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知道自己答不答应她都要问的,于是说:“可以啊<span css="url"></span>!”

    “那我问你,你能永远的记住我吗?”

    季子强很坚定的说:“能啊,你的语调、你的善良、你的淳朴而文静的气质、你俊俏的脸庞,我都铭记于心了

    “就这些?”

    “是啊,就这些。”说完,季子强疑惑地看看华悦莲,不明白还应记住她什么。

    “我长的什么样你能永远记住吗?”问完,在昏暗的光线中,季子强也感知到她的脸上浮上一抹羞涩的红晕,把头伏在自己的胸前。

    他肯定地回答:“能!”

    世界上的男男女女,爱着、恨着、怨着,也许,在这黎明来临的时候,许多相爱的男女还在享受这人世间情爱的欢娱。但是,也只有季子强与华悦莲这种肌肤相亲,没有肌肤之亲的快感,只有苦涩与疼痛。

    光线投射在她的脸上,原本忧郁的神情更为浓重,她说:“天,还是亮了。”

    季子强想,时间长也罢,短也罢,这个夜晚终于要过去了,自己为自己能坚持下来而庆幸。满身流淌的幸福与撕心裂肺的痛楚都交融在季子强的心田,无论以后他有什么样的光环,但这一夜的经历如刀削斧凿般在他的生命中刻上棱角分明的伤痕,触摸这个伤痕,他就会感到人生的美好以及蕴含于自己生命中忧伤诗意。

    也许,当他生命即将流逝的那一刻,他也会回忆起这个夜晚,满足而幸福地走向生命的尽头。

    季子强说:“天,已经亮了。”

    她再次看看窗帘:“真的亮了吗?”华悦莲多么希望这一夜有一千年那样漫长。

    季子强没再吱声,看着她,点点头。

    华悦莲走的很早,她没有留下来吃早餐,她的心就被掏空一样,眼神里满是眷恋,落寞忧郁的表情难以掩饰地写在脸上。

    季子强也是一大早就离开了省城,在返回的路上,他一直想着昨天夜里华悦莲那无助而落寞的眼神,按说这次来省城,虽然没有完成新屏市两位老大交给的任务,但还是见到了王书记,得到了他对下一步高速路的口头支持,这应该是不错,季子强也应该高兴才对,可是季子强一想到华悦莲的眼神,就没有办法高兴起来了。

    车在飞跑,季子强闷闷不乐的坐在后面,一句话都不想多说。

    这样跑了有几个小时,在快下高速路的时候,季子强的电话就响了起来,季子强无精打采的接上了电话,漫不经心的扫了一眼号码,却一下坐正了身体,紧张起来,对司机连声喊:“靠边停车,快停。”

    车一下就在高速路边上停住,季子强就接通了电话:“你好啊,我是季子强,你是张秘书奥,王书记啊,你好,你好。”

    季子强接通的电话是省委書記王封蕴办公室的,最初季子强以为是王书记的秘书张亚明的,但很快就听出了王书记的声音,季子强没有一点心里的准备,所以还是有些紧张。

    省委書記王封蕴在电话中爽朗的笑着,说:“子强同志,还在省城吗?”

    季子强有点呼吸不稳的说:“王书记,我已经在返回新屏市的路上了,最近市里的事情很多,没敢在省城耽误啊。”

    电话中传来王书记轻飘飘的声音:“嗯,嗯,你们也辛苦啊。”

    “应该的,应该的。”季子强嘴里回答着,但心中还是有点摸不着头脑,王书记会有什么事情呢?昨天两人刚见过面的,莫非他改变主意了,准备参加新屏市广场的庆典活动。

    这样一想,季子强就心跳了起来,太好了,太好了。

    王书记说:“不过也是应该的,我们做领导的,不辛苦一下怎么说的过去啊。”

    “是啊,是啊,工作多点不可怕,我这人就怕闲,呵呵呵。”季子强还是没有听出王书记今天到底想说什么,但他也不敢问,不过有一点季子强是坚信的,王书记绝不会闲的无聊给自己来这个电话。

    王书记说:“你们市里元旦的工作安排的怎么样了?”

    “已经开过几次会,准备的差不多了。”

    “嗯,这就好啊,记得要多和驻军部队的走动一下,他们也不容易啊,都是背井离乡的人,这次元旦我们省上也会和他们搞几个联欢活动的,季副书记和我都会亲自出席,所以你们市里也要扎扎实实的搞好这个活动。”

    季子强忙回答:“行,王书记的这个指示我回去之后一定给庄市长和冀书记汇报清楚,我们一定要重视这项工作,请王书记放心。”

    “好吧,那就这样,带我给新屏市的同志们问好啊。”

    王书记就挂断了电话。

    季子强真的有点莫名其妙的,坐在车上愣怔了半天,难道王书记给自己打来一个电话,就是说这个事情?关键是这个工作他也不应该给自己安排啊,要安排要是直接给冀良青挂电话,何必还让自己中间传道话呢?

