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齐阳良也有点累了,两人不再说话,一觉就睡到了天亮。品 书 网

    第二天,齐阳良的老婆一大早就给她弟弟打了个电话:“小武啊,我昨天给你姐夫说了,但你姐夫说这是季县长的意思,他暂时也不好办,让你忍耐一个阶段,以后有机会了一定帮你。”

    电话那头传乔小武咬牙切齿的声音:“妈的,这个季子强也忒不是东西了,我就看看他能狂多久。”

    他姐姐知道他那二流子脾气,有点担心的说:“你想干什么,你老实点,不要乱来。”

    乔小武在那么闷声说了句:“嗯,知道了。”

    乔小武挂上电话以后,越想越是个气,自己在洋河县这些年呼风唤雨的,谁不看在姐夫的面子给自己讨好卖乖的,就是一些比自己级别搞的局长,乡长们,见了自己也都客客气气,不敢以领导自居,没想到让季子强一个刚来没多久的人一下子把自己的威风给灭了,他凭什么,要说起来在县上的排名,他和姐夫还差几个位置呢,把他还给不得了了。

    这人从来是不吃亏的,越想气就越大,他就拿出了电话,打了几个出去,到了下午,就召集了3个外地的混混,把他们安排到一家旅馆住下,商量收拾季子强的计划,他当然不会告诉他们要收拾的人是个副县长。

    安排妥当,他自己就很专业的开始了踩点,跟踪,寻找合适的机会。

    季子强是不知道一场危机正在向自己靠近,他本来原定的是今天一大早要回柳林市看看父母的,已经几周都没回去了,但有时候自己的时间也不完全由自己掌握,昨天下午那个房地产公司的王培贵王老板找了过来,说周末是个吉祥之日,要搞个开工奠基仪式,想请季子强去参见捧个场。

    当时季子强就答应了,自己是分管城建的领导,又是自己说通人家王培贵置换了土地,到城外去修的宾馆,自己不去于理不通,回家的事情就只好再缓一缓了。

    季子强看看离典礼的时间还有一会,就在办公室读了几份报子混了混时间,一会司机就上来了,来请季子强,昨天这车都安排过了,季子强和司机一起下了楼,上车到城外王培贵的工地去了。

    王培贵在进城的要道边准备修建一坐酒店,这个酒店以后将是洋河规模最大,也是目前最高的建筑了,工期预计的是一年,不过季子强感觉有点玄,王培贵的一些手续还没办全,但他想早点先动,边干边办,哈县长和季子强也都默许了他这个方式。

    车很快就到了王培贵的工地,老远就见一个木板搭起的台子,台子上那“精心组织,精心施工,争创一流,确保银河酒店顺利建成”的大字横幅高高挂起,很多的县上领导都已经先到了,哈县长也在向季子强招手。

    季子强就和哈县长站在了一起,聊了几句,又过了一会,典礼正式开始了,就有主持人开始上台做了工程的介绍,然后王培贵就上台做了讲话:“尊敬的各位领导、各位来宾、全体员工同志们:大家好今天我们欢聚在一起,共同迎接一个美好的时刻。由于县委、县政府领导的高度重视和亲切关怀,县直各部门,镇党委、政府的具体指导和帮助,经过公司全体员工共同努力大力支持。祝奠基仪式圆满成功谢谢。”

    哈县长就对季子强说:“季县长啊,你看这小子今天讲话还一套一套的,快赶上党校的校长了。”

    季子强也就笑着说:“也辛苦他了,这么多的字都没念错,估计昨天练习了一天。”

    一会上面主持人就请县上领导讲话,哈县长和季子强客气了几句就走到了台上:“热烈祝贺洋河县山河酒店全面开工奠基仪式隆重举行,县领导,各位领导,各位嘉宾,同志们,朋友们程开工建设确保全面完成,向全县人民交一份满意的答卷谢谢大家。”

