?你是不是叫季子强?”

    季子强一下明白了,刚在自己和江可蕊通电话的时候,说的就是柳林话,这种语言近似于普通话,因为所有北方人的口音都隶属普通话,但这期间还是有一些差别的,这样的区别不是外地人能分辨出来,因为它很细微,只有当地的人,才能清清楚楚的知道你是说的那个地方的话。<hr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