    季子强疑惑不解的自嘲的笑笑,说:“军民共建,是好事啊,看来省里是特别的重视啊,还要两位书记一起参加。”

    一想到这里,季子强就豁然开朗了,他嘿嘿的笑了起来,原来如此啊。

    情况已经很清楚了,王书记已经帮新屏市解决了这个难题了,虽然他不能亲自参加新屏市的这个庆典,但他已经暗示了季子强,在元旦的时候他会带上季副书记一起和驻军部队搞联欢,那么季副书记自然就到不了新屏市,剩下的也就只能是苏副省长了,只来他一个,这不管是安排,还是准备工作,都有了目标,新屏市也不会再为难了。

    季子强喜上眉梢,装上手机,手一挥,‘开路’,车又奔跑了起来。

    省委的王书记在放下了电话后,也微微的笑了笑,不用说,他相信季子强的领悟能力,要是季子强没有能够领悟到自己的暗示,那这个人也就不值得自己给他这个面子了。

    不过从新屏市这次围绕广场的庆典仪式上的矛盾来看,也确实可以肯定在新屏市是有几股复杂的势力在盘踞,相持和彼此敌视的,不然的话,他们也不至于闹的到了需要自己来帮他们解围的地步。

    那么在认真的分析一下,应该是上次刚刚提升起来的那个庄峰和冀良青之间的矛盾很大吧,这应该从他们不同相邀的季副书记和苏副省长两人就能看的出来,且慢,这是不是也说明了冀良青现在已经偏向了季副书记呢?很有可能的,因为他一定感觉到了庄峰以及庄峰背后的人对他形成的威慑和压力,这也是他不得已而采取的防范措施吧<span css="url"></span>。

    如果真如自己所料,剩下的季子强以后会面临一种什么样的处境呢,他要在两大阵营的夹缝中寻求一种生存,这很难,也很危险,他能度过这个难关吗?

    现在还不好说吧?再看看,看看他还会遇到什么问题,还会不会找到自己来解决,要是那样的话,自己不防给他也摊牌,让他做出一个选择来。

    这个人通过几次接触,通过一些对他的传言来看,确实是一个可造之才,据前几天纪检委书记的汇报,这个季子强,他能在冀良青坚如磐石的阵地上搞掉一个至关重要的开发区管委会的主任,就冲这一点,都很不容易啊,这是需要胆识,勇气和智慧的。

    更需要一种虚怀若谷的性格,可以想象一下,如果在这个问题上他不能暂时的抛开他和庄峰的恩恩怨怨,他又怎么能得到庄峰的支持,没有庄峰的支持,就凭他一个人,恐怕也扳不倒那个什么主任的。

    不管他和庄峰是真心合作,还是暂时的联手,就冲这份气度,这份进退自如的气质,自己要能收下他,加以雕琢,给予淬炼,将来必能独当一面,协助自己成就一番事业。

    王书记为自己的这个判断感到很满意,他已经改变了最初把季子强当成一枚棋子的想法,他多年的经验和阅人无数的敏感,让他觉得他是发现了一枚宝石一样,王书记突然的就有了一种千军易得,一将难求的感慨了。

    季子强是在下午上班的时候赶回新屏市的,他就没有回家,直接在政府大院不远处的一个饭店吃了点饭,就到了办公室,人还没有坐下,就接到了庄峰的电话:“季市长啊,我刚见你车回来了,怎么样?这一趟有没有收获。”

    季子强嘴角一扯,暗自一笑,知道这庄峰肯定是最紧张的,这件事情要是真没处理好,万一苏副省长到时候一动气,庄峰头就大了,季子强说:“应该问题不大了。”

    “说说,快说说,王书记来新屏市市参加典礼吗?”庄峰很急切的想要知道结果。

    “王书记是不会来的。”季子强就故意的停顿了一下,让庄峰先紧张紧张,也算卖个关子。

    庄峰果然就不说话了,愣了一会。

    季子强接着说:“不过恐怕季副书记元旦的时候忙,来不了新屏市了。”

    庄峰一听,哈哈的大笑起来:“你,你小子不是吓唬人吗?呵呵呵,好好,知道了,那你现在就可以按这个基调着手准备了。”

    “是的,所以我赶快的回来,就是想把庆典的流程先定下来,一会还要开个小会,要不庄市长也参会来指示一下。”

    庄峰想了一下说:“我就算了,你在那安排就行了,有什么需要只管说,反正就是一个目的,一定让庆典圆圆满满。”

    季子强摇下头,不容易啊,自己来到新屏市也不短的时间了,看来这是庄峰第一次真心实意的支持自己。

    季子强接着又给冀良青把情况汇报了一下,虽然省委的王书记不能亲临新屏市的庆典仪式,但至少庆典能够顺利而无麻烦的举行,冀良青也还是很满意的,他就顺口又夸奖了几句季子强,让季子强小小的高兴了一下。<hr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