    接着又有嘉宾在讲话,季子强站在下面,也更明白了听别人讲话是多么的难受,不管上面讲的多好,估计下面听的都无聊。

    王培贵对奠基仪式有特殊要求,对奠基的时间、方位、风水等都是很讲究,还专门在外地请了师傅来计算,正式进行奠基的时候,锣鼓喧天,奠基仪式设在主席台后面,红地毯从主席台一直铺设到奠基现场,季子强和大家一起从地毯上走过,音乐声中,礼花炮也是喷射彩带助兴。

    基床四周用细土砂整齐堆码成一圈30c的四方土墙,基床上平稳放置基石,上面还系在个红绸球,一旁备有好多把金色的铁锨,季子强和哈县长他们七,八个人用铁锨将土墙推入基床,培土奠定了基石。

    王培贵今天是特别的兴奋,跑上跑下,笑的嘴都合不拢,这里仪式一结束,后面就是招待宴会了,王培贵就要请哈县长和季子强一起参加,季子强看人太多,再说现在大白天的,喝那么多酒没意思,就再三的推辞,哈县长也想推,但没推掉,让王培贵缠上了,借着个机会,季子强就先溜掉了。

    到了工地的外面,季子强就对司机小王说:“我先回去,你要没事就在他这把饭吃了再走吧,听说一会还有礼品呢。”

    小王就笑笑说:“那我先把你送回去,我再回来,礼品我帮你带上一份。”

    季子强哈哈的笑笑说:“你一个人还准备要几份礼品啊,你不要管我,我自己走回去,就当是散步了。”

    司机还想说什么,季子强摇要手,不等他说,就转身走了。

    就在季子强参见奠基仪式的时候,叶眉也坐在车上正从柳林市向洋河县赶来,叶眉坐在车上给季子强办公室拨了个电话,在七,八下的振铃后她挂断了电话,心里想:这么早就出去了。

    她就拨通了他的手机,也是有振铃,没人接听,叶眉就有点犹豫了,到底是去还是不去,去了万一他不在,但想下,已经走了这一段路了,过去看看,而且就那么大个洋河县,他能跑的到那去,那就一会再打吧,车还是在飞快的跑。

    她也是好长时间没再见到季子强了,真的是有点想他,也有点对他的牵挂,一想到他,她就会记起季子强那次在她办公室里大胆疯狂的激情,那是多浪漫,多奇特,多强悍的刺激啊,一想到他吻住自己那紫色的葡萄,叶眉现在都会象过电般的全身一阵颤抖。

    其实自己过去对性的要求很淡,现在也一样,就是一月,两月不去碰也没什么,还有人说女人多少天不做会如何如何,那都是扯淡。

    可自从和季子强分手以后,她竟然有时候也会想那事了,可想象的对象没有一次是老公,都是季子强,这让她很羞愧,也很自责,可有什么办法呢很多时候大脑也未必是自己可以掌握。

    想是这样想,可似乎她还是很有理性的,不会因为想那事就把自己变的疯狂,今天去洋河县就不是冲那事去,她感觉到了这次季子强的被举报事件中有很多的不正常的地方,华书记一次莫名其妙的对洋河县检查,没几天就生出了这个事件,而且作为方菲来说,她对季子强的举报也显得有点出人意外,自己是看到过方菲望向季子强的眼神的,那种眼神自己不会搞错,只有对一个人有了感情,才会出现那样的眼神,但就是她,竟然举报了季子强,这其中大有蹊跷。

    这次她也想和季子强好好的沟通一下,提醒他加强防范和应对,以免在这关键的时候出了纰漏。

    刚才在奠基仪式上又是锣鼓,又是鞭炮的,季子强就没有听到叶眉的电话,直到他离开了工地,独自回家的时候,他才发现了叶眉的电话,他赶紧边走边回过去电话,叶眉告诉他,自己已经在政府的会议室等他了。

    季子强没再迟疑,也不散步了,招手打个的士,赶回了政府。

    今天县政府干部大都休息了,叶眉在会议室喝着茶,几个有事留在县政府的干部正在那作陪,他们也没有接到市长要来的通知,也不知道是应该汇报工作还是应该安排吃饭,叶眉还不让他们通知县上其他的一些主要领导,这让几个小干部都很紧张,真是难为他们了,季子强一进来,这几个人算是松了口气。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